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中指猩魔”之死

作者: 更新时间:2019-04-29 10:27:55 字数:3610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中指猩魔”似乎也听到了惊叫声,他嘴巴里大叫了两声,似乎在呼唤甲板室里的同伴。甲板室里也传出了几声回答。“中指猩魔”一边继续对着摄像头的方向射击,一边退后,到了甲板室的舱门口,把门拉开,大叫了一声,我脑补他应该是愤怒地质问同伴:“他奶奶的干吗啊!”

可就在这时,只听“堂堂堂”三声枪响,能够清晰地看到有发着亮光的弹道穿过了“中指猩魔”的胸膛。“中指猩魔”仰面躺倒,手捂着伤口痛苦地扭曲了几下,随即四肢开始颤抖。

然后,甲板室里又传来几声枪响,从甲板室的窗户中,可以看到有火光闪动。枪响的同时,还传来几声惊呼。

这一次,我认出了两男一女的声音:赵磊(我高中时的死党)、程先宙(大学里的死党)和闵琼(我在大学里暗恋的班花)。很明显这三个人叫得最响。我当时心里暗骂:“赵磊、程先宙,你们俩王八蛋这么没用,分明就是拉低我交友的品味嘛!”

“执法船”上的人好像也对“浙象渔28”号上发生的事情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扩音喇叭里依旧传出内容相同的喊声,而且似乎有些声嘶力竭。我脑补着,大致是让“浙象渔28”赶紧停船,接受检查之类。

忽然间,甲板室门口里窜出个人来,从“中指猩魔”的尸体旁拿走了AK-47,随后迅速窜了回去,动作敏捷至极。这人在回甲板室的一刹那,对着摄像头看了一眼,让我看清了他的真容。

是叔叔!

我吃惊的嘴巴还没闭上,视频中,所有正对着摄像头的甲板室的窗户都被砸破了。四支黑洞洞的枪口伸了出来,并且吐出了火舌。

弹道横飞中,“执法船”明显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摄像头也开始乱晃乱摇,只听到枪声和大叫声。

随即我听到了让我至为胆寒的声音——“哒哒哒哒”。这是勃朗宁之类大口径重机枪的射击声。

我的心瞬间就被提到了嗓子眼:重机枪扫民用渔船的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我靠,这艘“执法船”为什么不先用水炮冲他们,直接下死手啊?

将摄像头带在头上的人躲到了“执法船”的桥楼里面,通过玻璃窗观察“浙象渔28”。能够明显地看到,在12.7毫米,甚至更大口径子弹的疯狂扫射下,“浙象渔28”很快被扫得千疮百孔。

这样疯狂至极的扫射持续了整整3分钟,“浙象渔28”的船体开始倾斜了。

很明显,这种重机枪的威力是十分惊人的。在《拯救大兵瑞恩》里,观众们就能看到德国军队的重机枪把美国大兵整个身体扫断的残酷景象。而装备在现代舰船上的重机枪,打穿民用船只上的铁皮根本不成问题,将其击沉在技术上也不存在障碍。

接下来视频中的场景简直让我要失去理智。“浙象渔28”以极快的速度下沉,海水开始涌上甲板。

也就在这时,摄像头佩戴者身旁有人大叫了一句。佩戴者似乎是被提醒了,手忙脚乱地去触摸一个开关。

随即,视频中止,投影仪映射在墙壁上的影像,变成了一片雪花。

我发疯般扑到白色墙壁上影像的来源——墙壁对面写字台上的那台投影仪旁,并且很快摸到了投影仪所连接的笔记本电脑,并且在笔记本电脑里寻找起来,我要看看这台笔记本电脑的硬盘里还有没有其他的相关视频。

“不用找了,整台电脑里只有这一段视频。”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我身后说道。这声音语调平静、没有任何一丝一点的起伏变化和情感色彩,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几年前流行的“冰桶挑战”——将一大桶冰与水的混合物兜头浇在头上。

乍一听这似乎带着彻骨寒风的声音,我吓得背脊上的汗毛一根根地竖了起来,肌肉收缩着回头大叫:“谁!”

“我。”

冷酷的语调再度响起,有人打开了写字台上的一展台灯。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人,就坐在写字台旁的一张靠背转椅上,距离我仅仅只有1米不到。

我冷汗“刷”的一下就湿透了半个身体:这人距离我这么近,刚才我怎么连他的呼吸声都没听见?当辨认出这人的样貌后,我更加吃惊,心脏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

这是那个“大狙”、伊登嘴巴里的“金眼狗”,“格瓦拉”和“小妖”口里的“老大”。

此刻,“金眼狗”静静地坐在那里,依旧戴着墨镜。他看着我,惨白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意。

“又见面了。”

“你……你……”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逃跑肯定是没用的,现在只能见机行事。

“刚才你看到的这段视频,是我花大价钱买来的。后面还有两段,时间更长,而且内容更加精彩,也更让人恐怖。不过不在这台电脑上。你想不想看?”“金眼狗”的双眼透过墨镜直勾勾地盯着我,似乎在观察我表情上的每一丝细微变化。

“他们现在在哪里?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出了我最想问的问题。

“金眼狗”沉默了几秒钟,似乎是在斟酌如何回答我,然后他说道:“关于这件事,我能告诉你的有两点:一、你所身处的环境十分特殊,你所看到的东西一大半是别人希望你看到的,也就是假的;二、这十二个人,你自认为十分了解而且十分亲近的十二个人,现在都还活着,但已经不在伊登这伙人的控制之中,这一点刚才那段视频也已经告诉你了。现在能够带你去见到他们的,只有我们。”

我立刻说道:“那带我去见他。”

“金眼狗”的嘴角露出了微笑:“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不但包你看到他们,我还能让你做真正的、纵横四海的海盗之王!”

我鼻子里“哼”了一声:“我不想做什么海盗之王。”

“金眼狗”淡淡地道:“是吗?那是谁买了一本《血酬定律》并且看完后,在书的扉页上写这样的话:‘宁做强大的恶棍去宰割别人,也不做弱小的好人任人宰割’?”

听了这句话,我心中一凛。这句话的确是我随手写在买来的《血酬定律》这本书上的,我记得这本书至今还应该在我上海租住公寓的书柜里。在学校、职场上受过些欺负的人,心里难免会有类似反抗的种子,但我想不通的是,我跟前的“金眼狗”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我睡着,或者不在家时,他把这本书拿去看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金眼狗”似乎对我心里的变化洞若观火,似乎我所有的反应都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继续盯着我说道:“尽可能地控制别人、压榨别人这是人的本性。还记得赵祺吗?就是在别墅区里抓你的那个,这人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历史理论,不过他有一段话我很赞同:‘你骂希特勒,我骂希特勒,他也骂希特勒,但真有机会做希特勒,谁会拒绝这种诱惑?否则,希特勒的故事在全世界为什么比罗斯福的故事更有市场?其实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个希特勒。’”

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就算你不想做海盗之王,那十二个人你一定是想见的吧?就冲这一点,你也应该和我合作。”

我冷冷地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金眼狗”说道:“三件事:一、帮我们抓住伊登,拿到她手上的两本《鬼皮书》;二、跟我们一起去找豪魂岛;三、帮我们拿到陈兆峰手上的那本《鬼皮书》。”

我心中大为奇怪,忍不住问道:“你们要《鬼皮书》干吗?豪魂岛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金眼狗”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放在写字台上,口里说道:“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你先来看这张照片。已经有两个船员在看了这张照片后发疯了,一个被另一个打死,另一个乘救生艇逃走却遭了横祸——被海怪拖进了海里。”

我连忙走上去,借着灯光去看那张照片。照片上的背景灯光极暗,起先我还弄不明白这张照片上到底是什么。过了一会儿,当我终于分辨清照片上拍摄的内容后,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这张照片应该是在水下拍摄的,而且距离水面已经有一段距离,因为四下里比较幽黑。但还是能够看清一些东西的轮廓。

照片里,在幽深的海水中能够看到一只巨大的水母状生物,在那里舞动着触须。它无数触须在靠近顶端的那一段是白色的,而且越向顶端延伸越显得透明,而在几乎完全透明的顶端,各有一个闪着幽蓝光芒的亮点。

这只水母状的生物似乎异常巨大,充斥了整张照片。而它如同千年老树树根一样盘根错节的触须,此刻正在缠绕着一艘看上去似乎十分庞大的船只——或者说沉船?因为那个美国土豪拍摄的必然不是几百米的海底,活人即便戴着潜水装备也是不可能进入那个深度的,而这艘船也没有漂浮在海面上。

总之,这艘船的状态十分地诡异,它似乎是被那只水母状的海洋生物拖在海水中的。而且,这艘船上的某些地方,比如窗玻璃里似乎还在透出灯光。

“这是什么船?潜……潜水艇?”我忍不住问道,但我很快意识到这绝对不是“潜水艇”,潜水艇的外形应该是纺锤形的,绝对不会是照片中的这个样子。

“金眼狗”淡淡地道:“仔细看,你应该觉得很眼熟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