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小惩大诫

作者: 更新时间:2017-09-27 13:50:31 字数:7148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见过林孝宇之后,陈飞儿的心里总是感觉有些不舒服。他们曾经是一对恋人,无论是否真心,他们曾经是那样的开心。林孝宇对她可谓是呵护备至,陈飞儿曾一度认为只要这样也是很好的。若不是凌肃轩的介入,或许他们已经结婚了,或许林家也已经不会有今日的兴隆景象了。

陈飞儿冷哼一声,正如当初与凌肃轩吵架那时的冲动一样,他说她是不懂事的孩子,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感情。陈飞儿说她明白。可是凌肃轩说感情是需要付出的,不只是开开心心就好,如果她真的跟林孝宇在一起了,试想一下凌肃天会怎么对付林家!仅仅因为对凌肃轩的报复而胡乱的交男朋友,就没有想过自己早已经被做了记号!

“这就是你部接受我的理由对吗?还是你根本就是讨厌我?”陈飞儿哭着问凌肃轩。

“飞儿,我疼你,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但是你的身体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我把你的心放在这里,我只能为你做到这些。答应我别在跟我闹了,好吗?”凌肃轩搂着她,亲吻她的脸。

也就是从那以后,陈飞儿真的断了交男朋友的想法,她安安心心的跟凌肃轩呆在一起,因为他说过,他把她的心放进了心里。凌肃轩的难言的疼惜,让陈飞儿心疼,她懂得了什么叫做心疼,她不想让凌肃轩也同样感到心疼。

凌肃天要的是她的人,她毫无保留的给了,她的心,已经给了她想要给的人。

“陈飞儿,真看不出来呀,”尖酸刻薄的语调跟她甜美的形象的确很不相符。薛子琪在陈飞儿的必经之处等着她。“你这么喜欢勾……引男人。”

“你什么意思?”陈飞儿被薛子琪劈头盖脸的一顿羞辱,她自己觉得很莫名其妙。难道是看了娱乐报道以后嫉妒她跟凌肃轩?飞儿不觉得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薛小姐。

“刚从天哥的床上下来,又上了轩少的床,现在又开始勾搭我男朋友了?”薛子琪的脸上充满恨意。她嫉妒!这个陈飞儿竟然跟凌家的两位男人交好,现在还勾搭上了林孝宇。“孝宇心中的天使,原来就是张开腿让人随便上的贱货!”

她的话字字都戳痛着陈飞儿的心。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让她觉得自己是多么龌龊可耻!自己不过是凌肃天床上的玩物,甚至还想把自己给凌粛轩。哈!真是可笑。她自认为。

“没话说了?”薛子琪扬起了至高气昂的头,俯视着陈飞儿。“贱人!”在薛子琪眼中,陈飞儿也是被凌肃天玩过一次就丢掉的东西!

“我跟你的男朋友没有任何关系。”陈飞儿的牙齿狠狠的咬着下唇,咬得没有一点血色。她跟林孝宇之间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也不想再提。

“没关系?”薛子琪提高了声线。“这个是你吧?”

薛子琪把手机屏幕朝向陈飞儿,上面赫然是她和林孝宇恋爱时候的照片。林孝宇在她身后抱着她,这些都是他们自拍的。

“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陈飞儿睁大了眼睛。她有些害怕。

糟了!要是凌肃天看到怎么办?一旦凌肃天查出更多的事情,他又会怎么处置她呢?她不想回到岛上去……

“怕了?”薛子琪斜着眼睛盯着陈飞儿,一步步的靠近她,一字一句慢慢的说,“如果我把这些照片交给天哥,或者是轩少。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对你?”

“不要!”陈飞儿瞬间的反应就是阻止。她不想让凌肃天知道。如果凌肃天知道她跟别的男人去开……房一定会想尽办法来折磨她,而且还会连累林孝宇。

“啪!”薛子琪重重的甩了陈飞儿一个耳光。

“告诉你!离我男朋友远点,否则我就把这些照片交给凌肃天。”薛子琪知道钻石项链是凌肃天送的,陈飞儿肯定跟凌肃天在一起。凭凌肃天的处事作风,如果知道她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一定会让她死得很难看。

“就算拿给他,倒霉的也不止我一个。还有林孝宇。”陈飞儿要比薛子琪更了解凌肃天和慕少白。慕少白更不允许这种事发生,“你这个爆料人一样不会得到任何好处。”慕少白做事一贯嚣张而不留痕迹,他对凌肃天那是愚忠的不得了,如果谁让凌肃天有了污点,他拼了命也会把它擦干净。

“那就走着瞧。”薛子琪有些没了底气。

当她知道自己可以去陪凌肃天的时候,恨不得马上跟林孝宇分手。可是凌肃天并不是一个会施舍给女人很多东西的男人,他只给了她应得的床费。甚至在她再三的诱惑之下都没有跟她进行下去,而是在接到电话之后立刻转身离开。凌肃天能够让一个女人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有存在价值,而这个价值又是多么的卑微。

陈飞儿说得没错,凌肃天不允许自己有污点,如果这件事捅出去,他们三个当事人都别想活。她好不容易才能进入林家,她还想要过少奶奶的生活,不能就这么失去这个机会。她的目的只是不想让陈飞儿破坏她跟林孝宇而已。

“我不会再跟林孝宇见面,请你也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陈飞儿不是一个拐弯抹角的人,她也不会耍心机。她只是想让事情快点结束,所以选择了最直截了当的方式。

薛子琪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她还不想跟陈飞儿同归于尽,她还要做大明星,自己还要做新电影的女主角。何况,比起林孝宇,凌肃天更有诱惑力。陈飞儿肯定不会放弃这颗大树而去抱着一颗小草。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薛子琪脸上的怒意已经一寸寸的在消退。陈飞儿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

陈飞儿接起手机,听了几秒便挂了。她的身体开始不自觉的发抖。对方只是说;“凌总裁请陈小姐到TK。”

这说明凌肃天回来了。他不是应该晚上回来吗?难道是看到了她跟林孝宇的照片?不会的,照片是刚发的,坐飞机要十几个小时,他应该是提前回来的。要她去TK?难道是因为照片的事要对她兴师问罪的?

陈飞儿不敢再耽误时间,凌肃天在召见她了,她要马上过去。还是在路上想好了认错求饶的方法吧。

TK——总裁室。

“四叔做事比你沉稳得多。”凌肃天吸着烟,他的脸上永远是那么平静。

“如果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沉稳,这世界就不会有那么多色彩了。”慕少白将手机随意的丢在一边,坐到沙发里,“哥,你能让别人在你的脸上读出点东西吗?”凌肃天就是太过平静了。

“你想在我的脸上读出点什么?”凌肃天挑了一下眉。

“是四舅舅想读点东西出来吧。”慕少白靠在沙发背上,双臂随意的搭在上面,叠着修长的腿,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凌乃云与薛子琪之间真的是是干干净净,介绍薛子琪陪凌肃天纯粹是因为感觉她有几分像陈允儿,只是想讨好他而已。真是难为了凌乃云有这样一个不省心的父亲。

如今凌远乔想还想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他不想让凌乃云放弃MC的股份,还是想霸着这条线不放。这样做已经惹怒了老爷子。老爷子向凌肃天施压,凌肃天也挺不了几天,他一定会做出下一步的举动。是否让MC这样的品牌存活只在他朝夕之间。

“他做这些小伎俩有什么意思吗?又不是TK在收购MC。”慕少白对凌远乔这样的做法嗤之以鼻,他在那里按着凌乃云有什么用,无非就是看凌肃天不想主动去找她罢了,凌肃天若是露面凌乃云还不是乖乖就范。

“他不敢直接动老七,他只能旁敲侧击,乃云是他女儿,他一哭诉不就成了吗,省时省力。”凌肃天语速缓慢,细细的品着咖啡。咖啡的味道很香。是他最喜欢的咖啡豆。

“难道他认为这样做有用?”慕少白轻笑一声。

“四叔喜欢玩,就陪他玩玩吧。”凌肃天决定陪着他们玩到底。“我再给他加点料。看他能搞出什么花样。”

凌肃天在遥控器上设置着浴缸的保温时间。

“够吗?”慕少白看了下时间。

“够了,完事儿还有别的事情要做。那个不能等。”Mendy今天会带着解药过来,如果成功了,陈飞儿将会完全摆脱快乐的控制。

“哥,你变了。”

凌肃天突然改变行程,迫不及待的回来,慕少白知道,他是因为老七和陈飞儿的事回来的。虽然他仍然保持着一如既往冷静,但是他已经心乱如麻了。让慕少白更为惊讶的是,他们刚回国,凌肃天就把陈飞儿接到TK来。这说明陈飞儿已经逐渐的走进了凌肃天的心里。

“改变一下,没有什么不好。”凌肃天缓步走向宽大的办公桌前,他在监控录像中,看到陈飞儿已经走进了TK的一楼大厅。

凌肃天抬头看了一眼慕少白。慕少白心领神会,立刻退了出去。

TK总部的空气压得陈飞儿喘不过气来,真不知道凌肃天是怎么虐待他的员工的。军事化的作风,军事化的执行力。最重要的就是所有员工都把凌肃天当君主一样恭敬而崇拜。

司机把陈飞儿带到总裁专用电梯前,按开电梯门,恭敬的请陈飞儿进去。陈飞儿向司机鞠躬致谢。她并没有走进专用电梯,而是上了员工电梯。

她来TK的两次都是跟凌粛轩一起,都是直接到了顶层的总裁室。搭乘员工电梯以后陈飞儿才明白什么叫做阶层。每十层一部电梯,中途必须走楼梯来换乘其它电梯。而且倒数第二到顶层就只能走楼梯。面见总裁非要弄得跟朝拜一样。

陈飞儿一路都在心中演练着如何面对凌肃天。甚至想到他会把她从窗户扔出去。还好路途遥远时间充足,她已经做好了抱着大腿求原谅的准备了。自己跟凌肃轩出去玩儿得这么招摇,怎么可能不被传到凌肃天那驴子耳朵里呢。

“总裁好!”

凌肃天走出办公室,优雅的步子经过了偌大个敞开式的秘书室。员工纷纷起立向他问好。凌肃天笑着点头。大家都斜着眼睛猜测,总裁的心情怎么会这么好。是不是恋爱了?

“为什么不搭电梯上来?”凌肃天出现在楼梯间的门口,他是故意在这里等着陈飞儿。他在监控中看到陈飞儿这一路都在思索问题。“想着怎么对付我?”他利目一瞥,陈飞儿立刻低下了头。

“没,没有。”他竟然在这里等她。她哪里敢对付他呀,是想着怎么求饶才对。

凌肃天看着她这身穿着,心里有些不舒服。高跟的短靴,米色MC风衣,肉色的丝袜。这是她生日当天的装束。她一直跟老七在一起,没有回家。想到这凌肃天的眉促了一下。

陈飞儿一直观察着凌肃天脸上的变化,他的细微动作让她意识到了危险。她刚想向后退一步,便被凌肃天一把抓住,直接将她按在了墙上。炙热而饥渴的唇立刻占据了她的唇瓣。

陈飞儿顺从的张开嘴,迎接他的进入。他吻得很霸道,疯狂的掠夺着她的每一丝气息,甚至故意咬疼她,让她发出销魂的声音。

他的唇顺着她的下颚来到她的锁骨,可以说他是用啃咬的方式让陈飞儿痛叫出声。每一次他都喜欢用疼痛来刺激她,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的满意。

随着一声布料的撕裂声,一丝凉意掠过陈飞儿的大腿。她的丝袜被他撕破了。他的手用力的撕扯着她的衣服,他的唇却一秒钟都不愿离开她的身体。对她身体的渴望已经大大超出了凌肃天的想像。没想到自己一回到国内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甚至还派人把她接到TK。

在美国的时候一听说她病了,他便马不停蹄的跳上飞机,连山庄都没回。因为没有回去给老爷子请安,还被好一顿教训。没想到她的小日子过得倒是挺自在的,钻戒带着,梦中情人陪着,真是不亦乐乎。想到这里凌肃天更是气愤得厉害。手上的力道也跟着大了起来。

“不要。”陈飞儿知道凌肃天是想在这将她就地正法了,可是这里是走廊,她不能拒绝,但是也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种事情“有人看到。”

“谁看我就把他眼睛挖出来!”凌肃天低沉沙哑的声音代表他已经怒火中烧了。看着眼前衣衫不整的陈飞儿,他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好好的折磨她一番。不让她吃点苦头她就不知道自己跟谁的姓!

凌肃天将陈飞儿横抱起来,大跨步的向总裁室走去。一路上陈飞儿都把脸深深的埋进他的怀里,经过了秘书室和技术部,陈飞儿不停地小声说着:“看不到,看不到。”

“看到了!”凌肃天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两个小时以后再来找我。”

“是,总裁!”

艾米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半点变化,她恭敬地为他们打开总裁室的门,又关上。陈飞儿指着艾米,张大嘴巴想说话又说不出,她看看凌肃天又看看艾米的方向。

凌肃天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避讳。竟然在秘书面前抱着赤……裸的她走进总裁室,还让秘书为他开门。

“放心吧,她不喜欢女人。”就算是喜欢陈飞儿也是他的。谁敢动!

陈飞儿想说话又将话语吞了回去。作为TK的总裁,城中有名的钻石王老五。他带女人来公司应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艾米是他的首席助理,已经见惯不怪了。

“啊!”

凌肃天将陈飞儿直接丢在沙发上。吓得她惊呼一声。她转正了身体看见居高临下的凌肃天。他的脸上很少会出现多余的表情,可是他的眼中却充满着杀气。这种杀气隐藏在他的眼底,悠远而阴森。此时陈飞儿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有“可怕”两个字。

他脱掉西装外套,一把扯下领带。将腰间银色的手枪直接丢在沙发上。冰冷的特制手枪落在陈飞儿身旁,让她不寒而栗。看来他刚从美国回来,他在中国从来不会随身带枪。须臾间,陈飞儿知道凌肃天绝对不是招幸她这么简单。

随着衬衣纽扣在大理石地砖上敲打出不规则的节奏,凌肃天已经扑到她的身上。开始疯狂的占有着她的身体。

“疼!”凌肃天用力的咬着她的下巴。疼痛把陈飞儿的思绪拉回了两人之间。

他从来不会理会她的求饶。凌肃天在她的身上从来没有过其他女人口中说的只要你求饶他就会心疼的停下来的时候。每一次陈飞儿求饶,他都会把她按得死死的,更加狂野的在她身上索取。

这一次他格外的反常。不管陈飞儿怎么的哭泣求饶,他却撞击得更加用力,每一下都让陈飞儿痛入骨髓。

“我说过了,只要你听话就不会疼!就可以少受罪!”见到她用力的咬着下唇,凌肃天伸手掐住了陈飞儿苍白的脸。

“啊!不要!”他用力的在她的大腿内侧拧了两把,陈飞儿难忍疼痛,叫出声来。

她越是痛苦,他就越是兴奋。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陈飞儿希望自己赶快昏过去,每一秒钟她都在煎熬着。可是这种痛楚让她无法昏厥。每当她觉得自己快要昏睡过去的时候凌肃天就会使用各种方法加重她身体的疼痛。

陈飞儿的指尖深深的陷在真皮沙发里面。她用力的咬着牙。天旋地转间,慢动作一样的时间终于快要结束了。随着凌肃天沉重的呼吸声,她感觉到了下腹注入了一股暖流。她可以休息一下了。陈飞儿觉得自己得救了。就像在黑暗中行走了很久之后,突然见到了一点莹莹亮光。那就是所谓的——希望。

“我还以为你又晕过去了。”凌肃天捏着陈飞儿的下巴,看着她绝望的眼神。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抽走了什么东西。“这是谁打的!”苍白的小脸让那淡淡的五个指印清晰起来。凌肃天虽然生气,可他并没有打她。谁这么不知死活,敢动他的东西!

他知道,自己不是完全不在乎。曾经一度认为自己不会在乎的凌肃天,在见到凌肃轩和陈飞儿在焰火下接吻的新闻报道之后,他就再也按耐不住了。他忍了三年不跟她见面,他知道在她身上有允儿的影子,见了,拥有过了就一定会忘不掉。为什么?为什么她跟老七在一起的时候就是那样的快乐,可是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永远是一只惊弓之鸟。凌肃天的拇指拭去她脸上的泪水。退出她的身体。

“XX!”看到陈飞儿腿上的点点血迹之后,凌肃天咒骂了一声。

他又把她弄伤了。他记得刚刚她在她身下求饶的样子与以往不同,她多了几分痛苦。他是想用疼痛来报复她,报复她跟老七在一起。与其说是报复她不如说是在报复他自己。就为了证明自己的不在乎,他默许了他们浪漫的生日,他反悔了。

凌肃天抱起呆如木鸡的陈飞儿去浴室洗澡。凌肃天的怀抱很炙热,可是陈飞儿却感觉不到半点温暖,这就是凌肃天对她的惩罚吗?结束了吗?陈飞儿瞳孔游散的看着前方,任由冲浪浴缸的水流冲打着自己的身体。

他细细的吻,温柔的在她的脸上描绘着。他托起她的脸,轻吻她的唇,他用额头低着她的额头。曾经凌素轩也是这样爱惜的吻着自己。陈飞儿唤回了一点意识。抬眼望着面前的男人。如雕塑大师精雕细刻过的完美脸庞,他一改过去的冷峻,取而代之的是温柔和怜惜。

“疼吗?”凌肃天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脸颊,他的手掌满是茧子,这些茧子记录着他经历过的一切。

“恩。”陈飞儿点头。眼泪却身不由己的流了出来,不是因为疼痛,而是感动。她为什么会这样感动呢?仅仅是因为这是自己咎由自取的惩罚吗?难道是明白了凌肃天对她的在乎?

“下次,疼了就告诉我。”凌肃天亲吻她的额头,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

“恩。”陈飞儿记得自己每次都说自己疼了,可是他都没有理会。至于下次。她也不抱什么希望。不过他的温柔,让她难以抗拒。陈飞儿靠在凌肃天结实的胸膛上,他强有力的心跳,让她觉得很安心。“我还是好好锻炼身体吧。”与其求他放过自己还不如把自己练得更好一些。

“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对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他答应过允儿会好好的对待她的妹妹。他应该这样做。

凌肃天一直不明白,陈允儿临死之前为什么告诉他,要让飞儿代替她,做他的女人。他恨!恨他对允儿的爱;恨他爱的女人给了他一个复制品,甚至恨他自己这样的折磨陈飞儿。

允儿,你在哪?每当他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允儿的面容,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一个相似的面孔。可是陈飞儿眼中的清澈,更能让他安下心来。陈飞儿的面容在他脑海里渐渐清晰,甚至有很多次,他看到的那个少女,转身之后,竟然是飞儿的笑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