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管好你的烂桃花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8-24 09:00:15 字数:4391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ELLE领了命退出去,陆励言整个人也松弛下来,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座机。

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来,那头是琴姨喘着粗气的声音。

“琴姨,怎么了吗?”

陆励言的情绪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人也从身后的椅子里正了起来,仿佛随时都准备从办公室冲回家里。

不过那头的琴姨很快让他安了心。

“没事,少爷。我刚刚在楼上卧室里打扫卫生,听见楼下座机响,跑下来接的,所以有些大喘气。”

“嗯。”陆励言松了一口气,“琴姨,欢颜怎么样了?”

琴姨算得上陆家和他最亲的那个人,比陆坤还要亲近一些,琴姨是跟着他一起被接回陆家的,算的上他半个养母。

陆励言起初不想带着琴姨去陆家那样复杂的地方,可琴姨不肯,她丧夫多年膝下无子,如今也就陆励言这一个亲人,她说不管他走到哪里,自己都要跟着他。

现在的陆家,他唯一可以相信的,也只有琴姨。

因为对陆励言的感情深,琴姨这几年对林欢颜也算不错,如今看到她那副样子,心头自然也是心疼的。

“唉,少爷,我觉得夫人的状态不太好,我在上头守了她快一天了,她一句话都没说,除了我喊她下楼吃饭和去厕所,她甚至一直没离开过楼上的卧室!”

陆励言低着头,蓝色的眸子里染了些疼惜的温柔,琴姨的声音再度传来。

“励言,我在陆家看着林欢颜这丫头好几年了,也从没见过她这么伤心的样子,如果你有苦衷,应该好好的跟她说清楚,别总像以前那样,什么事情都闷在自己心里。”

陆励言今天几乎是一下班就开车回了华苑,他到家里的时候,琴姨刚刚开始洗菜,正忙着做今天的晚饭。

或许是不放心林欢颜一个人在楼上的卧室,琴姨把她也喊了下来,此刻她就乖巧的坐在沙发上,面前摊着一本时装杂志,时不时的翻上一页。

他想起下午琴姨跟他说的那些话。

林欢颜是个女孩子,不像他,从黑暗的巷子里摸爬打滚、死里逃生,心脏硬的过钢铁,她从小到大没受过多大的委屈,如今嫁给他,自然也应该被悉心呵护和疼爱,如果可以解释,他便不该用保护的名义瞒着她,让她一个人胡乱猜忌和误会!

看着那个单薄的侧影,陆励言心头忽的生出几分坚定,他头一次有了人生的道路如果多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似乎也不差的念头。

“琴姨,您别忙了,东西放那,待会儿我会做饭,ELLE在外头等着,我让他送您回家。”

陆励言高大的身形倚在厨房的门框上,眼中的光华流转,竟有一丝异样的温情。

琴姨擦了擦手上的水珠,心头欢喜的几乎要落泪。

“好好好,这里让给你!”

她脱下围裙往外走,路过陆励言身旁的时候正好能看见客厅沙发上的林欢颜,琴姨回头对着他慈祥的一笑。

“励言,好好的跟她说,关心她就是关心她,爱她就是爱她,这不是什么伤自尊的事情,夫妻之间,言语间的胜利,不算赢,相反,输了一场架,却能赢回一颗心。”

陆励言的目光也落在林欢颜的身上,若有所思。

很快,屋里便只剩下林欢颜和陆励言两个人。陆励言没忙着做饭,他拿着围裙走到林欢颜边上,语气淡漠的说道。

“林欢颜,琴姨走了,今晚没人给我们做饭了。”

林欢颜没动弹,翻着杂志的动作倒是微微一顿,“你随便打个电话,哪里的晚饭你都能吃到。”

话音刚落,一块围裙便落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林欢颜有些懊恼的扯下围裙,终于抬头瞪向他。

“陆励言,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励言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俊俏冷漠的脸上似乎带着一丝笑意,五官倒是一下子柔和了不少。

林欢颜愣了愣,微微不自在的偏过了头。

“我今天不想吃外头的东西。”

“那就让琴姨回来给你做!”

“琴姨煮的饭我吃腻了。”

“那你就自己煮!”

“我工作了一整天,不想动。”

“那就别吃了!”

“我饿。”

林欢颜,“……”

“你想怎么样?”

“我要吃你做的饭。”

“陆励言你是不是有病?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跟你讨论晚上吃什么?我给你做的饭,你敢吃吗?我现在有一百种想要弄死你的方法在脑海里反复的上演着!”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林欢颜的情绪终于忍不住崩盘了,她愤怒的看着陆励言,歇斯底里的大喊着。

陆励言脸上的笑意更盛,直到这一刻他才确定,那个朝气勃勃的林欢颜又回来了。

“嗯,如果是你做的,有毒我也认了。”

他嬉皮笑脸的样子简直像个无赖!

林欢颜懒得和一个无赖纠缠,她现在半点和他吵架的心情都没有,抬手将围裙扔回陆励言的怀里,林欢颜迈开腿便往楼上走。

可还没迈开两步,身体突然一轻,陆励言一双手环在她的腰上,竟然将她悬空抱了起来。

“陆励言,你放开,你想干什么!”

林欢颜伸手捶打着陆励言的肩膀,脑海里忍不住想起前天晚上在这个屋子里发生过的事情,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陆励言自然也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变化,他任由她打着,一双手搂着她,幽深的眸子紧紧的锁在她的脸上。

“欢颜,你冷静点。”

林欢颜打的手都酸了,可抱着她的男人就像不知道痛一样,一动不动的任她为所欲为,林欢颜打的烦了,也就收了手。

“陆励言,你放开我,你知道,在这件事情解决之前,我都是恨你的!”

她叹了口气,语气难得诚恳。

是的,她确实恨他,恨他不分场合发情,恨他做事不周全被偷拍了照片也不知道,更恨他明明知道所有人误解她却没有站出来帮她解释!

陆励言将她放在地上,低头将下巴搁在她软软的头发上,“你给我做饭,我好好的给你解释一下这件事情,你觉得这个交易怎么样?”

林欢颜一愣,随即拧起了眉头,“陆励言,我不会做饭,你又不是不知道!”

“哈!”男人爽朗的笑声从她头顶传来,因为距离太近,林欢颜几乎能够感觉到他胸腔震动的频率,“那我做饭,我解释,你在一边陪着我。”

林欢颜狐疑的拧起眉头,显然不太相信陆励言会这么好心,那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做什么事情都是自作主张,他这次真的会跟自己解释清楚吗?

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林欢颜跟着陆励言一同进了厨房。

半开放式的厨房空间不小但也不大,一个人站在里头空间绰绰有余,但是再多一个,加上林欢颜又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好像随时都挡着陆励言做事的道路,一时间,厨房里倒是显得拥挤了。

陆励言动作娴熟,黑色的衬衣袖子挽起来,露出麦色的小臂,占了水珠,皮肤竟然显得出乎意料的好。

林欢颜看着看着,便有些呆了,直到陆励言手中切着胡萝卜的刀子横在自己面前,她才恍惚的跳了起来。

“你干什么!”

陆励言一愣,似乎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动作会吓到她,“这个刀子用的不顺手,你去换一把。”

林欢颜瞪了他一眼,恶狠狠的从他手中拿走了刀子,然后去那边的刀架上重新拿了一把递过去。

“陆励言,你说要跟我解释,我正听着呢。”

闻言陆励言手中的动作未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减速,手起刀落,一根根的胡萝卜变成了粗细均匀的丝。

“嗯,我想想,从哪里说起。”

“陆励言!”林欢颜双手环着手臂抱在胸前,面上的表情有些恼意,“你是不是故意耍我!”

这种事情,她相信陆励言那个王八蛋不是做不出来!

“你觉得我把所有的工作都推掉,一下班就回家只是为了逗你开心?林欢颜,我还没有那么无聊。”

陆励言将切好的胡萝卜丝放进菜篮里,然后递给林欢颜,示意她去清洗。

林欢颜仍旧眉头紧锁,心头虽然不愿意,但是手脚还是不听使唤的走到水池边上,打开水龙头一点点的洗着。

陆励言忙活的差不多,就差最后的下锅翻炒,趁着林欢颜在那里洗菜,他靠在流理台上,目光灼灼的瞧着她。

“欢颜,这件事情我阻止了,但是显然,对方很猖狂,如果不是比我更有能力,那就是他疯了,但无论是那一点,我单纯的站出来澄清那个人是我,都没办法解决问题。”

林欢颜的手中的动作越来越慢,脑子里仔细想着陆励言的话,她对他的诚意仍旧抱有怀疑,所以每一句话都需要认真考虑。

不过刚刚那番话,陆励言说的倒也有道理,最偏向于真相的解释往往是最无力的,那些图片是P的,如果被别人发现了,或许就是转机,但如果是陆励言或者林欢颜任何一方站出来说这话,只怕就会变成打脸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该这样任由事态发展!

“陆励言,你说解释没有用,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她现在唯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问题到底应该怎么解决!她爸妈现在还在国外,如果他们回来发现自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不得气死?

陆励言十指交叠,“欢颜,办法我还在想,只是这件事情比较麻烦,因为对方,就是冲着你去的。”

冲着她去的?林欢颜关了水,面对面的靠在他对面的台子上,“冲着我来的?呵!”

她笑了一声,“那就简单了,陆励言,你好好的劝劝你的心上人,有那个闲工夫多花点时间在你身上,别有事没事找我麻烦。”

她语气不善,但陆励言并没有生气,“你就那么确定是季漫漫要对付你?”

“我林欢颜这二十多年行的端坐的正,自问除了陆励言你的那些烂桃花,我和别人的关系处的都没到要相互陷害的地步!”

林欢颜越想越生气,最后连答应好的陪他做饭都不想做了,直接一甩手从厨房里走了出去。

陆励言看着她的背影只是笑,没说话也没追出去,林欢颜的菜已经洗得差不多,他系上围裙,打开油烟机开始炒菜。

简单的三菜一汤,看似朴素,但每道菜又做的极为精致,色香味俱全,一看就很有食欲。

林欢颜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头堵着的那口气也终于好过一些,如今看着面前的饭菜,顿时有种饿了很久的感觉。

事实上,从昨天到现在,她就没好好的吃过东西。

所以陆励言一把饭菜端上来,林欢颜就不客气的开吃了。

陆励言自然也开心,动作优雅的坐在她对面,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吃着,气氛竟然出奇的和谐。

但很快,这和谐就被一阵手机铃声给打破了。

林欢颜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桌面上的手机,“季漫漫”三个字刺的她眼睛有些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