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11 09:02:02 字数:2999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小帅哥嘴里冒出一串发音古怪听不懂的单词,然后笑着说:“半昆虫半软体动物,鸡肉味,嘎嘣脆。”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空的金属瓶子,打开盖子,戴上手套,用两根手指钳住那个黑色的生物,小心翼翼地提了起来,在脱离的时候,几条触手啵地轻微一声,纷纷断裂,毫无生气地垂落下来。

“这是……死了?”江路嘉是个傻大胆,这时候已经忘记了刚才被这个怪物吓得屁滚尿流的窘境,好奇地问。

“死了。”这次回答的是萧晚晴,抱着双臂,面无表地说,“其实按道理说三年前就死了,这三年替它‘活’下来的是电脑,但是没有了生物电的刺激,最多撑了三年。”

“那怎么,怎么后来还能动?”江路嘉不可思议地说,“这玩意儿在解剖楼里游荡,还推了我一把!”

他忽然指着萧晚晴怪叫了起来:“昨天晚上是你吧?一定是你吧!就是你!我认得你的刘海!”

蹲在一边处理后事的王枫惊吓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说:“头儿,控制啊!他只是一个死老百姓!”

萧晚晴瞥了他一眼,王枫赶紧低下头去继续干活,她继续用公式化的腔调说:“如果是顺利地土葬,可能这个秘密就会永远地埋在地底深处,但是送到这里之后,面临的就是被开膛破肚的下场。”

“喂!”江路嘉抗议,“我们这是正规的合法的教学任务!学生们的实践要求!”

萧晚晴没理他:“大概基于本身的自我保护程序,所以用最后一点电源启动了身体,想要逃离……看它昨天只是漫无目的地晃悠,今天就知道穿衣服了呢。”

江路嘉指着在地上的0317胆战心惊地问:“那它刚才追我们到天台上,是想逃跑,还是想扒我衣服?”

萧晚晴和王枫同时露出不忍卒睹的表情:“那你只有问它自己了。”

“呃……那就算了,这玩意儿跟我们人类也不一样,死了不知道是不是也下地狱什么的,鬼上身估计也请不出来。”江路嘉嘀咕着说。

萧晚晴没理他,对王枫说:“赶紧处理一下,我们就该回去了,还得准备明天的早饭呢。”

“明白!”王枫把那个金属瓶子盖好,收进怀里,然后在0317身上不知道摸索了什么地方,两扇胸膛又慢慢地闭合起来,咔嗒一声,严丝合缝地卡到了一起。

江路嘉看着这一切,深觉自己见证了奇迹的时刻。

“好啦,就这样啦。”王枫拍拍手说,“明天叫他儿子来领人,啊,不, 领尸,然后回去土葬,把秘密永远埋在黄土之下,就没咱们的事了。”

“报告你写。”萧晚晴面无表情地说。

“头儿!有点同情心好吗?离北京两百公里的地方,我一天一夜跑了个来回啊!回去还要我写报告?”王枫夸张地叫了起来,“你也不能看我帅,就这么使唤我啊。”

“不干拉倒,下个月值班时间正好还没排呢。”

“别别别……我干,我干,真是芝麻大的官儿,西瓜大的威风。”王枫低声嘀咕着,说着就要弯腰拖走0317号标本。

江路嘉鼓起勇气,蹭到了他身边,也抓住了0317号的一条腿:“我来帮你吧。”

王枫忽然停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怎么把你给忘了。”

“啥?”江路嘉目瞪口呆地问,“什么叫把我给忘了?”

王枫和萧晚晴交换了个眼色,耸耸肩:“有目击者怎么办?”

“问我?你也是三年老特勤了,装什么新人呐?”萧晚晴鄙夷地说。

王枫一拍脑袋:“瞧我这记性,明白!还是要一劳永逸的那种对吧?”

他转向江路嘉,笑得春风拂面,如果在场的有女大学生一定会被他迷晕过去几个的:“喂,你自己有觉悟吗?”

“觉悟?什么觉悟?”江路嘉结巴着问,忽然醒悟过来,急忙摇头,“我,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今晚我就是来校园里吹吹风,什么都没发生!明天我坚决不会说的!”

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又补了一句:“谁问也不说!”

“啧,真合作。”王枫赞叹着,“这样不给你点封口费都不合适了呢,是吧,头儿?”

江路嘉陪笑着说:“不必不必,我这个人不贪心的。”

王枫收敛了笑容,冷冰冰地说:“但我这个人从来不相信人,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你永远都不能开口比较好……头儿,最近处理尸体的地方有什么好选择吗?”

萧晚晴发出一声冷笑:“我们俩现在站在解剖楼的顶上,你问我有没有地方处理尸体,哈?”

“别!别别别!”江路嘉吓得头发都差点竖起来,慌不择路就要转身逃跑,却被萧晚晴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后衣领子,像刚才那样,拎一只小鸡一般地把他拽了回来,一只冰凉的手按住他的后颈,然后硬把自己的脸凑了上去。

江路嘉心肝俱碎,五雷轰顶一般,视野里放大的景象是萧晚晴凑近的脸上,眼镜后面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就像她这个人一样,冰冷的,毫无感情。

接着,眼前忽然一阵蓝光闪过,好像有什么微弱的电流通过视网膜侵入他的身体,流入他的大脑,发出轻微的噼啪声,逐渐加大,太阳穴犹如被针刺了一样,疼得他哎哟叫了起来,一边揉着头一边喊道:“你干嘛!?”

萧晚晴单手依然拎着他的脖领子,把脸移开了一些,疑惑地看着他:“咦?”

江路嘉得了这个空隙,扭动着身体想要挣扎逃跑:“别这样……我好歹也是个有身份证的人,你们杀了我,警察不会放过你们的,学校一定会报警,你们会很麻烦……标本库的每件标本都是有编码,有来龙去脉有本主儿的,一调查就知道,我们医科大不会收来路不明的尸体……女侠饶命!”

王枫也疑惑地看着他:“回去得跟老安反映反映,这玩意儿不灵啊?”

“都特么的是内务部那群人一天到晚吆喝什么人权,什么健康,一群死老百姓!就会坏我们的事!”萧晚晴冷冷地说。

“那现在怎么办?”王枫无奈地看着江路嘉抱着脑袋缩成一团的样子,可惜地问。

萧晚晴没有说话,手下一松,淡漠地看着他,就在江路嘉以为对方善心大发,自己要逃出生天的时候,翻掌干净利落地一记手刃就把他打晕了过去。

江路嘉费力地挪动了一下身体,发出细微的哼唧声,紧闭的眼皮不安地颤动着,却不敢睁开,生怕一旦睁开,就要继续面对可怕的事情。

什么会走路的尸体,藏在人体胸腔里的小怪物,还有那两个……看着很正常,却口口声声杀人灭口的人类。

“哟,你醒啦?感觉怎么样?”忽然一只手粗鲁地扒开他的眼皮,用手掌挡光给他做瞳孔反射检查,“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江路嘉被迫睁着一只眼,视野里充塞的是室友的大脸,这时候看起来竟是分外地熟悉可亲,他情不自禁地一把抓住室友的胳膊,哽咽着说:“兄弟……”

我可他妈活着见到你了!

“嘘……”室友警惕地对他挤了挤眼,悄声说,“是那俩人把你送回来的,说你在七号楼前面晕倒了,喂,我说,不是他们撞了你然后不认账什么的吧?”

说着,他闪开了身子,让江路嘉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坐在桌边的两个人。

都是二十几岁的年纪,一个是头发染成栗色,笑容明朗的青年,一个是黑衬衫黑长裤,长马尾齐刘海的姑娘,两人相互依偎着坐在一起,手拉着手低声细语,就像一对普通的小情侣一样。

听到这边的动静,长马尾姑娘若无其事地转过头来,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