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02 18:43:33 字数:2903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敏感地停下来,盯着面前的楼梯过了半分钟,猛地转回头去。

背后是空荡荡的走廊,寂静无声,除了自己的影子,没有任何别的动静。

“见鬼了……”江路嘉嘀咕了一句,随即又呸呸呸了几声,一猫腰,直接三步台阶一步跨,轻捷地冲上了楼梯。

下午上课的示教室在三楼中间,上了楼梯左拐就是,当时太阳从大窗户里透过树荫洒下来,金色光芒照着雪白的课桌,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少男少女脸上流露着求知的渴望,围着锃亮的不锈钢标本盘,里面暗褐色的人体部件也显得没有那么可怕,反而透着一股医学特有的庄严感。

但是他现在打开门,摸索着按亮灯的时候,示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节能灯的白色光芒和日间温暖的阳光截然不同,每个长课桌上都摆着装有人体部件的不锈钢盘子,看上去……真有几分碎尸现场的感觉。

“嘘,唯物主义,医学精神,又不是十八岁小姑娘了,怕个啥哟。”江路嘉给自己打着气,一边把背包甩到讲台上,然后抽出表格来对着检查标本上的编码,一项项地打着勾,然后把盘子摞起来,准备放到推车上送走,完成一天的工作。

才整理到一半的时候,他又抬起头来,是他幻听吗?走廊上,似乎真的有什么声音?好像是一个人光着脚在慢慢地挪动……

这时候和刚才不一样,没有他自己的脚步声做掩饰,听得清清楚楚的,好像,真的是有……

“不会吧?”他自我安慰道,“不会真的有不开眼的小偷吧?”

他顺手把盘子里的标本倒到一边,紧抓住不锈钢边缘,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尽量悄无声息地把门打开一条缝,向外窥视着。

刚才上来的时候,他只开了楼梯口的灯,所以门口这一片是有光的,然而光线弥散出去,慢慢消失在黑暗中,那端就是走廊的尽头,死气沉沉,毫无动静。

江路嘉松了一口气,没想到放松太过,手指抓不住不锈钢滑溜的边缘,标本盘脱手而出,哐啷啷掉在地上,旋转着,碰撞着,发出惊天动地的噪音。

“艹!”江路嘉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弯腰去捡盘子的时候,眼尾一瞥,好像有个白色的影子从走廊上光暗交织的边缘一晃而过,他不相信地睁大眼睛,猛地拉开房门,想看个清楚。

可是今天晚上没有月亮,雾霾又重,没有光线照明的地方就是漆黑一片,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

好像有人在他脖子后面吹了一口凉气一样,江路嘉感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后退了一步,茫然四顾,平时看惯的一切,桌子,盘子,黑板,窗户外面摇晃的树枝……忽然一下子都变得阴森可怕了起来,曾经看过的无数恐怖片桥段呼啦啦涌入他的脑海,让他的两腿都在哆嗦。

“怕,怕毛!”他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地对自己说,“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就是没有!”

他又等了两分钟,周围毫无异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就说……没有鬼吧!”他结巴着说,赶紧把房门关上,奔回课桌前,手忙脚乱地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快快快,早点干完早点回去睡觉……啦啦啦,啦啦啦,我是一条小青龙……”

接下来的事情出乎意料地顺利,他飞快地对照完编号,填完表格,标本都好好地装在推车里,只要走到地下室的标本库,刷卡开门,放回该在的位置,表格插好,就可以大功告成,回去睡觉。

这时候江路嘉也松懈下来,嘴里哼着歌儿,推着小推车往电梯间走去,一路还故意加重手上的力气,小推车的轮子有点老旧了,发出咿咿呀呀的怪声,他也丝毫不以为意。

说起来,医科大的灵异故事是不少,他在读本科的时候,女生楼还流传着“补考鬼魂”的传说,说某个女生起来上厕所,看到一位长头发学姐在走廊灯下坐着看书,就问‘你怎么不去睡觉啊?’,那个学姐幽幽地回答:“要补考啊,挂科就死定了。”,然后一抬头,长发撩起,两个黑窟窿直勾勾地盯着她。

当然,这只是传说,从来没有哪一位女生真的遇到过这么一位学姐,江路嘉高度怀疑是哪一门挂科率特别高的老师把学生们折磨地死去活来,所以用这种方法发泄一下内心的郁闷。

他按下电梯按钮,放松地依靠在壁上,几乎是立刻,叮的一声,就已经到了地下室。

鼻端的福尔马林气息顿时浓郁起来,地下室和地上窗明几净的教学区域不同,一年四季不透阳光,各类标本分门别类地泡在大大小小的池子里,像他手里这些‘系统部件’不同,真正可怕的是存放“大件”“原件”的地方,那一个池子里黑压压挤挤挨挨的全都是保持基本形状的人体,只等着需要的时候,用大铁钩子拉起来挑选,心理素质不好的人,看一眼这场景都要做半年噩梦。

要说解剖楼真正阴森可怕的地方,其实是这里才对。说是鬼故事的发源地也不为过。

江路嘉自认不是个胆大的人,幸亏他也用不着去大池子那边,他刷卡打开库门,熟练地把标本都放回池子里,动作很小心,生怕有什么损坏,影响下一次教学。

这个过程也很快,几分钟之后,他直起腰来,喘了一口气,把表格放好,几乎是兴高采烈地往大门走去。

教训啊教训,果然不该拖这么晚再来的,这短短一个小时他简直大起大落,像在恐怖片里过的一样,下次一定不干了!

就在他这么想着,拉开大门,以为今天晚上的大冒险就该到此结束,他马上可以回宿舍去洗澡睡觉的时候……

忽然毫无预兆的,一股大力猛地从肩头袭来,就好象是有人在背后狠狠推了他一把,江路嘉一个踉跄,身不由己地冲出了标本库大门,随机沉重的铁门在背后砰地合拢。

他受惊过度,反而一时懵住了,缓缓地转过身来,茫然地看着紧闭的标本库的大门。

“谁……谁在那里?”他颤抖着问。

脑子这时候近乎疯狂地转动了起来,夜晚的解剖楼里是不应该有别人的,更不要说标本库里,李师傅为人随和,但工作上一丝不苟,绝不会犯这种偷摸躲在标本库里面吓唬人的毛病。

那么,标本库里的是谁?!刚才推了自己一把的是谁!?

在他脑子还没彻底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已经本能地做出了反应:转身,撒腿就跑,能跑多远跑多远!

以比来时还要快得多的速度,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进了电梯,江路嘉用发抖的手指拼命按着上升的按钮,老楼的电梯也比较老旧,关门的速度慢得不可想象,他靠在电梯壁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低着头,死也不敢往外面看一眼,生怕看到自己承受不了的东西。

好歹电梯门关上了,然后向上升去,几乎是立刻就到了一楼,江路嘉不顾一切地在电梯门还没完全开启的时候就冲了出去,飞奔向大门口。

这个时候他已经忘记了一切,也顾不上关灯,脑子里就剩下一个念头,跑!快跑!到有人的地方去。

快接近大门口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他无意中转过头,向走廊左侧的大玻璃窗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把他吓得肝胆俱裂!

在黑夜中,寂静的校园角落,解剖楼外的空地上,有一张雪白的女人面孔幽幽地浮现着,齐刘海下是弯弯的眉,紧闭着一双眼,就这么贴近玻璃窗,仿佛下一秒就要突破一切阻碍,冲进楼里……

“妈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