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07 09:04:02 字数:2875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现在是大白天!下午五点刚过!太阳还在天上呢,总不见的灵异故事现在就要上演吧?

可是他,似乎真的听到了脚步声,和噩梦里的那个声音一样,是个人,光着脚在慢慢地挪动……

他收敛了笑容,紧张不安地竖起了耳朵,仓皇地左顾右盼,走廊上一览无余,明明什么都没有,难道会是在两边的示教室里?

就在这时候,身前的萧晚晴忽然捂住嘴,发出惊天动地的咳嗽声,那阵势差点就要把肺叶子都咳嗽出来一样。

“怎么了?你是不是对福尔马林过敏啊?”江路嘉给吓住了,担心地围着她,想伸手帮她拍一拍后背顺气,又觉得第一次见面,这样是不是太唐突了,但是就这么放着不管吗?

萧晚晴越咳越凶,最后不得不一只手撑着墙壁来平衡自己的身体,艰难地喘着气说:“没,没事,可能……有点不适应……我有轻微的鼻炎。”

“轻微吗?看起来很严重啊?”江路嘉不相信地说。

萧晚晴没有摘下口罩,就这么做了两三次深呼吸,然后直起身子,拍拍胸口:“已经好了,谢谢关心。”

然后她看了一眼时间,岔开话题说:“该下班了,小江博士,没事你就走吧,我要锁门了。”

“还是……等等你吧,一起走。”江路嘉建议,心里还在为刚才听到的声音嘀嘀咕咕。

但是被萧晚晴这么一搅和,再侧耳倾听,什么声音都没了。

江路嘉心里毛毛的,瞄了萧晚晴一眼,发现她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口罩把一张脸遮得严严实实的,额头上覆盖着浓厚的齐刘海,眼睛里因为咳嗽带出点泪水的样子,显得有点……好看!

他急忙在心里提醒自己:江路嘉!你可别看到一个姑娘就想追,虽然也是时候考虑个人问题了,但人家连口罩都没摘下来,你怎么知道她长得什么样?万一是个蒜头鼻子怎么办?

哎,可以做鼻翼收拢术,再垫一下山根,放置一个硅胶假体……

他不由自主地陷入了专业范畴的深思,这时候萧晚晴已经向前走了,他愣了半天才发现自己被落下,回身看了一眼空走廊,拔腿就追了上去:“等等我!”

夜色降临,江路嘉疲惫地回到宿舍,往床上一趴,就再也不想动了。

从昨天到今天,明明只有24小时,却发生了这么多事,简直心力交瘁。

他泄愤地捶了一下枕头,自言自语地说:“早知道这样我读这个博士干啥,读完硕士就找个医院待着不也挺好?就说医科大地方邪吧。”

“什么地方邪?”室友推门进来,一手抱着书,一手拎着电脑包,抬脚就往他屁股上踹了一下,“你小子干什么好事了?害我被警察盘问半天?我正跟导师那毕恭毕敬汇报论文进度呢,忽然保卫处领着警察进来了说要找我问话,你知道我老板那脸色多好看吗?看我回去了,还问呢:喔,你还回来呀?我以为警察这就带你走了呐。”

江路嘉把脸埋在枕头里,哀叹着说:“别提了,要我提供不在场证明呢,我们解剖楼丢东西了。”

“啊?你们那地方也进贼啊?我还以为贼进去都得被吓死呢。”室友来了兴趣,在床边椅子上坐下,催促他,“快说说,丢什么了?惊天大案还是小偷小摸?”

江路嘉呲牙裂嘴地转过头看着他,从嗓子里发出气音:“是……鬼故事,怕不怕?”

“去!”室友唾弃地啐了一口,“都是千年的狐狸装什么聊斋,当医生的还怕鬼故事?我跟我那帮普外胸外脑外的同学吃饭,人人都能说七个八个的。你可别想吓唬我啊,我有存货的,还有我前女友,妇科的你记得吧?等哪天夜里我讲个婴灵的故事给你听……”

“滚滚滚!”江路嘉直着脖子叫。

他把脸在枕头上又蹭了蹭,一闭眼脑海里就浮现出萧晚晴,说来也奇怪,医科大因为有着护理学院的存在,平时校园里的女生绝不见得是少数,燕瘦环肥,各色皆宜,他也不是那种没见过女人的老光棍,但为什么今天一见到她,甚至连脸都没看到,只看到一双眼睛,就不由自主地老想着她呢?

她那个样子,可真不像是个高中没读完的校工啊。

或者……其实不是她长得好看,而是她的形象实在太像自己昨晚噩梦里遇到的那个女人了?

可是那场面太恐怖了,雪白的一张脸浮现在玻璃窗外,紧闭双眼,毫无生气……十足十的鬼故事,难道不是应该尽快忘记比较好吗!

“那个……”他不自然地说,“你认识不认识心理系那边的人?我想做个咨询。”

室友摸着下巴说:“心理系啊,和我们外科还真不搭界,你想咨询啥心理问题啊?学生处不是有免费的吗?”

“有点……私人感情方面的……”江路嘉含糊地说。

室友惊奇地问:“也没见你交女朋友啊,怎么还感情上了,你总不会是喜欢我吧?”

“滚~”江路嘉声嘶力竭地嚎叫起来。

晚上闹了那么一阵,江路嘉的心情反而好了点儿。八点钟室友照例又去图书馆做论文去了,江路嘉无事可做,揣着钱包出门撸串,这次他长了个心眼,特地挑着有监控的地方走,每每还特地昂着头经过,以便让摄像头把自己的脸清晰地拍下来。

警察同志虽然嘴上说不怀疑他了,但是那眼神,还是有点捉摸不透。

也怪博士楼门口的监控不给力,偏偏在这时候出毛病,一定是多年电路老化了,学校对待博士的态度就是压榨剩余劳动力啊,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于是‘马儿’自己寻夜草去了,在小吃街老地方坐下来,点了五十个串,两听啤酒,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学弟学妹们,遇见熟人打个招呼,感叹一下岁月流逝人生无常,追忆一下似水年华,一看又快到十点了,才腆着肚子,晃晃悠悠地往回走。

待走到昨天同样地点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怎么巧,又是十点十七分?

昨天就是在这里吧,自己想着,是去解剖楼呢,还是回宿舍睡觉呢,最后还是懒了一懒,就回宿舍了……

不对!自己干嘛要想着要不要去解剖楼?

是下午教学标本没清点入库,要回去完成这个工作啊……一个声音在心里提醒他。

江路嘉呆呆地站在原地,满头大汗,路灯照着他惨白的脸,他捧着头,竭力想理清思绪:这么说,李师傅说的是对的,自己白天确实没有完成工作,所以晚上去了解剖楼?

然后发生的那些都不是梦?是真的?

不不不!是个梦!自己有人证物证,昨天自己站在这里,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十七分没错,然后就回宿舍了,监控和室友都可以证明。

那么自己昨天没有清点标本,李师傅也没有入库,今天所有的标本却在库里,是谁干的呢?

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焦躁地想着,抬起手去擦掉一头的冷汗,忽然愣住了,远远的,在从教学区拐往校园角落的路口,一个人影匆匆而过。

穿着白大褂,那个身影,他不会错认的,是下午才认识的萧晚晴!

奇怪,都这个点儿了,她怎么还在教学区里……她要去的那个方向是……

江路嘉的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那个方向只有一栋建筑:

解剖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