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07 13:41:43 字数:2972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路嘉埋着头吭哧吭哧骑到解剖楼,刷卡进门,下意识地回避了一边的草坪,目不斜视地往里直冲。

这个时候,下午的课应该都上完了,标本也应该都送回来了,李师傅一定在地下一层的标本库没有错。

所以他直接就进了电梯,下到地下一层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又有点透心凉的感觉,只能安慰自己是空调打得太低了。

他注视着那扇铁门,虽然知道是个噩梦,但是肩膀上被人用力推过一把的感觉是如此清晰,仿佛真的发生过一样。

“镇静!镇静!没有的事,不要自己吓唬自己,警察同志都确定了,我昨晚压根没来过,这是一场梦。”他不断给自己打着气,然后伸手刷卡。

嘀的一声,门开了,他不假思索地推开门,一抬头,忽然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人。

一个陌生的,女人。

外面穿着工作服白大褂,半旧了,上面还有碘伏和墨水留下的斑斑印记,下面是黑色长裤,白色护士鞋,浑身上下没有别的颜色,纯粹到让人眼晕。

江路嘉喉头发紧,心狂跳了起来,他用尽全部勇气,才敢把目光投向女人的脸部。

她戴着浅蓝色的工作帽,雪白的口罩,漆黑的齐眉刘海下是一双弯弯的眼,和昨天噩梦里见到的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这双眼睛今天睁开了,黑白分明,剪水双瞳,带着一种讽刺和冷漠的态度,淡淡地看着他。

“妈呀!”江路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嗷地就叫了起来。

对方眼中闪过一丝意外,还没等江路嘉拔腿就跑,陈主任已经从旁边的房间里探出头来,斥责道:“喊什么喊什么!大惊小怪的!”

“主……主任?”江路嘉腾出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胸口,见到熟人才安下心来,结结巴巴地问,“这……这位是?”

“哦,这是小萧。”陈主任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老李请了几天假,解剖室不能没人管,学校就派小萧来顶几天。”

江路嘉不自然地转向她,尴尬地笑了笑:“你好,我叫江路嘉。”

“萧晚晴。”她的声音很悦耳,隔着口罩也清晰如吐珠玉一般,但是和眼神一样,带着一股清高的范儿,仿佛并不把江路嘉放在眼里。

江路嘉仔细地看了看她,眼波流转,活色生香,能说会动……终于确定,这是一个大活人没错,他不禁暗自嘲笑自己的草木皆兵,就一个‘同款刘海’嘛,现在的女孩子都跟风,这种发型随处可见,怎么就能联想到梦里的那个女人了。

他讨好地向萧晚晴笑着点头:“以后多多关照。”

陈主任也不在意他的失态,挥手让他们都跟自己来:“行了,小萧,这里的工作呢,大概日常就是如此,其实也没有什么,你一个女孩子,心细,应该能做好的,就是,嗯咳,场面比较吓人一点,希望你能坚持。”

“没关系的,主任。”萧晚晴轻声说,“我在学校工作多年,也不是小女孩了,不会看到人体碎片就吓得尖叫晕倒的。”

说着,她还揶揄地看了江路嘉一眼。

陈主任不高兴地纠正:“什么人体碎片,要尊重死者,那叫标本,标本好伐?”

“是的,主任。”萧晚晴从善如流地纠正。

“好吧,也就这样了。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明天就按照这个流程就行。”陈主任走到门边要开门出去,忽然想起来,扭头问江路嘉,“你这个点儿来干什么?”

“我来找李师傅……问点事儿。”江路嘉当然不敢告诉陈主任自己的真实意图,只能支吾着解释,“他既然不在就算了,回头我打他手机也一样。”

陈主任哼了一声:“他刚才颠三倒四的,忽然话都说不大清楚了,警察同志的意思是让他回家去休息几天,不要再想这件事,免得弄得精神错乱……你呀,还是别打电话刺激他了。”

“啊?他回家了?”江路嘉无奈地问,“那标本丢失的案子怎么办啊?”

陈主任一提这事就闹心,摆摆手说:“怎么办?交给警察呗!难道真是见鬼了啊。”

江路嘉现在敏感得听不得这个鬼字,缩一缩脖子,看陈主任打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很有绅士风度地向后一退,伸手示意萧晚晴先请。

萧晚晴又看了他一眼,眼神里不知道什么含义,倒也没客气,从他身边侧身闪了出去。

她身上有一股奇怪的香气,清爽的,沁人心脾的,似乎连标本库里充斥着的福尔马林味道也被冲淡了不少。

江路嘉跟在她后面,没话找话地问:“你在学校那个部门工作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

“动物实验中心。”萧晚晴不紧不慢地走着,恰好跟在陈主任身后两步的距离。

“哦,和小动物打交道是吧,还蛮适合女孩子的。”江路嘉信口说。

萧晚晴忍不住瞥了他一眼,江路嘉这才想起动物中心中间还有实验两个字,和爱心基本扯不上什么关系,顿时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真是光棍宅男当久了,遇到个女的就开始脑子拎不清!

陈主任也听不下去了,站在电梯前催他们:“别聊闲天了,赶紧认识一下,明天还要工作呢,再怎么样,教学任务不能耽误,知道不知道。”

两人同时乖巧地回答了个‘是’。

等到了一楼,陈主任头也不回地进办公室去了,江路嘉看萧晚晴抬头看了一眼楼梯,那意思有点兴趣,赶紧殷勤地说:“上面是示教室,我带你上去看看?”

“好啊。”萧晚晴欣然答应,似乎是露出了一个微笑,江路嘉赶紧屁颠屁颠地走在前面引路,一叠声地说:“这边来这边来,二楼呢,主要是内科在用,一般都没有特别大件的标本,那边是三楼四楼,经常需要用到整具……呃,如果你搬运上面有困难,可以叫我帮忙。”

“没事,不是有电梯吗。”萧晚晴上楼的时候脚步十分轻捷,黑色长裤露出一截纤细的脚踝,玲珑得如同小鹿一般,声音也带着漫不经心。

“哪能一样吗,总是还需要搬搬抬抬的,而且……”江路嘉挠了挠头,困惑地说,“学校怎么会让你一个女孩子来顶班呢,这可不是个好活儿啊。”

李师傅一个大男人,干的又是‘高校正式编制’的工作,平时还遮遮掩掩的不敢让别人知道具体职务,他女儿到现在还以为他是在学校里负责倒垃圾的。

“工作总要有人来干的嘛。”萧晚晴浏览着走廊两边的风景,学生们早就走了,标本也早清点入库了,房间里只有一张张雪白的桌子,空荡荡的,夕阳洒下来,落在空荡荡教室里,竟然有一种温馨的校园风味。

“也对。”江路嘉笑着说,“你也是学医的吧,当然不怕这些。”

萧晚晴抬起头,第一次正眼看着他,清清楚楚地说:“不,我不是学医的,我连高中都没有上完。”

江路嘉尴尬得说不出话来,觉得自己真是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不过这大概也证明了萧晚晴为什么会被派到解剖楼来顶班,她既然没有学历,大概在实验动物中心,也就是个打杂保洁的校工小妹罢。

可是,真的不大像啊。

“其实,也没什么……”他语无伦次地说,“总之……要是力气活,你还是叫我一声吧,我帮你。”

萧晚晴藏在口罩后面的脸上表情看不清楚,眼睛里却少有的出现了笑意:“那谢谢你了,大博士。”

江路嘉连连摆手,一时不知道是该谦虚还是该说不客气,就在这时候,他脸色忽然一变,疑惑地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