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10 16:35:38 字数:2330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们到瑞府酒吧的时候,还没正式开始,但包间里也有三四个人了,一见到田瑶瑶,顿时跟见了大熊猫一样,第一句话就是“哟!你没死呀!?”

开怀大笑之后,涌上来七嘴八舌地问候,埋汰,调侃……宋亚新仗着身板肥厚才挤开一条路,把她安全护送到今晚主宾谢薇身边,坐下来就被要求‘先罚一杯’

以前的田瑶瑶,是未成年就无所不为,喝杯酒小意思的角色,但现在的她却没这个习惯,而且宿醉有多难受,原主的记忆里也是很鲜明的,于是她下巴一抬,宋亚新就心领神会地代干了。

这顿时又引起了一阵哄笑,扯着他去吧台续杯,这边田瑶瑶眼神四下一溜,立刻抓起茶几上的鱿鱼丝塞了一嘴。

谢薇穿着一身机车装,满是链条铆钉,打扮得跟堕落街妹一样暗黑,也不动屁股,叼着一根烟,懒洋洋地说:“还以为你真开车把自己撞死了呢,这么多天没出来,骨头断了几根呀?”

她看田瑶瑶没有回嘴,略带惊奇地看了她一眼,嫌弃地皱起眉头:“你今天怎么……这么清汤寡水地就出门了?”

“别提了,我刚去高家拜见过太后。”田瑶瑶嘟囔着说,她去见乔志华,又要装得洗心革面,自然不能打扮得花里胡哨的,而且田瑶瑶的衣服实在不符合她的审美,一房间的衣服翻了半天,才勉强找到一件真丝衬衫,除了颜色是肉粉色之外,款式倒还算规矩,下面搭配的裤子是去田欣衣帽间找的一条黑色西裤,不知道是不是专门出席丧礼等隆重场合用的,标签都没剪。

谢薇理解地点点头:“不容易呀,又挨骂了吧?别往心里去啊,我都知道你家老爷子外面那个小的,儿子要上小学了,正磨着给她个名分好往家里行走呢,你大姨也是难。”

田瑶瑶听她轻描淡写地说着如此劲爆的话题,张大嘴巴,差点喊出来‘WTF!’

“怎么?你不知道啊?也是,你妈段数多高,这么多年了,也就她一个能进高家的门,乔阿姨也就认下了你这么一个野种,外面那些杂七杂八的阿猫阿狗,挤破头都进不来。”

田瑶瑶差点跳起来,她还真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当面不客气一针见血的角色,但是看谢薇的脸色,并不像满怀恶意,反而习以为常顺口一说,而且原主记忆里她和谢薇感情不算差,虽然打打闹闹,但好起来也跟亲姐妹一样,难道这种话是属于日常吐嘈?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谢薇拿起打火机给自己点了烟,伸手粗鲁地一推她,“连妆都不化,出来是想吓人呢?一屋子里就你脸素的跟个女鬼似的,既然来了,就好好玩一把,别给姐败兴。”

说完她把自己的化妆包丢给田瑶瑶,也不理她,一拍巴掌,挑着眉毛喊:“喂喂!你们就这么丧着脸给我送行啊!?还不快叫几个盘靓条顺的来暖暖场子!要干净点儿的啊!我到了美国就只能吃洋鸡了,今天一定要好好玩个够。”

一众没心没肺的家伙立刻满口答应,掏出手机呼朋唤友,田瑶瑶见势不妙,悄悄地捏着化妆包当挡箭牌开溜:“我去去就来。”

这家酒吧地方不算大,但是很清静,大厅里稀稀拉拉没几个人,包间里再热闹声音也传不出来,田瑶瑶找到个走廊的没人角落,正琢磨着自己化个妆再进去混一会儿,还是趁机开溜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从大厅里穿行而过,直直地向包间这边走来。

虽然大晚上的还装逼地戴着墨镜,但就从那个下半张脸,她也认得清楚,昨天刚跟她见过面的,萧秋南!

田瑶瑶迅速面壁免得被对方发现,还忍不住好奇心,掏出化妆镜,随手拿了口红往嘴上抹着,做出补妆的样子,其实暗暗观察着他的动向,一面心里恶意揣测着:赶场赶得挺勤呀,今天是来下一场相亲呢,还是来花天酒地呢?嚯嚯,这要是被狗仔队拍到……

她还没来得及想到萧秋南‘混夜店烂醉如泥’的新闻上娱乐版头条自己该怎么猖狂笑话对家的时候,萧秋南步履匆匆,已经走近了她的身边。

紧接着,他就像老友见面一般,经过的时候很自然地伸出一只手臂,直接挽住了田瑶瑶的腰!轻巧地一带,毫无防备的田瑶瑶被他牵着转了半个圈,手里的口红啪嗒一声掉在地上,还懵头懵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已经被他半搂在怀里,带着肩并肩地一起向前走了过去。

“喂!”田瑶瑶走出去三步才反应过来,正要恼火地拍开他搂着自己的手,萧秋南神色不动,低声对她急促地说:“帮我个忙。”

“啥?”田瑶瑶愣了。

“作为交换,我个人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什么都行。”萧秋南飞快地补充。

哇,这个好像很划算!脑海里一瞬间浮现出好多要求,田瑶瑶赶紧晃晃头,让自己雀跃的心冷静下来,一边被他带着往前走,一边不放心地问:“要做什么?”

“本色演出就行。”

萧秋南步子迈得很快,田瑶瑶几乎跟不上,压根没给她思考犹豫的时间,已经走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包房门口,萧秋南突如其来地放开了她,利索地摘下墨镜揣入胸袋,然后伸手指在她唇上轻轻一碰,缩回去的时候顺势在自己脸颊上一抹,一串动作一气呵成,田瑶瑶连躲闪都忘记了,只剩下目瞪口呆的份儿。

“你……”

“嘘。”萧秋南安抚地对她竖起手指,然后一手握住精致雕花的门把手,果断地推开了门。

这间包房很雅致,灯光昏黄温馨,和刚才谢薇那间灯红酒绿的画风截然不同,另外有一种暧昧软腻的气氛,放着缠绵的小提琴曲,勾的人耳朵痒痒的,就想找个舒服的沙发坐下来,彻底放松。

里面已经有了一位客人,坐在沙发上,金色高跟鞋被踢到一边,慵懒地交叉着玲珑修长的小腿,单手撑头,流泄下来的披肩黑发如绸缎一般亮丽,穿着白色套裙,包金扣子点缀出几分奢华,却又不显得暴发户气质,闻声抬起头来看向门口的时候,一双眸子电光四射,红唇微启,轻轻地说:“你来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