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难受

作者: 更新时间:2017-05-31 10:42:59 字数:2302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服务生将酒拿过来,“厉爷,需要帮您开吗?”

服务生说着却是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看的有些心里发毛,盯着服务生手里的那瓶酒一眼。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酒可是……张扬可真是舍得下重本啊,这瓶酒简直比我这一桌子的饭菜还要值钱,难怪厉珩肯点头了。

“开了吧!”

得到厉珩的点头,那服务生麻溜的开了酒,道,“厉爷您看……”

“给那位小姐倒酒。”厉珩道,那深幽的眸光落在我的身上,我下意识的心口一紧,抿了抿唇,想起上次在盛世皇廷那次,心有余悸,“厉爷,您看我这酒量,我怕待会儿……”

“裴小姐这是不肯了?看来你这顿道歉很没有诚意啊!”厉珩笑着打断我,那凛冽的语气让我心底有些发颤,硬生生的摇头道,“没有,厉爷您说笑了,那我喝,呵呵,不过我没什么酒品,就怕喝醉了会做出一些什么不好的事情,要是再一不小心得罪了厉爷……厉爷您可要原谅我啊!”

我想起上次我喝醉了就脑门热,结果就惹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到现在还后怕。

不过这次的酒是厉珩让我喝的,而且他也知道我喝醉酒了是什么样子。我深吸一口气,壮士断腕般拿了酒杯,手不禁微微发抖,“厉爷,我敬您,这杯就当做是我为我上次的行为给您道歉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吧!”

我将另一杯酒递给厉珩,厉珩却是扫了一眼那服务生,很快的服务生识趣的离开。这偌大的包厢就剩下我跟厉珩两个人。

我咽咽口水,一直高举着手看厉珩。厉珩也在看我,那光影斑驳中,我竟然看到了厉珩眼眸里别样的色彩。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摇摇头,目光再落在厉珩身上时,他却已然恢复了清明的神色。那修长的手接过我递过去的酒杯,拿捏着,那双眼落在我的脸上,忽而轻轻勾起唇角。他的手指捏着酒杯,轻轻的摇晃着,道,“酒不醉人人自醉,裴小姐以为呢?”

我的心砰砰砰的跳,就感觉像是跳到了心口似得,有些遏制不住的跳动。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厉爷说笑了,没有喝酒怎么会醉呢,这杯酒我敬您!”

我仰头就喝,丝毫没有心情慢慢品尝。

那醇香的酒划过我的喉咙,慢慢的下滑,就像是一清冽的泉水,有些丝滑,中途却又有些涩然的味道。我咽下去,微微蹙眉,对上厉珩那双晦暗的眼眸,“厉爷,您怎么不喝?”

厉珩单手挑起酒杯,放在桌面上轻轻的晃动着,而后笑道,“裴小姐喝酒的样子让人意乱情迷!”

他说这话时,眼里没有丝毫波动,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瞧。我被厉珩看的有些发紧,觉得周身都十分不自在,尤其觉得这包厢的温度似乎都有些升高了。

“厉,厉爷别说笑了。”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清楚,要是真能吸引到厉珩,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地步,这点儿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我起身学着方才那位服务生的手势给酒杯里添了酒,学着厉珩方才的模样,拿捏着酒杯轻轻的晃动,“厉爷,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我知道厉珩这是在故意吊着我,但是我没办法,只能仰头就喝。不过这酒刚开始还觉得好喝,可越是到后面就越是觉得苦涩难耐。我脸色微红的看着厉珩,轻捂着胃部,“厉爷,您瞧,我都已经喝了好几杯了,实在是不能喝了。”

“嗯!”厉珩垂眸,那双好看的眼眸将所有的情绪都收敛了。

我盯着厉珩半晌,觉得这包厢里越来越热,胃也越来越难受,“那厉爷您也知道,我上次因为胃出血进了医院,要是再喝下去这小命恐怕就没了,你说我是死不足惜,但是我这不是还欠着厉爷您两百万么,要是我死了,这钱您上哪儿找我要去?”

我说着,双眼迷离的盯着厉珩,眼看着厉珩从一个变成两个三个,我拧眉,“厉爷,您别一直动来动去,晃得我头疼。”我歪着脑袋,捏捏眉心,却始终没有得到舒缓。

我迷迷糊糊中似乎看到厉珩朝着我走近,那股子清冽的味道迅速窜入我的口鼻。我有些贪婪的吸食了几口,笑呵呵的伸手指着厉珩,“厉爷,您身上擦的什么香水?好香啊!”我凑近了去闻,额间却多出来一只手,抵制在我的额前,“你喝醉了!”

厉珩的声音很好听,从我第一次见到厉珩听到他的声音我就这么觉得,要是他去做声优,那很多人可能就要没了饭碗了。

我顺着身子移过去了一点点,伸手扯住厉珩的衣袖,“我才没有喝醉,你身上的味道真的很好闻,你别走,给我闻闻,就闻闻而已,又不会吃了你。”

“裴欢!”厉珩倒抽一口气,声音中带着一丝暗哑的急切。我梗着脖子抬头看厉珩,只觉得眼前雾蒙蒙的一片,而厉珩的轮廓却越来越模糊。我傻兮兮的伸手,扯着厉珩衣袖站起身来。

厉珩很高,就算我站起来了,还是得梗着脖子看他。我轻轻的拽着厉珩的袖口,摸到他袖口处光滑的袖扣,指尖蹭着他的肌肤。

我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我便落地了一道坚实的怀里。我眯着眼傻兮兮的笑,脑袋耷拉在厉珩的胸口,一点一点儿的蹭着他,“好热啊!”

不知怎么回事,我只感觉到浑身都发热,是那种由内到外的热,热的我浑身难耐,只想靠近厉珩几分。

我平时虽然酒量也不算好,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坏,这才喝了几杯?我仰着头,双手揪住厉珩的衬衫,不耐的舔了舔舌头,“你们有钱人是不是喝的酒都这么金贵啊!”

“嗯?”厉珩从鼻间发出了一个音,好听的就像是酒酿,醇香的让人忍不住靠近。

我蹭了蹭厉珩的胸口,“好热。”我的脑袋就像是小鸡啄米似得点在厉珩的胸口。厉珩眯了眯眼,仿佛是说了什么,迷迷糊糊中,我只感觉到天旋地转,接着便整个人都像是踩空了一样,我死死的揪住厉珩的衣服,“难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