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17 09:03:03 字数:2732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路嘉提心吊胆地过了两天,就怕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萧晚晴会阴魂不散地找上门来,用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他,然后……

然后会说什么呢?

“你上次洗脑不成功,所以我得再洗一次。”

到时候自己是矢口否认呢,还是下跪哀求呢?“我就是一个平凡的‘死老百姓’,嘴很严的,你就放过我吧,国九局的特工大人。”

那个叫国九局的又是个什么神秘组织,或者是‘相关部门’?总之萧晚晴那模样,冷冰冰的,一定不是什么好单位,都是掩盖人民大众耳目,不让群众知道真相的谎言部门!

可是也就奇怪了,过去了三天,风平浪静,一切都和平常一样,压根没有人来找过他。

江路嘉不禁松了一口气,头一次觉得,枯燥乏味的校园生活,其实真好啊!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下去,让他安安生生的毕业吧,总比时不时闹点鬼故事的强。

医学生是不怕鬼,但架不住还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生物啊。

不过这三天,学校的耗子是闹得越来越厉害了,江路嘉那天晚上在小吃街的遭遇绝非偶然,有不少同学去吃饭的时候,都亲眼目睹了肥大的耗子大摇大摆地从面前经过,丝毫不怕人,甚至还成群结队。

医科大的学生本身对细菌病毒就带着天然的职业敏感,鼠疫出血热黑死病……信手一数就是老鼠的诸多罪状,这样一来,还有谁敢去吃饭,于是纷纷回炉去照顾食堂生意。

没想到食堂也是鼠患成灾,起因在于一天一个同学吃着饭,居然被耗子爬到脚面上来了,据目击者说当时的食堂真如千军万马大撤退,哗地一声就散得干干净净,只有几个胆大的同学还在追着耗子踩,到最后也没踩死。

据说当事人还在学校论坛上发帖哭诉:“校长!你们当年招生的时候怎么没说学校还有耗子啊!”

江路嘉这天回来,看到室友在泡杯面,皱了皱眉:“外卖现在不送了吗?”

“送啊,谁说不送,就是今天早上有个外卖小哥拎着一叠盒饭送餐的时候,差点被老鼠劫了道,所以人家说了,配送费立地涨价,五块变八块了,哼,八块,还不如直接吃泡面。”

江路嘉吓唬他:“你也不怕一掀盖子,里面躺着一只小老鼠。”

室友大度地表示不介意:“那正好啊,比火腿肠强。”

“恶……你真恶心。”

“废话!不是你先提的吗?”

好在这种可怕的事到底也没发生,室友泡好了面,西里呼噜地开始吃,一边还跟他说话:“你知道嘛,我女朋友她们那个社团,对流浪猫之死进行了调查,不是人为的,是小型啮齿类食肉动物导致的。”

江路嘉一边开电脑一边嘲笑:“说这么高深,听起来跟耗子似的。”

“就是耗子啊,还能是什么!”室友喝了口汤,慢条斯理地跟他说,“她们把尸体拿回去了,请了考去当法医的学长帮忙验尸,然后法医学长又请了动物医学专业的帮忙,还有痕迹学鉴证学……”

“这算什么?五校大联欢?”江路嘉不可思议地说,“她们是吃饱了撑的吧?”

“所以我一直说,女医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室友感叹着,把杯面三口两口吃完,“得了,现在我又多了一项任务了,下午得去帮助她们布置老鼠夹子。”

说着他挥舞着拳头:“打倒老鼠!保护流浪猫!艾玛我怎么觉得这个口号有哪里不对?”

江路嘉笑着拿笔丢他:“出去的时候把你的泡面垃圾带走!别放在寝室里招耗子!”

“我擦,你别提这两个字好不好,我有心理阴影啊!最近也是邪门了,到处都闹耗子,学校也不放点老鼠药什么的,搞点措施啊!眼看医科大就要变成耗子洞了,我可听说实验动物中心这几天实验鼠也在造反,隔壁那谁做实验的时候就被咬了,幸亏是正常健康对照组的,要是带菌鼠那可就……”

室友摇头晃脑地走了,江路嘉自嘲地笑了笑,心想,心理阴影,我才应该有心理阴影呢。

毕竟他那天晚上看到了一只连猫都差点咬死的老耗子。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的是那只灰黄色,尾巴上蓬着一朵白毛的老耗子的话……还真有可能把那些名为流浪猫,实际上被女生娇惯得只会卖萌的家伙给咬死。

下午的寝室里很安静,邻居们不是去上课就是去做实验,再不然也在忙着论文,走廊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江路嘉盯着病例图片过了半小时之后,忽然门口传来一声轻响。

他以为是室友去而复回,也没在意,继续看下一张图片。

可是就过了几秒钟,门上的声音陡然加大,变成了疯狂的扒搔声,犹如无数铁丝在狠命地刮着门上的铁皮,江路嘉忍无可忍地丢下电脑,问了一句:“谁呀!?”

那声音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猖狂,越来越大,仿佛这扇门下一秒就要被拆个粉碎。

江路嘉跳起来走到门口,一把拉开门:“有病啊!?”

最后一个字哽在了喉咙口,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走廊上。

门前并没有他以为的恶作剧的同学,更没有什么大怪兽。

有的只是一只老鼠。

一只老耗子,小小的,还没有拳头大,胡子稀疏,黑豆眼,身上的毛灰黄斑杂,细长的尾巴尽头有一撮蓬开的白毛,伞一样地张开。

它前肢离地,像人一样地直立站着,冷冷地带着恶意地看着江路嘉。

江路嘉下意识地就要尖叫,但不知道怎么了,他忽然觉得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嘴巴干张着,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唔……呜呜!”他一手摸着自己的喉咙,惊怒交加地瞪着面前的老耗子,把心一横,就要抬腿去踩,管什么妖魔鬼怪,先踩几脚再说。

老耗子没有动,连躲避都不屑,黑豆眼定定地瞪着他。

江路嘉惊恐地发现,他不但不能出声,连手脚都不听自己使唤了,双腿像木头一样地杵在原地,用尽了力气,脚也离不开地面,更别说去踩耗子了。

一股尖锐的疼痛带着电流突如其来地刺入他的太阳穴,脑海中轰隆作响,这是他上次就体验过的味道,只是这次的力度强了许多,使得他毫无抵抗地就屈服在这股力量之下,一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了。

“救命~~~”他知道不好,在心里狂喊,“猫!警察蜀黍!萧晚晴!国九局!别管是谁!快来救我~!”

可惜不管他怎么拼命,还是一点都动不了,一丝声音都发不出。

这只是他躯壳内部的垂死挣扎不合作,在外人看来,整个事情却非常简单,简单得不值一提。

在监控镜头里被拍到的话,也无非就是:江路嘉自己打开了门,然后站在原地思考了几秒钟,然后自己转身,向着通往天台的楼梯走去了,一切都很正常。

至于地面上那只小小的耗子,又有谁会注意到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