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四十一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2-13 09:02:42 字数:3886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萧晚晴赶到现场的时候,时间才刚刚过去了十五分钟,但围观群众已经散去,整条王府胡同清静宽敞,连条狗都没有,简直像来到了另外一个时空的北京城。

她出示证件,通过封锁线之后,看见79号周围已经架起了射灯,雪亮的光线把那栋破败的小洋楼照射得纤毫必现,一览无余,连墙上的窟窿都看得清清楚楚,此刻的鬼屋已经没有了丝毫闹鬼的迹象,简直像一个病人上了手术台,所有身体特征都暴露在无影灯下,只等着医生上前处理。

她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就转身来到胡同里唯一停着的一辆面包车门口,在旁边恭候的人急忙拉开车门,看着她一步跨了进去,黑色风衣在身后扬起帅气的弧度。

这辆面包车没有经过收纳空间的高科技改进,就是一辆普通的面包车,里面尽可能地开辟了一个还算舒适的空间,但也勉强只够四个人围坐而谈。

幸好,萧晚晴进去的时候,车厢里还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人是谢曜,还有一个是五局的特勤组长陈明瞳,大家都是老熟人了,略一点头就开始直入正题。

“什么情况?”萧晚晴环顾了一下四周,“我的人呢?”

陈明瞳闻言冷笑了一声:“我的人也陷在里面,还比你多呢。”

萧晚晴愣了一下,她出门前还跟王枫通过话,一路赶过来的时候在更新监视点的能量报告,没顾上及时联络,现在是几个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样。”陈明瞳咬牙说,“我们的一个行动小队,外加一个特勤组员,同时失去了联络,呼唤神识也没有任何反应。”

萧晚晴眼皮都不抬地说:“请用一般人类能听懂的语言交流,不就是脑电波联络,说得这么高大上。”

“那真不好意思了,我们交流神识是自身修为所致,用不着在身体里装芯片来着。”

谢曜适时地出声,打断了两人的针锋相对:“好了,现在情况就是一共有八个人突然消失了,事发之时,五局小队正在一楼地下室入口,现场有他们留下的摄影器材,两位特勤人员则处在大门和院子的交界处。”

“围观群众有线索吗?”萧晚晴下意识地问,“两个大活人众目睽睽之下消失,总有人能发现的。”

陈明瞳冷笑一声:“被老百姓发现那还得了?事后收拾又要不少麻烦,放心吧,我用搜神术检查过了,当时门口的人虽然多,但是他们消失也就一秒钟的功夫,现场又因为隔壁商家在放烟火,所以比较混乱,并没有人注意到。”

萧晚晴皱起了秀气的眉头:“哪个商家这大晚上的放烟火?”

“调查过了,是提前两周就申报的,一个周年庆典活动,并没有异常。”谢曜疲惫地说,“现在这里已经被控制起来了,报给大众的消息是要拍电影取景,但封锁时间不能太长,明天早上肯定胡同就要解禁,你们俩自己想想办法,争取在六点钟之前,把你们的人给找出来。”

“没问题。”陈明瞳首先说,“这是我们五局的事,我会顺便把友局人员也给救出来的。”

萧晚晴没理他,对谢曜说:“我需要这个小楼的所有历史记录,包括历次改建的承接部门,和相关人员的人事档案,尤其那些非正常死亡的人员。”

“好的。”谢曜点了点头,“会尽快交给你。”

“不是吧,萧组长?”陈明瞳本来都已经准备下车了,又坐了回去,双手抱胸,冷嘲热讽地说,“你们九局不是向来自诩高科技,怎么还需要这种传统的档案资料?不过是一个建筑里的隐藏空间,怎么,高科技扫描不出来?”

萧晚晴冷淡地伸手,面前出现了蓝色光幕,上面显示的正是79号的建筑三维立体图,从地上部分到地下部分,清清楚楚,毫无遗漏,连一根排水管都扫描得清清楚楚。

“扫描能看到的,那都不是事儿,麻烦的是扫描看不到的,你认为呢,陈组长?”

陈明瞳哼了一声:“虽然不是障眼法那种轻易能破除的走江湖把戏,也不过就是一些简单的阵法,把人从这个地方采用法术瞬间传送到另外的场合,没什么可担心的,只要还在这个地球上,就能把他们找出来。”

谢曜一个眼神制止了萧晚晴的下一步动作,公式化地说:“既然陈组长主动请缨,又是五局陷落在里面的人比较多,那么萧组长就请你少安毋躁,反正你也要等待资料传齐的,不过我丑话放在前面,不管你们使用什么办法,外星高科技还是修真术法,请优先考虑一点,这是北京城的中心,二环,天子脚下,常驻有两千多万人口,信息时代动静尽量小一点,别给我们增加还要向公众交待的额外麻烦。”

“天子脚下闹鬼,确实有点不像话。”陈明瞳承认,“那万一有什么动静,就说是外星人作祟吧。”

萧晚晴瞪大了眼睛:“凭什么呀!你这是赤裸裸地抹黑我们九局的入境管理有疏漏,对外星籍犯罪分子控制不力是吧?何况老百姓思想都是很传统的,要他们相信是外星人,不如要他们相信是闹鬼,反正你们那些法术花头多,黑暗里看着跟一团鬼火也没两样,就顺从民意,坦率地承认是闹鬼不好吗?”

“就是外星人!”

“就是闹鬼!”

“两位组长!”谢曜不耐烦地说,“麻烦先把问题解决了再来推卸责任,好不好?”

陈明瞳愤愤地看了萧晚晴一眼,起身拉开车门下去了。

车厢里就剩下两个人,萧晚晴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九局的监测点发现了能量波动,很可能又是一个空间缝隙,我觉得这种情况,还是由我们来更合适一点。”

谢曜轻声说:“我知道你一向关心组员的安危,但是陈组长说的也有道理,五局有七个人失踪,这种时候让你们先接手的话,五局的面子肯定下不来。”

“总不能为了面子……罔顾人命吧?”萧晚晴忍不住反驳道。

“术业有专攻,陈组长也并非无能之辈,放心吧。”谢曜看看她,“你也不必急着把所有责任都扛下来,能分担的还是要分担一下,这种冲锋陷阵的事,不必次次都冲在前面。好了,你可以下去了,资料一会儿会传到你手里。”

萧晚晴默不作声,向她点了点头算是告别,也拉开车门走了。

虽然夜里似乎出了什么突发情况,导致早上萧晚晴和王枫都没有出现,但是特勤组里的气氛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安瑞和在大厅里呆了一晚上,休息得很不好,一边打哈欠一边猛灌浓咖啡,无精打采地布置中午的菜单今天的轮值这样的小日常,火苗儿照例迟到,捧着手机在刷海淘,苦鱼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欧派,发现了萧晚晴的留言,于是把江路嘉的训练科目一口气加到了八颗。

这真是个好数字,见八就发,江路嘉躺在训练室冰冷的地板上,看着自己‘发’出来的浑身麻木酸痛,心如死灰地想着。

不过好在老天爷大概也看不过去,慈悲地给了他一线生机,被真火实电地给折磨了一个上午之后,中午突然接到导师来电,招他回校咨询论文。

这对于毕业生来说,可是头等大事,尤其导师妙手回春,人称换头巨匠,每天的手术排得满满的,患者在医院门口排大队,能抽出半天时间来垂询学生论文,简直是杏林大爱,这时候做学生的要是敢托辞请假,一定回头就被批得妈都不认识。

所以江路嘉向安瑞和请了假,又给爱猫换了食水以防今晚回不来,一路骑着自行车飞驰回了学校。

他论文毫无进度,好在这种事在即将毕业的博士圈也算常见,医科大抓得严,论文达不到要求延毕的也不稀罕了,导师对他这个学生还是满意的,知道他无亲无故,一向刻苦,钻研业务也是一把好手,没有怀疑他最后一年忽然被外物所扰,导致懈怠放松完不成论文,只以为是遇上了瓶颈,详尽地跟他探讨了最近的一些病例,试图引导学生的眼界开阔,从而激发冲击论文的动力。

江路嘉觉得自己仿佛都被割裂成了两半,一半留在医科大,老师面前,精益求精地讨论着怎么垫假体,怎么磨骨头,怎么修整肌肉走向,怎么处理皮肤,一半留在国九局那个无机质的地下室里,被八颗鬼火溜溜球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被电得浑身没有一个地方不叫唤。

离开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北京城的深秋时节,这个点儿已经天黑了,远处还挂着一抹垂死挣扎的玫红色夕阳,倒是个没有雾霾的好天气。

按理说安瑞和没有规定他什么时候回去,江路嘉在外面吃了晚饭也是可以的,毕竟国九局的伙食实在是特立独行,酸甜苦辣咸什么味儿都有,就是没有正常的人吃的味儿。

但是江路嘉不知怎么的,没有在南门一条街逗留,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大街小巷,等他发觉的时候,已经到了王府井附近。

他们昨天说的,是王府胡同79号吧?

王枫昨天来这个地方卖糖葫芦,呸呸呸,来化妆侦查,结果出现了什么能量波动,然后萧晚晴也急匆匆地出去了。

自己中午请假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没回来。

江路嘉一脚点地,一脚踩在自行车脚蹬子上,默然无语地看着王府胡同的指路牌,忽然觉得自己的行为既幼稚又好笑,萧晚晴也好,王枫也好,都是身经百战有经验的特勤人员,哪里是自己这个小菜鸟能比拟的呢?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吃个晚饭再回去吧,不然回了国九局,又不知道是什么难以下咽的黑暗料理在等着自己,运气最好也不过是苦鱼掌大勺,一水儿的白菜萝卜豆腐大杂烩煮。

想着,他把自行车靠边停好,进了胡同口的‘姚记’,要了一碗炒肝,三两包子,找了个靠墙的座位坐下。

他刚刚坐定,手还没挨着筷子边,忽然身后闪过一个人影,往他对面的位置一坐,毫不客气地直接端起炒肝碗就稀里呼噜地大吃了起来。

江路嘉的下巴差点掉下来:“组,组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