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10 16:22:57 字数:2388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报警!快报警!”姚梓言高声说,连包子都不要了,拔腿跑出店门,目瞪口呆地看着车祸现场。

店员小哥一面手忙脚乱地拨着电话,一边还不忘提醒她:“你别靠近啊!小心碰瓷!”

姚梓言现在最听不得的就是‘碰瓷’二字,闻言一咬牙,大义凌然地向着那辆车头都被撞扁,爆出雪白气囊的敞篷跑车走去。

这刚才是多少时速啊!插个翅膀就能飞起来了吧!

姚梓言心里暗想,大着胆子靠近,从雪白的气囊里忽然伸出一只光裸的手臂,在空中胡乱地抓了两下,发出气若游丝的呼喊:“疼~~~~”

“可不疼吗!你怎么不直接撞墙上得了。”姚梓言啐了一口,还是费劲地撕扯着那个气囊,把里面撞得七荤八素的司机给硬扛了出来。

还是个女司机,长发打成卷卷,蓬乱地遮着面目,优美的身段裹在红色小礼服里,一只脚上居然还穿着高跟鞋!她似乎失去了意识,就这么任凭姚梓言粗鲁地拖拉着拽出了车门,毫无生气地瘫软在地上。

“喂!喂喂!”姚梓言叫了她两声,看毫无反应,只好再鼓起最后的力气,把她架起来往一边人行道上拖。

“你可真沉!”姚梓言喘着粗气,一边吐槽,“真是的,这么贵的车,就这么毁啦,你拿自己的命不当命,也别连累路人啊……累死我了……这得算见义勇为吧?我到时候可以说我是覃远的粉丝吗?”

她正在絮叨,低垂着头的女司机忽然从乱蓬蓬长发里发出一声微弱到几乎听不清的呻吟:“走……快……走……”

“你说啥?”姚梓言气喘吁吁地抱怨,“我也想走得快啊,废话,你那么沉……”

最后一个字刚刚说出的时候,她就觉得整个世界忽然明亮了起来!闪着红色的光芒!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股巨大的气浪就随着这个红色光芒从背后重重地把她们两人抛了起来,直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世界,转眼黑暗了……

姚梓言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周围都是黑乎乎的,面前有一条散发着微弱光亮的道路,她大着胆子沿着路慢慢走过去,路的尽头是一个长头发的女人背对着她。

“喂?”她鼓起勇气伸出手去,轻轻碰了一下那个背影。

对方徐徐地转过身,正面对上了她……

姚梓言目瞪口呆,并不因为这是一张多可怕的脸,而是她眼中所见的,明明就是她自己的脸!和每天早上起来照镜子的时候看见的一模一样!

唯一不一样的是,这张脸上的眼睛紧紧闭着,显得死气沉沉。

就在姚梓言疑惑地和这个长发女人面对面的时候,那双紧闭的眼睛动了动,沿着雪白的面颊缓缓流下了两行血泪。

“啊~~~~~~”姚梓言在梦里发出一声尖叫,转身没命地朝着道路的反方向奔跑,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几次跌倒又几次爬起来,跑到气喘吁吁,胸膛里像塞进了无数灼热的木炭,浑身疼痛,每一寸肌肤都在叫嚷……

这时候她忽然感觉自己好像从水底浮了上来,一切的知觉都在慢慢觉醒,首先接触到的就是一个尖利的女声在她身边哀怨地哭泣:“呜呜呜,我可怜的瑶瑶啊……都去了半条命了,躺在医院里生死不明,也没个人来问一声……都是我带累了你……瑶瑶啊,你醒来看看妈妈一眼,跟妈说句话啊……呜呜,反正也没人要我们娘儿俩了!你要死了我也不活了……我这就跟你一起去了吧!”

忒做作!演技零分!而且在她耳边吵吵嚷嚷的好烦!就不能让人好好睡一觉吗!

姚梓言本来的意识还不是很清醒,冒了一下头就又有往水底沉入无边黑暗的趋势,但被这魔音穿耳刺激得实在沉不下去,她用尽每一丝力气,拼命地努力了半天,终于……睁开了眼。

一个衣裳头发精致华贵,握着小手绢坐在床边嘤嘤哭泣,却连睫毛膏都没弄花的贵妇人正念叨着要跟她‘一起去’,猛然看见病床上的人一下子睁开双眼,吓得嗖就站了起来,向后蹬蹬蹬倒退了几步,疑惑不定地看着她。

姚梓言转动着眼珠,打量着这个陌生环境,应该是在医院里,空气中传来消毒水的味道,但是房间很大,就中间摆了一张床,周围还有气派的家具沙发,包括自己身上盖着的也不是医院那死白死白的被单,而是很温馨的粉红色。

自己床边围着一圈不知道监测什么的医学仪器,嘀嘀地响着,一袋液体在输液架上挂着,她吃力地睁大眼睛,逐渐清晰的视野里,除了那个妆容精致看上去三十出头的贵妇人,还有一个中年男人,表情严肃,和她对视了几秒钟之后,就伸手去按了叫人铃。

这时候贵妇人才回过味来,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端详着她问:“乖囡啊……你怎么样了?”

姐姐你谁啊?姚梓言哭笑不得地想,看上去也没比我大几岁,占我便宜是吧?

这时候门口呼啦啦涌进来好几个医生护士,那表情如释重负,中年男子半哄半劝地把贵妇人弄到一边,让为首的一个戴眼镜医生来到床边,先看了一下仪器数据,然后飞快地检查了一下她的瞳孔反射,和蔼地俯身问:“田小姐,您感觉怎么样?”

“咯……”姚梓言张开嘴,想分辨说你们弄错了,我不姓田,但是嗓子火烧火燎,干哑得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医生急忙举手示意她平静下来不要激动,欣慰地说,“别着急别着急,一切都会好的,您放心,没有太大的损伤,您休养一阵子就可以出院了。”

说完,他回头对护士说了句什么,护士领命离开,他则留在原地,用几乎是哄小孩的语气跟姚梓言继续检查:“听的见我说话吗?……这是几?来,眼睛随着我的手指移动……”

姚梓言这才感到自己浑身瘫软,又酸又疼,简直没有力气,一边跟着做,一边想,我这是在医院躺了几天啊……对了对了,我之前是遇见了车祸……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她还没想明白,护士小姐已经拿着新一袋液体走到了床边,照例要查对一下,于是语气清晰爽脆地汇报:“特五床,田瑶瑶,氨基酸注射液。”

等等!谁是田瑶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