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陆家大少爷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8-27 09:02:01 字数:3571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季漫漫要搬过来,这可不是腾个地方这么简单的事情,林欢颜明白,等她搬进这里来,自己这个陆三夫人的位置很快也要腾出去了。

华苑是什么地方,林欢颜以前并不知道,她和陆励言结婚三年多,感情不算坏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好,不过昨天晚上上网浏览那些消息的时候,倒是无意间看到了这一条。

华苑是陆励言母亲名下的屋子,是陆坤当年送给她的,后来陆坤再次结婚生子,陆励言的妈妈伤心欲绝,连这房子也没要,不过后来陆励言被接回了陆家,倒是再次把华苑归到了自己的名下。

他小时候有几年美好的光景,都是在华苑这座小洋房里度过的。

所以这里,对陆励言来说,意义非凡。

那么季漫漫能搬进这里来,自然也说明她对陆励言来说,比华苑更加的意义非凡。

林欢颜放下手中的勺子,脸上的笑容平静,一双杏眸带着潋滟水光,模样动人,“直到了,琴姨,待会儿我吃完饭上去准备一下,就跟你会陆家去。”

琴姨的脸色比她还要差,似乎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更加厉害一些,不过林欢颜现在没心情安慰她,她直接上楼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隔了几天再回陆家,林欢颜的心头竟然生出一种陌生感,明明一路走来一草一木都没有改变,她却偏偏觉得,有什么东西已经悄悄的变了。

陆坤照例在外头忙碌,徐莉茹的牌局约在上午,林欢颜回去的时候她正好还在家,约了店里的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做指甲。

看见林欢颜回来,她立马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哟,瞧瞧这是谁呀?这不是我们陆家的三夫人吗?前两天才被陆三少爷接出去住了,怎么今天就回来了呢?是不是在外头碍着别人的眼,又被赶回来了?”

那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瞧着令人作呕,林欢颜深吸一口气,抬头挺胸目不斜视的朝着楼上走去,至于陆励言究竟是如何高调宣布季漫漫即将搬进华苑的事情她也不愿意再多想。

左右不过是别人有情人之间的小情趣,自己一个局外人,实在是没必要管那么多,这段感情能维持下去就努力维持,如果陆励言实在是厌倦了,那她也不会纠缠,她欠着陆家的,日后用别的办法慢慢还。

满肚子的话还没说出来,林欢颜就上了楼,徐莉茹明显对此十分的不满意,一张精致的脸蛋气的变了形,“该死的丫头,我看你还能能耐多久!”

林欢颜把这句话停在耳朵里,也没做出任何的反应,在陆家这几年,她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要在豪门生存,就要学会少开口,祸从口出,这些有钱人的世界比普通人的世界更加复杂,你无意间得罪了一个人,他们就有无数种办法在以后的生活中刁难你。

像徐莉茹,林欢颜倒是自问从来没有得罪过她,只是她不喜欢这个外头接回来的三少爷陆励言,连带着她这个陆夫人也瞧着不欢喜,林欢颜一开始觉得委屈,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

静静的躺在阳台的吊椅中,林欢颜的目光落在面前的笔记本上,一时间没什么焦距。

徐莉茹这么快就知道季漫漫要搬进华苑的事情,那应该是这次的阵仗弄得比较大,估计是上了新闻头条的,所以林欢颜现在只要动动手指上上网,就能看见最新的消息。

可林欢颜心头,竟然有些排斥。

烦躁的偏过头,将视线放在楼下的花园里头。

葱葱郁郁的绿色当中,有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不过显然,他遇到了一些麻烦。

鹅卵石地面并不平坦,轮椅的轮子卡在了一块石头缺陷的石缝里,男人低头摆弄着,但似乎有些力不从心,刀剑般的眉头微微蹙起。

林欢颜左右瞧了瞧,烈日炎炎的花园里,没有一个下人,男人的背后,也少了一贯陪伴在旁的女人。

她拧起眉头似乎是有些犹豫,但是过了半分钟,还是起身下了楼。

下去的时候徐莉茹仍旧坐在那里,一双手一只被美甲师握着,另一只放在灯光下照着。

“都被小三挤出家门了,你现在还有脸出去?”

她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讽刺林欢颜的机会,好像打击了林欢颜,就能变相的伤害陆励言一样!

林欢颜这次仍旧没有搭理她,走到玄关处对着里头点了点头,算是打了声出门的招呼。

从门口到院里看见的位置,林欢颜到的时候,陆励安仍旧被捆在那小小的石缝里,弄了半天没脱身,额头起了一层薄汗。

林欢颜走上前,轻巧巧的将轮椅推了出来。

“是想去那边的亭子里坐一坐吗?”

她轻声问道。

陆励安瞧见她的时候微微一愣,但随即笑起来,模样温和。

“嗯。”

林欢颜推着轮椅,速度不徐不缓的朝着凉亭走去。

这个地方是陆励安常来的,不过之前都不是他一个人,因为身体的不方便,他的身边时刻都有人陪伴,多数时候是他的妻子闫若雪。

林欢颜之所以觉得印象深刻,是因为刚刚开始结婚的时候,她曾一度想过好好的和陆励言过日子,所以对于感情和睦恩爱的陆励安和闫若雪,她素来羡慕。

陆励安是陆家的大少爷,也是陆家唯一一位有名有分的少爷,是最有可能成为陆氏继承人的那一个,只是可惜,他少年时期便经历了一场车祸,导致下身瘫痪,自此,人生便朝着另外的方向发展了。

十来岁的男孩子,正是年轻气傲的时候,突然间没了双腿,自然是无法忍受的,陆励安为此一度消沉,而他的妈妈,也正是因为这个才郁郁寡欢直至去世,之后陆坤再取,又有了陆励凡和陆励言,陆励安这个儿子,也就渐渐成了陆家不受宠的大少爷。

当然了,之前的那些往事,林欢颜都是听说的,毕竟那时候的她,和陆家还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对陆励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和好感,不过和他的妻子闫若雪,她倒是有些交情的。

闫若雪是个典型的大家闺秀,温和而端庄,或许是因为陆励安的原因,她在陆家也并不受欢迎,这倒是和林欢颜有些想像,同病相怜的共同遭遇让彼此有了话题,这三年里头一来二去也算成了朋友。

所以刚刚瞧见陆励安一个人在楼下,她选择了多管闲事的跑了下来。

“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陪我坐会儿,今天婉儿有事回了娘家,只有我一个人在。”

林欢颜转身本来是打算离开的,听见陆励安这么说,也只好回过头坐到他对面的石凳上,给自己和他一人添了一杯茶水。

“大嫂怎么突然回去了?是胡家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

陆励安从沁人的茶香中抬起头,脸上的笑意温和,但眉宇间却有些愁色,“嗯,你没看这两天的新闻吗?婉儿的弟弟出了点事,小孩子不懂事,和那些富二代一起吸毒被抓了,现在胡家上下都在为这事奔波。”

林欢颜拧起眉头,茫然的睁着一双大眼睛,显然是并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事情很严重吗?”

“有点儿,你也知道,这两年这种事情查的特别严,基本上是出了事就很难保住了。”

“那怎么办?”林欢颜抬手撑住下巴,“我记得大嫂说过,胡家是老来得子,老爷子四十岁的时候才有了家里的弟弟,所以全家都很喜欢那孩子,现在大嫂应该也很着急吧?”

陆励安不置可否的笑着,一双温和的眉眼间,流露出的忧愁越发明显,林欢颜到了嘴边的话突然又咽了下去。

她本来想说,如果胡家不行,那陆家呢?陆家在商界弄得风生水起,各个地方一定都有资源关系,如果陆家出手,估计事情也会稍微好办一点点的。

可如今看着陆励安这模样,林欢颜大概也懂了。

吸毒啊,这种事情这两年来查的特别严,能不沾染最好就是不沾染,现在出事的是胡家的少爷,和陆家的关系实际上的关系也不过是儿媳妇的弟弟罢了。

陆励安陆大少爷都不受宠了,更何况是他妻子娘家的弟弟。

富贵人家,越发叫人看清这世态炎凉。

林欢颜低头喝了一口茶,今年新采摘的雨前龙井清香沁人。

气氛沉默的并不尴尬,林欢颜和陆励安平日虽没什么交谈,但是相处的时候却并不觉得尴尬,或许是因为陆励安的性格,实在是温和的叫人尴尬不起来。

过了起初颓然的那段时期,往后的陆大少爷变了许多,从前独霸一方的张扬跋扈尽数收敛,性格越来越温和平易。

两个人自顾自的喝了一会儿茶,陆励安这才抬起头,瞧着林欢颜,语态温和的问道,“励言最近,似乎做了不少的荒唐事。”

林欢颜握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僵了几秒才抬起头,脸上的笑容依旧。

“本来就不是和睦的关系,如今还闹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让大哥笑话了。”

陆励言端起茶壶给她添了一杯茶,温和的眉眼间有几分陆励言的影子,到底是亲兄弟,许多地方都是相似的。

“你心里若是不苦,别人又如何能笑话到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