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2-10 22:45:15 字数:3907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直播房间里发出主播的一声尖叫,而江路嘉惨叫的声音甚至更大一点,刚才就在他看到那两个字的时候,什么东西突然从天而降,一下就重压在他胸口,力量之大差点压得他断气。

“妈呀!”他眼冒金星,被这天外一击给吓破了胆,喊得声音都岔了,忙乱之中手机飞了出去,落在床单上,正好直播间里主播手里的手电筒在乱晃,光线歪七扭八地发散出来,映照出黑暗中一双金黄色的猫瞳。

原来是江球球百无聊赖,黑暗中来了这么一招‘猛虎下山’,凭空跳起,重重地落在他胸口。

江路嘉仰面朝天地躺着,一动不动,惊魂未定地连连喘气,一颗心怦怦乱跳,很难说他被哪个吓得更厉害一点,是屏幕里那两个不吉的油漆字,还是自己的猫突然跳到自己身上这么一下。

“江球球!你吓死爹啦!”他嚎叫道,慢慢地喘了一会儿,才恢复过来,把那只赖在自己胸口不走的恶猫给推到一边,用手在床上摸索了一下,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再度裹好被子,才把手机又凑到了鼻子前面。

虽然有点害怕,但还是忍不住不去看。

主播这会也好多了,虽然声音里还带着一丝紧张,但已经轻松地开始调侃了:“哈哈,还真以为是用血写的呢,只不过是红油漆……艾玛这个字可真丑,是小学生开玩笑吧。”

他还特地在这两个字之前自拍留念了一下,比了个V字,然后用不在乎的语气说:“刚才吓了一跳吧,庞友们,谁知道下面还会不会有更可怕的事在等着我们呢?如果有胆小的,未成年人,妹子……请现在就离开,别说我没提醒过你们哟。”

江路嘉皱起了眉头,仔细打量着他身后的水泥墙壁,那两个字的确是油漆写的没错,他作为一个医学生,总不至于连血迹都不认识,但是……怎么就感觉有点奇怪呢?尤其字迹边缘的部分,那泼溅的细小形状,还是有点像血迹的……

打住,打住,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我又不是学法医的!他暗自警告自己。

这时候主播又带着人往拐角的楼梯下面走了,这次很谨慎地先用手电筒上下左右四面八方都照了个遍,不再玩故弄玄虚了。

这么一照,还真看出点名堂来,下面又是一扇门,更加老旧,油漆都掉光了,斑斑驳驳的,露着原色的木碴,两边的水泥墙上有各色涂鸦,有粉笔写的,有油漆写的,油漆的颜色还不一样,群魔乱舞一般:“前方止步”“救命!”“活人勿入”“冤~~~”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主播笑骂道,“果然是小学生级别的恶作剧呢!吓不倒我的!庞友们,跟我来!”

他带头在前面,一行四人勇猛地冲下了楼梯。

江路嘉借着手电的光,仔细看着旁边墙壁上的那些涂鸦,这些他倒确实相信不过是乱涂乱画,字迹虽然杂乱,但仍然看得出骨架没有散,笔迹也相对纤细单薄,说是一群半大小子开玩笑乱写的,完全有可能。

但是……刚才墙壁上那两个大字,最高处甚至高过主播的头顶,笔划粗如手臂,想来写的时候一定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是个成年人无疑。

成年人的话,写出这两个字来为什么这么歪歪斜斜,毫无规矩,就好象是压根不认字,从来没写过,照着硬给摹下来的,或者……

是在体力丧失的情况下,手臂都在颤抖中,握笔的力气都不足,勉强才写下这个警告的?

江球球欢快地在他被子上跳来跳去地玩耍,把他的身体当成一座易于攀登的山丘。

“你个坑爹货!你还想吓我是不是!?”被打断了思路的江路嘉忍无可忍地掀开被子,满床乱爬地抓住了猫的一条后腿,粗鲁地拽到怀里来抱住,然后重新趴回床上,把被子连头带身地一裹,江球球就困在自己两个胳膊之间不让再乱动。

他把手机端端正正地摆在床单上,蒙着头,弯下身子,几乎鼻子贴着屏幕,摆出一个标准的失意体前屈的姿势,聚精会神地继续看着。

直播里,他们已经推开了那扇老旧的门,不负众望地还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江路嘉紧张得抱紧了怀里的猫,感受着那小身体暖烘的柔软,低声说:“你猜那后面是什么?”

江球球不感兴趣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用胡子搔了搔他的下巴,呼出一口带着鱼腥味的热气。

“嘘!认真看!”江路嘉捂住它的嘴,盯着屏幕上的画面,那扇门之后是一条走廊,有点长。

然后……就没了。

这就是一条走廊!没有别的,走到尽头是一堵水泥墙,两边也都是水泥墙壁,别说房门了,连个老鼠洞都没有。

主播不死心地带着人,用手电筒一点一点地检查过来,天花板也看过了,地上也看过了。

一无所获。

哦,其实还是有的,在快靠近尽头的地面上,丢着一只脏污的劳动手套,原本应该是白色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跟尘土混成了一个颜色。

大概是从前的工人无意中丢弃的吧。

主播甚至还蹲下来,捂着鼻子,忍住飞扬的灰尘把这只手套捡起来对着镜头展示了一下,故作深沉地说:“可以看出这个手套属于一个成年男子,也许就是当年在这个地下室做秘密掩盖工作的工人!”

他陡然来了精神,把自拍杆拉长,让直播间的观众可以清晰地看到整个走廊的全景:“这里一定有什么秘密!庞友们,你们想想看,这样一个地下室,只有一条走廊,那边还没有出口!这是毫无意义的,房主人弄这个地下室干什么呢?要么就是把从前的房间给封起来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屏幕上铺天盖地的愤怒抱怨,观众的嘘声简直要隔着网络传到他面前去。

“我们是来看鬼屋的!谈什么密室啊!退票!”

“好的好的,大家也看到了,这里没有密室,当然,也没有鬼。”主播尴尬地企图挽尊,“不过这当然是符合现实情况的,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嘛,来,快跟我一起背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压压惊……”

“那边有人!”主播对面的助手忽然一声惊呼,把手电筒举了起来,直直地射了过去。

主播吓得在原地兜了个圈子:“在哪儿?在哪儿!?”

江路嘉和大部分观众一样,都以为助手说的是他们下来那个楼梯的地方,可能有什么人也凑热闹来了,但是不是,助手手电筒的光芒,照射的是走廊尽头那堵墙。

一面严丝合缝,没有任何缝隙,甚至连大白都没刷的水泥墙。

主播蹦达着跑了过去,不怕脏不怕累,用手在墙上一寸一寸地摸索,连踢带打,希望能发现什么意外之喜,但是他失望了,这就是一堵严严实实的墙,敲击的时候也发出沉闷的声音,连个暗道都没有。

“邪门了,你是不是看错了?”他纳闷地问。

助手一口咬定:“没有看错!我刚才就看到有个男人站在这里,就在墙前面!这么高!这么壮,好像是面对着咱们的。”

主播大喜,引导道:“是不是一只手戴着手套,一只手没戴手套的?”

说着,他还有意无意地用镜头扫了一眼被他丢在地上的那一只劳动手套。

屏幕上嘘声四起,得亏是直播,观众都不在眼前,不然臭鸡蛋都扔过来了。

助手也不买账,直愣愣地说:“这么黑,我连他穿什么衣服都没看见,哪能看到什么手套……可是这里刚刚明明有个人的。”

主播没好气地说:“你这是疑心生暗鬼!看清楚了,这里是墙!什么都没有!”

助手也急了:“我还骗你这个吗?就是能看到!”

就在他们争执的时候,七十多万观众已经少了一小半了,只有江路嘉这样的闲人还在坚持不懈地看,连江球球的眼睛都快眯上了。

足足闹了三分钟,主播也发现观众急剧流失的现状,赶紧说:“好了好了,今晚的鬼屋探险差不多也该结束了,就这样吧,虽然没有发现鬼,但还是很轻松愉快的一趟旅程,非常感谢大家能陪伴我度过这么一个有意义的夜晚,还要感谢我的三位朋友,来,我们在这个神秘的地下走廊里合影一张,算是留念吧。”

其余三个人也呆腻了这里,反正该花的时间都花了,该看的也都看完了,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花头,以后就算是有人再来,也无非就是这一套了,他们算是先驱者,可以功成身退了。

于是大家喜气洋洋地站在走廊中间,以那堵墙为背景,凑在一起,比着V字,笑容灿烂地合影道:“茄子。”

咔嗒一声,所有的光线忽然都消失了。

“啊~~~”江路嘉蒙着头,蜷缩着身子,紧紧地抱住怀里的猫,发出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凄惨叫声。

在灯光熄灭的一刹那,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四个人身后的黑暗中,朦朦胧胧地浮现出一张白色的人脸!

模糊得连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但是眼耳口鼻都一清二楚,白色的脸勾勒出黑色的五官,就这么浮在他们身后……不!严格地说来,是贴着他们的身体,就像……

就像要一起合照一样!

突然的断电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几乎是立刻,手电筒的灯光又亮了起来,驱散黑暗的同时,那张白色的脸也不见了,镜头前只剩下四个人莫名其妙的脸,主播还嘀咕着说:“怎么回事?刚才是一下子断电了吧?”

他们茫然不知,可是看直播的不少观众都和江路嘉一样,看到了那张白色的鬼脸,顿时屏幕上刷满了各种‘回去!’‘出门!’‘赶紧跑!’‘来不及了!’‘它来了!它们!’

“哈哈。”主播看着屏幕还在笑,“庞友们,你们真爱演,一个个比我都起劲,好啦好啦,我们会走的啦,不要担心,小可爱,么么哒,爱你们哟。”

一行四人结束了鬼屋探险的旅程,谈笑风生地向出口走去。

狭窄的地下走廊又恢复了黑暗和宁静,只有那只手套还孤零零地落在地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