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18 09:03:56 字数:2644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今天的天气很好,今天的阳光很温暖。

但是阳光洒在江路嘉身上,只能让他感到彻骨的寒冷,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地离开了宿舍,上了楼梯,推开天台的门,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一直走到了边缘部分。

面前是蓝天白云,脚下是六层高楼。

往前一步,就是粉身碎骨,万劫不覆。

“不!不不不!”他吓得冷汗直流,拼命想挤出任何一点力气来让自己的身体夺回控制权,但是没有任何可能,自己的大脑像是被什么东西占据了,正在用自己的身体做着自己不想做的事。

比如……从这里跳下去。

江路嘉转动着唯一能动的眼珠,求助地望着楼下,可是道路上偶尔有人走过,却都是低头行色匆匆,没有一个闲得无聊抬头看天台上的风景的。

怎么办!我会死吧?我一定会死吧!?我这是惹到了什么妖魔鬼怪,哪路鼠大仙要和我过不去?我一个区区整形美容外科的博士,手底下的鼠命不多啊!

他一边在心里哀嚎,一边感到了什么东西凑到了自己脚边,虽然看不见,但百分百肯定,就是那只尾巴开花的老耗子。

“人类。”一个尖锐的声音突兀地在他脑海里直接响起,震得江路嘉的耳朵嗡嗡作响,“告诉我,它的下落,不然,从这里跳下去。”

江路嘉脸上的冷汗小溪一样地流下来,在十一月的秋风里哆嗦得跟打摆子一样,拼命挤出一个字:“谁?”

老耗子冷笑了一声,江路嘉立刻感觉到自己双腿往前大大地迈了一步,已经站到了防护栏的边缘,他一紧张,双手前撑,死死地抓住了粗糙的水泥边缘,皮肤被磨砺得火辣辣地疼,倒是让他的神智恢复了一些。

“你当然知道我说的是谁。”老耗子慢条斯理地在他脑海里说。

江路嘉沉默不语,是的,他明白。

他的记忆又没有被真正地洗去过,当然记得那个夜晚,那具行走的尸体,还有打开的两扇胸腔里,那个奇怪的带触手的昆虫生物。

可是……要说出萧晚晴来吗?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快得连他自己都没有抓住,只是死死地按住了防护栏杆边缘,哆哆嗦嗦地在脑子里拼命否认:“不,我不知道,你提醒我一下……”

“既然这样,你也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老耗子的声音阴森森地回响着,接着江路嘉就惊恐地发现自己一条腿抬了起来,正试图跨越防护栏杆。

“不!”生死关头他一时情急,居然挣脱了思维控制,狂叫一声,硬生生把那条腿给踩回了地面。

楼下经过的同学听到了这声不似真人的呐喊,疑惑地抬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掏出手机打电话:“老师!不好了!博士楼有人要跳楼!”

而这一切江路嘉浑然不觉,还在辛苦地和老耗子争夺着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对于他的反抗老耗子也显得十分意外,发出了一连串的怪叫,江路嘉就觉得整个脑袋似乎都被什么沉闷的东西包围了,然后无数把尖利的小凿子,沿着自己的发迹线吱吱呀呀地敲打着,试图挖出一个空隙好钻进去。

他从来,从来没经历过这样可怕的感觉!感觉自己像砧板上的肉任凭宰割。

江路嘉一狠心,调动仅有的控制能力,把自己的双手沿着粗糙的水泥面狠狠地磨了下去,掌心娇嫩的皮肤被搓破了,流出了细细的血丝,染红了栏杆,十指连心的刺痛让他的精神力量恢复了一些,但是要摆脱控制,还远远不够。

老耗子嗖地一声窜到了他的肩膀上,要是在平时,江路嘉早就啊啊尖叫着把这只胆大包天的死耗子给抽下去了,但是他现在全神贯注地在夺回控制权,一点力气都抽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耗子尾巴上那一蓬白毛蓦地出现在自己脸旁边,一股腥臭的气息萦绕在鼻端,熏得他差点吐出来。

“不说,就死。”老耗子凶狠而简短地说。

随着它这句话,江路嘉感到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那些尖锐的小凿子不见了,却像是被蒙头扣上了一口大缸,彻底地把自己的知觉和外部的环境割裂开来,他听不到,看不到,喊不出声,动不了……

唯一还存在的是身体的感觉,一条腿慢慢地抬起来了,跨上了栏杆的边缘,隔着薄薄的裤子都能感到被太阳晒得热乎乎的水泥栏杆的温度,可是这种温度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死神的信号。

“不……不不!”他肝胆俱裂,在心里狂喊着,“我说!我说!我知道那个……那个生物是吧?几条腿的来着?”

老耗子哼了一声,江路嘉感觉什么东西像一根针一样地刺入了他的大脑,在里面乱七八糟地搅动着,探寻着,要不是身体被控制得死死的,他就要嚎叫出来了。

“原来是……国九局吗?”

江路嘉一惊,不明白自己明明什么都没说,更没想,这个死耗子怎么就知道了?

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倾斜,而且从角度来看,绝不是往里,而是往外!再翻一点点,他就要掉下去了!

“等等!你什么都知道了,放了我吧!”他吓得语无伦次地告饶,“我只是个普通老百姓,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这些神神鬼鬼的事,不要扯上我。”

阴森的声音猖狂地笑了起来:“蠢货,人类都这么愚蠢吗?我从来没打算让你活着……死吧!”

江路嘉眼一闭,完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蒙在他头上,隔绝他和外界的东西忽然消失了,紧接着他意外地发现自己的眼皮能动了,双手也本能地死死扒住了水泥栏杆,他能动了!

他耳朵里,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为美妙的声音:“嗷嗷~~喵嗷!”

江路嘉奋力挣扎,终于调动起自己的身体往天台内部一滚,狼狈不堪地摔倒在水泥地上,他大口大口喘着气,惊讶地发现前几天晚上在小树林大战老耗子的那只警长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天台上,威风凛凛,弓着身体,哈着气,正在和老耗子对峙着,两只小小的动物,行动之间却仿佛武林高手一般,有一种你死我活的气势。

江路嘉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刚想找个什么砖头瓦块的上去帮着警长猫,就听见楼下高喊:“学弟~~想开点~有什么条件仅管说!领导一会儿就来!你有女朋友吗?要不要见什么人?我们会替你安排的!你千万别冲动!”

他迷惑地往楼下扫了一眼,顿时犹如被一个霹雳从天打中:

平时都是冷冷清清的博士楼门前,熙熙攘攘聚起了少说有一百号人,个个拿着手机,面露焦急担心之色,所有人都是一个姿势一个角度:仰着头,看着他。

他,江路嘉,刻苦学习,清白做人,谨慎小心,在进入医科大的第十个年头,忽然变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