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05 15:04:46 字数:2774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清晨的医科大校园,随着学生们的纷纷醒来而逐渐喧闹起来,博士楼这边虽然住宿条件不错不那么拥挤,但走廊上也是开门关门的,打招呼的,敲饭盒的,热闹非凡。

金色阳光照在江路嘉紧闭的眼皮上,随即眼球细微地颤动起来,整个人也开始不适地微微扭动,头小幅度地摆动着,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动作越来越大,仿佛在噩梦里挣扎,不得脱身。

“喂!起床啦!”室友,另一位外科博士不客气地把毛巾扔他脸上,江路嘉浑身一机灵,噌地就从床上整个人跳了起来,重重地落下之后还是没弄清楚情况,抱着被子在原地发呆。

“干什么呢?”室友一边在书架上找资料一边头也不回地问,“你今天早上没课吗?也不用去解剖楼那边?”

“别提解剖楼!”江路嘉发出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一声狂叫,抱紧了被子,惊惶不安地打量着四周,呼呼地喘着气,手伸出来在身边摸来摸去,好像要确认一下自己是真的已经醒了还是依然在噩梦里。

室友被他吓了一跳,手里的书都掉了下来,一边去捡一边笑道:“怎么啦,这么大反应?昨天回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江路嘉抓住了他话中的重点,抬起头来,结结巴巴地问:“昨天回来的时候?昨天我是自己回来的吗?”

室友奇怪地看着他:“睡傻了?你当然是自己回来的,那时候都快十点半了,我还问你干什么去了,你说遇见老同学,一起撸了串。”

“撸串?”江路嘉蹙起眉头,苦苦地思索着,他当然记得昨天去小吃街的时候,确实遇见了老同学,也确实坐下来吃了烤串,还喝了啤酒,但是后来他不是去解剖楼整理标本了吗?

他浑身汗毛直竖,不自觉地慢慢回想起昨天可怕的经历,从标本库里被什么也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用力地推出来,逃跑的时候,在玻璃窗上看到一个女人的脸……雪白的,毫无生气的,闭着眼……

然后呢?对了,他很没出息地晕过去了,绷紧的神经大概也承受不了那样的刺激吧。

可是,既然自己昨晚晕倒在解剖楼里了,那么今天醒来的时候怎么又会在宿舍的床上呢?

“你确定?昨晚我是自己回来的?”他费力地用干哑的嗓子又问了一句。

室友已经有点不耐烦了,连连点头:“是是是,大国手,妇女之友,你昨天确实是一个人回来的,没有喝醉了被人送回来,我说你行不行啊?两瓶啤酒而已,就喝断片儿了呀?”

他看看墙上的钟,背起背包往外走:“吃饭去了啊,你也快点儿,马上食堂人就多了。”

江路嘉看着室友砰地一声关门而去,随着声音不自觉地又哆嗦了一下,他挠挠头皮,眯上眼睛,抬起头,享受了一下温暖的秋天朝阳笼罩全身的滋味,觉得暖洋洋的,然后,他低下头,慢慢地笑了,笑得开心又愉悦:“原来真是做了个噩梦啊。”

不管夜里做了怎样的梦,好的还是坏的,太阳升起的时候还是照常要精神抖擞地出门去完成一天的工作,所以江路嘉草草地洗漱一下,连早饭都没去食堂吃,匆匆咬了片面包叼着下楼。

他的‘爱车’还停靠在门前的老位置上,跟平时没有两样。

江路嘉把手放在自行车把手上,用力捏了一把,感受到手下真实的触感,最后一丝阴影烟消云散了,看来真是自己因为平时对这份兼职助教的工作怨气太大,所以做了一个荒诞不经的梦吧。

既然如此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他骑上车,开开心心地往教学区骑了过去,抽空还要咬一口嘴里的面包,秋风轻送,路边的大树叶子依然青翠,金色阳光照在来往的年轻人脸上,还是一派温馨又紧张的校园时光。

一切都没有异常。

今天的解剖楼有点不寻常,下午一点半,江路嘉照例匆匆忙忙背着包去上课的时候,发现平时空荡荡的楼门口停了一辆拖拉机,后车厢里装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用一床颜色很俗艳,还粗制滥造绣着不知道什么图案的大被子盖得严严实实,他好奇地围着看了一圈儿,差点忍不住去动手掀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走进一楼,还离着老远,就听见办公室里,陈主任明显是压着火气的声音:“家属的意愿我们当然要理解,可是你们这样出尔反尔也太不合适了吧?毕竟昨天我们也是签了合同的。”

江路嘉莫名其妙,看见另一位助教从对面走来,急忙拉住,小声问:“怎么啦?”

那位青年教师是解剖室正规编制,自然比江路嘉这种临时兼职的要见多识广,耸耸肩,不以为然地说:“还能有什么,昨天捐献遗体的家属又反悔了,现在要把合同取消,把遗体拉回去,可把主任给气不轻。”

这时候陈主任正在说道:“我们教学任务也是繁重紧张,一切的出发点还是为了医学事业人民健康的发展,学生在学校的时候没有更多的实践机会,将来怎么在医院治病救人……还是希望家属能考虑一下。”

这时候室内突然爆发出一阵老太太的哭喊:“我不管!说一千道一万,我家老头子今天我必须拉走!不然就跟你们拼了!”

紧接着就是一片兵荒马乱,江路嘉见势不妙,赶紧冲进门去,生怕家属情绪激动打砸起来,陈主任一把年纪会吃亏。

真是世事难料啊!光听说有患者家属打砸医院的,现在可好,都有人到解剖室来闹了。

他冲进去的时候,战况还不是十分激烈,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被几个看样子是儿子儿媳妇的人给拦着,呜呜地哭,陈主任尴尬地站在门边,扶着眼镜,不知道说什么好。

结果不知道儿子之一说了句什么话,老太太又暴怒起来,连抓带打地对着儿子发火:“混帐玩意儿!不孝顺!忤逆!你爹临死前明明交代了要土葬!千叮咛万嘱咐,你非给整这么一出!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

说着她又把火气迁怒到了陈主任身上,脚一抬,随手脱下了布鞋就劈头扔了过来:“还有你们!都不是好东西!用钱买别人家的尸骨,这是要遭天谴的呀!老天爷呀!你睁开眼睛看看吧!这帮天打雷劈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啊!”

江路嘉一边腹诽这都是民国哪年的旧名词儿了,一边赶上来救驾,扶着老太太的手臂劝着:“奶奶您消消气,我们这不是正想办法解决问题呢吗。”

他抽空看了一眼陈主任,发现后者脸色很不好,用力跺了下脚,还是对站在门口探头探脑的李师傅交代:“把人拖出来,给他们带走吧。”

一般来说,纠纷到这种时候也就能顺利解决了,江路嘉放下了心,继续哄着老太太,没想到老太太一反手抓住他的胳膊,尖利的指甲隔着衣服死死地抠进他的皮肤,江路嘉疼得呲牙裂嘴,还不敢出声抱怨。

老太太目光发直,看着他,憋着气喃喃地说了一句话:“孩儿啊,我不是怕别的,我是怕祸害了你们啊……“

江路嘉还没琢磨过来这句话没头没脑的什么意思,就看见李师傅面色惊慌地冲进办公室,结巴着说了一句:“主任,不好了,0317号……没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