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心尖的朱砂痣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8-25 09:02:04 字数:3616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陆励言也瞧见了那条来电显示,他抬头看了一眼林欢颜,发现她正低头吃饭,便也没多说,拿起手机走到阳台去接电话。

林欢颜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巴,手中的筷子不停的戳着碗里的饭菜,一时间没了什么食欲。

陆励言从转身的那一刻,脸色就变得冷漠起来,对季漫漫,他向来没有对林欢颜那样的好心情。

“有什么事?”

开门见山的语气,毫无温情可言。

电话那头的季漫漫似乎早就习惯了他的这种语气,不以为然的笑着,“陆三少爷,我无意间捡到了一个人,觉得送给你当礼物再合适不过了。”

陆励言拧了拧眉头,思考着季漫漫这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什么人?”

“你来了就知道了,我和礼物一起,在家里等你。”

陆励言收起电话,回到客厅的时候脸色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冷漠,林欢颜从他微蹙的眉心中,隐约看见一丝为难。

大概是觉得对她有些不好意思吧,因为季漫漫才闹出这样的事情,现在吃个饭也要临时走掉去陪季漫漫,大概是觉得离开的话说不出口,林欢颜心头这么想着。

“陆励言,你去找季漫漫吧。”

林欢颜拿起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巴,好整以暇的坐在他对面,脸上的表情太过正经,一时间倒是看不出喜怒。

陆励言手中的动作一顿,抬眸看了她一会儿,终于还是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我会尽量早点回来,你就待在屋里别出去。”

“我知道,现在外头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呢!”

林欢颜自嘲的一笑,人也从饭桌前站起身,先他一步出了餐厅,往楼上走去。

陆励言看着她的背影兀自出了会儿神,半晌才出门去。

酒足饭饱,林欢颜窝在柔软的大床中间,终于响起了那只因为没电关机的手机。

插上充电器再开机,几分钟的时间里,手机几乎震的没停过,等它终于安静下来,林欢颜想要拿起电话瞧一瞧的时候,周小诺的电话又打进来了。

“喂,小艾。”

林欢颜接了电话。

“林欢颜,你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关机!”

周小诺的声音里染了几分焦急和怒气,天知道她从昨天到现在,看到网上那些消息,打了几百通电话都没人接的心情!

“我手机没电了忘记充,不好意思,小艾,让你担心了。”

在最难过的时候,身边还有个这样的好闺蜜担心自己,林欢颜觉得心头一热,那是她冰冷心田里的唯一一股暖流。

“林欢颜,你还知道我担心你!网上那些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呀……”林欢颜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头发,语气有些慵懒,“大概是陆励言的那位心上人实在是容不下我了吧,所以才找了人闹这么一出。”

周小诺拧巴起一张脸,“什么意思?是季漫漫搞出来的事情?”

“大概是吧,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刚刚陆励言似乎也没有否认这一点,而且,我想季漫漫也不是做不出这种事情的人,之前在陆氏的时候,她也跟我玩过一回。”

“林欢颜!”周小诺在电话那头怒吼了一声,“既然是季漫漫,那你为什么还这副悠然自得的语气,知道了是谁搞的鬼,就爬起来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啊!”

“随他们去吧,陆励言说了,这件事情他会处理。”

周小诺一愣,心头的怒火顿时烧的更盛,她可没忘记慕南辰说过的那些话,那个人欺负林欢颜的男人就是陆励言本人,“林欢颜,你要相信陆励言?你疯了吗?他明知道那个人是他自己,却没有站出来帮你反驳,这种男人,你还要信他!”

或许真的是太生气,周小诺几乎想也没想,便把自己直到真相的事情甩了出来。

躺在床上的林欢颜身体僵了一阵,不过最后还是笑出声来,“哈,小艾,看来你这次却是为了我的事情操了不少心,你是,联系了慕南辰吗?”

那天晚上的事情除了陆励言和林欢颜,恐怕也就只有慕南辰最清楚了,那个人是谁,他一定第一时间就能想到。

林欢颜忽的变得烦躁不安,整个人像是被丢进了翻滚的油锅里头,反复煎炸着,这种感觉在陆家陆励言拿着杯子砸破她的脑袋时不曾有过,在众人骂她是个不要脸的当妇时也不曾有过,却在听说慕南辰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涌上心头,而且来势汹汹。

“嗯,打过了,他告诉我,那个人是陆励言,林欢颜,你和陆励言是不是又吵架了?”

周小诺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与她的耳朵隔着云雾,模糊的听不清楚。

“没有吵架,小艾,这也没什么,我相信事情的最初并不是陆励言的想法,他没站出来也无可厚非,毕竟季漫漫才是他心上的那颗朱砂痣,随便碰一碰也觉得疼,比起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来说,她任性耍脾气自然比我的委屈和眼泪严重太多。”

“欢颜……”

“小艾,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弄得像个可怜巴巴的怨妇,好了,我要睡觉了,等这件事情过去了,我在请你吃饭好吧,挂了。”

林欢颜将手机放回床头柜上,目光落在床帘外的天空,一轮细小的月牙散发着模糊的光圈。

陆励言将车子开到季漫漫的公寓楼下的停车场,一路上楼碰到不少的小明星,这里是独门独户的公寓楼,隐私空间做的不错,来来往往的都是名人,大家自然也不会说三道四,因为住在一块儿,说不定那天就被别人拿到了把柄。

他上楼的时候正好瞧见当红的一位男星怀里搂着一名身材高挑的美人儿,但显然,那女人并不是他传闻中的女友。

对方似乎也看到了他,隔着电梯背面的镜子仔细的打量着他,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也是,家里的老婆才闹出那样的艳照门事件,自己这会儿就出现在绯闻小三的门前,这确实是个容易让人笑话的故事。

陆励言微微偏过头,眼角的余光对上那男星的眼神,只是冷厉的瞧了一眼,便逼得他不得不偏过了头。

陆家三少陆励言,就算是个笑话,那也是个厉害到让人不敢笑出来的男人!

季漫漫住在28层,基本上是全透明的玻璃房,天气好的时候阳光能从屋子的四面八方洒进来,照的整个屋里都是暖洋洋的气息。

其实抛开那些利益关系,陆励言对季漫漫这个女人也并不讨厌。

密码门的密码陆励言知道,季漫漫在这一点上对他似乎格外的放心,除了那些过往经历,她几乎把现在的自己大敞着放在陆励言的面前,好像随便他怎么看怎么查,都不会有任何破绽。

打开门进去,门口仍旧摆着一束百合,但今天的空气中,却隐约藏着一股子血腥味。

越往里走,这血腥味便越发浓郁,到了客厅,陆励言终于找到所有味道的来源。

地上趴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四肢都被绑着,双手被粗绳子捆在身后。

而季漫漫坐在他不远处的沙发上,手臂上裹着厚厚的沙发,仍有鲜红的血液从里头渗出来,脸色也有些苍白。

屋里凌乱不堪,各种玻璃陶瓷的碎片还有满地的血迹,弄得像个凶案现场,唯一缺的,只是一具尸体。

地上的那个男人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但是人却还活着,并且一直猛烈的挣扎着,仿佛随时都可能挣脱绳子爬起来杀人行凶。

“你来啦!今天家里有点乱,你找个地方坐会儿吧。”

陆励言沉默的抿着薄唇,踏过狼藉的地板,找了个空着的沙发坐下来。

“说吧,怎么回事?”

季漫漫妆容精致的脸蛋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有些苍白,和平日里那副嚣张跋扈的模样比起来,此刻倒显得柔和不少。

“你们家林欢颜小姐丑闻的元凶,大概就是地上的这一位。”

陆励言拧起眉头,这才低头仔细打量起地上的那个人。

很普通的一张脸,染了血显得有些狰狞,但是五官是属于平淡的只要丢进人群一秒钟就能不见的那种人,可那双眼睛……

炽热,猩红,兴奋的近乎疯狂……

他一动不动的瞧着沙发上的季漫漫,眼底的欲望满的几乎要溢出来……

“他好像,很喜欢你?”

陆励言抬头看像季漫漫,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漠平静。

“嗯,是我的粉丝,只不过,这里好像不太正常。”

季漫漫的手指抬起来,指了指太阳穴的方向。

精神不太正常么?

陆励言的眸子微微眯着,目光落在她缠满了纱布的手臂上,“你的粉丝,用刀子表达对你的热爱?”

“哈哈……”季漫漫掩嘴笑出声来,“励言,你可真会开玩笑!”

那模样带着几分娇嗔,配上惊艳的五官又是迷得地上的男人疯狂的蠕动了几下,但对面的陆励言,却丝毫不为所动。

“季漫漫,是你的粉丝也好,是你找的替罪羊也罢,我只是需要一个交代!”

男人的声音,漠然的如同利刃,季漫漫脸上的笑容瞬间便僵在了那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