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2-06 09:11:43 字数:3771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喝!

江路嘉惊的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

看到他的狼狈样子,萧晚晴浓密的长睫毛落下来遮住了眼睛,勾唇做了一个似乎是笑的动作:“开玩笑的。”

“哦,早说嘛……我想也是。”江路嘉松了一口气,然后压低声音问,“组长,我能问一下吗?为什么咱们特勤组要在食堂工作,是为了掩护身份?”

萧晚晴瞥了他一眼,波澜不惊地说:“因为别的地方没有编制了,这年头,你当向国家申请六个带编制的公务员名额很容易批吗?还是额外增加的。”

“我知道编制是很重要没错……可是就以你们的厨艺来说……也许厨艺不是问题,有黑科技嘛,但是你们的创作理念实在有点……”江路嘉吞吞吐吐地说,“他们成天吃这样的东西,就没想过叫个外卖啥的?我在门口摆个摊子卖泡面会不会发财?”

萧晚晴撑着下巴转过头来,语气平淡地叙述:“1977年,美国MIB纽约分局,因为饭后甜点的冰激凌里被外星人混入了未可知的慢性毒素,全局455名员工,有410名殉职,啊不,应该说殉国?还是不对,殉球?”

她还在烦恼一个合适的说法,江路嘉已经吓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干笑着说:“这也是……开玩笑的吧?”

“不,这是历史上真正发生过的事件。”萧晚晴弹了一下手指,“等你通过了体能考试,会对你进行这方面的教育,总有些常识该知道的。”

“哦,是啊。”江路嘉低声吐嘈,“总得让我认识认识现有的外星人品种,免得下次遇见了还以为是耗子呢。”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紧张地问:“为什么要等我通过了体能考试才会开文化课?按理说不应该是白天训练,晚上上课吗?”

萧晚晴还没有回答,他的表情就更惊恐了:“总不会是我要没通过体能考试,你们就让我退役吧?可是我脑子里有那张网,国九局又不会让我在外面流窜的,到时候难道我还要去坐牢?”

萧晚晴把到嘴边的安慰话又给吞了回去,颌首道:“你有这个觉悟很好,所以从明天起,一定要拼命练习啊,菜鸟。”

“不是我不拼命……可是我的体能就是这个死样子啊!这又不是我想的!早知道我以二十八岁高龄还要加入对抗外星人的战斗第一线,我从五岁起就开始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五千米!铁人三项!柔道泰拳散打,没事还要去少林寺学个艺了好吗!我还学的哪门子数理化,钻研什么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江路嘉怪叫道,“组长!你们这里一定有什么独门秘籍吧?灵丹妙药?千年人参?那种吃了一颗就可以功力大进的玩意儿?或者武林神功也行啊!我觉得凌波微步就能对付那些绿球球,教我吧!”

萧晚晴冷淡地说:“我只能说,你读书时候也没怎么好好学习吧……武侠小说倒看得不少,很抱歉,并没有那些玩意儿。”

“真的没有吗?”江路嘉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真的没有,特勤组除了火苗儿之外,我们都是正常的人类,什么武功,修真,特异功能,变种人,统统的都没有。”萧晚晴解释道,“所以只能加强本身的体能训练,务求更高更快更强。”

“听起来跟奥运口号似的?”

“都一样啊,突破人体极限,不然怎么打外星人呢?”

江路嘉瞅着她,忽然问了一句:“那你这时候不回家,还特意留下来陪我,我以为你跟菩提老祖一样,专门等人走光了,半夜要传授我什么神通呢。”

萧晚晴不屑地哼了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那是因为我也住这里。”

“什么?你也住仓库吗?我们原来是邻居?”江路嘉不相信地问,“方便透露一下哪个房间吗?”

萧晚晴不理会地往门口走去:“不,不是邻居,我住冷库。”

大门关闭,她的身影彻底看不见了,江路嘉才撇撇嘴,看着又蹲回墙角充电的南瓜,低声说:“我才不信,大活人住什么冷库,又不是小龙女……”

他坐直了,舒展了一下身体,意外地发现手臂刚才的酸软不堪已经缓解了很多,身体也舒爽了一些,不再像刚才那种死狗一样的状态了。

其实,酸奶芥末粥也没有那么难喝,还是富含营养的,也许他们是真的有什么独门秘方呢,不然自己不会恢复得这么快。

特勤组的大家,还是关爱新同事的嘛。

在经历了三天的地狱训练之后,江路嘉已经能相当吃力地应付三颗溜溜球的前后夹击了,并且把一天之内遭受绿光罩身的惩罚压缩在个位数,有时候甚至可以控制在一只手的次数之内。

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志得意满,因为苦鱼说了,三颗是个坎儿,五颗又是一个。

“三五七九是吧?这个数字很奇妙嘛。”江路嘉一边狼吞虎咽着给他预留的‘鱼子酱奶豆腐夹心面包’,一边含糊地说,“我似乎觉得我自己摸到了一些天道的边缘……”

“别扯淡了,就是等差序列而已。”安瑞和鄙薄地说,“你们医科生不学数学的吧?哎,中国的大学生药丸。”

江路嘉伸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吞着一杯鲜红色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饮料,斜眼看着他:“副组长,你这可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这里有人不是大学生的吗?”

室内忽然一片寂静,连正在刷手机的火苗儿都沉默地看向了他。

“我就不是啊!我十六岁就出道了,大学生了不起啊?”王枫恼羞成怒地说。

苦鱼低眉敛目,一声长叹:“洒家也没有拿到佛学院的毕业证书呢,一生之憾事啊。”

江路嘉忽然想起来,当时萧晚晴伪装身份潜入医科大的时候,曾经跟自己说过,她没读过大学,高中都没读过。

咦!国九局还真是一个不拘一格用人才的地方,丝毫不看重学历,和外面那些一开口就问是不是985211的用人单位截然不同!

他把目光转向安瑞和,总不会连这个富二代……

安瑞和端着咖啡,冷笑着说:“让你失望了,我虽然没有读到博士那么高端,但好歹也有个人类学硕士的学位。”

“去!”王枫不屑地说,“人类还没研究明白,你就跑来研究外星人了?还真是好高骛远。”

“同事们!王枫居然会用成语了!而且还没用错!”安瑞和用非常惊讶的语气说。

“真不好意思啊,我居然认字这一点刺激到你了吧?需要我提醒你中国现在是九年义务教育吗?不食人间烟火的富二代?”王枫回击道。

双方顿时展开了一场唇枪舌剑,而此事的始作俑者江路嘉拿起手机,装模作样地离开了。

当然他并不是故意的,而是确实有一个电话进来了。

他加入国九局不过短短四天,在他来说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每天过得都和过去的校园生活截然不同,但在这间地下室以外的地方,在他的母校里,这四天不过就是平常的四天,大家还照常过着和从前一样的日子,在教室之间奔波,泡图书馆,实验室,去医院给老师帮忙……没有人会觉得江路嘉过得有什么不一样。

一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了连珠炮的抱怨声:“江大博士,师兄啊!这四天你到哪里去了,宿舍也不在,QQ微信也不开,打电话还没信号,难道去了山区搞下乡支援了?人家也不要你这整形美容外科的吧?”

“啊,是的,实习的单位管的比较严,不让带手机所以……”江路嘉含糊了过去,“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对方的声音高了起来,“就是你上次寄放在我这里的那只猫啊!你忘记了?”

上次和老耗子天台决战之后,那只流浪的警长猫伤的很厉害,江路嘉本着知恩图报的心思,还把它抱到自己的操作室里给做了清创缝合,之后也不能养在宿舍里,第一规定不允许,第二还有后续治疗要进行,于是找到一位在实验动物中心上班的熟人,千恩万谢地拜托对方收留几天养伤。

他都已经把这事忘记了,此刻听到才想起来,急忙问:“它怎么了嘛?”

“它倒没有什么,挺好的,伤口也差不多该拆线了,但是前几天都没事,它就趴在笼子里,每天喂点食水就好,现在它能动了,就不老实,天天撞笼子门想要出来。”

江路嘉松了一口气,对那只在危急关头奋不顾身救了他两次的流浪猫,他还是心存感激的,就怕为了他再搭上一条小命,那自己成什么了。

“那就让它出来呗,猫,猫嘛!四条腿走路的夯货,不满地溜达不行的。”

“你说的好听!放它出来!还满地溜达!我们中心最多的是什么?是老鼠啊!我把它放出来,给它吃自助餐吗!?”熟人勃然大怒,“就它来的这几天,我们中心的老鼠繁殖率都下降了!一定是被吓的!这是关系到年底奖金的事,懂伐!?”

江路嘉赶紧点头:“不好意思啊,等回头我请你吃大餐,谢谢你帮忙。”

“哎,也不是为了这个,但你得来一趟,把它弄走啊,它现在伤口是好了,但流血过多身体还比较虚弱,马上天冷要降温,我也不敢把它直接放回校园去野外生存,万一冻死饿死了多不好,它现在也抢不过其他猫的,你那地方要是能收留它,好歹过了这个冬天再说。”

江路嘉呆了呆,收留流浪猫?按理说这确实是自己的责任,岂止收养救命恩猫一个冬天,简直该给养老送终,但是现在自己这个情况……国九局没说还能养宠物吧?

“好的,我会想办法的,谢谢你啊。”

“那麻烦你快一点,它又在撞笼子啦!我再给它开个罐头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