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2-01 09:05:48 字数:3950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路嘉谨慎地保持着缄默,他不至于会相信这帮人在这间挂着食堂名头却连个灶台都没有的大厅里能玩出煎炒烹煮一系列的事来,果然,除了他之外,每个人都转回自己的格子间里去,开始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地操作。

一点儿要做饭的样子都没有呢。

“组长,我呢?”他举手发问,“我干点什么好?”

萧晚晴推着椅子往后滑了一步,抬起眼睛看着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褪去了常见的精明果断,竟然显得有点……迷糊。

“你啊……还真想不出来你能干点什么。”她叹着气说,“特勤组很久没有进过新人了,我想我还得适应一下你的存在。”

“我知道,像你们的那些工作,比如抓捕外星人之类的,我是暂时胜任不了。”江路嘉老老实实地承认,“但是,如果是食堂的日常的话,我想我也还能出一份力的。”

萧晚晴的目光放空,喃喃地说:“问题是现在还不能给你发欧派呀。”

“什么!?”江路嘉惊悚地叫了出来,“组长!别开玩笑啊!我用不着那玩意儿的!”

其余四人里,只有王枫和安瑞和听懂了,两人不约而同发出响亮的窃笑,安瑞和笑够了之后才回头说:“是omega-pad,我们的随身操作器,嗯,就跟爱派差不多,简称欧派,不是你想的那东西。”

王枫挤眉弄眼地说:“思想很不纯洁嘛,小鬼。”

江路嘉窘了,只能嘿嘿地笑了两声:“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术语。”

萧晚晴摆摆手表示没关系,然后大度地说:“反正做饭的人手现在也不缺,你就这么看着吧,等明天给你申请一台普通电脑,拉上网线,嗯,可以有整理档案的活儿干干,安副组长你认为呢?”

安瑞和耸耸肩:“那是档案处的事。”

“社会分工太细就是不好啊。”萧晚晴感叹道,“算了,苦鱼,你抓紧时间给他设计一个集训方案,训练室不还有空位嘛,塞进去塞进去,好歹度过头一个月再说。”

苦鱼答应了一声,然后起身踱步过来,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江路嘉那白条鸡一样的身材,悲天悯人地说:“善哉善哉,你要做好流汗的准备了。”

“我有心理准备的!”江路嘉赶紧表决心,“当年军训的时候我还拿过奖呢。”

他虽然是个医生,还是学整形美容的,但心里何尝不跟别的男孩子一样有一个英雄梦,尤其看过了萧晚晴两次相救时候那干净利落的身手,就恨不得自己也能有样学样,也这么能突然出现在哪个被外星人攻击的人类面前,做一把救星。

“军训!”王枫嗤之以鼻,也离开座位走过来,“我当年为了拍仙侠片,还练过几天剑术呢,还不一样被苦鱼折腾得死去活来的,哪是流汗能解决的,流血还差不多,哎呀,可惜了我这精心维护,成天做形体管理的身材,现在再回娱乐圈,只能当打星了。”

江路嘉看着他俊朗帅气的面容,安慰道:“不会啊,我觉得你现在也很帅,比从前那个……精致的模样好多了。”

王枫斜眼看着他,怀疑地问:“真不是在说我从前是个娘炮?”

“你这疑神疑鬼的小心思倒是特别娘娘腔。”安瑞和搭话了,“我早就想说了,谁说一句话,你都要掰开了琢磨,特别……娱乐圈的感觉。”

“切!吃菜要吃青菜心,听话要听话外音,你这种被奉承长大的富二代是不会懂人情世故的。”王枫立刻转移了火力。

“富二代怎么了?我一样也是自己读书上学拿成绩换工作的,吃你家大米了?”

萧晚晴拿鞋跟一勾,把自己连同椅子又拉回电脑跟前,头也不抬地说:“事都做完了吗?”

三人齐声回答:“做完了。”安瑞和还加了一句:“组长,每次你都挑最简单的事做,还真是具有领导风范。”

江路嘉惊愕了,他们干什么了就做完了?做晚饭,就不说包子馒头还要和面,凉拌菜至少还要洗菜切菜,连熬粥的都没看见捡一粒大米啊!

一定还是在说什么黑话吧?他这么猜测。

“我也做完了!”火苗儿跳着从电脑前蹦过来,举起一只手,笑容满面地宣布,“组长我可以回家了吗?难得今天没有外星人,地球一片和平呢!”

萧晚晴毫不动容地说:“等我验过货了才能走。”

江路嘉竖起耳朵,验货,果然刚才是黑话,他们不是在做晚饭……特勤组的水真深呐,作为一个新人要学习的还很多。

“嘟嘟~~”欢快的电子音响起,矮冬瓜一样的小机器人头上顶着一个托盘推门而入,一路滑行了过来,“今天的晚餐!南瓜送到!”

江路嘉下巴差点掉了下来,看着萧晚晴接过托盘,上面赫然是一碗粥,一个装着三个包子和一个馒头的盘子,还有四份小菜碟,包子馒头全都热气腾腾白白胖胖,一看就是刚出炉的模样!

他们还真在做饭?可是没有一个人动过啊!

就眼睁睁在自己眼皮底下操作着电脑,和那个那个叫欧派的玩意儿而已!

这份看上去颇为不错的晚饭是怎么出来的?外星高科技?

这时候萧晚晴已经开始评点了,指着四份小菜说:“谁干的,苦鱼,是不是你?”

“不错,正是洒家,不知道有何不妥。”苦鱼平静地承认。

“是啊,说要有四个凉拌菜,于是你做了拌白菜,拌萝卜,拌粉丝,和什锦菜是吗?”萧晚晴一针见血地问。

苦鱼僵了一下:“秋天了,燥气,是应该是点清淡的,下下火气。”

安瑞和讥笑了一声,好整以暇地抱着胳膊:“我猜猜,今天的素包子是什么馅的,嗯……一定是白菜萝卜粉丝馅的。”

苦鱼毫不脸红地承认了:“当然。”

“不是,大师啊……”萧晚晴头疼地说,“你不能都把国九局的同事当兔子喂啊!也不对,兔子都没有吃这么素的,你不能让大家都吃得跟和尚一样吧?现在连你自己都不是和尚了好吗?

苦鱼不为所动:“清清肠胃,人的身体才会健康,这是有科学认证的,再说了,不是还有别的吗?”

萧晚晴摇摇头,放过了他,拿起第二个包子掰开看了一眼,忍了再忍,还是忍不住,阴森森地说:“王枫……玫瑰豆沙包是指要加玫瑰糖酱,不是玫瑰花。”

“哎?有什么区别吗?我不吃甜食我不知道,就觉得加进去怪好看的,有一种华丽的美感,不是吗?”王枫挠挠头,天真无邪地问。

江路嘉隔着这么老远都能看到萧晚晴手里掰开的两半包子里,甜腻的深色豆沙馅包着几朵完整的玫瑰花蕾,白色红色黄色的颜色难得蒸熟之后还是那么娇艳欲滴,仿佛刚从枝头摘下来一样。

萧晚晴和安瑞和对望了一眼,安瑞和摊开手:“他拿的是西餐厨师证,也许西餐甜点……就是崇尚这样的?”

“算了,反正也吃不死人。”萧晚晴低声说,又拿起最后的肉包子,双手轻轻一掰。

居然没掰开。

除了江路嘉之外,似乎别人都觉得很正常的样子。

萧晚晴手腕一翻,不知道用了什么黑科技,蓝光一闪,那个掰不开的肉包子整齐地分为两半,甚至连盘子都被割开了一道深深的裂口。

不过江路嘉顾不上感叹她武力的高超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所谓的肉包子。

“谁能告诉我,你家的肉包子里面是一整块肉,一整块烤肉,一整块烤牛肉啊!?”萧晚晴终于憋不出了,忍无可忍地叫了起来,“没有常识吗?长这么大没吃过包子吗!?

“就是!”安瑞和义愤填膺地说,“这个月的伙食费又要超支了!你们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

火苗儿恼火地一跺脚:“我就是要做烤牛排!谁让你们不同意的!不同意我也要做!钱钱钱,你就知道钱!”

“这是钱的事吗?”安瑞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这是你不尊重领导,私自决定菜单的大错误!”

火苗儿眼睛一鼓,就要发威,萧晚晴不得不出来掌控全场:“算了算了,反正也不是不能吃。”

“组长,这不好吧?”王枫指着那结结实实的肉包子说,“咬都咬不动啊。”

火苗儿尖叫着要过来打他:“你居然敢说我烤的牛排咬不动!?烧死你!烧死你!”

王枫抱头鼠窜,苦鱼挡在两人中间劝架:“不要内讧!和为贵,不要动了嗔念啊。”

一片混乱中安瑞和出了主意:“不如这样吧,在肉包子外面刷一层黄油,再进烤箱打个滚,切开直接冒充惠灵顿牛排。”

萧晚晴果断拍板:“就这样了!火苗儿!快去回炉。”

火苗儿嘟着小嘴,愤愤不平地坐回位置上去操作了,王枫眼看危机解除,从苦鱼高大的身躯后探出头来,斜了一眼,又开始习惯性地嘴炮:“要不怎么说呢,还是富二代好啊,安副组长那是从小吃过见过的主儿,于是就知道惠灵顿牛排,我就不知道惠灵顿牛排。”

安瑞和咬着牙说:“我现在总算明白洛雨辰当年为什么过气了……这张嘴太欠揍了,你要能混得下去才是奇迹。”

出乎意料的,王枫居然没回嘴,只是讪笑了一声。

萧晚晴最后拿筷子在碗里搅了搅,又戳了戳馒头查看了一下膨胀的程度,满意地点点头:“看见没有,只有我和安副组长负责的部分没有出任何差错,是正常的饮食。”

“切!以权谋私。”王枫小声嘀咕,“拈轻怕重,煮个粥还能出什么花头来不成。”

“那就这样吧,今晚的晚餐可以提交了。”萧晚晴拍拍手,轻松地表示,“你们吃完饭就可以下班了。”

“我减肥。”王枫立刻说。

苦鱼直接端走了馒头和四份凉菜:“这些尽够了,我打包,别浪费。”

火苗儿一听下班就直接拎起地上的购物袋,大呼小叫地冲出门去了:“下班了!下班了!”

安瑞和镇定自若地站起来:“我晚上还有个约会,先走一步,我会从外面替你们把门关上的,意见箱的即时刷新功能我也锁定了,放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