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兄弟,把剑借我一用!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1-15 11:37:02 字数:2546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住手!”龙剑一拖着虚弱的身体,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屋子。

“龙大哥,你快走,别管我!”高禹婷大急,结果被项飞当即一个嘴巴,扇到了一边。

“能够不受战神印记的影响,你小子还真是逆党啊!”项飞目光汇聚,上下打量着龙剑一。

“放了她。”

龙剑一在神心被夺之前,可是神荒八大战帝之一,他又怎么会被眼前的小场面吓住?

武道一途,九道天梯。战卒、战将、战灵、战王、战皇、战宗、战尊、战圣、战帝。每晋升一个大等级,力量都会产生质的飞跃。

“凭什么?”项飞冷笑一声,然后还分外挑衅的,一脚便踏在了高禹婷半裸在外的酥胸上。

“因为,他是我的女人!”龙剑一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每当他做出这个动作,那就是想杀人。

嘲笑声四起。

“就你这个病秧子,还配有女人?”

“不要小看人嘛,也许人家内在够大呢?要不……咱们把他裤子扒下来瞅瞅?”

“二少爷那条地狱双头狗,最近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椿药,满城的追女人。人家娶不起大姑娘,还不准捡个狗剩吗?”

龙剑一对众黑骑军的侮辱,充耳不闻。项飞倒是对他这份临危不惧的气度,提起了那么一丝兴趣。

“小子,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这些手下,你今天只要能打赢一个,我就把你的妞还给你。”

说完,项飞便把自己的佩剑掷了出去,正好插在了龙剑一的面前。

剑身完全没入地面,锋利程度由此可见。

但龙剑一却对这柄宝刃视而不见,而是举步维艰的走到了小宇身边,“兄弟,把剑借我一用。”

小宇奄奄一息,不能说话,但嘴角却向上一咧。

老族长见此,当即便解了下小宇的佩剑,老泪纵横的递给了龙剑一。

“不识抬举。”

项飞冷哼一声,一摆手。他身后的一位战虎军,便跳下马,一脸残暴的走向了龙剑一。

“一刀解决他。”

“别啊,砍他个百八十刀的,那才过瘾!”

“你好好表现,兴许大哥一高兴,那小妞的第一炮就赏给你了。”

一众战虎军嗷嗷乱叫,哪有半点军人的样子?整个就是一帮子土匪!

“锵——”

长剑出鞘。

剑身带血,锈迹斑斑,还有多处缺口。

但这破剑握在龙剑一手中,却也发出了耀眼的光辉。

这不是玄力,也不是神通。这破剑发光,仅仅是因为它遇到了懂剑之人。龙剑一,当年的剑帝。在这世上,没有人比他更懂剑!

“来吧!”

剑身一抖,铮铮而鸣。

“吗的,这小子怎么有点邪性。” 那战虎军倒吸一口凉气,但他偷瞟一下项飞那阴沉的面庞,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看刀!”

刀锋犀利,玄力澎湃。

在战卒级强者面前,普通人就算是再强壮,也如同蝼蚁。更别说是龙剑一这个病秧子了。

但奇迹,偏偏就这样发生了。

“唰!”

剑若流星。

龙剑一的剑,实在是太快了。没有人看清,他这一剑,到底是怎么刺出去的。众人看到的,只有那战虎军额头上一个血洞,“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满场死寂!

与此同时,龙剑一本人,也陷入了无尽的震撼之中。

因为就在他取人性命的一刹那,其胸中那颗一直未曾跳动的修罗之心,竟然有了复苏的迹象。

“咚、咚、咚……”

修罗之心每跳动一下,龙剑一虚弱的身体,便恢复一分。仅短短数秒,其身体便强大到了普通人的极致。紧接着,一套玄奥至极的功法,便死死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不灭修罗道!”

龙剑一猛的一抬眼,他双眸中浩瀚无比的凶戾,惊得数匹战马暴毙。然后剑锋一指摔到地上的项飞。

“胜负已分,放人吧。”

项飞坠马,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眼神之中尽是怨毒。但他却并没有食言,当即便解开了战神印记,还高禹婷自由。

高禹婷死中得活,如小鸟归巢一般投入了龙剑一的怀抱。

龙剑一则充满依恋的,刮了刮高禹婷的鼻子。并脱下自己的上衣,帮她掩盖住了露在外面的寸寸雪白。

龙剑一的前半生,为洛紫衣放弃了一切。这后半生,他要为自己而活。侠骨柔情、快意恩仇。这才是真正的龙剑一,这才是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剑帝!

“是走,还是战?”

龙剑一剑指项飞,毫无畏惧。他可没天真的认为,一场决斗便能化解眼前的恩怨。

“你,很有意思。”项飞走上前,拾起了自己的佩剑。“我现在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能挡得了我三剑,我便放你和你的女人离开。”

“那其他人呢?”

“做人不能太贪,他们窝藏逆党,犯的都是死罪。”

龙剑一环视一周,已下决心。高氏一族救他一命,已属大恩。其绝不能再让高家村这三百多口子,因他而死。

“你我一战,我若赢了,你饶他们不死。”

“那你要是输了呢?”项飞讥讽一笑,但双眸中却透着股杀意。

“我……”龙剑一身无一物,连命都握在人家手里,他拿什么跟项飞赌?“我若战败,便跪下给你磕三个响头!”

高禹婷想要阻止,但却张不开嘴,只能不住的流泪。

家人、亲戚、朋友,高禹婷所有的一切,都在此战之中。她不想让龙剑一冒险,更不想让龙剑一赌上男人的尊严。但除了龙剑一,她却又别无依靠。

“有意思!”项飞的目光转了一圈,最终又重新落到了高禹婷的身上。“再加上她,我就跟你赌。”

高禹婷泣不成声,但却重重的点了点头。

龙剑一见此,深吸一口气,并挥手示意高禹婷退守一旁。

“来吧。”

项飞戏谑一笑,并用舌头舔了舔宝剑的剑锋,“你以为杀了一个一级战卒,就有资本跟我叫嚣了吗?告诉你吧,老子跟他们不一样!”

项飞的气势骤然展开,犹若山岳一般,向龙剑一压去。

“你……竟然是二级战卒!”龙剑一被项飞气势逼迫得连退数步,满脸惊骇,当即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