第二十四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10 16:34:04 字数:3623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沈寿良从地上捞起香槟瓶子一一给倒上,粉红色的酒液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绮丽奢靡,显出一种暧昧的气氛,大家刚碰了杯子喊了‘CHEERS’,还没喝,门又开了,两个男人走了进来,前面的一个穿着铅灰色衬衫,黑色西裤,头发乌黑,面容俊秀,带着一股清雅的斯文气质,身材修长挺拔,显得和整个房间纸醉金迷的气氛都格格不入。

谢薇放下杯子,对他招招手,他直接就走了过来,很自然地坐在旁边,谢薇顺势就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笑着说:“浩洋,真舍不得你,我马上要去美国了,到时候见不到你怎么办啊?”

另一个男孩进来就直接坐在靠门的女孩身边,两人显然也是认识,立刻搭着肩膀头靠头地开始说悄悄话,华一飞起哄道:“那还不简单,你直接把他带美国去陪读呗,反正长夜漫漫,也需要有人暖床。”

谢薇恍然大悟:“对哦!而且你成绩好,还可以帮我写论文呢!”

叫浩洋的男子侧头看着她,目光温柔,声音低沉而充满安抚性:“不行啊,功课还是要自己写的。”

“哎,薇薇,瞧你说的,搞得好像你每次来,都是跟他讨论学业的,跟我们装什么假正经啊?”

谢薇哈哈一笑,伸手在浩洋脸上摸了一下,调戏的意味十足,然后直起身子爽快地吆喝着:“来来来,喝酒喝酒!放音乐……KEN怎么还不来?今天的主人可是瑶瑶。”

田瑶瑶一路看的目瞪口呆,脑子里隐隐约约有个可怕的念头只是自己拒绝去承认,这时候忽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触电一样跳起来,连声说:“算了算了……我现在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再提你男朋友,翻脸了啊!”华一飞半真半假地说,“以前提你家老爷子都没见你这么怕过,现在有个男朋友了不起呀?好容易出来玩一次,都提了几次了?”

正说着,门一下被撞开了,一个头发染成金色的男孩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

众人哗然,坐在门口那几个,纷纷伸出脚阻挡他进来,起哄说:“不行不行,必须罚三杯。”

他往田瑶瑶这边瞥了一眼,咬着水嫩的红唇,一双桃花眼特别无辜的样子,金发衬得皮肤雪白干净,戴着蓝色的美瞳,俨然就是个漂亮的洋娃娃,田瑶瑶却压根没有心思欣赏他的美貌,惊恐万分地坐着,满脑子就剩下一句话‘WTF!不是我想的那种情况吧?!’

他看田瑶瑶不理会这边的动静,只是面无表情地坐着,忽闪了一下长睫毛,笑着说:“好好,喝就喝。”

顿时三个满满的香槟杯就送到了面前,他毫不犹豫,一杯一口,仰头咕噜噜地就灌了下去,在众人叫好声中,一连三杯灌完,脸上浮起了嫣红的酒意,眼睛亮亮的,期盼地看着田瑶瑶,一心只想赶紧奔过来。

但是其他人还是没有放过他,越加大胆地起着哄:“跳个舞呗!你看瑶瑶都不理你了,还不赶紧秀一把。”

包房里本来就放着不知道是什么组合的韩语歌,节奏明快活泼,很适合跳舞,KEN并不扭捏,大方地点着头,蹦到了茶几前一块空地里,就开始随着音乐扭腰摆胯地舞动起来,他穿着一件短T恤,抬手的时候下摆就被扯了上去,裸露出一截光滑的侧腰,紧致的肌肉薄薄地覆盖在上面,线条美好到极致,充满着青春的热烈和冲动。

田瑶瑶目瞪口呆地看着,脑子里一系列的记忆碎片像拼图一样啪啪啪地重新组合,回放出一幕幕原主曾经和这个男孩子相处的场面,两人玩的很疯,有一起喝酒跳舞蹦迪,一起赌钱玩牌,打桌球,溜冰,滑雪,一起深夜开车出去兜风,还有更加亲密的耳鬓厮磨……OMG!好在似乎没有真的做过!

她突然明白了周围人所有奇怪的表现!这哪是一个什么放松的会所,这就是男版的天上人间!

想起临出门前田欣的眼神,她更加无地自容:妈呀!你可真是我亲妈,我来这种地方你怎么都不拦着一下!

KEN跳完一曲,连连向四方鞠躬,这次大家都放过他了,让他顺顺当当走了过来,华一飞吃吃地笑着,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留出个位置,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在田瑶瑶身边,带着点小得意说:“我才学的一段,一直等着你来跳给你看,跳的好吗?”

“好,很好……”田瑶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KEN贴得很近,身上的热气都感受得到,大胆到近乎放肆,但是很显然,这才是他和田瑶瑶相处的方式。

“真的?”KEN露出一颗小虎牙,笑得天真无辜,沈寿良没有伴儿,正闲的无聊,闻言立刻起哄:“既然说好,那就得赏啊,大家说是不是?难得这么用心啊,还献宝呢。”

“别,别别。”KEN倒涨红了脸,一个劲地摆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听说瑶瑶姐受伤了好久没过来玩,想着学点新鲜的玩意儿给她看看……”

顿时大家起哄的声音更大了,谢薇笑得差点连杯子都扔了出去,对身边的浩洋说:“看看人家小弟弟,多乖,多懂事,你再不学着点儿,客人都被抢走了。”

浩洋安静地坐着,微笑着回答:“对不起小姐,我是卖身不卖艺的。”

谢薇笑得更疯了,东倒西歪地滚在田瑶瑶身上,田瑶瑶被她撞得向KEN那边歪了一下,手正好贴到他腰上,光滑且富有弹性,一层薄汗凉浸浸的,摸着手感十分舒服。

她嗖地一声就坐直了身体,用力把谢薇推回去,怒骂:“没骨头吗!靠你那边儿去!”

KEN很机灵地赶紧转移话题,环顾一圈问:“今天大家攒局是庆祝瑶瑶姐痊愈吗?那我先敬你一杯?”

“不~~是!”华一飞幸灾乐祸地说,“今天是瑶瑶的单身派对,你瑶瑶姐有男朋友了,要结婚了,以后就不能来捧你场了。”

“啊,真的吗?”KEN略带惊讶地问,“那要恭喜瑶瑶姐了!”

“嘿,KEN,你想不想知道瑶瑶找的是啥样的?”有人开玩笑地问,KEN先是偷偷看了田瑶瑶一眼,咬着嘴唇迟疑地说:“不用问,一定是很好的人。”

“艾玛嘴真甜,瑶瑶,你再不表示表示我都看不下去了啊。”有人起哄。

田瑶瑶脸热辣辣的,属于原主的有些记忆一股脑地在脑子里回放,画面热辣到让她这个老宅女都没眼看,这时候只能力持镇定,干巴巴地说:“好,表示表示就表示……呸呸呸。”

“还没喝呢,嘴就瓢成这样了?”谢薇唾弃她,“别装死啊,刚才收份子钱的时候怎么不手软呢?快给KEN弟弟包个大红包。”

“红包就不用啦。”KEN活泼泼地笑着说,身子有意无意往田瑶瑶这边靠过来,被她赶紧避开,吃惊地看了她一眼,还是维持着笑容说,“上次瑶瑶姐说要请我喝酒的,不知道还算不算数。”

田瑶瑶松了一口气,抬手指了指底下的香槟酒瓶:“随便喝,别客气!”

KEN不说话,抿着嘴唇,乖乖地看着她,只是笑,田瑶瑶被笑得莫名其妙,华一飞隔空拿一颗开心果丢她:“别装傻!这有男朋友的人了,就是不一样啊,从前都是KEN拦着你不让你请,现在你还装糊涂,真是喜新厌旧啊。”

“没事没事,那就算了,就当我没说。”KEN赶紧表态,“喝酒喝酒,我敬大家一杯。”

田瑶瑶拼命在脑子里搜索,好像‘请喝酒’在这里是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哦对了对了,这是会所刺激消费的手段之一,所谓‘喝大酒’,就是用酒杯搭成塔台,酒从最上面浇下来,直到全部占满为止,其实也就是个噱头,纯粹浪费酒,一般也就是喝上面一杯意思意思,价值却不菲,按层数和酒的品牌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记忆里KEN并没有跟她开过口,别家请的倒是看过好几次,被请的人都是满面光荣,应该是很有面子的事儿,今天都到这份上了,她再不请,那真有点过意不去。

唉,算了,就当是替本主了结孽缘吧,反正花的也不是她的钱。

“那什么,可以有!”她结结巴巴地说,“点吧,点最贵的,今天反正就是图个痛快嘛。”

KEN一脸惊讶地看着她,眉梢眼角带着明显喜悦的光芒,那种毫不掩饰的高兴样子反而让田瑶瑶没什么恶感,大方地说:“都答应过你的嘛!”

既然是这样的高端消费,这边刚一下单,那边服务生就以神速推进来一个盖着雪白桌布的推车和茶几并行,拿出一箱晶莹剔透的玻璃杯,简直像耍杂技一样,瞬间就搭到了九层,然后醇红的酒液就当头淋下,瀑布一般,那场面惹得大家一阵欢呼,华一飞还怂恿着KEN:“快亲一个,说谢谢瑶瑶姐。”

KEN脸上泛着绯红,真要俯身凑过来,吓得田瑶瑶一下子就站起来躲开,他扑了个空,不解地抬头看着她。

田瑶瑶正拼命想弄个说法出来好脱身,忽然看见半开着的门口,走廊上肖蓓走了过来!这次是正面,她看得清清楚楚,虽然化了个烈焰红唇的艳妆,但肯定是她没错。

更加惊人的是,她还不是一个人,身边有一个穿西装的男的,手臂正搂在肖蓓的腰间,两人贴得紧紧的,说说笑笑地从门口经过。

“你们先喝着,我有点事出去一下!”她在大家根本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拎着包,几步就敏捷地跳到了门口,转眼就消失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