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搬个救兵

作者: 更新时间:2017-11-20 11:00:57 字数:5309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陈飞儿抱着一厚摞文件,站在TK总部的大门口,抬头望向顶层的总裁办公室,深呼吸了好几次才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之所以把她搬来当救兵,是因为没人再敢来了,前两次的计划书被凌肃天见了之后,脸色立刻一沉,抬眼刚问了一句谁做的?便把送文件的助理给吓哭了。之后又把Ada和财务总监叫了过去狠骂了一顿,随后还把凌肃轩批了个狗血淋头。所有人都怕了,还是洛池出了个主意让陈飞儿去送。

洛池虽然是凌肃轩的保镖,但是他却是不同的一个,除掉历经专业保镖训练的经理,他还是名校管理系毕业的高材生,凌肃天赏识他的沉稳才派到凌肃轩身边,不仅能保护他安全也能在事业上助他一臂之力。即使洛池的伸手不是一流,但是对付一些小麻烦也足够了,最主要的是他够聪明。

听了洛池的建议之后,Ada也是举双手赞成。别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几个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按照正常的逻辑分析,凌肃天为了皇城的项目也忙了半个月了,见到陈飞儿多半会像饿狼扑食一般,即便是他们哪里做得不好,这美人计总归是有用的吧。

“你们要是害我,我跟你们可没完啊。”凌肃轩甩下一句,还是决定采用洛池的建议,立刻摸出了手机把正在吃饭的陈飞儿招了回来。

乘着专用电梯上楼,陈飞儿不自觉的捂着胸口,怎么说也是深秋了,还是有点冷的。走到总裁室门口就看见助理站在那里跟凌肃天报告着行程,听起来就是满满的,多一分钟都挤不出来。

“总裁,秦小姐说晚上订了位置,约您吃饭,您看……?”助理试探着问,前几天大明星秦青刚好在总裁这里插了个空挡,不知道今天晚上……

哼!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忙吗,还约了什么秦小姐。陈飞儿瞪了那门口一眼。

“我今晚还有时间吗?”低沉的声音响起。陈飞儿心中一紧,好久没有听到他讲话了。

“没有了总裁,今晚您还要开一个视频会议。”助理报告了一下行程。

“既然知道我没有时间你还跟她约什么!”里面的男人不悦的说着。

“对不起总裁,我以为您会……”不是前几天还打得火热吗,难道是没伺候好他们的总裁。听到凌肃天的态度,助理的心里反倒开心了起来。

“别自以为是,出去!”

“是。”

被骂了还这么开心,花痴女!陈飞儿看了一下,这一层的秘书室里面这么多女人,看来不少都是花痴女呀。

“陈小姐,您来找凌先生吗?”艾米走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陈飞儿。她是个特例,不用预约,不论任何时间都是可以直接面见凌肃天的。

“哦,我来送文件给他,我自己去吧,不麻烦你了。”

两个人点点头,艾米也去忙自己的了。看见陈飞儿走进了办公室艾米会心一笑,什么都明白了,轻声的走过去关上门。与凌肃天相识这么多年,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听见脚步声,凌肃天也没有抬头,想来又是助理给他送文件或者吃的东西了。只是随着脚步声的临近,熟悉的气息便转进了他的鼻息,难道是?他手中的笔顿了顿,直到看见将文件放在桌上的那双手,真的是她。他很想说想她了,最终还是咽了下去没有说出口。

“怎么派你过来了?你懂吗?”瞥了一眼文件夹。原来老七怕挨骂搬了救兵过来,这是要使美人计了,当他是昏君吗,会中这点小计谋。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收拾那帮人了。

“我想你了,想来看看你,就主动过来了。”

虽然说得跟背书一样,不过凌肃天的心里还是觉得暖了起来。

低头见凌肃天没什么反应,陈飞儿的心里一颗石头落地。这句话是凌肃轩在出门之前特地交给她说的,她觉得自己像是在背课文一样。只要不生气就好,不生气就是说不会被骂了。

凌肃天没有说话,依然在审阅着桌上厚厚的文件。前些天已经在秦青那里宣泄了自己的一些生理平衡,没想到见到她来还是有些激动,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没有自制力了呢?

陈飞儿见他这么忙,自己也推到一旁坐了下来,凌肃轩交代过一定要等到他看完文件带着批示才能回去,可是他这么多文件要看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她呢?陈飞儿看着凌肃天专注的样子,他轮廓俊美的脸上写满了智慧与慑人的气魄。虽然只是传了白色的衬衫,袖子挽到肘上,静静地埋头于工作,却也是帅得这么迷人。看了好久陈飞儿稍稍缓过神来,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将外套打在了沙发上,朝办公桌走了过去。

知道她走过来了,凌肃天的身体不由得更紧了,这是派她来折磨他的吗?这些天他就是一直在赶着皇城的项目,希望在去美国之前将它完成,现在TK地产上下全体加班,没有一个人敢懈怠半分,作为总裁他自然是首当其冲,每次回家的时候她已经睡下了,走的时候她还没起,就是为了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他已经强迫自己禁欲了。

“让我插个队吧。”陈飞儿将ST的文件向前推了推,娇滴滴的声音在恳求着他。这个应该是关于ST上市的文件,她看不懂但是也知道很重要,ST那边正等着呢。

凌肃天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很想让她留下来多陪自己一会儿,哪怕只是坐在这里也好,只要屋子里有她的味道,他也能觉得安心几分。但是为了不折磨自己的某个部分,还是决定先放她走。伸手搭在文件上,正好覆上了她细滑的小手。看见她胳膊上的衬衫袖子,凌肃天笑了一下,还穿情侣装来搭,想起她穿着自己的衬衫,两条白嫩的腿在下面若隐若现的样子,凌肃天闭上眼睛,又抽了一口气,还是想抬头看她一眼。心里想着,这个时候她也不会露着大腿穿衬衫的,看一下也无妨。

这一眼可没白白的看。果然没有光滑的双腿,可是这白色的衬衫却是一件透视度极高的质地,宽松的设计,身前一排黑色的纽扣,黑色的胸衣从白色衬衫里面透了出来,大V领的设计,再加上她微微的弯着腰,领口里的美景一览无余。

“我不记得给你买过这件衣服。”抓着她的手,凌肃天起身走到她身前,眯着眼看她。半透明的衬衫真的是一点用处没有,可是却比不穿更加的充满诱惑。他不会买这种衣服给她的,难道是自己最近太忙了出现了漏网之鱼?

“刚买的,特地买来给你看的,好看吗?”买的时候只觉得它素净了些,但是穿上之后却有一种穿了他衬衫的感觉,觉得心里暖呼呼的。长款的设计,打上短靴还略显几分俏皮。

管它什么好看不好看的,凌肃天低头便吻了上去,按着她的后颈将她吻得更深。太久没有碰她的唇了,味道还是那样的甜。她口中淡淡的松茸的味道在两人之间升华开来。

“午饭吃的松茸?”将她抱到办公桌上,在她脖颈吻着。这是他最喜欢的那家会所的拿手菜。

“嗯……”不知道是回答还是对他的回应。

“小东西,你吃饱了,我还饿着呢。”双手一用力那轻薄的衣料便化作了两片。

“那你去吃饭吧,别饿坏了。”陈飞儿顿时感觉到身上冷了起来,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紧贴着他的身上寻求着更多一些的温暖。被他吻得重重的喘,话语间充满了勾人的节奏。

“真的把我饿坏了。”凌肃天将她搂得更紧,深深地在她脖子上吻着,双手也没停了动作,他想尽量的温柔一些,怕弄伤她,可是忍了这么久没碰她一时之间却有些要把持不住自己了。撕扯的动作也大了些,无奈这些昂贵的布料也禁不住有一个野兽般男人的手掌力道。

“嗯……”陈飞儿搂着他的脖子,随着他指尖的动作身体都开始颤了起来。脑袋里突然想起了陈梦的话。在自己还尚存几分清醒和力气的时候,贝齿突然轻轻地咬住了他的耳垂,“我爱你……给我……”

凌肃天瞬间像被打了鸡血一般,自己最后一丝理智都被陈飞儿的话给吞噬揉碎了,重重的挤了进去,疯狂的开始在她身上索取。双手紧紧地按着她纤细的腰,用尽了最大的力气几乎要将她撞散了一样。任凭陈飞儿哭着求饶他也没有半分要减轻的意思。

事后,陈飞儿就像被拆了一般,动弹不得。凌肃天把她抱去浴室,感觉到自己还发泄不完的精力,再看看可怜巴巴地小姑娘,也没狠下心去再要她。陈飞儿瘫软的躺在大床上,任由凌肃天为她检查伤势。他真的不想伤她,可就是这一点点的主动就已经让他溃败了,凌肃天在心里狠狠的锤了自己几下。

还好之前稍稍有几秒钟的准备,没有把她伤得太严重。见到她粉嫩的花心,准备为她擦药的人按耐不住立刻吻了上去。抵挡不住他的舌功,陈飞儿挣扎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了只能任由他托高了自己,将她整个含在口中,舌尖在那一点上捻转走过几个来回,溅得他满脸的花香露水。

拥着怀里不停地颤着的小女人。凌肃天也躺下身来,只几秒钟的功夫她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可怜自己还没有吃饱,又不能再去爱她,洗了两遍冷水澡终于平复了一些。

凌肃天边扣着扣子,边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艾米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了一阵子了,见到凌肃天神清气爽的餍足样子,艾米也知晓刚刚发生了什么。

“凌先生,会议室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主管们都在等着。”艾米从来就是这么公式化,无论见了什么风浪也不起波澜,这就是凌肃天最欣赏她的一点。

“没让他们等太久吧?”凌肃天收拾着办公桌上的衣物,刚刚他就是在这里要了她,想起自己连走进休息室的几秒都不愿等,开始检讨起自身的自制力。弯腰捡起地上破碎的衬衫,挑在手指看了看。真的是买了传给他看的吗?

“需要我为陈小姐准备衣服吗?”这战况会是何等激烈呀,竟然从办公桌延伸到了休息室。在看了一眼那被撕碎的衬衫,可见凌肃天是有多么的迫切。

“不用了。”想了想还是不用了,让她穿自己的衬衫就好,反正沙发上的外套还是完好无损的。凌肃天想了想暗自在心里做了一个邪恶的决定,这样一来自己就不用损失福利了。

例会结束之后,凌肃天回到办公室又开了一个视频会议。会议结束之后陈飞儿还没有醒,自己的五脏庙已经开始抗议了,想了想还是先让秘书煮了一杯咖啡垫了垫,拿起ST的文件翻开来自己开始修改。这已经不是天行第一次帮助其它公司上市了,可是这一次的对象是ST,他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所以自己的要求也严格了一些,所有的资料和申报材料他都会一一过目。Ada是天行的首席精算师,他的小队也是最专业的一支,一个公司从默默无闻到上市,所有的操控流程都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本该一气呵成的事情如今却折腾翻了所有的人。

休息室的门打开,陈飞儿揉着眼睛走了出来,凌肃天并没有抬头只是伸出手让她过来。飞儿乖乖的走到他身旁坐进他的怀里。略粗糙的手在她腿上磨着,冰凉的触感让凌肃天轻皱了一下眉头。

“没盖被子吗?”搂住她,温热的唇碰触到她的额头,终于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嗯穿上他的衬衫果然很好看,他喜欢,在她唇上清啄了一下,凌肃天回身将空调的温度调高。“小心感冒,你生病的话会传染给我的,这些病原体都是经过口水传播的。”

几句话说得毫无起伏又是那样云淡风轻的自然而出。陈飞儿顿时觉得双颊热了起来。看着凌肃天完美灵动的侧脸,他真的是很有魅力的一个男人,或许这就是上帝对于意大利血统的偏爱,让亚平宁半岛上生活的人们不但拥有超凡的创造力还拥有了无与伦比的迷人面孔与身形。无框眼镜后面他深邃的黑眸一直盯着面前厚厚的文件,手下不停地批注着。

“你写的东西我都看不懂。”陈飞儿翻开一本看了一眼,只是觉得那字体写的如同美丽的形象画一般漂亮,单单这笔锋就能看出写字人是多么的气场磅礴,就是看不懂写得是什么。“是英语吗?”陈飞儿探出头去伸长了脖子看着。

“意大利文。”凌肃天淡淡的回了一句。

“这个圈也是意大利文吗?”

“那是我全出来需要他们修改的部分,小傻瓜。”凌肃天用钢笔敲了敲她的脑袋。

“哦。”陈飞儿揉了揉。坐在他的怀里实在是无聊,凌肃天的心思都在工作上,他不像是凌肃轩总会有一些小动作。她突然期盼着凌肃天会像凌肃轩和慕少白那样,偶尔对她动手动脚或者是更加暧昧一些,只是这位工作狂加强迫症男人太过公式化了。

办公室里很寂静,肚子在抗议的声音听起来再清晰不过,两个人相视一笑。

“看来我们该去吃饭了。”凌肃天在一份文件的第一页画了一个大叉号之后放下了手中的钢笔。“我今天只吃过你,好像没吃饱。”低下头亲吻怀中小姑娘的脖子,痒得陈飞儿直缩。

“去吃饭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呀。”陈飞儿推着他的胸膛躲避,他不会是一天没吃饭吧,现在都是下午了,一天没吃饭又做这么多的工作,他一定是很饿的。

“你嫌我没力气啊?是不是中午的时候没有满足你?”竟然说他没力气,不知道是谁在哭着求饶他才好心的放过了她。凌肃天紧了紧怀里的人唇一路向下,衬衫太过宽大即便是扣到了最上面一颗扣子也遮挡不住那些春光。牙齿灵活的解开那颗纽扣埋进头去用力的嗅着她身上的幽香。

“嗯……不是啦,我不是那个意思的。”何止是满足,她已经承受不了了,才不希望他把力气都用在那方面呢,“你吃饱饭了才有力气工作呀,然后赚钱养活我们呀。”

“原来你是怕我破产了养活不起你啊。”捏着她的下吧,刚想要吻下去,内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