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只有这样才可以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25 23:40:58 字数:3878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旁的慧姐担心的看着她,然后迟疑的唤了一声。

可是秦沐雨只是忽地轻笑了一声,然后似笑非笑的伸出手指触摸上唇瓣。神色……颇为怪异。

“慧姐。”

良久,她恢复成平日高贵优雅的模样,淡淡的语气里没有半分不对劲。

“小姐?”慧姐疑惑的眼神看向她。

“这几年的死缠烂打还是有作用的,容迟瑞他,好像已经渐渐习惯我的存在了。”就连亲吻都不拒绝,赶走那个小白花一样的敌人,果然是她最明智的选择。

“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慧姐凝眉,微微有些不解。

但是秦沐雨只是璀璨一笑,然后一边朝庄园外走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意思就是,容迟瑞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婚礼很快就如期而至了,正是十天后。

青城的头版头条,一瞬间全部被这个重磅消息霸占。各种小道消息层出不穷,对于这两个响当当的人物,一直都是商界热议的话题。

一个是青城首富的千金小姐,一个是商秦集团的执行总裁……

不论是从哪一方面看,这两个人,似乎都是注定要走到一起的。

因此,一大早,公司的大门口就围堵了一大堆的记者。从电视台到生活小报,所有人都紧张的等候着。尽管保全已经尽力控制了,却还是没能阻止他们的热情。人数不仅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多,就连公司的员工,都懈怠着工作跑来围观了。

彼时,秦沐雨正在婚纱店里准备着礼服妆容,对于公司的情况,是一无所知的。

时钟敲到十点,慧姐这才推开化妆间的门,对着她道:“小姐,车来了。”

“嗯。”

勾起唇角的弧度,秦沐雨站起身,及地的镶钻婚纱礼服倏地就滑落了下来,然后轻柔的拖到了地上。

洁白的婚纱映衬的她肤白似雪,面容更加明艳了几分。

尤其是那戴在脖颈上的“施洛华水晶项链”,淡淡的蓝宝石从中勾芡着,低调着透着一股奢华和高贵来。

踩着水晶高跟鞋一步一步优雅的朝门外走去,伴随着众人惊艳的目光,秦沐雨淡定自若的勾着唇,眼中布满了笑意。

一路都是长长的红色地毯,从化妆间到大门口不过是几十步的距离。

助手一推开门,秦沐雨就看见婚纱店门口那长长的白色车队。清一色的兰博基尼,不仅造价昂贵,更是全球限量款。

随着慧姐替她打开车门,秦沐雨优雅的坐进去,从头到尾,没有半分差错。

作为秦大小姐,这点气场还是有的。

尽管秦天华已经命人严密保守,但是,长长的豪车车队还是吸引了狗仔队的注意。这世上,又哪有密不透风的墙。

婚礼的举办地点不是别处,正是容迟瑞从小生活的那个孤儿院。

当然,这也是秦沐雨亲口提议的。

车队一路疾驰到孤儿院,虽然甩开了狗仔队,却也浪费了不少时间。

下车的时候,秦沐雨甚至感觉到有些些恍惚。

“沐雨。”

耳畔,悠悠的传来秦天华的嗓音。

秦沐雨抬起头,就看见那个向来喜行不怒于色的男人,此刻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那目光里,布满了浓浓的宠爱。

如果不是……

秦沐雨敛下心中的情绪,扬眉笑笑,“爸,你今天可真是花血本了,那些车可都是你的宝贝。”

“与我的宝贝女儿相比,那些又算什么。”

秦天华笑的温和。

“好了,跟我进去吧,小容在等你。”说着,他就伸出了手掌看向她。

秦沐雨也是一笑,随后就将戴着白手套的纤白手指放进了他的掌中。

就像小时候一样。

秦沐雨忽然觉得眼角有些发酸,可是她笑了笑,还是将所有情绪都隐藏在了心底。

教堂里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公司的高管还有一些秦家的亲戚朋友,寥寥不过二十来个人。

容迟瑞依旧穿着那身她选好的西装,英俊的面容在光线下,恍若神祗。

秦沐雨一步一步优雅的走着红地毯,手臂揽着揽着秦天华的,唇角噙着的笑意,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一直没有断过。

不过短短的几十秒,她就走到了他面前。

“小容,我就将我这个宝贝女儿交给你了。”秦天华笑着松开手,然后牵着秦沐雨的手指放到容迟瑞掌中。

那般郑重,完全不像是一向冷漠的商秦掌权人。

秦沐雨怔了怔,从指尖传来的温热触感还未消散,他就听到容迟瑞淡淡的开口道:“爸放心,我会的。”

他叫的极其自然,仿佛没有丝毫别扭和不愿意。

秦沐雨又是一愣。

忍辱负重的好男儿难道是越来越妥协了?

秦天华接着又交代了几句,这才走到第一排坐下。

而充当神父职责的,正是孤儿院的院长。

“小瑞,以后你就是有妻子的人了,可不能辜负了人家。”苍老慈祥的女声悠悠从耳边响起,秦沐雨循声望过去,就见院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里还拿着两个红色戒指盒。

“这里没有那么多教堂的规矩,小瑞,你要答应我,好好对人家,知道吗?”

伸出手拉过容迟瑞的手掌,她接着便将其中一个戒指放到了他手中。

秦沐雨不知为何,听到这话,竟然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然后眼神看向他。

许久——

“嗯,我会的。”

简单的四个字,一如容迟瑞的为人。

秦沐雨心中一动,还未从他应下的话中回过神来,手指就被细细的拉住了。

“沐雨,我这个孩子比较闷,你要多多包容他,知道吗?”

院长的神色一如既往的温柔,如同湖中涟漪般,轻轻拂过秦沐雨的心上。

她乖巧的点头应下,接过另一枚戒指,转眸就对着容迟瑞甜甜一笑。

“现在,可以请你给我戴上戒指了吗?”

她伸出青葱的手指,没有任何紧张的看着他,眼里布满了明亮的神色。

容迟瑞微微一顿,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就好像要从那双璀璨的眸子里搜索出什么一般,好半响才打开戒指盒,然后拿出戒指缓缓对上她的手指。

定制的对戒完美契合着她纤白的手指,奢华的钻石隐隐逸着几分高贵优雅,一看便知不凡。

追了这么久,现在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秦沐雨心里松了一口气,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她仰头笑笑,然后毫不犹豫的就将她手中的另一枚戒指戴在了容迟瑞手上。

“现在,新娘可以亲吻她的新郎了。”

自顾自的宣布完,秦沐雨完全不顾容迟瑞的神色,揽住他的脖子就踮起脚亲了上去。

两唇相接,令容迟瑞顿了许久才反客为主的搂住她主动加深这个吻。

而教堂底下,秦经看着这一幕,面容上虽然浮现着笑意,可是眸子里,却是冰凉凉的一片。甚至,隐隐约约还带着几分……不怀好意。

良久,他看着不远处那对璧人,轻笑一声,才让话语消散在了众人的掌声中:“秦沐雨,我不会……”

谁也没有想到,这场可以堪称世纪婚礼的婚宴,竟然会在这样一座偏僻的孤儿院里收场。

没有镁光灯,也没有各种提问。平静而又普通,但却是秦沐雨追人这些年来,最开心最满足的一天。

回到婚纱店卸妆的时候,她甚至有种不真切的恍惚感。要不是慧姐在一旁提醒着,只怕在门外,就要出了洋相。

倏地——

“小姐,这是老爷临走前吩咐我交给您的。”

慧姐见秦沐雨坐在一旁捧着茶水抿着,这才向前走了几步说道。

“什么?”

秦沐雨循着她的声音转过头,就见她手中正拿着一个普通的黄色文件袋。

她猛然颤抖了一下手指,就连手中的茶杯,都随之微微晃动了下。

可是秦沐雨不管不顾,踩着高跟鞋的身子,立刻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一瞬不瞬的盯着慧姐手中那个黄色文件袋。

动了动唇瓣,她一步一步走过去,却是有些不可抑制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小姐?”

慧姐疑惑的看着她,目光微微有些不解。

但是秦沐雨并没有理她,而是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她手中接过那个黄色文件袋。

终于——

要真正得偿所愿了吗?

这些年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

屏住呼吸,秦沐雨缓缓打开文件袋,然后将里面的文件抽了出来。

开头就是五个大字——遗产转让书。

心弦被猛地一扣,秦沐雨鼻间的呼吸更加急促了。

直到看到那百分之四十的遗产转让,她这才任凭脑海中的回忆回到四年前那个下午……

“沐雨,你母亲留下的百分之六十股份,我现在不能转给你。”那个冷漠严肃的男人,低沉着语气,竟是比平日还要漠然三分。

“为什么!商秦是我母亲的财产不是吗?难道你想要留给别人?”

她质问着,心里的愤怒顿时全部爆发了。

男人低低的叹了一口气,“沐雨,你母亲去世前让我照顾好你,现在的你,还没有能力接手商秦。它是你母亲的心血,难道你想毁了它吗?”

“我……”

“只要你结婚,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帮你,我就将你母亲手中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转让给你。”

“只有这样才可以是吗?”

“……嗯。”

回忆终结,秦沐雨淡定的将文件重新放回黄色文件袋中,然后抬眸对着慧姐道:“把我把星光大酒店的套房退了,从今天起,我要和容迟瑞一起生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