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林欢颜,你到底想怎么样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8-29 09:03:00 字数:3511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闫若雪在这边吃了晚饭,又陪着林欢颜坐了一小会儿便回去了,林欢颜随后也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时间不早了,徐莉茹和陆坤随时都会回来,她现在实在是没什么心情应付他们两个。

夜凉如水。

林欢颜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换上丝绸的睡衣窝在被窝里。

已经整整一天了,陆励言没有回陆家,也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从昨天晚上去了季漫漫那里之后,林欢颜就再也没有跟他联系过了。

关于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林欢颜虽然好奇,但是也不想主动去问了,这次的事情让她明白了一点,季漫漫在陆励言心中到底是不一样的,比起她,自己的委屈实在是微小的不值一提。

想着想着,林欢颜便觉得胸口发闷,她懊恼的摇了摇头,闭上眼睛开始酝酿睡意。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林欢颜后来是被脖子上传来瘙痒感弄醒的,她缓缓睁开眼,先是闻到一股淡淡的茉莉香,那是华苑浴室里放着的洗发水的味道。

“弄醒你了吗?”

陆励言从她肩膀上抬起头,一手撑着脑袋,侧卧在床的另一边。

林欢颜刚刚醒来,意识仍旧有些混沌,但瞧见是陆励言,她的眉头还是微不可察的皱了皱。

漆黑的眸子缓缓清醒,可她只是静静看着他,什么话都没说。

陆励言知道,她在等自己一个解释。

可这件事情,没什么好解释的,事实就是,自己对不起她。

“欢颜,对不起,这次的事情,我日后一定会加倍补偿你,相信我。”

林欢颜一愣,随即干笑了一声,“哈!”

“陆励言,你以为我想听的,就是这么一句吗?”林欢颜的声音因为激动变了调,整张脸上的表情也扭曲起来。

她的情绪整整崩了一天,面对琴姨的时候她能淡然,面对徐莉茹的时候她可以置之不理,面对陆励安和闫若雪的时候,她也可以装出豁达的笑容,可是面对陆励言,叫她怎么假装?

出事的时候叫她不要担心说他会解决的人是他,亲口跟她承诺一定会给她一个交代的人也是他,可是现在事情变成这样,他就只用一句“日后的补偿”来打发她吗?

就算真的不爱她,也不能这样敷衍她吧?

陆励言看到她这样激动的模样,心头疼得几乎喘不上起来,可是面上的表情,却仍旧装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欢颜,我知道你委屈,这件事情只是暂时这样而已,总有一天,我会还你清白,欢颜,你先忍……”

他的话还没说完,林欢颜忽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抄起脑袋下的枕头狠狠的朝着他身上砸去。

枕头一下一下如同雨点般砸在他身上,陆励言薄唇紧紧抿着,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也没有阻止林欢颜的动作,就那么让她砸着。

“唔……陆励言,我恨你……我真的,恨你……”

明明被打的那个人是陆励言,衣衫不整、发丝凌乱的那个人也是陆励言,可最后哭到情绪失控的,却是林欢颜。

她俯身趴在枕头上,整个人的情绪完全崩溃了,毫无形象和章法,嚎啕大哭起来,嘴里一直嘀嘀咕咕的低喊着那一句话。

“陆励言,我恨你。”

陆励言睫毛轻颤,心脏像是被一双指甲细长的手死死的握住了,没法跳动、没法挣脱,那种难过的像是下一秒就要死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将那个哭泣的女人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的吻落下来,顺着她的嘴角,一点点往上,将她的眼泪一点点的吻干,可林欢颜的哭的太厉害,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再怎么阻止都止不住。

陆励言的手臂越收越紧,最后紧紧的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薄唇贴着她的眼角,轻轻开口,嗓音沙哑,带着说不出的心疼悲切。

“欢颜,别哭,不要哭……”

林欢颜像是听不到他的声音,仍旧沉浸在自己悲伤的情绪当中,陆励言急了,只好低下头,狠狠的噙住了那被泪水洗刷过变得越发鲜红的唇瓣。

动作凶狠,落下的吻却无比温柔,陆励言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耐心,轻轻的舔舐着林欢颜的唇畔,那是丝毫未带情欲的爱抚,是最温柔的安慰。

可林欢颜却像收了极大的刺激,一把将面前的男人推开,抬手一个巴掌甩在他英俊的侧脸上,这一下用了十足的力道,震得她虎口发麻,而且陆励言的脸,也被她打的偏到一旁。

“陆励言,你不觉得恶心吗?明明有了喜欢的人,还要这样对别的女人,你心里不觉得羞耻?”

林欢颜的嗓音沙哑,一声声的质问听得格外让人心惊。

陆励言拧着眉头,嗓音低沉,“我并不喜欢季漫漫,我……”

“够了!”林欢颜打断他的话,“你和季漫漫的事情我并不关心,只是从今往后,你们的感情不要再把我牵扯进来了,我求你,陆励言,求你放过我……”

她的声音哑的不像话,陆励言只觉得心头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了一下,腾起的气浪让他一下子跳了起来,俯身将林欢颜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炙热的吻随之而来,他像是疯了一样,趴在她的身上啃咬着,从脖子到肩膀,从肩膀到锁骨。

林欢颜又急又痛,一双手脚死命的挣扎着,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陆励言的背上,可他像是感觉不到似的,沉浸在对她的折磨当中,那双幽蓝色的眸子如今变得一片猩红,林欢颜已经从中看不出半点理智了。

他在伤害了她的同时,其实也是把自己逼疯了!

没什么比伤害自己深爱的女人更加的叫人心痛,天知道他今天一天是怎么度过的,他很想知道林欢颜是不是很难过,他想直接飞奔到她的身边任由她打骂发脾气,可是偏偏不能,季漫漫缠着他一整天,直到夜里才回来。

上楼看见林欢颜安静的睡颜,他自欺欺人的想,或许事情也没有那么糟糕,可是现在看来,事情比想象的更加糟糕。

林欢颜挣扎了许久,挣扎到身体已经完全脱力,清洗之后的身体如今又被汗水打湿了,男人仍旧伏在她的身上啃咬,被他碰过的肌肤火辣辣的疼着。

她忽的,就安静下来了。

算了吧……

这样的生活,坚持是在是太没意思了,她斗不过季漫漫,斗不过陆励言,她也懒得去和他们斗了,就这样,由他去好了……

感觉身下的人不再挣扎,陆励言的动作也渐渐变得缓慢而温柔,他的吻重新落在刚刚啃咬过的地方,温热的舌头舔舐着她的伤口。

这满是情欲的炙热和温柔的触感始终没有打动林欢颜,她双目大睁着,眼睛却没有任何的焦距,身体僵硬的像一块冰冷的石头,这让那些情欲的痕迹显得越发像是触目惊心的伤口。

陆励言的激动与热情,瞬间像是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他的双手撑在林欢颜的脑袋边上,整个人凌在她的上方,薄唇轻启,一字一顿道,“林欢颜,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难道真的感觉不到一点点我对你的感情吗……

林欢颜心头只觉得好笑,她想怎么样吗?一直以来,想推开和继续纠缠的都是他陆励言不是吗?她是为了钱嫁到陆家的,从一开始就是去了所有的主动权!

林欢颜闭上眼睛,没有应声。

半晌之后,身上那股无形的压力终于消失了,随后是巨大的关门声,林欢颜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陆励言已经离开了。

林欢颜在黑暗中躺了一会儿,爬起来重新洗了个澡才重新回到床上休息。

一夜无梦,陆励言离开之后,林欢颜倒是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只是睁开眼的时候眼睛肿的不像话,一开口,嗓子也是哑的,做完那场撕心裂肺的哭泣留下了许多的“后遗症”……

她收拾了下,擦了点粉稍微遮一遮红肿的眼圈,刚准备下楼弄点什么吃的,房间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三少奶奶,先生让您下楼。”

林欢颜的脑袋蒙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下人口中说的人应该是陆坤,哦,陆坤找她,估计又不是什么好事吧。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换个衣服就下楼。”

佣人应声走了出去,林欢颜这才站起来朝着衣帽间走去。

昨天晚上陆励言发疯的时候在自己的脖子上和肩膀上留下了许多明显的痕迹,她猜刚刚那下人应该也看见了,从进门之后就一直盯着她那里看,眼神中带着鄙夷。

怎么?觉得她这些痕迹都是别的男人弄出来的?

林欢颜心头觉得可笑,但还是随手翻了一件带领子的衣服换上,再次看向镜子里头的自己时,已经不容易看见那些痕迹了,除非大动作,不然都能遮盖住。

她站在镜子前看着里头那个看着有些憔悴的自己,叹了口气。

“林欢颜,这是你为了那些钱必须付出的带价,所以,千万别觉得委屈,别觉得伤心难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