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30 09:07:21 字数:4375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路嘉本来以为所谓七朝元老,一定是个满头白发,气势咄咄逼人,犹如穿普拉达的女魔头那样的霸道人物,没想到大门移一开,走进来的是个年轻姑娘,浓妆艳抹下的一张青涩脸蛋,最多不超过二十岁。

她穿着金光闪闪的吊带短裙,露出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踩着同色高跟鞋,足有十二公分长的钉子鞋跟一步步踩得地面噼啪作响,秀发披散下来遮住了精致的肩膀,大墨镜把小脸挡住了一半,只露出尖尖的下巴和一张烈焰红唇。

小姑娘走进来的架势旁若无人,手上还拎着好几个带着品牌LOGO的购物袋,一进门,看到桌子上那只孤零零的小盒子,顿时发出一声惊呼:“YSL星辰!我找了好几个代购都说要排队!是给我的吗?一定是给我的吧?!不管不管我就当是给我的,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王枫转头奚落她:“火苗儿,出息呢!?为了一只口红,是不是连灵魂都可以出卖了?”

“哎呀真不好意思,我是没有灵魂可出卖的。”小女孩娇滴滴地说,把购物袋往桌子上一扔,径直就打开了外包装,拿出口红看颜色。

安瑞和提醒道:“那是组长的。”

“骗谁呢!组长一年到头连个润唇膏都不抹的,她买口红干嘛?是她的正好,我就直接拿走啦!”火苗儿雀跃着在手背上稍微涂了一下,凑到脸边对比颜色。

安瑞和拿她也没办法,顺手指了一下:“哪,这是新人,今天才来的。”

江路嘉急忙点头致意:“你好,我叫江路嘉,以后请多多关照。”

火苗儿纵身蹦上了大桌,两条修长的美腿就这么垂落桌子边缘,晃来晃去,高跟鞋半掉不掉地用脚尖拖着,斜眼看着他:“新人?难得呀,不是说不进新人了吗?你什么来路呀?”

还没等江路嘉回答,她轻轻地咦了一声,然后娇笑着拍起巴掌来:“我知道了!你不是人!”

江路嘉吓了一跳,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是骂人吗?可是第一次见面,两人也没什么过节啊。

这时候那位一米九的高个暖男苦鱼走了进来,一看到火苗儿这么肆无忌惮的样子,眉头少有地皱了起来,沉声喝道:“像什么样子!简直有失体统!你堂堂一个佛灯圣女,就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火苗儿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毫不淑女地干脆翘起了二郎腿:“烦死了,死鱼头!我当佛灯圣女还是哪辈子的事了?我早脱身了好不好?别扯着旧黄历不放,你也不是和尚了,拜托!摸摸你脑袋上的毛,就快跟王枫一样长了,还念佛,念的哪门子哟!”

“喂!”王枫转过椅子来抗议,“你们吵架不要带上我好不好?我头发短怎么了?这是显得精神!免得局里老有人说我非主流。”

苦鱼没理会他,紧追着火苗儿说:“那你今年夏天还去巡游寺庙呢,怎么就敢说和佛门没有关系了?”

火苗儿翻了个白眼:“那是他们请我去的好不好?要展现一下奇迹,给钱的,钱呀!好东西来着,不然我这一身名牌,还有今天刷卡买的东西,都从哪里来呀?你养我呀?”

安瑞和适时地补了一刀:“大小姐,就你这疯狂的奢侈品购买癖,我都养不起你,何况苦鱼。”

“切!谁还稀罕你们养。”火苗儿一挺胸,自得地说,“我从来都是自己养自己!做新时代独立的职业女性。”

“新时代的独立女性麻烦你从桌子上下来。”萧晚晴冷静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手里捧着一个疑似IAPD的东西,之所以说疑似,是因为这玩意儿居然还有三个悬浮的蓝色光幕漂浮在空中,随着她手里的那个仪器而移动,就像是从屏幕上投射出来的一样。

火苗儿翻了个白眼,却乖乖地跳了下来,索性高跟鞋也不穿了,光脚踩在地上,笑眯眯地说:“组长……”

“请假的话免开尊口,预支工资的话尊口免开。”萧晚晴头也不抬地说,指着大桌子上的东西说了一句:“都是谁的?赶紧拿走,影响市容知道吗。”

火苗儿赶紧冲过去把自己那堆购物袋抢在手里,江路嘉摸着头,期期艾艾地说了声:“可是……你刚才说这张桌子归我使用。”

萧晚晴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盯着他看了三秒钟,才恍然大悟一拍桌子:“对不起,我忘记了。”

她丝毫不以为忤地接着说:“那你就先放着吧,等会儿收起来就行了。”

“那个……收到哪里去呢?”江路嘉硬着头皮问,“不是说,新人要进行三个月的实习期,包食宿的吗?”

萧晚晴认真地想了想:“吃饭没有问题,毕竟你所在的这个地方就是食堂,住宿的话……你看仓库里给你腾个地方怎么样?”

江路嘉盯着她,试图从她表情里找出开玩笑的意味,但是他失望了。

“我觉得……这个条件略微艰苦了一点,怕我坚持不下来。”他委婉地表示。

“那就麻烦了。”萧晚晴沉吟着说,“说起来我都忘记了,你们大家都是住在什么地方的?集思广益一下,给他找个睡觉的地方。”

江路嘉惊悚了,这也行?

苦鱼摇摇头:“洒家至今还在潭柘寺借住,怕是不大方便。”

“领导你真难得关心一下群众的生活条件啊,我还以为你觉得我们都跟火苗儿一样超脱凡尘呢。”王枫懒洋洋地说,“我住在朝阳区,哎,先说好啊,我不能收留你,我那个小区埋伏的记者太多,哪一天拍到我们俩同进同出,给我出个柜就不好了。”

安瑞和凉凉地说:“你不是个过气偶像吗?”

“过气偶像也是偶像!我组合的前成员现在还活跃在娱乐圈呢,我不能给他们添麻烦是吧?我洛雨辰是个很负责的人。”

江路嘉把目光投向火苗儿,后者嘟着嘴想了想:“我常年住酒店啊……你要来也可以,反正有空房间的。”

“少来。”安瑞和瞪着她,“你在酒店住一百年都有人买单,他住难道还要公款?我们组每个月的账单交上去,财务科都要把我叫去训一顿,有什么呀,不过是十几二十万的亏空,也值得锱铢必较?

他挥挥手:“瑞和华庭我有一套空房子,你要愿意的话你去住好了,不收你房租。”

“瑞和华庭?那是高档楼盘啊!”江路嘉惊悚了,忽然又抓到一个重点,“瑞和地产的产业?是那个瑞和集团?”

哪怕书呆子如他,也知道瑞和集团的鼎鼎大名,房地产只是一个特别小的方面,其余服装电子塑胶医药高新科技物流……无不是业内霸王,完全就是一艘跨国的航空母舰。

安瑞和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对啊,我爸的啊,你以为呢?”

江路嘉顿时肃然起敬地觉得自己有生之年居然还能认识富二代,而且富二代还这么接地气地在国九局里跟自己一起打外星人,简直可以视为都市传奇。

“那样不太好吧……”他心里窃喜,脸上却表现得有点犹豫和不好意思,“怎么能这么麻烦你呢。”

“的确不太好。”萧晚晴信手划过,把三个漂浮的蓝光幕给关上,忽然想起了什么,“你是新人,最好还是住在办公楼里,这样有什么紧急情况也可以学着处理,不要去外面住了,我给你在仓库里安排个地方。”

眼看着自己的住处瞬间从豪宅变成了仓库的角落,江路嘉的心失落地无以复加,但是他又不敢抗议,只有点头:“好,服从组织安排。”

“对了,下面开日常汇报会啊。”萧晚晴敲了敲桌子,“关于医科大那件案子,今天的汇报是什么?”

安瑞和用自己的手表在空中点了一下,一张硕大的蓝色光幕凭空出现,上面清晰显示的是江路嘉非常熟悉的场景,就是医科大没错,而且还是全景地图,俯视。

“根据我这两天的观察和检测,空间缝隙已经闭合,能量没有波动的迹象,辐射也完全消失,基本可以肯定是不会再开启了。”他信手在光幕上操作着,只用手指就能完成改变角度,放大缩小等一系列操作。

江路嘉看着这高科技上显示的是自己天天走过的校园,上面的路人都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同学,丝毫没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内,还是那么一副刻苦学习无忧无虑的大学狗的模样,心情有点复杂。

“那好吧,这样就可以进入结案程序了,报告抓紧写,三天之内要交上去。”

江路嘉举起一只手:“我能问一下,为什么这就结案了吗?那个……那个老鼠,到底是什么?”

大家对望了一眼,王枫难得好心地给他解释:“外星人的一种吧,反正我们也见得多了,不过你们医科大也蛮邪的,短时间内出现了两次外星人事件。”

“那,你们就没怀疑过,它为什么要杀我吗?”江路嘉讷讷地问。

“哎呀。”安瑞和不耐烦地说,“外星人有很多种,有的是友好的,有的是不友好的,非我族类,其心必诛,谁知道它们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我们负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好了,放心,它是想杀你,可是组长已经把它干掉了啊,你现在是安全的,别想太多了。”

说着他挥挥手示意话题结束:“好了好了,下一条。”

江路嘉有心把内心深处的秘密说出来,那个老鼠在拉他跳楼之前问过他的那些话,本能地觉得一定有什么重要含义的,但是看到大家都兴趣缺乏的样子,又默默地吞了回去。

“下一条啊。”萧晚晴盯着爱派的屏幕,很严肃地说,“下一条议题是今天的晚餐吃什么。”

江路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再说外星人的事吗?怎么一下子就转得这么快。

“包子吧,包子简单。”王枫来劲了,“做两种馅的就可以,再加上粥,齐活!”

萧晚晴冷冷地看着他:“最近总有人在意见箱里反映主食花样品种太少,果然是有人消极怠工,敷衍了事。”

“还是馒头吧,充饥又清淡,还能养胃,配粥也好。”苦鱼温和地建议,“晚上不宜吃得太油腻,准备四种凉拌菜就可以了。”

王枫不干了:“你也替工作人员想想好吗,不要老用十方斋的素食水准来打发大家,只吃素菜的话皮肤会垮塌松弛的!再说大家辛苦了一天了,要补充能量,要吃肉,肉!”

火苗儿本来一直在无聊地看自己刚做好的美甲,听到这句话就精神了:“好啊好啊,我来做个烤牛排吧!”

安瑞和立刻反对:“不行!天天烤牛排,知道不知道这个月伙食费又要超标啊!?”

“小气鬼!吃的是你的钱吗?”火苗儿不高兴地说,“真是越有钱越抠门。”

安瑞和高傲地说:“我这是职业操守,和我本身有钱没关系,再说,我和你一样是领工资过日子的。”

眼看大家的话题就要歪到富二代啃老上去,萧晚晴头疼地阻止:“停!都给我停下,就这么好了,馒头,包子,稀粥,四种凉拌菜,包子要三种馅,肉,素,豆沙,都干活去吧!”

“组长你早就该一言堂,搞什么民主发言呢,反正最后也是你决定。”安瑞和酸溜溜地说,“我调材料出库去了啊。”

余下的人也纷纷嘀嘀咕咕的,但无一反对,都开始忙活起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