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2-12 09:02:32 字数:3534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路嘉正在左一根右一根地吃得欢,萧晚晴无声无息地走了进来,幸亏他是面对大门的,不然还真吓了一跳。

“组,组长……”他结结巴巴地招呼,“来一根吗?胡萝卜的。”

“哦,吃吧,不用管我。”萧晚晴背靠着格子间的分割墙壁,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这样江路嘉哪里还吃得下去,三两口解决战斗,顺手扯了几张纸巾抹着嘴,静待发落。

萧晚晴微歪了歪头,忽然问了一个问题:“这么甜,你不担心会长虫牙吗?”

“呃……实际上,虫牙和吃糖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很大,最重要还是个人卫生习惯。”江路嘉斟酌着字句说,“我一直有好好刷牙的。”

“其实我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听别人这么说起过。”萧晚晴把目光又投射到他身上,“坦率地说,江博士你的身体状况还蛮让我惊讶的,虽然每次从训练室出来都是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可是很快就能生龙活虎,不像他们那样。”

江路嘉心酸地说:“那要感谢组织,感谢外星高科技,什么辰海星的恢复液很神奇,使得我这样的新人菜鸟连装死的机会都没有,不管多累,哪怕只剩下一口气,泡十分钟就好了。”

“不不不。”萧晚晴沉思着说,“这个恢复液其他人也用过,效果绝对没有你这样,他们都是正常人,一般这种疲劳状态会持续到起码半夜。”

江路嘉洒脱地一笑:“组长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不是正常人?没错,我很明白的,我脑子被一张网盖着嘛,不然我也不会有幸出现在这里。”

早就作为一个被蒙蔽真相的快乐的‘死老百姓’,高高兴兴继续读我的博士了,他怅然地想着。

“我不能确定跟你脑袋里那张网有没有关系,但是大家说的也没错,既然你恢复得这么快,那就是还没到极限,我会考虑给你加大训练量的。”

江路嘉杀猪一样地惨叫了起来:“不是这样的吧组长!?我每次训练的时候也很辛苦了,并没有在划水偷懒!被那群溜溜球追得很凄惨,还要加大训练量?你们这些当前辈的是不是都有变态的爱好,喜欢看着新人在自己从前经过的坎儿里跌得头破血流来获得生理上的快感?”

糟糕!心里话说出来了!

他恨不得去捂自己的嘴,但是萧晚晴脸上还是没表情,似乎并没生气。

“你要这么说的话,很遗憾,我不觉得看着你我能有什么生理上的快感,而且我也没有在这个坎儿里跌得头破血流过。”萧晚晴认真地思索着,“我九岁开始训练的,起初就以为这是一个游戏……跟实战比起来,事实上的确也温柔得像个游戏。”

江路嘉无奈地看着她:“我能问一下,现在您的级别是什么段数吗?”

“啊。”萧晚晴很无所谓地说,“不管来多少,对我来说就是个游戏的程度吧。”

江路嘉大吃一惊:“这破玩意儿还有更多?”

“你觉得呢?它们是一种生命,是会繁殖的,当初会和我们签订工作合同,协同训练的条件之一就是提供栖身之所,好在它们个数不多,养着就养着呗。”

“那,组长你的这个成绩应该是最好的了吧?”江路嘉想着可能在这个建筑的不知道哪个角落,有一窝一窝的溜溜球在生生不息,就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没话找话地说。

“不,火苗儿最厉害,她是大魔王,她只要用眼睛看一眼,那些溜溜球就不敢动的。”萧晚晴不在意地说,忽然皱起眉头,往自己手表上扫了一眼,扬声道:“军师,接进来。”

“好的。”军师沉稳的声音响起,随即空中传来王枫压低的声音:“组长,《走向科学》节目组到了,没带器材,大概是来前期勘测的,他们进去了……”

萧晚晴脸色沉静,不动声色地问:“他们那些牛鬼蛇神也来了吗?”

“没有……就是些普通人,讲真啊,昨天直播才出过那事,今天再来一群道士什么的,围观群众更会谣言四起吧。”

“还有围观群众?”

“嚯~~~不要太多!胡同里人来人往的,都拿这个地儿当一个景点了,我的糖葫芦卖得飞快,哎,这句话消音消音,被安副组长知道,保不齐要我上缴所有收入充入公款。”

萧晚晴心不在焉地说:“你拿着吧,算你的外勤奖金……他们真进去了?”

“进去了,门口还像模像样地封了电视台的胶条,现在还一群吃瓜群众在拍照呢,你上微博去看看,一准能看到‘《走向科学》节目组路透’,哎,他们不会把我也拍进去吧?我好歹也曾经是个偶像,有点点粉丝的。”

萧晚晴刚想说什么,就听见军师沉稳的声音在室内突兀地响起:“萧组长,X119号监测点急报,经30纬76地区出现剧烈能量波动,疑似空间缝隙泄漏。”

与此同时从萧晚晴手表上弹出一面蓝色光幕,上面飞快显示的正是北京全市的三维地图,一瞬间的功夫就放大到了出事的局部场景。

萧晚晴看了一眼,勃然变色,身体陡然绷直,从刚才那懒洋洋依靠着墙壁的下班状态立刻调整到战斗状态,抬手在光幕上滑动着,嘴里还在不停地发出指令:“通知行动处,紧急出动,准备调用大量回溯剂,通知公关处,马上给警方和市政部门打电话,封锁王府胡同方圆一公里内所有出入口,疏散周围群众,通知安副组长马上回局里待命……给我派车,我马上去现场。”

“是,萧组长。”军师公式化地回答。

萧晚晴朝着门口走了两步,皱着眉,又按动了手表:“王枫?王枫你还在吗?周围有什么异样没有?”

“没有,大家都在吃瓜看戏。”王枫疑惑地问,“出什么事了?”

“附近监测点汇报说有能量波动,怀疑是空间缝隙泄漏,他们进去多久了?”萧晚晴忽然问道。

“就几分钟时间,应该还在一层转悠吧,我没看见二楼有灯光。”

“你立刻找到五局在现场的后援人员,表明身份,要他们马上撤离。”萧晚晴停顿了一下,补上一句:“如果他们不听就算了。”

“您放心,头儿,我这人从来不管闲事的。”王枫保证地说。

萧晚晴点点头,简短地说:“我马上到。”

说着她迈开长腿就往门外走,江路嘉一直眼睁睁地看着她处理突发情况,缩在自己位置上大气都不敢出,这时候终于鼓起勇气问:“我呢?我能做什么?需要我在这里等安副组长过来吗?”

萧晚晴似乎才发现他还在自己身边,茫然了一秒钟,迅速反应过来:“不用,他起到一个坐镇总部的作用,不需要人陪,你抓紧时间去休息吧。”

还没等江路嘉为领导的关怀感动一下下,就听到她的下一句:“明天训练量加倍。”

她不是记性不好吗!怎么还记得这个!

安瑞和索然无味地坐在餐桌边,一旦有人的视线扫射过来,就露出一个标准皮笑肉不笑的敷衍表情。

他今天是匆匆赶来的,衣服都没换,一件带着潮派图案的Oversize卫衣下面搭着条牛仔裤就来了,在满桌衣香鬓影衣冠楚楚的客人当中,显得有点另类。

不过,好在他也不是模特来秀衣服的,他出现的目的就是给自己老妈秀儿子。

刚这么想着,风韵十足,丝毫不显年纪的安太太就转头过来,轻声地责备他:“一把年纪了还不知道好好穿衣服,看看你那是什么样子就来了,一点不给大家面子。”

安瑞和从善如流地点头:“好的,下一次我一定学爸爸,穿一身唐装香云纱的裤褂来,手里再搓俩核桃,齐活儿。”

坐在安太太右手边的一位男士呵呵地笑道:“都是熟人,就不要拘束了,瑞和这个年纪,正是随性的时候,穿什么不是自家孩子,要这么讲究干什么,你们说是吧?”

安瑞和翻了个白眼,把娇纵傲慢富二代的德性表现得淋漓尽致,但是这点也吓不退在座带着夫人来应酬的商界人士,都用打量未来女婿一样的热忱目光看着他,简直让他招架不住。

幸亏这时候手机响了,他赶紧起身,匆匆点头算是招呼,一边避到墙角一边接通,这就还听见客人们的纷纷夸奖:“多有礼貌的孩子,现在知道接电话要避席的可不多了!还是安太太你教的好。”

安瑞和发誓哪怕这是一个打错的推销电话,他也要拿出谈生意的气场来装腔作势,好找到一个脱身的机会。

可惜,军师打给他的,从来不是推销电话。

一边听,他的脸色就凝重起来,简单地嗯嗯了两声,挂断电话,回身凑到母亲耳边说:“不好意思啊妈,我有事要先走。”

“什么事啊?”安太太不高兴地说,“今天这么多叔叔阿姨就想见见你,刚坐下打了个招呼就要走?”

安瑞和露齿一笑,坦然地说:“没办法呀,外面的狐狸精叫我现在就过去,不然就要闹事。”

说着,他在众人惊愕的眼光中,大摇大摆地转身离开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