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29 09:03:51 字数:4221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路嘉被萧晚晴勒令留下,他反正也没什么事可做,看着那两人各自回到格子间里去忙活自己的,百无聊赖,只能以逗弄小机器人为乐,你一句我一句地问答着:

“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南瓜。”

“南瓜在这里多久啦?”

“秘密!”

“南瓜最喜欢谁呀?”

“太幼稚的问题不回答。”

“南瓜帮我倒杯水吧,谢谢。”

“好哒。”

他正在自得其乐,忽然大门开了,萧晚晴走了进来,看脸色还好,不像是憋着气回来的,江路嘉放开小南瓜两条肥肥短短的金属上肢,刚站起来想开口,就看见萧晚晴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气度从容,那派头一看就是领导干部!

萧晚晴站在门口扫了一眼,看到剩下这三个人,眉头皱了一下,还是开口:“安副组长,去准备误餐饭。”

安瑞和不感兴趣地说:“谁啊?耽误什么了就要吃误餐饭……”一回头看到是谢曜,嗖地一声就站了起来,以标准的军姿站得笔挺,大声说:“谢主任好!请点菜!”

王枫本来也不知道真忙还是假忙,总之头都不抬的,一听到这三个字,也弹簧一样地蹦了起来,大气不敢出地站在原地。

谢曜温和地说:“不用那么麻烦了,给我下碗面就可以了,你们都忙你们的,小萧?”

萧晚晴不自然地笑了笑:“好的。”

她脚步匆匆走向门外,谢曜慢条斯理地在中间那张大桌子旁边坐下来,从公文包里掏出眼镜戴上,聚精会神地开始看文件。

江路嘉尴尬地站在原地,本来想是不是可以坐下,但是瞥到那两位同事都一脸战战兢兢,如临大敌的样子,也只能保持这个姿势不动。

王枫拼命给他使眼色,让他退后站到两人中间这边来,以不引起谢曜的注意,江路嘉领会到了,小心地放开南瓜的金属球型手,一步一步地蹭了过去,声音压得低低地问:“怎么啦?”

“怕你被母老虎叼走吃掉。”王枫嘴唇微动,几乎是用腹语讲出了这句话。

安瑞和表示不同意:“怎么就母老虎了?老虎得罪谁了?分明是早已灭绝的奥沙拉雌龙。”

谢曜仿佛听到了什么,微微改变了头的倾斜角度,于是三个人同时闭上嘴,挤在一起,一声都不敢吭了,只有小南瓜还大胆地向前滑行了两步,抬起头灯,仔细观察着。

“南瓜,回来!”安瑞和出声叫它。

谢曜把目光投射到小机器人身上,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个机器人是自主研发的吗?有没有采用被禁止的外星科技?我怎么不记得在你们的仪器清单上有它?这属于漏报瞒报吧?”

安瑞和一个箭步窜上前按住了南瓜圆滚滚的大脑袋,陪笑着说:“就是个扫地机器人……他们觉得好玩,给重新改了个外形,是照着……嗯,星球大战那里面的给改的!二次元!情怀嘛!COSPLAY,不是什么值得上报的东西。”

谢曜冷淡地指出:“可是看这个灵活程度,不像是个扫地机器人啊。”

“那是因为我们这里全部的仪器都由‘军师’负责自动化系统,这是规定,您知道的,所以它芯片里也有军师的操作指令,自然就比别的扫地机器人要灵活一点儿。”

安瑞和一边说一边手底下用力,南瓜奇怪的也没有进行反驳,乖乖地跟着他回到了己方阵营里。

谢曜看起来还有点不信的样子,但这时候萧晚晴已经回来了,一手推开门,一手稳稳地端着一个托盘,于是她也不再提这事,看着萧晚晴把托盘放到她面前,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江路嘉不可置信地看着,确实是正常的托盘,正常的面碗,一双筷子架在青花瓷的筷架上,大碗里是清澈的面汤,窝着一团银丝一样的面,热气腾腾,汤清面白,上面撒了一点碧绿的葱花,面汤带着葱香,远远地飘过来,让他都不禁有点饿了。

可是,他刚才还以为两人说的是什么黑话,‘误餐饭’绝对不是指吃饭,有可能是指‘不能当面向领导汇报只能私下说的内幕’,‘下碗面’也不是下碗面,而是准备另外一份不能泄露在外的情报……这才符合特勤组高大上的形象嘛,可怎么原来猜错了,谢曜仅仅就是来吃点东西填肚子的,而萧晚晴确实也屈尊放下手头工作,去给她下了一碗面?

“喂。”他侧过身,尽量小声地问,“怎么回事啊?组长为什么真给她下面条吃了?”

“你白痴啊。”安瑞和粗鲁地骂了一句,“门口那么大两个字没看见?我们这是食堂!做饭给人吃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吗?”

谢曜用筷子挑起一缕面,斯文地吹了吹,然后小心地放入口中,慢慢地咀嚼着。

江路嘉听到身边两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可是并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谢曜把嘴里的面条咽下去之后,又挑起了第二筷子。

吃完三筷子面之后,她终于忍不住了,暂时停下筷子,抬头看着站在身边的萧晚晴,单刀直入地说:“实在太难吃了……晚晴啊,你这个手艺,怎么嫁得出去啊。”

江路嘉差点一个踉跄平地摔倒,领导同志,这话画风不对啊!

萧晚晴笔直地站着,装没听见。

王枫小声说:“我猜组长这次没放盐。”

安瑞和断然反驳:“不可能!不放盐有什么难吃的?我猜是组长把糖放成盐了。”

“糖和盐从外观上就不一样好吗!你瞎啊?我觉得组长把味精当成盐放了!”

他们激烈地讨论着,但谢曜抱怨了那么一句之后,并没有放下筷子,而是继续慢条斯理地把一碗面都挑着吃完了,甚至还喝了一口汤,然后皱着眉,掏出手帕来矜持地擦了擦嘴角。

萧晚晴一直面无表情地站着,仿佛这碗难吃的面不是自己做的一样。

谢曜把手帕放回兜里,抬眼又看了看萧晚晴,上下打量了一番,又挑剔道:“多大的姑娘了,成天穿得这么老气横秋的干什么,你给谁守寡呢?”

这句话终于让萧晚晴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她抿抿嘴,低声说:“省心,不用考虑搭配,可以心无旁骛专注工作,挺好的。”

“你这个孩子啊。”谢曜摇摇头,从那个黑色大公文包里掏出一个精美的小小盒子,放到面碗旁边,“这是最近流行的叫什么YSL星辰,听说还蛮好用的,年轻女孩子都喜欢,正好看见了就买了一只,你留着用吧。”

出乎江路嘉的意料,萧晚晴竟然连客气一下都没有,默默地点了点头,就算是收下了。

“那么,谢谢你的款待,我走了,再见。”

谢曜和萧晚晴礼节性地握手告别之后,没有理会缩在角落里的三人,拎着大公文包走出了房间。

萧晚晴盯着那只小盒子看了一会儿,随手拿起来扔在一边:“南瓜,洗碗去。”

小机器人嘟嘟地闪着光就忙不迭地滑了出去,萧晚晴抬头,看见三人站在一起的样子,奇怪地说:“你们没事可干吗?都站在那里干什么?”

王枫和安瑞和一声不吭,立刻飞速坐回自己的位置,十指把键盘敲得飞起,江路嘉站在原地,嗫嚅着说:“你让我不要离开……”

“哦对。”萧晚晴长出一口气,“我都忘记了,你是来特勤组报道的。”

江路嘉心酸得差点落泪:“那麻烦您记住吧,明天别再把我当侵略者给毙了。”

“说什么蠢话呢。”萧晚晴双手叉腰,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被五个格子间塞得满满的,挪动哪一个都不合适,只能指了指面前的金属大桌子:“你暂时就用这张桌子吧。”

江路嘉看了一眼这张足可以让自己在上面躺着打四五个滚也掉不下来的大桌子,无言地点了点头。

“日常工作……嗯,我想想。”萧晚晴忽然问道,“安副组长,你给新来的同事介绍了我们组的工作范畴没有?”

安瑞和回过头来,一脸‘又想推给我?’的郁闷表情。

“没有也没关系,反正他就交给你了。”萧晚晴轻快地说,“你给安排一下吧,我还要去整理161012号档案的卷宗,失陪一下,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们都井然有序,拜拜。”

说完她走了,安瑞和嘀咕着:“官僚主义,官大一级压死人……什么好事又推到我头上,真正能做主的大事怎么不找我决定呢。”

他推了江路嘉一把,没好气地说:“我们这里,情况很复杂……既然你已经确定留下了,那就是自己人了,什么事也不用瞒着你,你想必也知道我们特勤组是干什么了的吧?”

江路嘉犹豫了一下,在‘抓捕外星人’和‘做饭的’两个之间摇摆不定,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昂首挺胸地说:“是为了保卫全人类而奋斗的!”

“啊,你有这个觉悟很好!”安瑞和惊讶地说,“是党员吗?”

“正在接受组织考验!”江路嘉庄严地说。

王枫张大嘴巴,然后欢呼起来,恨不得立刻扑过来拥抱他:“太好了!两学一做终于有人写了!妈呀,我们得救了!”

“妈蛋王枫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反动,组织上要你写个思想汇报就跟要了你的命似的,时刻记住我们是唯物主义思想武装的战士好伐!?”安瑞和唾弃道,然后继续对江路嘉说,“其实呢,我们的目标也没有这么假大空,毕竟表面上我们的身份是国九局食堂的工作人员,首要目标是要喂饱这局里上上下下几百口子人,别把他们饿死了。”

江路嘉明白地点点头,然后为难地说:“可是……我不是很会做饭。”

“欧,那个完全没问题的,反正你做饭再难吃也不可能比我们组长更差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她啊,没有味觉的。”安瑞和轻描淡写地说。

江路嘉吃了一惊,急忙追问道:“没有味觉?是有什么疾病吗?我有个本科同学现在跟着导师在同仁医院,可以走走后门帮忙挂个专家号什么的。”

“啊,不是很清楚,那是我来之前的事了,听说是手术失败……这可是她的逆鳞,你别去碰比较好。”安瑞和建议。

江路嘉不放弃地说:“怎么能讳疾忌医呢,现在医学发展也算日新月异了,总有办法的,还是要劝她去正规治疗一下比较好……你要是不知道的话,组里还有没有资历更老一点的组员可以打听打听的?”

一个人,没有了味觉,等于什么滋味都尝不出来,吃什么东西在嘴里都只能感受到冷热软硬,那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他一想到这点,就觉得萧晚晴始终冷淡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是情有可原了。

味觉都没有!多可怜啊!

安瑞和刚想说话,叮的一声电梯开门,随即走廊上传来一阵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他耸耸肩:“哪,资深组员来了,这一位可是七朝元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