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04 10:18:40 字数:2799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还没等江路嘉琢磨过来,“没了”是什么意思,陈主任脸色大变,沉下脸提高声音说:“不许胡说!怎么回事?”

“是……确实不在了。”李师傅摘下口罩,平素那张看什么尸体部位都司空见惯的脸上,罕有的出现了紧张的神情,额头上不断渗出冷汗,“我仔细……看过了,按理说,它是最后放进去的,就应该在最上面,可是……”

“住嘴!”陈主任往前跨了一步,要阻挡住他的话,可是已经晚了,儿子之一本来垂头丧气地帮忙搀着老太太,心里直叫晦气,只等这场闹剧结束就赶紧拉着老爹回去,猛听此言,脑子一转就明白过来,脱口而出:“那可不行!你们弄丢了我爹的遗体,是要赔钱!赔大钱的!”

江路嘉心里暗叫糟糕,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老太太一个挺身,从儿媳妇们的手臂里挣扎出来,出乎意料的,却没有扑向陈主任再做纠缠,而是劈头盖脸对着儿子就一顿耳光,哭着喊:“都是你这个混蛋!钱钱钱!想钱想疯了吧!现在可好了!你爹丢了,这没法收拾了……我的老天爷呀!”

她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忽然两只青筋毕露的手抬起来抓住了自己的咽喉,痉挛得如同鸡爪子一样,窒息着憋出一句:“我……也不活了……”

说完,她瘦小的身体猛然向后倒去,翻着白眼,一副进气多出气少的样子。

现场顿时大乱,儿子儿媳妇们哭得哭,叫的叫,有人怒气冲冲指着陈主任大喊:“都是你们干的好事!你等着这事没完!”有的开始推搡那个提钱的兄弟:“你干的好事!我当时就说不行吧!”结果那人也急了眼,挥拳就要上去打:“不行个屁!当时你没签字?过后你没拿钱?”

一片混乱之中,还是陈主任经验丰富,扯着嗓子喊了一句:“都别闹了!还不快送老人家去医院抢救!”

儿子们大约觉得给丢了的老爹讨公道不着急,还是先照顾晕倒的老娘比较重要,于是也暂停了谩骂殴打,赶紧七手八脚抬着老太太往外奔去。

江路嘉不放心地跟在后面,看着他们掀开拖拉机上的那床大花被,底下居然是一口黑漆漆的棺材!上面还有泥土的痕迹,仿佛是才从地里挖出了似的。

还没等他琢磨过来哪里不对劲,儿子们已经把棺材抬下了拖拉机,就这么直接放在解剖楼前面的空地上,把昏迷不醒的老太太往车厢里一搁,居然毫无忌讳的顺手就用那床盖棺材的大花被给裹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有的坐驾驶座,有的挤边上,一叠声地喊着:“走走!快走!去医院!”

不消三分钟的时间,刚才还乱哄哄没法收场的闹剧就拉了幕,以拖拉机突突突地冒着烟往学校大门开去为终结。

江路嘉目瞪口呆地看着拖拉机远去,又看着被这么搁在门口的黑漆漆棺材,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这时候他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差点把他吓得尖叫起来,回头一看,是陈主任,难得和蔼地说:“吓着了吧,小伙子?”

“没……其实还好。”江路嘉吞吞吐吐地说。

“你不干这行不知道,像这种事,遇上的多了,这次还不错,没有上来就打,以前我去乡下收标本的时候……唉,不说了。”陈主任摇摇头,脸上现出黯然的神色,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上课要紧,快去准备吧。”

“是,主任。”江路嘉如遇大赦,赶紧转头向楼里跑去,这边陈主任瞧了一眼那口散发着不吉利气氛的棺材,对也跟出来的李师傅说:“赶紧找个人搬开啊!学生一会儿就来了,被看见像什么样子……哎,还得报警,这年头,到底是怎么了……”

兵荒马乱的中午终于过去了,下午两点半,学生们来上课的时候,解剖楼已经井然有序,门口那口阴森的黑棺材也被保安们搬到储藏室去了,丝毫看不出刚才发生过一场闹剧。

可是事情还没完,老太太送去医院生死未卜,这边莫名丢失的0317号更是心腹大患,昨天接回来清洗入库的单据都在,李师傅指天发誓地说他是真给放进了池子里,最后走的时候还看了一眼,没理由今天忽然就不见了。

别说标本库的大门二门都锁得严严实实的只能刷卡出入,就算进贼了,也不至于偷一具尸体走吧?

附近派出所的同志和校保卫处的同志都很重视这件案子,甚至捏着鼻子守在标本大件池边,看着李师傅用钩子一具一具地把所有标本都捞起来,整整齐齐地排在边上,一个一个对过编号,仍然没有找到那具0317。

这副场景哪怕是李师傅看了都有点发怵,更别说别人,一位警察同志带着眼看就要晕过去的煞白的脸,挣扎着问了一句:“昨天晚上下班之后,还有人来过解剖楼吗?”

李师傅的眼神忽然游弋起来,吞吞吐吐地说:“没有没有,这又不是啥好地方,谁会来这里呢。”

警察同志见多识广,火眼金睛,立刻就发现他的不对劲,一再进行了思想工作之后,李师傅扛不住,低着头说:“我也不是看见了什么,就是……就是昨天小江博士下午走得急,说晚上要来把教学标本入库的……”

紧接着他又赶紧说:“我可不是说他真的昨晚来了啊,今天来清点也是一样的,反正,反正我刚才去看了一眼,确实都完成了,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完成的。”

警察同志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走出来找到陈主任说了这个情况,慎重地问:“主任您对这位小江博士熟悉吗?会不会?”

“不会吧?”陈主任惊讶地说,“以前倒是有学生手脚不干净,会顺走骨头标本藏在寝室里,但是这是一具新鲜的尸体啊,小江就算是偷走了,他有什么用处呢?能放在哪儿呢?”

他挠着头顶那越发不多的头发,拿出手机拨通了江路嘉的号码,让他下课之后马上来办公室一下。

江路嘉从二楼下来,一眼就看到办公室门口站着的警察,心顿时提了起来,暗想自己最近没做过什么坏事吧?随即又安慰自己,标本丢了,这又报警了,一定会循例问问清楚的,自己行得正坐得直,怕什么,于是昂首挺胸地走进了办公室,随意地问:“主任,叫我?”

“哦,是这样的,小江啊。”陈主任推了推眼镜,有点难以开口地说,“关于这个标本丢失案件,警察同志可能要对你进行询问。”

“好的,我一定配合。”江路嘉微笑着说,尽量让自己露出坦然的笑容。

脱离了地下室那个令人不适的环境,警察同志的脸色好看多了,职业本能发作,鹰一般的目光盯着江路嘉,单刀直入地说:“你昨晚来过解剖楼吧?”

江路嘉吃了一惊,脱口而出:“没有啊!”

“可是,据李师傅说,你昨天下午走的时候没有清点标本,可现在昨天上课用的教学标本都已经入库了,那么,如果你昨天晚上没有来解剖楼,你是什么时候做的这个工作呢?”警察同志平静地问。

江路嘉呆住了,脑子里一时间有很多细碎片段闪过,快得他简直抓不住,但拼凑之下还是模模糊糊地有了印象:

昨天晚上他的确来过解剖楼,从标本库里出来的时候还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推了一把,仓皇逃命的时候看到玻璃窗上一张女人的脸……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