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好好说话,别跟我嬉皮笑脸

作者: 更新时间:2017-06-07 14:09:38 字数:2348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傅翎干笑了两声,“我当然知道你不想去,其实我也是不想去的,但是奈何班长说服人的功力见涨,你都不知道我还没说上三句话,班长噼里啪啦的一通说,你知道那通电话打了多长时间吗?一个半小时,我都不知道他一个大男人哪里来的那么多话,硬生生的聊啊,让我这个平时说话还算厉害的在他面前那也只能是甘拜下风。一个半小时啊,我统共就说了不到五句话。”

傅翎有些夸张的伸出一只手,五根手指分开,很夸张的道,“反正我是服了。”

我看着傅翎那夸张的举动,看她极力的压抑了自己的情绪,心里有些复杂。只是傅翎的性格我也了解,她是那种她要是不想说,那么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说的人,我只能无奈的摇头,“那也只是你答应了,我可没答应,你也知道我跟班里的那些人关系不太好。”

“我也不好啊,可你忍心就让我一个人去面对那群豺狼虎豹吗?哎呀我的好欢欢,你千万别抛弃我啊!”

傅翎说着抓住我的手,使劲儿的摇着,“你就去吧,反正就去露个脸而已!”

我眯了眯眼,佯装恶狠狠的瞪了傅翎好几眼,“让我再想想。”

傅翎还想说什么,被我打断,“阿翎,我饿了,你饿了吗?”

“饿了?”傅翎眨眨眼,抬手看了一眼时间,“时间也到了,的确是有些饿了,那你想吃什么?还是我们出去吃?”

“我要吃大餐,我要吃西餐,好阿翎,看在我最近倒霉透顶的份儿上,能不能请我吃大餐啊!”

我也学着刚刚傅翎撒娇的模样,从床上爬起来,“听说西城那边开了一家还算不错的西餐厅,刚刚开张没多久,貌似还能领券呢!”

“裴欢,你这个吃货,还西餐,我请你吃个麻辣烫就不错了。”

最后傅翎还是犟不过我,带着我去了西城那家新开的新餐厅。大约是看我心情一直不太好,傅翎期间一直哄着我,就怕我因为厉珩的事情而影响到心情。

“那你说你现在怎么办啊,你公司……”

“算了,我现在不想说这个!”我拿了餐牌,挡在傅翎的面前,“不是说请我吃饭吗?点菜吧,你也别一直问我这个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傅翎看我这样也不好再说什么,便是又将餐牌推给我,“吃吧吃吧,吃死你,你说你什么地方不好挑,偏偏挑这么个地方!”

傅翎说着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看那模样似乎很是肉疼。不过也的确,这地方的确是比较奢侈。当时我也只是在艾佳看杂志的时候瞄到了一眼,据说这边是很高档的餐厅,一般人都吃不起的地方。

难怪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服务员看了我们好一会儿呢,现在想来还真是有些“狗眼看人低”的意思。

我瞄了一眼餐牌上的价格,顿时有些瞠目结舌,不自觉的咽咽口水,“我们现在走还来得及吗?”我摸了摸钱包,“你也知道我最近很倒霉。”

“行了,不是说好了我今天请客么!”傅翎瞧见我这怂样,有些忍俊不禁,“你啊,难得我给你宰一顿,想吃就快些点吧!”傅翎伸手拍了拍餐牌,“姐妹儿今儿可是带着卡出来的。”

傅翎说着又左右瞄了瞄,似乎是在看什么似得。“我去一趟洗手间,你先点着!”

我还来不及的叫傅翎,便看到她行色匆匆的拿了包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跑,那模样简直就像是落荒而逃,让我不禁有些疑惑。

我盯着傅翎消失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才低头继续看餐牌。

我随意的点了几样菜品,才刚刚放下餐牌便瞧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走过来,登时吓得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厉,厉爷!”

厉珩走过来,眯了眯眼,手指扣在桌面上,面上带着一丝冷冽的笑意,“裴小姐,还真是巧啊!”

“呵呵!巧,好巧!”我打着哈哈,心里却是觉得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自从我上次误入厉珩的房间,碰巧得罪了他之后,我感觉我这二十几年来的所有霉运都蜂拥而至,简直挡都挡不住。

我以前怎么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三天两头的就碰见这些大人物?

“厉爷您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来啊!

我低着头,只差没捶胸顿足了。

厉珩斜斜的瞄了我一眼,冷冷的哼了哼,那模样似乎压根儿就不乐意见到我似得。“怎么?我不能来?”

厉珩说话的时候带着点儿转调儿,漫不经心的,却给人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我心里猛地一激灵,不住的犯哆嗦,“哪儿能啊,呵呵,厉爷您是什么人啊,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呵呵!厉爷您今天怎么有空?”我我左右瞄了瞄,“一个人?”

“好好说话,别给我嬉皮笑脸的!”厉珩拧眉,冷哼着斜睨了我一眼。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那墨黑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暗色。

我心下一紧,这回是连笑都笑不出来了。我感觉我的脸有些僵硬,索性收回了笑,“厉爷您一个人?”

厉珩随意的瞄了我一眼身边,在看到我桌面上的两个茶杯时,眼眸明显微微一沉,“跟朋友来的?”

我忙不迭的点头,“是的是的,我朋友。”

“男的女的?”厉珩问我。

我有些错愕的抬头,不解的看向厉珩。不太明白厉珩为什么会这么问,厉珩又耐着性子问,“男的女的。”

“女的。”我咽咽口水,虽然不太明白厉珩为什么要这么问,不过我还是选择回答。

厉珩的性子太难以令人琢磨了,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要忤逆他,“我的一个好朋友,厉爷问这个做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居然看到厉珩在听到我说我朋友是女的之后,竟然松了一口气。

厉珩深色微凛,唇角微微上扬,“看来裴小姐好兴致啊,来这儿吃饭?”厉珩说着,语调中带着一丝轻扬。我轻扯了嘴角,“呵呵,人嘛,饿了总要吃饭的!”

“裴小姐说的极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