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铺天盖地的怒气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8-17 09:02:01 字数:3716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额,我拿遥控器的时候不小心弄掉下来了,不知道里头摔断了没有,不好意思啊。”

林欢颜的声音很低,她将手中的口红放回了茶几上,然后便缩回了沙发里,就连握在手中的遥控器也只是那么放着,并没有对着电视开机。

陆励言知道她是误会了,长腿一迈,便坐到了她的边上,“林欢颜,那只口红是……”

“行了,陆大少爷,您不用跟我解释。”

林欢颜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声音里透着疏离,清秀的面庞上没有任何表情,和刚刚那个生动的她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咱们不是那种需要解释什么的关系,或者换句话来说,是我在任何事情上都需要给你一个解释,但你对我,大可不必,毕竟,你是主,我是仆。”

“林欢颜!”

陆励言的火气也被她这态度挑了起来,他烦躁的扯开领带,剑眉拧成一团,“你非要用这种语气来跟我说话吗,如果你觉得我说你是陆家的一条狗的话伤害了你,我可以跟你道歉,但是……”

“呵!”林欢颜轻笑了一声,语气中满是自嘲,“陆励言,你道什么歉?你压根就没有错,我嫁给陆家本来就是为了钱,我吃陆家的、用陆家的、甚至我们全家都靠着陆家翻身,所以我欠着陆家的,一时半会儿还不清,当牛做马也不算过分,何况只是不用劳动的狗。”

又是这种语气,陆励言每次看到这样的林欢颜,就忍不住想要将她那张自嘲又高傲的嘴脸放在手心里,狠狠的给捏碎了!

“林欢颜,你别挑战我的底线!”

陆励言一字一顿,声音虽然不大,但背后却隐藏着风起云涌的轩然大波,仿佛只要一个小小的风声,就能带来淹没天地的怒气!

可林欢颜偏偏就要做那一阵风!

“陆励言,我从没想过挑战你,只是麻烦你,别来招惹我!”

她声音冷厉,脸上写满了不耐与厌烦,对陆励言的反感情绪,她向来表现的毫不遮掩!

陆励言恨足了她这个模样,可偏偏,又不能像对待其他看不顺眼的人一样去对待她,这种烦躁憋屈的感觉几乎要把他逼疯了。

他双目赤红,手背上的青筋暴起,整个人立在客厅的中央,周身散发着隐忍的戾气。

林欢颜以为,他会疯了一样上来揍她,或者,想往常一样欺负她,那是他每次被惹恼之后的惯用伎俩。

可这次并没有。

陆励言咬牙瞪了她半分钟,突然转过身飞快的上了楼,林欢颜只听见楼上的书房门发出“砰”的一声响,脑海里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阿勒?陆励言就这么放过她了?

林欢颜拧着眉头,显然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刚刚还憋了满肚子的火气登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呼噜呼噜的平息了下去。

她也懒得同那个喜怒无常的男人计较,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挑了个喜欢的频道放着,整个人躺在柔软的沙发里,很是惬意。

这一晃就过了两三个小时,墙壁上的时钟显示已经到了夜里九点钟。

林欢颜窝在沙发里头昏昏欲睡,楼上紧闭的书房门突然就打开了,陆励言修长的身形从楼上走下来,影子被壁灯拉的模糊欣长。

一个人在书房里发了会脾气,又兀自消化了两个多小时,可陆励言心头的怒火还是滋滋的燃烧着,他打开门的那一刻还想着待会儿要叫林欢颜好看,可是低头瞧见她窝在沙发里温柔的侧脸,心里顿时又软的一塌糊涂了。

这该死的情绪,简直叫人身不由己!

陆励言自己都没想到,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争吵,现在对着林欢颜,自己的声音竟然会这么温柔。

“去楼上的卧室里头睡。”

他轻声说着,一双手伸过去要抱她。

迷糊的林欢颜猛然间睁大双眼,眸光中带着一丝惊慌和抗拒。

陆励言的手微微一愣,突然就那么僵在了空气中。

“林欢颜,你就这么排斥我?”

刀剑般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陆励言的俊脸上写满了失落和受伤。

林欢颜睡意全无,身体绷得紧紧地,看着陆励言的目光满是提防,“我就在这里睡,你不用管我。”

陆励言收回了双手,站起来背过身,将正脸隐在吊灯的光芒之中。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林欢颜,你应该知道你的身份,我还没打算要和我的妻子分房睡!”

他霸道的语气一下子把林欢颜心头的怒意给点燃了,她冷着脸,气呼呼的躺了下去,“我也不想说第二遍,我今天晚上就要睡沙发……啊!”

所有的后话都被一声尖叫代替,林欢颜整个身体一轻,人已经被陆励言打横抱了起来。

陆励言的薄唇抿的紧紧的,脸上写满了隐忍的怒意,放佛只要林欢颜再开口说一个“不”字,他就会立马把她给捏碎了。

一路上楼进了卧室,直到眼中倒映出那张双人的柔软大床,林欢颜终于清醒过来。

她在陆励言的怀里剧烈的挣扎着,双手死死的环着他的脖子,明显不想被丢到那张大床上。

谁知道他和季漫漫在这张床上做过什么!

一想到自己的身体躺在别人翻滚过的地方,她就觉得无比的恶心,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陆励言抱着她,自然是感受到了她的不安情绪,拧起的眉头没来得及舒展,不过脸色倒是缓和了不少。

“别闹,你今天折腾一天还受了伤,晚上需要好好休息。”

语气中透着难得的无奈和宠溺,可此刻的林欢颜却无福消受。

她满脑子都是陆励言抱着季漫漫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的画面,一时间恶心的快吐出来。

“不,我不在这里睡,陆励言你放开我,我想吐,你太脏了!”

你太脏了!

这四个字就像石头一样砸在陆励言的心头,砸的他目瞪口呆的愣在那里。

林欢颜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到卫生间,趴在洗脸池上干呕起来。

有些心理上的洁癖不能多看多想,多了那么一分的想象,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恶心……

林欢颜呕了半天只吐了几口苦水,红着眼睛抬起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陆励言站在卫生间的门口。

挺拔的身形倚在门框上,脸上的表情像是隔着雾,让人看不真切。

“是不是只有慕南辰碰你,你才不觉得恶心?林欢颜,你这么恶心我,到底为什么要委屈求全的嫁给我?你走吧,滚下楼!”

到底为什么要嫁给他?

这个问题的答案,难道还不够明显么……

当年林家突遭变故,公司一夕之间即将破产,几百名员工堵在家门口要钱,他们一家三口连门都不敢出。

那样的境地之下,陆家求亲,她哪有拒绝的理由?

林欢颜窝在陌生的沙发里,身上裹着薄薄的毛毯,眼神有些呆滞。

她搞不明白,她和陆励言之间的关系怎么就弄到了这个地步,见了面就只能争吵,这和她当初想象的婚姻生活相差太多。

陆励言之所以同意娶她,这理由林欢颜从一开始就看的通透,陆家三少是个私生子,模样生的俊朗却并不受宠,一心想着事业可偏偏那张脸太过招蜂引蝶,所以回来没多久,就娶了林欢颜挡那些烂桃花。

她需要陆家的钱救林家的命,陆励言需要她这个陆夫人做挡箭牌,他们两个本来就是各取所需的关系,只要别求更多,该是十分和谐的合作关系才对!

可事与愿违,自从上次不小心怀了个孩子,所有的事情都变得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了。

林欢颜觉得心头十分烦躁,她想要弄明白她和陆励言之间到底是怎么了,可是事情的真相却总是隐在迷雾里头,模糊的看不真切。

她迷迷糊糊的想了很久,直到睡意涌上来,才渐渐的坠入梦乡。

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一个接着一个的梦境让她出了一身的冷汗,瘦弱的身体缩在沙发里,瞧着只有很小的一团。

客厅里的灯睡前就被她关上了,她不习惯在明亮的环境中入睡,黑漆漆的客厅里只剩下落地窗洒进来的月光,映的她额头白皙光洁,唯有那蹙起的眉心,瞧着有些刺眼。

陆励言站在昏暗当中,幽蓝色的眸子安静的凝视着女人的睡颜,眼中的情绪有些复杂。

良久之后,他终于还是走到她的身边,温柔的抬起手,修长的指尖轻轻的抚平了她的眉头,下一秒,温热的唇也紧接着附上了她的眉心。

“林欢颜,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林欢颜梦见有一只小狗正在舔弄自己的脸蛋,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大舌头甩了她一脸的口水,她暴躁的想骂人,但一睁眼又看见是指十分可爱的大狗,一双眸子正可怜巴巴的瞧着自己,顿时便又心软了。

可面前这只大狗瞧见她面色和缓,登时便变了模样,露出凶狠的獠牙,扑上来要撕咬她的血肉,林欢颜吓了一跳,猛地惊醒过来。

原来是个梦中梦。

她拍着胸脯一脸的惊魂未定,迷迷糊糊之中忽的闻到一阵扑鼻而来的香气,肚子里的馋虫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

香气的来源就端在陆励言的手中,香喷喷的牛肉面,正腾腾的冒着热气。

“咕噜咕噜。”

林欢颜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两声,不过幸好陆励言站得远并没有听到,不然一大早她又丢了个人。

“醒了就赶紧去洗脸吃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