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飞儿的身世

作者: 更新时间:2017-11-08 11:36:24 字数:6689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就这么简单?”她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

“少爷还有什么疑问吗?”林祥看出凌肃天的疑惑。

“我验过她的DNA,图谱我觉得很眼熟。”凌肃天的记忆力非常之好,可以说是过目不忘,那个图谱,明明就是他父亲和他自己的DNA。这样的丑闻之下,他至今未收到陈飞儿那边的任何消息,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凌远道骄傲一生,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看来少爷一点都没变,对于自己枕边的人也是小心防范。”林祥轻笑。凌肃天从小就多疑,他去调查陈飞儿也是正常不过。

“请祥叔给我一个解释。”就在宴会当晚,他拿到了DHA的检验报告,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陈飞儿,他想当做完全不知,却又无法背弃自己从小所受到的谆谆教诲。礼教与伦理的束缚让他的心好疼,所以他喝了一夜的酒。当他再次碰上她柔软的唇,当他再次看见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他下过的决心崩溃了,所以他迫不及待的要找林祥问个明白。

“少爷多虑了,陈小姐得过白血病,是老爷把骨髓给了她,她才能活下来。也正因为如此,陈凡才欠下老爷一条命。”所以他才会用死来表达对凌远道的衷心,目的就是保守住那个秘密。林祥认为点到即止凌肃天知道陈飞儿与他没有血缘关系已经足够,不想把陈凡自杀的原因告诉他。如果凌肃天非要知道,那么他也会同样选择自杀。

“祥叔您慢慢选,父亲让我过去,我该走了。”凌肃天礼貌的向林祥点头行礼,林祥也同样还之。

林祥看着凌肃天的背影想起了凌远道年轻时的样子。凌肃天的身上看不到那种锋芒与暴敛,而是多了几分深藏不漏的霸气。都说凌肃天没有他父亲的狠绝,也做不到慕少白那样的嚣张跋扈。倘若回到当年,林祥相信,若换了凌肃天,他一定不会留下诸多的后患。

阳光很刺眼,凌远道坐在背光处看不清楚他脸上的神情,但那种阴冷的气势还是让凌肃天背上生寒。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见了父亲他总是感觉有些不自在,这种感觉叫做害怕。凌肃天低着头站在凌远道的正对面,身旁有几个保镖荷枪站立,这种感觉更像是上刑场。

青花的茶杯釉色匀润细腻,与杯盖碰触的声音清脆悦耳,像是少女的笑声。凌远道轻轻的吹拂着,用盖子拨开漂浮在上面的几片幼嫩的茶叶。清香飘荡在书房之内,这是今年的新茶,上等的狮峰龙井。

“跟我耍小聪明。”凌远道的声音低沉,中气十足。

“不敢。”凌肃天只简单两个字。

“不敢?”凌远道的声调扬起了三分。

凌肃天没有说话,只是将头更低下去。

“你以为你那几个人能护得了她周全?就算你把她揣在怀里,那又能怎么样?”凌远道将茶杯重重的磕在黄花梨的桌面上,一盏明代的青花就这样的碎了。

“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忤逆您的意思,请父亲责罚。”说完凌肃天便跪了下来。低头认错还有一线生机,嘴硬扛着就必死无疑。

他将陈飞儿收了房,这件事一定会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是死是活都看她的造化,他派了大批人马明里暗里的保护着,还特地将凌肃轩带了回来,就是希望老爷子一高兴能放过陈飞儿。父亲说的没错,如果他想要她死,就算凌肃天把她揣进怀里他也得乖乖的奉上,何必等到他离开的时候下手。这次将陈飞儿独自留在中国,故意留下这个空挡的确是自己的小聪明作祟。他想试一试老爷子的态度。

“起来吧,大过节的我把你打了,明天老七还得来跟我哭闹。”他最疼这个小儿子,而这个小儿子却最听凌肃天的话,倘若真用了家法,老七肯定会找他来闹脾气。

“他长大了,不会哭鼻子了。”带了凌肃轩来,除了讨老爷子欢心,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免得挨揍。不得不说,凌肃天的心里对父亲还是有些怕的。

“哼……”凌远道报以轻哼,带着老七回来不就是让他来撒娇的嘛。不想揭穿他于是换了别的话题。“说说你的打算吧。”

“一切听您的安排。”

“你能听我的安排?”凌远道斜了一眼凌肃天,他低着头,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一定还是那种心如止水的样子,看不出个喜怒哀乐。“你现在翅膀硬了,想飞多高都可以了,说不定哪天我就要听你的安排了。”看似无意的一句话,却带着无数的警告。

“儿子不敢。”凌肃天依然毫无起伏。

“不敢?”

“我一切都听您的,您让我去哪我就去哪,您让我娶谁我就娶谁。”凌肃天没有反驳的筹码,他也没有说不的能力,他的一切都受制于凌远道,惹怒了老爷子那就是自讨苦吃。维持着现在的情况他还能护陈飞儿周全。

“明白就好。”凌远道岂会不知道凌肃天的想法。他现在是根基不稳,还没有能力与自己叫板。

林祥见父子俩的气氛有些缓和,走过来又未老爷子倒了两杯茶,一杯呈给了凌远道,另一杯放在了对面。

“那丫头你若还顺意收了也罢,她身上干净,没有后患。男人在外面有几个女人也是正常的。宫本家的女人也应该懂得这个道理。”日本的宫本家就是凌远道为凌肃天指婚的人选,“坐吧。”

“是。”凌肃天走上前去,侧过身坐下,桌上的茶没敢动。父亲的意思是说陈飞儿现在可以留在他身边,前提是宫本家没有异议。她身世干净没有后患,也就是说即便消失了也没人知道。

“中国区的盈亏不会再跟集团挂钩,这件事我会在下一次的董事会上提出来。到时候你在集团里的占股也会减少,大家一起来议议,看看是否同意。至于利害方面你去跟他们说明一下,今年的年终会议由你主持,我就不去了,你大伯自然也不会去。”凌远道抿着茶,缓缓的说着。“再过两年我也要退下来了,有些事还是交由你们年轻人去处理的好。你做执行人这么多年了,也该知道当家人的辛苦,你大哥早晚会接任主席的位置,也该让他趁早锻炼锻炼了。”

“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将一个完完整整的TK交给大哥的。”两年后凌远道退居二线,凌肃天也就不应该再占着执行人的位置不动,凌泽麒迟早要接手的。老爷子对儿子也算不薄,将中国区的TK国际全都给了凌肃天自己,只是董事会这一关还要他自己去过。

TK国际划归他个人便等于壮大了他的势力,平白无故的在集团身上割肉,这件事涉及到自身利益,任何一个股东都不会同意。让凌肃天去处理也是想看看他的态度。分出去得罪董事会,不分出去他占得股份多就表明了想跟凌泽麒争位置,得罪了凌远江同时也得罪了集团和组织里的元老。正反两面都得罪人,这事不好办,但是TK他不可能不要,总归还是先让自己飞起来比较重要。

凌远道将闲杂人等遣了出去,父子两个谈了很多关于集团的事情。凌远道还是一如既往的目光广阔,对很多事情都是一贯的杀伐决断从不拖泥带水,一点也不像准备退居二线的样子。TK的军工交易占据了集团的一大部分,又涉及金融、电子、化工等多个产业,背后还有个庞大的组织。即便他想要退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下面的人对于凌泽麒也不是全都信服,只是迫于凌远道的压力。凌肃天倒是觉得这正是老爷子的高明之处,说明他没有要退下来的意思。

凌肃天起身鞠躬,告诉凌远道他先退下了,老爷子摆摆手,走到门口时又将他叫住。

“下个月你大伯过寿,把她也带过来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进女色呢。”此时的凌远道褪去了冷绝的色彩更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

“我也不喜欢男人呀。”凌肃天不明白父亲为何对陈飞儿会这样的和蔼,但也不好违背,只是说了句玩笑话。

午饭是中式的,山庄里的厨师也有中国人,口味也是相当的不错。凌肃天吃的清淡,但是厨师还是为凌肃轩准备了肉类,他感叹说还是爸爸对他好,凌肃天抬头瞪了一眼吓得他立刻缩回了椅子里,慕少白忍着没有笑出声,心想这个老七,这里是凌肃天的地方,感谢他老子有什么用。

“哥,你今天怎么心情这么好,给我做这么多好吃的。不会是有什么大灾难在后面等着我吧?”为什么让厨房做这么多他喜欢的菜呢?在家的时候都是把他当兔子喂的,或者是飞儿喜欢吃什么厨房就加菜。这无事献殷勤的,凌肃轩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冷汗开始流。

“干了什么坏事,赶紧交代。”慕少白看笑话似的笑。

“哥,我刚刚跟飞儿通话了。”凌肃轩盯着凌肃天看,他只是嗯了一声,“她说想你了。”又是嗯了一声。凌肃轩有点哆嗦,想不明白他老人家想干什么。

凌肃天起身走过去盛汤,佣人立刻上前来,他摆摆手让他们退出去。装了一碗鱼翅汤放在凌肃轩的面前。慕少白见了放下筷子眯着眼看着凌肃轩。凌肃轩盯着凌肃天微微带着笑容的脸,他的表情简直就是和蔼可亲的不得了。凌肃天让他尝尝。

“挺好的。”凌肃轩尝了一口味道不错,真的不错。

“我新换的厨师,怎么样还不错吧,要不要带回中国去伺候你啊?”凌肃天居高临下的看着低头喝汤的凌肃轩。

“不用了吧,半山的厨师也很好。”凌肃轩哪还敢吃饭呀,一勺汤放在嘴边动都不敢动。心里想着,要动手就快点别这么折磨人。

“飞儿今年几岁?”

“23呀。”

一个随口一问,一个随口一答。

“别打!别打!我错了。”见凌肃天举起汤勺就要砸下来,凌肃轩立刻抱住了自己的头,“20!20!”

慕少白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老七这算是投其所好,凌肃天不就是喜欢23岁的姑娘吗,那就让她23岁好了,起码能23岁好几年。

“您息怒啊,息怒。您坐。”凌肃轩侧过身溜了过去,赶紧扶着凌肃天让他坐下,顺带着将那厚实的陶瓷汤勺放了回去。“她上学的时候所有人都是18岁,我就让她18岁了。再说了你不是喜欢她23岁吗,现在正好。”

“还敢说!”凌肃天眼色一沉喝了一声。

“哥,你别生气嘛,你带她回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她几岁呀,我给她办学籍的时候就随便写了。再说了她现在也成年了,不是未成年少女,你不算犯罪,不用害怕。”

“嗯?”

“我闭嘴,我闭嘴,我错了。”

“吃饭。”

想来,凌肃天对陈飞儿的确是关心得少之又少,她刚来的时候他还陷在允儿的悲痛之中,根本无心去过问陈飞儿的是是非非。见了她除了骂就是打巴掌,更别说是心平气和的与她说几句话,而陈飞儿在他面前大部分时间也是哭哭啼啼的。她真的没有在自己面前笑过,到现在为止,他也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陈飞儿发自内心的笑容,她对他只有怕。

“哥,舅舅那边有什么旨意下来?”慕少白看出来了,凌肃天对与陈飞儿的事也没有真生气,反倒是更加喜欢了,圈子里的人都喜欢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凌肃天这回算是赶了一回流行。

“他准备把中国区都归到我个人名下。”凌肃天喝了一口水,“过程还得咱们去办,他只看结果。”

“这样也好,起码不用担惊受怕的,再拼命也是为了自己的东西。”慕少白向椅背靠了过去,蹬了一下地面椅子向后退去,翘起二郎腿,帅气的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你手里握的东西越多,他们越不敢动你。”

“只怕我在集团里树敌太多,到时候成了众矢之的。”凌肃天也放下筷子,眸子沉了沉,思索着。

“我能干点什么吗?”凌肃轩从一堆排骨中抬起头,吃得满嘴都是油亮油亮的。

“小破孩儿,你别惹事就不错了。”慕少白扬起下巴,皱着眉训了一句。凌肃轩耸了耸肩继续吃。“哥,总得有个打头阵的,就看拿谁先开刀了,只要你一句话,我肯定冲在最前面。”

“你准备往哪冲?”凌肃天一抬眼,慕少白也无言以对了。就知道往前冲。“不战而退敌人之兵方是上策。如果我没记错,爸爸应该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凌肃天在回来的路上就一直盘算着如何将这一步棋走得稳妥。

“我明白了。”慕少白恍然大悟,如果慕城将自己的股份转给凌肃天,那么他在集团里依然握有百分之十,股东自己拥有的股份只能继承,不能私自买卖,但是却可以代管。此时还不是大动干戈的时候,凌肃天也不是那种会先挑起事端的人。

陈飞儿抱着文件从企宣部出来正好与薛子琪撞上。薛子琪蹲下身来帮她捡文件。陈飞儿不喜欢她,说不出原因就是不喜欢。

“失宠啦?”薛子琪的声音很小,但是陈飞儿听得很清楚,看见她脸上嘴角勾起那得意的笑,陈飞儿不知道她在得意什么。

看着陈飞儿急忙逃跑的样子,薛子琪很开心。就凭她这么一个瘦巴巴的柴火棍也配跟凌肃天在一起!还有林孝宇。他们最近很少亲近,因为他的心里总是想着陈飞儿。

“子琪,咱们该去拍摄了。”助理催促薛子琪到了广告拍摄的时间。

“知道了!让他们等一会儿怎么了?”薛子琪有些不耐烦,她可是如日中天,正当红。那些广告的导演就让他们等着好了。薛子琪依然眯着眼看着已经紧闭的电梯门,那是通往总经理室的电梯。陈飞儿,就凭她那种不正经的女人,凭什么在跟了凌肃轩之后又可以获得凌肃天的青睐。如果凌肃天知道她的丑事,看她还能张狂到什么时候!

陈飞儿将文件整理好放在了丘燕的桌子上。凌肃轩不在ST的事物全部由黄显荣代理,所有的文件都是由丘燕整理后亲自去送的,不加别人之手,二人的秘密关系在公司内部传得神乎其神的,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和TK副总裁的秘书。哼,陈飞儿对这些不感兴趣,她自己还不是被别人说三道四的。

“飞儿。”杜威娜小声的喊了陈飞儿一声,示意她去看电脑。

“什么啊?”陈飞儿凑了过去。杜威娜是秘书室的小助理,今年毕业刚来的,名校毕业的金融系高材生,陈飞儿放眼看向整个秘书室,个个都是才子佳人学识渊博,很多女生都是为了凌肃轩的美貌来的。

“看,那天庆功宴会的照片,现在网络上很火的,你看咱们总裁,哇!好帅呀,酷酷的好迷人呀。那天我都没机会好好看他几眼。”杜威娜桃心眼在电脑旁陶醉的不行。

陈飞儿看了看,都是贴吧里面的帖子,很多人守在门口拍了一些进场之前的照片,放到网上供心中还有幻想的女人们陶醉。不过TK三位总裁同时出现在聚光灯下还是第一次,的确满足了很多人的私欲。

“哦,是不错。”陈飞儿夜夜与他相对,他的确很帅,这点必须承认。

“不会吧,咱们总裁这么帅的男人都无法打动你,你不会是喜欢女人吧。”陈飞儿的反应也太过平常了吧,应该兴奋地跳起来才对呀。“你年纪小,你还不懂事啦。可惜只有这么几张而已。像咱们总裁这样为人低调,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实在是极品。他好像从来都不接受媒体的访问,想多看他几眼都不行,太迷人了。”

“你可以调去TK总部呀,这样就可以看到了,调去TK的秘书室就在他门口,每天都能看到,也许还能看到他不穿衣服时候的样子呢。”陈飞儿用手指戳着杜威娜的脸蛋,笑着逗她。

“对哦!对哦!我现在打申请你说有没有希望?”杜威娜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陈飞儿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呀。

“理由是贪恋总裁先生的美色。哈哈……”

中午的时候秘书室的人都到外面吃饭去了,陈飞儿和陈梦不想出去,便在餐厅买回来在休息室里面吃。陈梦每天定时与刘阳煲电……话粥,说的都是你在哪?你吃的什么之类的话,看他们的样子却像好甜蜜的。

“你们每天都打电……话,有那么多话讲啊?”陈飞儿用勺子拨弄着饭盘里面的饭,把菜汤拌在饭里面吃。

“对哦,你怎么从来都不给你男朋友打电……话呀?”凌肃天的身份特殊,陈梦也不敢直接说名字。

“他不是我男朋友。”陈飞儿淡淡的说了一句,陈梦睁大了眼睛看她,陈飞儿低下头吃饭。“他给我钱,我陪他睡觉,仅此而已。”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与凌肃天的关系有多么的不正常,可就是最近,这些谣言传进她的耳朵之后,她才明白自己就是这样的不堪。

“飞儿。”陈梦见她低下头默默地吃饭,心理面突然有些难受。“飞儿,离开他吧。”

陈飞儿突然抬起头,大大的眼睛中满是恐惧。顿了几秒后用力的摇着头。

“飞儿,你这样不是办法,你现在年轻,他也许还能觉得有新鲜感,可是总归有年轻女孩儿的,他也许不会……不会永远都对你感兴趣的。”这是个事实,对于那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来说,女人的年轻漂亮只是他们一时贪图新鲜的玩乐罢了,凌肃天何许人也,他怎么可能永远都不换人。陈梦还天真的以为陈飞儿是他的女朋友,真是大笑话。婚姻讲究的是门当户对,陈飞儿毫无背景,怎么配得上凌肃天,“离开他吧,你还可以找到更适合你的人。”

“不。”陈飞儿收回被陈梦捂住的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