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12 09:03:01 字数:2736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路嘉睁大眼睛,迷茫地看着他们,期期艾艾地说:“我……我不认识他们啊?”

他捂住额头,哎哟哎哟地呼痛:“我什么都记不得了,好像是出去吃饭……又喝了点酒,唉,你不知道,我这酒量,一般般……”

这么说着,等他把手放下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调整到了恰到好处的惊讶:“是你们把我送回来的吗?谢谢了啊。”

“不客气。”长马尾女孩淡淡地说,“你走着走着突然就一头栽倒了,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我们之前……见过吗?”江路嘉端详着她的脸,“你是哪个学院的学妹?你怎麽知道我住在博士楼?”

大概是看不过这小子还躺在床上就对自己女朋友刨根问题,小帅哥站起来,一手扶在女孩肩膀上,微笑着说:“既然你没事,那我们就走了,学长,多喝酒容易伤身,尤其你们这些当博士的,平时功课也繁忙吧,没事就好好琢磨论文,别出去喝酒了。”

“一定一定,最近也是事比较多,麻烦你们了,以后不会了。”江路嘉点头如捣蒜,然后催促室友,“帮我送送二位……我脑袋还有点疼,起不来床。”

室友摇着头,把两位见义勇为好青年给送出来宿舍,回来数落他:“两天喝醉两次,你可真出息了,想延毕是吧?就说你们解剖室丢了东西,你不是有不在场证明吗,担心什么?这又不影响你成绩,瞎!还有你刚才对学弟学妹什么态度,人家男朋友还在呢,套什么瓷啊,有毛病吧。”

他唠唠叨叨的时候,江路嘉大睁着眼睛,仰面朝天地躺着,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喂?江路嘉,江大博士,你怎么了?”室友有点害怕,凑到床前问,“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晕倒的时候磕到头了吗?说话呀!吱一声?”

江路嘉茫然的眼睛转向他,然后逐渐下移,随即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伸出手,准确地按在室友单薄衬衫下的两点上,狠狠一戳。

“艾玛呀!”室友发出一声咆哮,嗖地就往后退去,双手掩胸一脸惊恐地说,“你这淫贼!果然一直对我怀有不可告人的心思!”

江路嘉无奈地说:“我是看你太能说了,让你闭嘴,好啦,我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我先睡了!”

说着他连衣服都不脱,直接拉起被子盖在身上,连头蒙得严严实实。

室友嘀咕着什么,自顾自去干自己的事了,还很贴心地把大灯关掉,只留下自己那边的床头灯。

江路嘉躲在被窝里,紧张得浑身发抖,冷汗从背心渐渐地蔓延开来,虽然头还有一种晕晕的感觉,但是思维却前所未有的清晰。

他全都想起来了!不止是今天,还有昨天!

他昨天的噩梦,不是梦,是确实发生过的,那些不在场证明,包括室友的证词,还有监控里的模糊图像,都是假的,都是那个叫萧晚晴的女人不知道用什么黑科技手段造出来的,就为了保守秘密,她一定隶属一个神秘组织,专门负责这种奇怪的事。

今天的事,他们要清除自己的记忆,然后插入一段,这样如果自己想起来,那就是很普通的一个晚上,出去吃饭,喝醉了,晕倒了,被送回来。

可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他不但清清楚楚地记得刚才发生的那一切,甚至昨天晚上的事也全部想起来了。

可是他不能说,不敢说……

江路嘉暗暗地握着拳头,忐忑不安地想着:刚才自己表演得挺好吧,应该混过去了吧?装作不认识他们的样子是不是很自然?

如果能骗过他们,是不是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件事了?

这么想着,他居然慢慢睡着了。

果然,那个什么‘国九局’的两位特工,办事还是认真负责的,第二天江路嘉下午如常赶到解剖楼的时候,一切就已经风平浪静了,丢失的‘标本’已经找到,不过是编码没标记的小疏忽,清理之后慎重地放入了那口黑漆漆的棺材,家属也表达出了最大的妥协,什么都没说,直接用坐着来的那辆拖拉机轰隆隆地把他们老爷子的遗体给拉了回去,准备入土为安。

鉴于这是一场乌龙,并没有什么丢失,自然也没什么案件,所以警察蜀黍们撤退了,陈主任板着脸,挨个敲打了一顿要专心工作,认真管理标本,要三查三对,类似的事情绝不允许再发生……之后,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从头到尾,知道内情的只有江路嘉一个人,可是他彻底地保持着沉默,还和平时一样,在教学区,医院,宿舍区三个地方转来转去,犹如一只有固定路线的昆虫。

只是有时候,他抬起头,看着窗外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个长马尾的姑娘,漆黑的齐刘海下,是一对弯眉,黑白分明的眼睛,冷冷的,毫无情绪地看着她。

也许,是再也见不到了吧,他怅然地想。

但事与愿违,连他本人都没想到,本来以为是永远都不会再有交集的两个人,再次相见的机会来得这么快。

这是十月底的一天,虽然还隶属于秋季,甚至连校园里的树叶也没完全转黄,而是透着一股墨绿的浓浓秋色,但气温已经降到不得不穿上厚衣服的程度了,尤其昨天一阵北风刮过,固然扫清了北京的雾霾,却也刮得学生们纷纷缩着脖子,尽量加快自己的脚步。

江路嘉这天照例骑着自己的老旧自行车从附属医院给教授搭下手干活回来,隔着老远就看到女生宿舍楼那边稀稀拉拉一群人不知道在干什么,自从上次的事之后,他就完全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看见什么都装不知道,埋头往博士楼这边骑来。

出乎意料的是室友居然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江路嘉惊奇地看了看天色:“你还没吃饭?”

“啥呀,说的我跟为了论文废寝忘食一样,是我女朋友啦,说一个人在教学楼自习害怕,要我陪她去。”

江路嘉没好气地隔空踹了他一脚:“原来是秀恩爱啊!”

室友停止了收拾书籍的动作,回头看着他,神秘地说:“哎,你还别说,听没听过最近流传的校园传说?”

“又是鬼故事?”江路嘉嘲笑地说,“医科大的学生相信鬼故事,传出去要被理工大的学生笑掉大牙了吧?”

“什么鬼故事,不是,是老鼠的报复!”室友神神秘秘地说。

“滚吧滚吧,医科大的学生怕老鼠,传出去别说大牙,满嘴牙一颗都不剩了,也别说,这一定是口腔学院的阴谋!”

两人斗了一阵子嘴,室友一阵风地卷了出去,江路嘉笑着盘腿坐回床上,埋头在自己的论文大业里去了。

夜幕低垂,很快校园就陷入了安静的范围中去,江路嘉整理了半天资料,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室友还没回来,肚子倒饿得咕咕叫。

他今天状态挺好,明天上午又没事,兴致大发准备熬个夜,这时候正是补充能量的好机会,于是拿起钱包和手机就出了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