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28 09:02:41 字数:3746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萧晚晴阴着一张脸走出电梯,脚下踩得木地板嘎吱作响,她幸亏还有一点理智,看着紧闭的局长办公室大门,一转身进了秘书的房间,沉声说:“我要见局长。”

“可是局长正在会见一位重要的访客,十分钟前刚刚结束日常会议,半小时后还有一次外事活动。”女秘书抱歉地说,“萧组长,如果有要事可否有我转达?”

萧晚晴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这事你转达不了。”

女秘书礼貌地伸出手示意:“您请稍等。”

萧晚晴盯着侧面那扇直接通向局长办公室的门,运了运气,抬腕看了一眼手表:“我只要五分钟就够了。”

女秘书想了想,还是拿起了内线电话,轻柔地说:“对不起,局长,打扰一下,萧组长似乎有很紧急的事要求见您……好的。”

她放下话筒,对萧晚晴眨眨眼:“进去吧。”

萧晚晴做了一个感谢的手势,女秘书笑着低声说:“下次再有那个什么的话,给我留一份。”

“没问题。”萧晚晴心里有事,一口答应下来,走到侧门那里,循例敲了敲,然后握住门把,一下拧开了门。

随即,她就怔在了当地。

刚才女秘书说了局长在会见一位重要的访客,她以为也许就是上面派来的人,象征性地检查一下工作的那种,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她……

坐在半旧的大办公桌前的中年女士转过头来,微微一笑:“是小萧啊。”

萧晚晴握着门把手的掌心没来由地渗出了冷汗,她不由自主地垂下了眼皮,低声说:“谢主任,您好。”

接着她仿佛才醒悟过来,赶紧生硬地道歉:“对不起,打扰二位了,我过会再来。”

“不必了。”谢曜一按桌面,利落地起身,“我和你们葛局长的谈话正好也告一段落了,既然你有要紧事,那么是我该不打扰你们才对。”

说完,她拎起放在椅子边的大黑公文包,一只手伸出来和葛局长礼貌地相握:“再见,葛局长。”

萧晚晴僵硬地站着,目光一直低垂,死死地看着地毯上的花纹,却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一直到关门的声音响起,她才抬起头来,似乎想解释什么:“对不起,局长,我不知道是谢主任在……”

葛局长摆了摆手:“常来常往的,难免要打交道,你在意什么?在意得过来吗?进来吧,不是说有事?”

萧晚晴脸色阴晴不定,但想起食堂里那个大麻烦,还是鼓足勇气,一步跨进去,在背后管好门,单刀直入地说:“局长,您时间不多,我就长话短说了。”

葛局长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我时间不多,咒我啊?”

“不是。”萧晚晴挫败地上前,双手按在桌面上,眼睛直盯着他问:“江路嘉是怎么回事?”

“啊?我以为你知道啊,之前不是例行邮件通报过了吗。”葛局长轻松地说,“像这样的人,不能让他们流落在社会上,最好的办法就是吸纳入国九局,成为自己人,不然还要派人长期监控,很费人力物力的,现在社会上的普通警察同志也很忙,就不要给他们增添麻烦了。”

“是,我当然知道他那个特殊体质是必须要编入国九局的,但他怎么会被分配到特勤组?情报处医务科行政部监控处……哪里安插不下他一个文职人员?给他一份工作让他饿不死不就完了吗?”

葛局长和蔼地笑了:“那些部门,说白了都没有你们特勤组重要,现在你们只有五个人,力量上有所缺失,给你们增补新人,将来分担一些工作,不好吗?”

“我谢谢您了,局长,您是不知道他有多废物,简直就是个战斗力负值的渣渣,如果他能进特勤组的话那么历年来被我退货的那些人,我全部向他们道歉,八抬大轿,啊不,加长林肯请他们回来。”萧晚晴郁闷得无以附加,咬着牙说了一句,“他进特勤组,就是纯粹给我们扯后腿的!”

葛局长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身手不行,可以训练嘛,谁第一次来特勤组也不是立刻就能飞檐走壁的,像你们那个王枫,来的时候什么样?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娘娘腔嘛,碰掉一截指甲都要哎哎叫的主儿,现在还不是一样出得了外勤,抓得了犯人?萧组长,你不要对江路嘉心存偏见,他虽然年纪偏大,基础也不好,但是他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我是思考过很久之后,才把他放到你们特勤组的。”

萧晚晴垂下头,浓厚的刘海遮住了她弯弯的眉眼,只露出一截挺直的鼻子和红润的双唇。

“您说的得天独厚,就是指他脑子里那张网吧?”她沉声说。

葛局长欣然点头:“是啊,那张网保护了他,连洗脑技术都无可奈何,这可是目前我们掌握的外星顶级科技之一了,思维产生的能量和空间缝隙的波动有相似之处,而且有部分外星人是直接针对脑部攻击的,就像你们前天交来的关于虚惑星人的报告一样,在有防备的情况下还不成问题,就怕是突然袭击,哪怕是你们特勤组,也只有你能扛得住吧。”

他交叉起手指,满意地笑着:“所以这样的人才留给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萧晚晴反而松弛了下来,紧绷的肩膀也塌了塌,带着自己都没发现的一丝恳求的语气说:“没必要这样的,局长,他就是个普通人,一个死老百姓而已,辛辛苦苦读到博士了,本来不应该跟我们有任何牵扯,就算现在进了国九局,也照样可以找个安稳的文职位子让他干上三十年,拿一笔退休金,度过考察期之后安度晚年……他不能进特勤组,特勤组牵扯的机密太多,是最高级别,他又不像安瑞和他们,今天说不干了,直接清洗掉记忆,第二天就可以走人,从此之后江湖不见两不相干,再见都是陌生人。他的记忆是清除不掉的,他看到什么,接触到什么,他都会记得清清楚楚!他一旦进了特勤组,就不可能离开了!”

“晚晴,其实你明白我为什么非要他进特勤组的,对吗?”葛局长不动声色地说。

听到这句话,萧晚晴慢慢抬起头来,雪白的脸上毫无表情,对葛局长脸上的笑容也无动于衷,一句话就揭开了两人都心知肚明但在竭力掩盖的真相:“局长,您是打算让他去死是吧?”

室内寂静无声,只有阳光轻暖地透过硕大的玻璃窗和白纱窗帘照入室内,空气中的灰尘在阳光中犹如有生命一般地翻滚着。

葛局长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地消失,终于,他点了点头:“是。”

“您是担心十年前的事重演,我们又要面对那样的危机……可是我可以的,有我就够了。”萧晚晴斩钉截铁地说,“您是信不过我吗?”

葛局长脸上的神色变幻,末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是局长,我要考虑任何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准备,总是越多越好。”

“那也用不着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让他去死吧?”萧晚晴激烈地说,“如果那样的情况不会发生呢?他陷入其中就已经不能脱身了啊!为什么不让他先置身事外,等到真……真需要的时候再……”

“萧组长。”葛局长叫着她正式的职位,严肃地说,“这是一场战争,一场不为人所知,但是每个战士都在拼尽全力厮杀的战争,不要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侥幸心理上,我们要的是绝对的胜利,没有万一,没有如果,我们站在地球上,根本无路可退,你明白吗?”

萧晚晴死死地咬着牙,过了半晌才点头说:“我明白。”

“十年前我说过一句话,‘面对这样的危难,关系到全人类的存亡,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牺牲的,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去死的’,这句话到今天仍然有效。”葛局长低下头,摆出一副结束谈话的姿态,“就这样吧,你如果心软的话,就不要和他产生任何感情,这样对你们都好。”

默默地退后一步,萧晚晴点了点头,然后什么都没说,像来时一样悄然地拉开房门出去了。

萧晚晴走出中转电梯之后,正要去搭回食堂的那一座,却赫然发现谢曜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安静地握着双手,似乎在等人。

其实这些年,她见谢曜的次数并不多,谢曜也并不经常往国九局来,两人都有意无意的避免着碰面。

今天再见到她,惊觉确实老了很多,当年风姿绰约,丝毫看不出年纪,更别说是孩子妈的谢曜,如今穿着一身藏蓝色的苏式西装,长卷发也剪成了规规矩矩的齐耳短发,用几根黑色的夹子别得一丝不乱,鬓边的白发自然是毫无保留地露了出来,皮肤还依然白皙,但皱纹是再也遮不住了,她坐在那里,就跟一个普通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没什么区别,再也看不出当年的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谢主任。”萧晚晴大步走向前,礼貌地问道,“怎么坐在这里?是车还没有来吗?要不要我……”

谢曜抬眼看着她,唇角上翘,似乎是笑了一下:“今天在国九局开了一天的会了,才想起来,午饭也没有吃,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吃饭。”

她看了看手表,若有所思地说:“没记错的话,你们食堂也负责提供误餐饭吧?”

萧晚晴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怎么也没料到谢曜在这里等着的居然是自己,这就算了,还找了这样一个借口,她究竟想干什么?

“怎么?”谢曜疑惑地看着她,那眼尾微微上扬的凤眼里还隐约带着当年的风情万种,“不提供了?”

萧晚晴按下心头的疑虑,尴尬地笑了笑:“当然有,我们怎么会让客人饿肚子呢,请您跟我来。”

“那就麻烦你了。”谢曜大方地笑了笑,拎起自己的大黑公文包,站了起来,跟在了萧晚晴的身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