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鞋底子抽脸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08 09:30:30 字数:3849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纪连山,你不要欺人太甚。”项百城紧握着拳头,脸上青筋跳动。

“老夫今天就欺负你了,如何?”纪连山声如洪钟,充满挑衅。

“你……”项百城被气得面色惨白。

“你什么你?”

纪连山抽出宝剑,上前便砍死一项府之人。

“项老鬼,老夫现在就要在你们项家大开杀戒,你敢挡我?”

纪连山尚未辞去葬龙城主一职,他今天就算是屠了项家满门,那也要等革去他公职之后,才能定罪。

“纪城主,算你狠,老夫这就给一个交代!”

项百城咬牙切齿,走到项千变身前,“啪啪啪”就连扇了他三个嘴巴。扇得项千变嘴角崩裂,鲜血溢出。

“可以了吗?”项百城强压怒火。

“还真是父子情深,连抽个嘴巴都留着三分力道。”

龙剑一是看热闹不怕事大,项千变都被打成那样了,他还不依不饶。

“说的对。”

纪连山力挺龙剑一,项百城只能咬牙再忍。

“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既然龙公子说老夫手下留情,那就请你亲自来惩戒犬子吧。”

“父亲!”

“闭嘴。”项百城深吸一口气,“既然犯错,那就得认罚。”

项千变虽然冲动,但他却不傻。其也知道,今天要是让纪老爷子借机发飙,他们项家必然损失惨重。

“龙剑一,你动手吧。”

项千变将眼睛一闭,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龙剑一则走上前去,轻轻拍了两下他的面颊。

“我之前一直觉得纪无尘的脸皮厚,没想到你的脸皮比他还厚。”

“我要是用手抽,恐怕就算是把手抽肿了,也未必会把你打疼。那怎么办呢?”

“有了!”

龙剑一脱下一只鞋,然后照着项千变的老脸,便用鞋底子狠抽了下去。

众人见此,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就连纪老爷子,都不由得眉毛一挑,暗暗感叹。

“这小兔崽子,下手可真黑啊!”

龙剑一可不是干抽,他手中的鞋底子,每一次都有玄力加持。更恶毒的是,他还只盯着项千变的右脸使劲。

“啪啪啪”二十几声脆响终了。

项千变左脸完好无损,右脸却肿得一个顶三个厚,已经完全不成人形了。

龙剑一穿好鞋,然后冲项百城露出了一个无比灿烂的微笑。

“养不教父之过。项老爷子,我今天帮您管教儿子,您就不用谢我了。”

项百城咬牙启齿,恨不得将龙剑一生吞活剥。

“纪城主,请问你还有其他事吗?”

纪连山呵呵一笑,挥手将一个药瓶丢给了过去。

“这雪山玉蟾丸还给你,如此名贵的丹药,老夫可吃不起。”

项百城接住药瓶,然后一抱拳,“不送!”

纪项两家矛盾公开化,已经有些时日了,但像今天这样彻底撕破脸,却还是头一回。

之前,葬龙城各方势力,皆以为纪家必亡。但就今天纪老爷子所表现的强势来看,最终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

所以一时间,整个葬龙城风起云涌,有不少势力,都在琢磨着重新战队。

……

项府。

啪!——项百城一掌,将身旁的桌子拍得粉碎。

“丢人!”

“我们项家的人,今天都被你给丢光了!”

项千变坐在一边,半张脸上看不出表情,另外半张脸上,写的都是委屈。

他多么想说。

“老家伙,你出面不也没好使吗?就他吗的知道怪我。”

但这样的话,项千变也就只敢在心里嘀咕一下。表面上,他必须装得恭恭敬敬。

“父亲,龙剑一他不是下战书要挑战乘风吗?要我说,咱们索性就顺水推舟,让乘风出关。”

项百城一言否认。

“乘风能否突破到战灵境界,关乎着咱们项家的兴衰。就算出了天大的事,也不能打扰他修炼。”

“再过两天,可就是军官考核的正日子了。咱们要是不叫乘风出来,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龙剑一走马上任吗?”

项千变还不死心,固执己见。

相比之下,项千幻可就更加懂得揣度圣意了。

“父亲,孩儿以为,事情还没有严重到,非叫乘风出关不可的程度。”

项百城狠狠瞪了项千变一眼,然后扭头面向项千幻,“说说你的想法。”

“纪连山今天虽然扳回了一局,但他却也将纪无尘逼到了绝境。如果咱们在这个时候抛出橄榄枝,纪无尘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与纪家彻底决裂。”

“接下来,只要纪无尘站在咱们这边投出反对票,纪连山开启继承大典的提议便将被直接否决。”

“更何况,在有纪无尘配合的情况下,龙剑一也未必就能顺利通过军官考核。”

项千幻此番话条理清晰,环环入扣,明显已经谋划了很久。

期间,项百城、项千变、纪无尘,乃至于龙剑一、纪连山。全都是他为了夺权上位,而布下的棋子。

所以这一局,项千变输得一点都不冤。

……

纪府。

纪连山趁着精神大好,刚刚为龙剑一授予了二级印记。就连高禹婷也跟着水涨船高,被郑伯授予一级印记。

闲杂人等不在,纪连山、龙剑一二人,再次闲话家常。

“老爷子,您这次打算怎么处置纪无尘?”

“废他武功,闭门思过。”

纪老爷子深深吸了一口气。

“老夫已经让小郑去抓人了。等人抓来之后,就由你来执行家法。有了无尘的前车之鉴,相信纪家今后将再无人敢与你做对。”

“不杀他迟早是个祸害。”龙剑一好意提醒道。

纪老爷子叹息一声,无力的一摆手。

“我们纪家人丁单薄,留无尘一条命,就权当传香火了。”

骨肉情深,纪老爷子做出这样的决定,龙剑一也不好多说。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一向老成持重的郑伯,却一脸慌张的闯了进来,甚至连门都忘记敲了。

“是不是纪无尘跑了?”龙剑一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郑伯摇了摇头。

“难道无尘他畏罪自尽了?”纪老爷子嘴角微微抽搐。

“不是。”

郑伯欲言又止,但实情终究得说出来。

“我去抓人的时候,大少爷住处已经人去楼空。街上的人都说,看到他们父子俩……进了项府。”

“这个逆子!”

纪老爷子“腾”的一下站起身来,脑袋嗡嗡的乱响。紧接着其便感觉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纪老爷子急怒攻心,陷入昏迷。

不过好在有龙剑一在场,及时施救。他现在人醒了,情况基本稳定,只是身体还稍显虚弱。

“女婿,我这逆子一叛变,纪家……可就算是彻底完了。”纪连山的中气明显不足。

“老爷子,你们家的事情我不会撒手不管,但你也别跟我乱攀亲戚。”龙剑一满脸苦笑。

“有你这句话就行。”

纪连山双眼猛的一闪精芒,精神明显好了不少。龙剑一觉得他好像是上当了。

“开启继承的大典的条件,我已经听郑伯说了。不就是拉几个选票嘛,看把你们一个个给难为的。”

“你就把这事交给我来办吧。我保证在投票表决当天,有超过一半的官员支持你。”

“小子,你可别把动静给整太大了。”

纪连山看着龙剑一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微微有些发毛。

“放心,我顶多也就是杀几个人而已。”

杀人只是一方面。龙剑一有修罗之眼,他要是愿意,就算是想搞一个全票通过,也并非难事。

……

纪老爷子的身体是纪府的头等大事。所以龙剑一刚迈出老爷子的房门,便有一大帮纪氏宗亲拥了上来。

龙剑一不好一一的解释,便直接一拍手道。

“大家静一静,老祖宗没什么大碍,多休息两天就没事了。你们也都别在这儿守着,该回去就回去吧。”

在场的纪氏宗亲渐渐散去,但纪嫣然却没有走。而且其还神神秘秘的,将龙剑一拉到一旁无人的角落。

“我知道你刚才那么说是为了稳定大局。郑伯都已经告诉我了,爷爷的情况很糟糕。你跟我说实话,他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

纪嫣然满脸焦急,都快哭出来了。龙剑一见此,当即“噗嗤”一笑。

“我再最后跟你重复一遍,你爷爷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真的?”纪嫣然依旧将信将疑。

“老爷子已经醒了,你要是还不信的话,就自己去看看。”

纪嫣然神色大喜,转身便往纪老爷子的房间跑去。但其没跑几步,却又停了下来。

“龙剑一,两天之后的军官考核,你还是别参加了。”

“为什么?”

“军官考核一直都是由两位战虎军副都统共同主持。以前,我大伯和项千变站在对立面,你还有可能通过。现在他们两个串通一气,你若再去参加,那还不是自寻死路吗?”

龙剑一饶有兴致的看着纪嫣然。

龙剑一没有想到,一向以家族为重的纪嫣然,竟然会为了他的安危,而摒弃家族的利益。

只不过,这场军官考核龙剑一必须参加。这倒不是说龙剑一爱逞英雄,而是因为其急需一场杀戮来提升修为,以应对随时都有可能出关的项乘风。

而军官考核,便是最好的杀戮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