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10 16:34:11 字数:3389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知道是不是田欣的归来打破了势力均衡,造成了局势的改变,反正两天后,首先是高桅东从‘外宅’主动回家住了,然后乔志华特地打了个电话过来,轻描淡写地约她们母女俩周末过去吃虫草气锅鸡‘补补气’,田欣兴高采烈地答应了,还说在上海给她买了个‘包包’当礼物,到时候会带过去。

那位仗着儿子试图要个认可能在高家正常行走出入的不知道小几,就此沉寂下去,一点风浪也没有了。

经过周末的家庭聚会,儿孙绕膝,一派和乐融融,高桅东的爱女之心又被激发出来,知道这段时间宝贝女儿不但没有惹事,反而乖乖地接受了乔志华给介绍的相亲对象正在约会,和过去的那些风月玩伴一刀两段,开始认认真真谈起恋爱来了,龙颜大悦,许诺只要他们一确定关系,房子立刻到位,想要新跑车也不是不可能的。

豪车不豪车的田瑶瑶根本无所谓,要说姚梓言和田瑶瑶有什么相同之处,大概就是她们都没驾照,田瑶瑶是无照驾驶,姚梓言则是根本不会开车。

不过为了独立,房子是必须要的,将来万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至少还有个住处。

唉,也不知道她从前那个小公寓现在怎么样了,还剩下二十几年的贷款没有还呢。

她按着朋友圈的名字,搜索着本主的记忆,凡是差不多有交情的狐朋狗友,统统发了消息过去,索要份子钱,这算是榨取最后的剩余价值,只要钱一到手,以后就跟他们说拜拜,循规蹈矩过自己的小日子去。

一部分乖乖地给了红包,另外一部分装死,另外几个素来‘玩的好’嘴没把门的,跳起来怒骂‘等结婚时候少不了你的红包!你交个男朋友要什么份子钱!一年交十个,拿这个当买卖干可不行!”

最后是有人打圆场,起哄说份子钱可以出,但是她要办个‘单身派对’招待大家最后疯狂一把,地点定在金色阳光会所,大部分都是上次酒吧里一起玩的那群,只是这次宋亚新不肯来了,谢薇说‘他听说你交男朋友,伤心了,在家躺着哭呢。’

份子钱给的是现钱可以自己存起来,去会所玩买单只要刷卡就行,卡债反正有高桅东还,这笔帐田瑶瑶算得很清楚,于是她欣然答应了。天知道她自从当了‘富二代’之后才发现,富二代手头的现金实在是少,买点什么都是刷信用卡,她为了给自己留后路想偷偷攒钱的计划完全落空,都恨不得网上找人信用卡套现了。

田欣听说她要去金色阳光,用颇具意味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她一遍,然后飞快地给她挑出一件墨绿色底配红黑大花的蓬蓬短裙,上了一个浓艳的夜店妆,特地用金绿色眼影把眼睛化得勾魂夺魄,脖子上套了一条颇具暴发户气质的粗金链,叫司机送她出门的时候还挥着手笑得挺奇怪:“好好玩哦。”

田瑶瑶本能就觉得有点不对,但她和原主的记忆融合之后,看到人在面前能认出来,听到名字也有反应,就这么干搜记忆却完全没结果,只模模糊糊记得自己上半年确实经常出入那个会所,每次还都玩得挺开心的,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她带着疑惑到了地头,和其他会所一样,有着低调但不失奢华的大门,进去之后灯火辉煌,来往客人也不算少,衣香鬓影,谈笑风生,并没有想象中群魔乱舞的癫狂,大堂左边是一个酒吧,灯光明亮,稀稀拉拉地坐着几桌客人,大部分都是单身男子,台上有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在弹钢琴,不是什么古典音乐,是校园民谣一类的,娓娓动听。

气氛还是蛮好的嘛,看来她是自己吓唬自己。

田瑶瑶放心大胆地甩着小手包往里面走,一路上的服务生都是男性,高大英俊,白衬衫黑西裤,清清爽爽的,看着特别舒服的感觉。

迎宾的经理穿着贴身款单排扣西装,腰线流畅瘦削,微笑着把她送到包房门口,开门的瞬间田瑶瑶差点被香槟喷了一脸,她敏捷地往旁边一闪,恼羞成怒地说:“谁呀?!要疯啊!?还没开场就醉了?”

“哈!反正今天你请客,不喷白不喷,”说话的是个小瘦子,猴子一样机灵,正站在茶几上手舞足蹈,看见她横眉立目地进来,立刻怂了,跳下来讨好地说:“姐,怎么这么晚啊,我们等正主儿都等急了。”

看了一眼桌边凌乱的香槟瓶子,田瑶瑶嫌弃地推开他往里面沙发走:“起开,我不来,也没耽误你们喝啊。”

谢薇坐在最里面,照例叼着一根烟,喷笑着说:“粉红香槟,特地给你叫的,浪~漫~呀。”

顿时包房里的人七嘴八舌地开始说吉利话,但越说越走样,就差开黄腔了,田瑶瑶受不了,操起手包左右一抡,全部赶开,掏出手机,吆喝着说:“来来来,微信支付红包,当面付,什么都行,谁敢拖欠,今天我就让谁横着出去。”

“你最近怎么了,死过一回就掉钱眼里去了?”谢薇发着牢骚,首先掏出了手机,接下来转了一圈,每个人都送上了红包,田瑶瑶心满意足,刚要把手机收起来,却被坐在右边的朋友一把抓住手腕,指着桌面问:“这就是你新男朋友?”

“嗯……哼……”田瑶瑶哼着,并不正面做答,她的手机桌面当然是覃远,选了一张前不久参加活动时候的现场图大头照,黑亮黑亮的眸子,眼角微微下垂,一口白牙露出阳光爽朗的笑容,又萌又帅。

“看着还行,好像是在电视上见过。”这个朋友叫华一飞,为人大大咧咧的,直接把手机拿着亮给大家看,“是不是?”

包间里坐着的都是知道田瑶瑶脾气的,这时候必定要捧场说‘很帅很帅’,谢薇看了一眼,喷出一口烟,懒洋洋地说:“我还以为你千挑万选了个什么样的天神下凡呢,原来不过如此。”

说着,看田瑶瑶要发飙的样子,又补了一句:“不过也可能是照片拍得不好,这样吧,我们都凑了份子钱了,把真人叫过来,大家看看活的呗?”

“滚滚滚!”田瑶瑶一把夺回手机,“他忙着呢,最近赶通告,现在应该还在外地。”

这句话倒是实话,她和萧秋南有‘情侣约会日程备忘录’,这一个月萧秋南的行程都在上面,今天凌晨他坐飞机去上海录节目了,下午在苏州还有个宣传站台,晚上的飞机回来,但不知道几点到北京,明天下午他们有一场‘情侣约会’,计时四小时,喝喝茶,看看园林风景,吃完晚饭,送回家,做戏做全套。

“没劲!”谢薇舔舔嘴唇,用手指着她笑骂,“没劲了啊田瑶瑶!”

“哎呦,不就是个男人嘛,也没有长四只手,看他看啥啊,说好了庆祝我单身生活结束呢?来来来,开香槟!”田瑶瑶看大家都不动,只是露出坏笑看着她,发急道,“他人真不在!我骗你们这个干什么?下次在的话一定招来给你们看,好了吧?”

“那就算了吧,今天这个场面,叫他来的确不好,还怎么放开了玩呢?”华一飞对大家挤挤眼睛,“哦?”

坐在她对面的小瘦子嗷地一声叫了起来:“飞姐,不是吧,你们还要叫人陪啊?我怎么办?”

“呸!”华一飞凶悍地一瞪眼,“前几次唱K的时候你们男的一手搂一个,一手搂两个的时候,怎么没想着我们在旁边看着的滋味呢?我告儿你沈瘦狼,姐姐我从来都有仇必报,你不知道?”

沈寿良无奈地举手表示投降,田瑶瑶还不是很明白,坐在那里傻乎乎地看着,谢薇按铃叫人,几乎是立刻,一个服务生就推门而入,很自然地趋前单膝跪了下来,低声问:“您有什么需要?”

“浩洋在不在?有空的话叫他过来。”谢薇说着偏头看着田瑶瑶,“你还是KEN吗?”

正好沈寿良回身把音乐开大了,田瑶瑶根本没听明白她说什么,胡乱地点了点头,华一飞凑过去在服务生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服务生频频点头,又询问了剩下两个姑娘,然后就恭敬地退下了。

就在他开门的时候,田瑶瑶眼一瞥,恍惚间好像看见肖蓓从走廊上走过去了,虽然只是看到了侧脸,而且肖蓓穿着一件宝蓝色的吊带小礼服,头发全部挽上去,和平时的打扮截然不同,但露出的耳朵上那只钻石耳钉,却是和她上次相亲时候戴的是同一款,是以前不知道什么节日,高桅东一式两份送给儿媳妇和女儿的礼物,她这辈子第一次戴这么贵重的东西,翻来覆去看了好久,绝对不可能认错的。

“我刚才好像看见我大嫂了。”她不确定地对谢薇说。

谢薇画得长长的眉尾一翘,怀疑地说:“你看错了吧?你大嫂那个人,不一向是五好儿媳妇,贤良淑德的那种?”

“那就不能来这里放松放松?”田瑶瑶下意识地说,却看见周围的大家都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互相暧昧地拖着声音说:“哦~~~放松~~放松~~~来来,喝酒喝酒。”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