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05 11:47:20 字数:2571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他脸色煞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勉力否认着,“这不是真的,我昨天晚上没有来……”

警察同志敲了敲桌子,不耐烦地反问:“那你是什么时候把标本入库的呢?我查过学校课表,你今天上午有专业课,中午才到解剖楼。”

“我……我也不记得了。”江路嘉脑门上全是汗,他下意识地抹了一把,同时也把脑海里那些匪夷所思的记忆片段一并抹去,在心里坚定自己的信念:那都是假的,就是做了个噩梦,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至于什么丢失的尸体更是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哈?不记得了?”警察同志用嘲笑的口吻说,“这还没有到24小时呢,你们博士的记性这么不好吗?”

陈主任按捺不住,在旁边帮着劝说:“小江,没有人要指控你什么,也没有人要给你安罪名,只是要你说清楚你的行程,来,大胆一点说出来,不管你昨天来没来,看到了什么,或者有什么其他问题,都可以说出来,不要抵触,更不要撒谎,免得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

“我,我没有撒谎!”江路嘉惊跳了一下,忽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促地说,“我有证人!我有不在场证明!昨天我从导师那里出来之后,就去了南门小吃街,大门口一定有监控的,然后我遇见了一个同学,一起撸串到了差不多十点,我回学校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是十点十七分。”

他忽然停了,困惑地皱着眉头,仿佛在竭力回忆十点十七分的时候,自己是站在校园的哪个位置,但很快他就放弃了,因为警察同志和陈主任都目光炯炯等着他往下说,他必须立刻证明自己的清白。

“然后我就回宿舍了,不信你们可以去问我的室友,他今天早上还跟我说起,我是十点半左右回去的。中间只有十三分钟,我不可能再到解剖楼做什么事……什么事都来不及的!”

江路嘉一口气说完,用自己都没察觉的,恳求的目光看着警察同志。

陈主任和警察同志交换了一下目光,后者合上本子,慎重地说:“好吧,你说的情况我们会调查的,在这段时间之内,希望你不要离开学校,如果离开必须向保卫处报备,可以吗?还有,这件案子就不要外传了,免得在校内引起不良影响。”

“当然。”江路嘉维持着表面的平静说,“我也希望能还我清白。”

目送着他走出办公室,警察同志对陈主任抱怨地说了一句:“你们学校也太不注重安全了,这种案子,本来第一件事就应该调监控的,可是刚才保卫处那位同志说什么?没有监控?”

陈主任为难地笑了笑:“经费紧张啊,我们这里也不是什么要紧的地方,有限的监控都装在学生宿舍那边了……谁知道还会发生丢失标本的事件呢,唉,真是头疼啊。”

他苦恼地叹着气,觉得自己仅有的头发又要保不住了。

江路嘉恼火地走出办公室,想掏出手机给室友打个电话,再度确认一下他今早说的是不是自己昨天十点半就回寝室了,又一想,若是打了,只怕会被警察同志鉴定为串供,只能气呼呼地背着背包往外走。

真是活见了鬼了,丢了具尸体,这虽然是很严重的事,但也没必要像审问犯人一样逮着自己问吧?怎么不问别人呢?难道就认定是自己偷的?

自己偷具新鲜尸体干什么呀!有病吗?运也不好运,放也不好放的。

他低着头走出楼门,无意中往旁边瞥了一眼,正好看到一片草坪。

草坪自然没什么稀奇的,但是他脑海里突然又浮现出噩梦里的那一幕,他从地下室坐电梯上来,满怀恐惧地奔向大门口,这时候,窗户外的无边黑夜里忽然浮现出一张女人的面孔,闭着眼,齐眉刘海,雪白的一张俏脸,没有生气……

这个梦实在太逼真了,哪怕就是现在,他站在午后阳光的校园里想起来,还是真切地历历在目,仿佛不是个梦,而是确实发生过的事一样。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江路嘉鬼使神差地走进了草坪,来到玻璃窗下面,如果,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么昨天那个女人,就应该站在他现在站着的位置。

她应该有一米六七……江路嘉恍惚地想着。

不知不觉,冷汗再度从额头上涔涔而下,江路嘉盯着面前的玻璃窗,明明是大白天,可是浑身汗毛乍竖起来,仿佛又被扔回那个噩梦中,对面就是夜间空无一人的解剖室,自己被什么东西猛地推出标本库,在走廊上狂奔……一切都真实得像发生过一样。

“喂!那位同学!干什么呢?什么素质!不知道爱护草坪,脚下留情啊?还有没有公德心了?”一个园丁站在路边,大声地呵斥他。

江路嘉这才从恍惚中苏醒过来,红了脸,赶紧三步两步跳着出了草坪,不知所谓地鞠躬道歉说了对不起,骑上自己的老旧自行车就跑。

警察同志的工作效率很快,立刻就找来了江路嘉的室友,取得了昨晚他十点半回到寝室的语言证明,而且调取了监控之后发现,重要时间点都有出现他的身影,七点钟出校门,十点钟回校门,经过学校主干道的时候是十点十三分,最后博士楼的监控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画面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不少雪花,还抖动,但是也可以看到十点二十六分的时候,他的背影在门口一晃而过。

于是到了这个时候,其实江路嘉的嫌疑已经可以洗清了,但是他坐在宿舍里,越想越不对头。

如果真的像警察同志说的那样,从昨天到今天,24小时之内自己的行踪都有时间证明的话,那么,到底自己是什么时候把教学标本清点入库的呢?似乎,是昨天吧?是不是自己记错了,昨天自己是完成了入库清点之后才离开的?就跟平时一样?

脑子里好像一团浆糊一样,明明就是昨天发生的事,但是死活都想不起来了,似乎有一根绳子弯弯曲曲地深入迷雾之中,只等他伸手去拽。

但是他不敢,他内心深处恐惧着,怕拽出来的是自己都不敢接受的事实。

“负责标本管理的只有李师傅和陈主任,我下午要是没把标本入库就走,虽然是小事,但这是违反规定的,我一定不敢跟陈主任说。”他用大拇指按住太阳穴,苦苦地思索着,“只敢跟李师傅通融一下……那么警察怎么会说起这件事,那一定就是他说的,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呢?难道我真的没有做?可是,真那样的话我是什么时候做的呢?”

思来想去,他霍然起身,一看时间还没到下班时间,窗外的夕阳正好,绝非闹鬼的时辰,决定今日事今日毕,他现在就要去找李师傅问个清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