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 更新时间:2018-09-17 09:38:39 字数:2705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路嘉呆呆地看着离他很近的这具已经不再动弹的0317,判断出萧晚晴刚才似乎是用膝盖拧断了他的颈骨?

这么凶残?一招制敌?

是该拍巴掌说好厉害还是妈呀一声干脆晕过去呢?他愣愣地想着。

萧晚晴缓缓地从0317身上站起来,一甩白大褂的下摆,这件带着众多洗不干净的污渍的校工专用白大褂竟然给她这一下甩出了名牌风衣的感觉,冷冷地看着跪坐在地上的江路嘉,居高临下地说:“看够了?”

“啊?”江路嘉如梦初醒地抬头,鸡啄米似的点着头,“够了够了……谢谢啊。”

“哼。”萧晚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把手揣回口袋里,自言自语地说,“被看到了,还真麻烦啊。”

江路嘉没有听见她的低语,小心地向后蹭了几步,盯着那个‘死不瞑目’的0317颤抖地问:“现在怎么办?该报警了吧?一定要报警吧?”

他抬头茫然四顾:“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萧晚晴向他走过来,心不在焉地说,“没有啊。”

她在兜里的手握紧了仪器,另一只手伸过来,状若无辜地说:“我拉你起来?”

等他一起身,自己一只手就能控制住他,然后彻底结束这个不美好的夜晚,就可以回去睡大觉了。

江路嘉犹豫了一下,伸手够到她的手掌,握紧的时候感到对方的手掌娇小滑嫩,还带着比常温要低的冰冷感。

他没好意思多犹豫,借着这股力气就要站起来,萧晚晴脸上依旧没有表情,眼睛里却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

“小心!” 没等萧晚晴先发动,江路嘉起身的同时一个上前抱住了她的身体,用力把她扳了过来,用自己的后背挡在了她面前,闭上眼睛,大喊一声,“还有一个!”

女性特有的馨香从他的鼻端丝丝缕缕地渗入,他的手臂近乎无礼地紧搂着萧晚晴的腰部,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在怦怦乱跳,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和一个女人挨得这么近。

萧晚晴的手本来已经从兜里伸出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准备对着他的脖子一把扣下,听到他最后一句,眉头一皱,停止了动作,看向天台入口的方向。

这时候她才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地传来,几乎是立刻,一个高挑的人影连窜带蹦地出现在天台门口,大声地吆喝道:“头儿!搞定了吗?”

他一眼就看到正以一个亲密的姿势抱在一起的两人,张大了嘴巴,近乎悲痛地喊道:“头儿?你这是……遇见丧尸了?”

“滚!”萧晚晴不动声色地收回手心里的武器,顺便轻轻一抖,也没见使多大劲,就把还死死抱着她护着她的江路嘉给甩了出去,嫌恶地拍拍身上。

江路嘉本来闭上眼睛,不敢看,生怕会出现另外一个怪物,听到人说话的声音,而且还和萧晚晴认识的样子,这才清醒过来。

他被推出去好几步,站稳之后,抬眼看向突然出现的第三者,是个俊秀高挑的小帅哥,头发染成深栗色,皮肤雪白,在黑夜里能闪闪发光那种,穿着很简单的棒球衫和牛仔裤,却更加显得青春无敌,阳光开朗。

萧晚晴甩开江路嘉之后,还站在原地,对来人扬了一下下巴:“调查清楚了?”

“调查清楚了!”小帅哥乐呵呵地蹲下身,把0317号的身体给翻过来,动作娴熟地从头顶一路摸摸索索地检查下来,嘴上也不停,“我就知道在医院盘问那家人问不出什么来,于是直接去了他们老家,好家伙,离北京两百多里地呢,还是山区,那叫一个荒凉,你保证不相信,就在天子脚下还有这么交通不发达的地方,最后一段路我是坐拖拉机去的。”

“说重点。”萧晚晴目光低垂,看着自己脚尖,淡漠地说。

“好哒。”小帅哥卖萌地回答,随机又换了比较正式的口气,“据当地人反应,这个人三年前其实已经死过一次了,因为他儿孙挺多,家里也过得去,所以丧事办的挺大,大家都有印象,还去吃了流水席,结果第三天头上,他又活了!从棺材里直接坐了起来!”

萧晚晴嗤笑了一声。

“然后大家都说是假死,噎着了什么的,反正也从县城里听医生说有类似情况,就没当回事,这次也是。”他敲打着0317的腹部,啧啧地说,“他这次其实死在十天前,瞧瞧,多新鲜!”

“那怎么好好的,要送来医科大捐献遗体?”萧晚晴一针见血地问。

“这就要说到他家庭了,儿孙多有儿孙多的毛病,意见多嘛,他临死之前,哦,我说的是第一次死那次,就立下遗嘱,说绝不火化,一定要土葬,本来是不允许的,但那地方实在太偏僻了,又都是本乡本土的,谁也不愿意去举报,就默认买了棺材,准备下葬,后来不是又出了复活那事嘛,这次等了七天,也没见复活……本来老太太是坚持要土葬的,儿子嘛,就有点怪力乱神。”

小帅哥抬起脸来讽刺地笑了笑:“已经有过一次了,再来一次怎么办?三更半夜死了好几天的亲爹从坟地里爬出棺材来,跑到院子里敲窗户要进门,那多慎人呐,所以他们一狠心,就给直接拉到县火葬场去了,正好看到医科大收标本的广告,哼哼,酬劳给得还挺高……”

他忽然转头,很自然地问江路嘉:“是吧?”

“啊?我,我不知道啊。”江路嘉本来一直默默地听着他们一问一答,就跟听天书似的,此刻被问到了,结巴着说,“我只是个兼职上课的,我不,不管……”

“唔,那还挺遗憾的,我还想跟你打好关系,以后再有类似的事,你直接找我解决呢。”小帅哥笑嘻嘻地说。

萧晚晴沉声地警告:“王枫!”

“哎哟,是的头儿,好的头儿,马上就行了头儿。”王枫耸耸肩,手指再度摸上0317的胸膛,把那条油布围裙给粗鲁地拽了下来,袒露出标本干瘦嶙峋的胸膛。

江路嘉伸长了脖子,好奇地看他打算干什么,结果王枫接下来干的事让他眼睛一鼓,差点自戳狗眼。

王枫修长漂亮的手指居然捏住了标本干瘪的乳 头,左右拧动着,还用力地拽了起来。

“恶……”没想到这小帅哥长得人模人样的,还有这变态爱好!?

但是紧接着发生的场景颠覆了江路嘉二十八年来的世界观,让他目瞪口呆,不明觉厉。

随着王枫手指的动作,0317身上发出细微的类似机械滑轮启动的声音,平坦瘦弱的胸膛颤动着,缓缓地从胸中裂开一道细线,两侧的胸膛就像两扇大门一样,平静地敞开了。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不是正常人类胸腔里该有的心肺气管食道主动脉……

而是一套精密的仪器设备,中间平躺着一个小小的类似黑色昆虫的物体,几条触手从它的中心延伸开来,分别伸入不同的部位。

“OMG……”土包子江路嘉发出了有史以来最惊讶的感叹,“这是个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