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26 09:08:39 字数:3828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路嘉愣愣地看着安瑞和,对方一脸泰然自若,还低头掏出了手机在玩,不耐烦地催促道:“你还有什么未了之事?什么时候才能走?”

“现在,现在就可以。”江路嘉结结巴巴地说。

特勤组,他知道啊,萧晚晴所在的组,相当于警察里的飞虎队,军队里的特种兵,地下党的锄奸团……纯武力的所在,一把尖刀。

居然要一位特勤来接自己,这是多大的荣耀?

总不会是怕自己半路上跑了吧?

他不敢吭声,拎着行李就要往三轮车上放,却被安瑞和制止了:“你干嘛?”

“我……我就放一下,拎着怪沉的,你放心,我不坐。”江路嘉赶紧辨白。

安瑞和用一种‘我怎么听不懂’的表情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猛拍一下巴掌:“你以为我会用这个车拉你回局里去?”

“不是吗?”江路嘉怀疑地问。

“我丢不起那个脸。”安瑞和恼火地说,把三轮车随便往墙边一推,对他扬扬下巴,“跟我来。”

江路嘉拎着行李跟在他身后,往学校对门一条斜街里走去,目瞪口呆地看着安瑞和一边走,一边扯下帽子,随意地丢在路边,扯开白色的工作服,信手一翻一甩,身上穿的已经变成了墨绿色的毛衣,柔软而闪着温暖的光泽,一看就价值不菲。

再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是不经意地用鞋跟嗑了一下地面,江路嘉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本来穿着的一双脏兮兮的运动鞋变成了棕褐色的真皮马丁靴,这么一衬的话,腿上的牛仔裤虽然没有任何改变,但是瞧着似乎也有品位上档次起来了呢!

“这……这是?”他试探地问。

“啊,换装的小把戏。”安瑞和倒是回答了他,“没办法,化装侦查是我们的日常,有时候不得不多准备两身行头。”

你说的都很有道理,但是这个黑科技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斜街里,这里路况狭窄,汽车根本开不进来,靠墙停着一溜儿的小型电动汽车,也就是俗称的三蹦子,安瑞和伸出手,不知按动了什么,其中一辆白色的就亮起了灯。

“呵呵,还蛮亲切的。”江路嘉为了缓和气氛,干笑着说,“我第一次到学校报到的时候,也是坐的三蹦子。”

安瑞和瞥了他一眼,伸手拉开了车门,示意他进去。

江路嘉看了一眼那狭小的车厢,心里吐嘈这还不如坐刚才的三轮车得了,至少不这么憋屈,还能吹吹风,这么想着,他一手拎着一个包,小心翼翼地抬起一条腿,就迈入了车厢。

咦!就在他的头也探入车厢的时候,面前的情景整个改变了!

他本来以为他踏入的应该是一辆三蹦子窄小的内厢,没想到眼前一花,已经变成了比加长林肯还要宽阔的空间,脚下踩的是厚厚的白色羊毛毯,两排真皮沙发对面而列,中间茶几上随随便便扔着几台笔记本模样的仪器,从车顶上还悬挂下来几块显示屏,薄得就跟一张纸一样。

江路嘉下意识地就后退了一步,整个人从车子里又蹦了出来,他摇摇头,疑惑地看着,面前还是一辆小小的三蹦子,打开的车门仅供一个人弯着身子才能钻进去,里面一览无余,是特别窄小的空间,只够他一个人坐。

他回头看向安瑞和,后者手里弯折手机,漫不经心地解释道:“一个扩展空间的小把戏……你也知道,北京的交通堵塞实在是太要命了。”

江路嘉连连点头,然后鼓足勇气再次踏入了车厢。

这次他一鼓作气地整个人都钻了进去,重重地跌倒在对面的真皮沙发上,陷进去的时候舒服得差点叹气:“哇!牛逼!”

安瑞和也随着钻了进来,坐在他对面,关上门,车子轻巧地启动了,平稳得好像一艘船在水面滑行一样。

江路嘉用力地在沙发上颠了颠,羡慕地说:“这沙发真不错,也是外星科技吗?那种特别符合人体工学之类的材料?”

“不,就是普通的芝华士。”安瑞和玩着手机,头也不抬地说,“冰箱里有饮料,你随意。”

这时候他手机响了,安瑞和抬起手,把车顶上悬挂的其他显示屏像推一堆垃圾一样地推到一边,拉出其中一块,在上面点了两下,懒洋洋地说:“喂?”

“没……我奉局里的命令,接个菜鸟实习生回去……没办法,反正我在附近……不知道,没有任何能量波动……可能关闭了吧。”

他瞥了一眼江路嘉,毫无顾忌地说:“谁知道什么来头,蠢不啦叽的,可能又是那种坐办公室的按照规章制度死板办事就知道指手画脚给我们添麻烦的文职人员吧,也不知道能待多久……嗯,我挂了。”

江路嘉鼓起勇气说:“那个,其实……我也参加过行动的,就你们特勤组那种,抓捕外星人,很危险的那种,不然领导也不会特招我进国九局。”

安瑞和在屏幕上操作着,心不在焉地说:“虽然我不知道你参加的是哪次抓捕,但你没给我同事添麻烦吧?”

“以后不会了。”江路嘉保证地说,“我一定会做好我份内的事,给你们搞好后勤工作。”

“哈?”安瑞和总算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正式地看了他一眼,“你是后勤人员?”

“是啊,给我的派遣证上写的是国九局后勤部门接收。”江路嘉迷茫地说,“也许是医务室的工作吧?你们出外勤的难免会有个什么磕磕绊绊的。”

按理说,一般群众在面对医生的时候总是友好一点的,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有用上对方的时候了,可是安瑞和不感兴趣地把目光重新又移到屏幕上,淡淡地哦了一声。

江路嘉也没话说了,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豪车就是豪车,沙发这么柔软,空间这么大,开起来这么平稳……等等!

“你……我……”他结结巴巴地问,“现在是谁开车呢?”

安瑞和眉毛都不动一下:“我啊。”

“你……你不是好好地坐在这里呢吗!?”

“大惊小怪,难道非要坐在驾驶室里才能开车吗?”

车门再度打开的时候,江路嘉拎着行李心惊胆战地下了车,发现自己站在一栋不起眼的灰扑扑的老楼面前,门边还挂着一排白底黑字的牌子“《星相观察》编辑部”“三垣建筑体系研究所”“距度测量爱好者交流会”“天官民俗非遗保护协会”……

感觉就是一群既冗且庸的吃白饭部门被排挤硬塞到一个地方来待着了呢。

“喂!”安瑞和从背后叫他,从车门里探出头来,扔给他一罐可乐,“祝你好运,实习生。”

“呃,谢谢。”江路嘉手忙脚乱地接住可乐,看着那辆神奇的白色三蹦子一溜烟地开走,深吸一口气,踏上了台阶。

进去和普通单位一样,都是个接待处,坐着一位面目严肃体态端庄的前台大姐,江路嘉打开手机,翻到派遣短信那一条,递了过去,她抬起眼睛看了一眼,点点头说:“好,等着吧。”

咦,这就结束了?不应该反复核查身份吗?连二维码也没有扫一下啊!

万一我是外星人冒名顶替前来国九局搞破坏的怎么办?

江路嘉还没想到自己要是外星人怎么冲进来大杀四方,旁边的房门里就出来一个笑容可掬的小伙子,表情诚挚得像是要推销什么,一上来就握手:“江路嘉博士,你好,这么快就来报道了,很辛苦吧?”

“哦,其实也不是很辛苦。”江路嘉把行李和可乐都揽到一只手上,腾出手来跟他握手,“也就是从东北二环过来的而已。”

“什么?东北?”小伙子的眼神更诚挚了,赶紧帮忙拎过他的行李,“快请进,我这就带你去对口部门报道。”

江路嘉还没来及解释这个东北不是那个东北,对方就已经转身走人了,他只有赶紧跟上。

进入旁边的小门,迎面就是一条走廊,两边都是极其普通的办公室,走廊上还挂着消防安全的宣传画,有人在更换书报架上的报纸,给窗台上的盆栽浇水,一切看着跟老国企似的慢吞吞,压根没有江路嘉想象中的高端科技。

小伙子带着他走到其中一间办公室,推开门,客气地说:“我们在这里稍微等一下,马上就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吉利呢,江路嘉琢磨。

说是稍微等一下,果然是‘稍微’,江路嘉才在磨得都有点起毛的沙发上坐下,屁股还没坐稳,小伙子就走向对面,应该是窗户的位置,伸手刷了一下,那四扇‘窗户’带着窗外的金秋街景徐徐向两侧分开,露出一个电梯间的装置来。

幸亏江路嘉是见识过三蹦子秒变加长林肯的人,面对这种情景丝毫不慌乱,镇定地跨了进去。

电梯间往下一沉,再度开启的时候,江路嘉发现自己似乎弄错了什么。

面前是一个短短的走廊,两边的房门上挂着‘仓库’‘冷藏库’之类的牌子,这倒也罢了,迎面的两扇大门上,赫然挂着两个红漆大字:“食堂”

这……难道入职之前,先招待吃个饭吗?会不会还有领导亲临,一起用餐以资鼓励什么的?

“啊,到了。”小伙子笑容满面地说,把手里的行李递还给江路嘉,“这就是你从今以后要工作的地方。”

“等等!”江路嘉脸上的肌肉都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把话说说清楚,什么叫我以后工作的地方?不是后勤部门吗?至少也该是个医务室啊!这样我专业才对口!我可是个外科博士!”

小伙子比他还惊讶:“没有啊,你的派遣证在我们人事处这里的备注就是食堂工作人员啊。”

江路嘉倒退了一步,觉得五雷轰顶也不过如此。

什么?葛先生跟他循循善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了那么一大篇,诚恳地吸纳他进国九局,难道就是让他来当个厨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