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横冲直撞

作者: 更新时间:2017-07-31 10:39:54 字数:8779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烈火兽和之前孤狼佣兵团的疾风狼一样,都是经过驯化的,他们虽然奔行极快,却不会去冲撞街上的行人!

清河城的居民,早就见过烈火兽,倒是不觉得奇怪,只是对江羽的身份极为好奇!

“那个就是这一次清河卫考核第一的江羽吧!”

“他身后的应该是墨芷菱了吧,这两人当真是郎才女貌啊!”

……

街上的人议论纷纷,甚至有好事人直接给两人配了对,让两人不由一阵尴尬!

江羽载着墨芷菱出了城,又奔行出了数百里!

“要不……你和我一起回家好了!”江羽犹豫再三后,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

“好啊,我也想看看你生活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墨芷菱俏皮一笑道,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

江羽不知为何,得到墨芷菱肯定的回答,心里不由一阵欣喜。

“哈哈,那就太好了,我们家人很好的,你一定会喜欢!”江羽大笑道,驾驭着烈火兽往姑苏城方向赶去!

而站在江羽身后的墨芷菱,听到江羽的话,不知为何,俏脸微微一红。

时间流逝,转眼之间,三日时间过去了!

就在江羽带着墨芷菱赶回姑苏城时,此时姑苏城却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夜不归出手了!

也不知道柳家到底怎么想的,竟然和夜不归联手了!

一个城主府,江家应付起来,都极为困难,再加上一个柳家,江家的情况,一下变得极为危险起来!

不到三日时间,江家旗下的矿场,药田,包括城内的十六家商店,都是被两家联手抢走!

江家被逼无奈之下,全力出手,但是却被两家合力镇压!

江家家主江海受伤,江家第一高手徐庆更是受到重创,生命垂危!

之后夜不归直接给江家下了通牒!

三日内江家必须臣服于夜不归,否则夜不归必将清洗江家!

而近日正是最后一天!

“海,怎么办?我已经向父亲求助,但是父亲从清水城那边赶过来,时间上未必来得及啊!”

苏婉晴此时也是急的握着江海的手,而其他江家高层齐聚一堂!

“各位,今日我江家遭逢大难,包括江家嫡系在内,你们若是要离开,我江海绝不阻拦,你们想离开之人,可以去账房领取五百灵币!”

江海没有回答苏婉晴,而是环顾四周,语气低沉道!

五百灵币在清河城或许不算什么,但是在姑苏城,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但是江家高层,却无一人动心!

“家主何出此言,我们誓死和江家共存亡!”

“对,誓死和江家共存亡!”

“那夜不归想清洗江家,让他尽管来,老子就算死,也会拉一个垫背的!”

哪怕面对这种生死危机,江家也无一人背叛!

这就是江家一直以来的魅力所在,他们护短团结,就像是一群狼,哪怕对手再强,他们宁死也不会退!

江家是一个狼性十足的家族!

“你们……”

哪怕是江海这个硬汉,此时眼圈也是一红!

“家主无需内疚,我们加入江家的那一刻,我们就没想过要离开!”徐庆也来了!

他早在数十年前,就为了江家失去一臂,这一次更是以一敌二,被城主府青老所伤,一身修为都被打残了!

但是他却没有半分退缩之意!

“徐长老,你怎么来了,您应该好好修养才是!”江海大惊,连忙下去扶住徐庆!

“事到如今,修补修养,又有何区别,家主下令吧,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徐庆眸光冷冽道!

“对,和他们拼了,不就一个城主府和柳家吗,让他们来,至少我们还有小少爷他们,只要他们不死,我们江家早晚还会崛起!”

江家高层都是在此时想到了江羽,一个原本的废材,但是之后却击败了柳家第一天才!

可以说江羽不死,早晚会成为一方高手,到时候就可以为他们报仇!

“哈哈,你们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就在此时,一道得意至极的笑声响起,夜不归带着一片高手闯了进来!

夜不归带来的人不多,只有九人,但是江家所有人脸色却都是在此时微微一变!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站在夜不归左边的一名老者!

老者身材枯瘦,手持一柄铁拐,眸光混沌,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可是江家之人却很清楚,眼前这名老者,到底是有多可怕!

黄金武者!

夜不归之所以敢对江家出手,就是因为眼前这老者的原因!

“江海,臣服还是死!”夜不归傲然而立,冷峻的脸上带着轻蔑!

江家!

一个连黄金武者都没有的家族而已,在黄金武者面前,不堪一击!

“夜不归,老子就是死,也会拉上你垫背!”江家六长老冷哼一声,催动真气,却是想偷袭夜不归!

“不知死活!”

看似行将就木的老者,却是在此时冷笑一声,他踏出一步,手中铁拐犀利点出!

“咻!”

铁拐锋锐无比,只是轻轻点出,却带起漫天寒芒!

噗噗噗!

六长老连反击的力量都没有,他的双手和双腿便是被铁拐洞穿!

“啊啊啊!”

六长老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听得江家众人目呲欲裂!

“老六!”

七长老和六长老关系最好,他当即冲出,想救下六长老,却被老者一脚踹了回来!

黄金武者和白银武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哪怕江家所有高层一起上,也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跪下!”

老者踹飞了七长老,手中铁拐对着六长老肩膀一压,就想让六长老跪下!

六长老双腿本就受伤,此时遭到重击,膝盖一软就要跪下,但就在此时,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却是轻轻搭在铁拐之上!

而那一支铁拐的力量,似乎也在此时消失不见!

“谁!”

老者瞳孔一缩,骇然的盯着前方诡异出现的青年,哪怕是他都是没有察觉,眼前青年,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羽儿!”

“江羽!”

而此时江家众人和夜不归以及柳家之人,却认出了眼前这名青年,正是江家江羽!

“老家伙,一会儿再和你算账!”

江羽眼中泛着寒意,手臂猛地一震,荡开铁拐,另外一只手抓住六长老,刹那之间,已经退回到江家高层之中!

“治疗术!”

江羽直接给六长老丢了一个治疗术,六长老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着!

“羽儿,你不该回来啊!”

江海看到江羽,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反而满脸的痛心!

江羽可是他们江家唯一的希望,此时赶回来,无疑是送死。

“父亲,我若不会来,等我他日回来,江家还在吗?”江羽苦笑道。

“可是……”

“父亲放心,既然我已经回来,那么江家谁也动不得!”江羽不等江海说完,便是淡淡开口道!

“哈哈,小子年级不大,但是口气倒是不小!”老者冷漠开口了,虽然江羽的出现,让他小小震惊了一把,但是那又如何?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而已,难不成还有黄金武者的修为?

“是么,那你看看这是什么!”江羽冷笑之间,直接取出一枚令牌,甩手丢给了老者!

“哼!”

老者冷哼一声,他手掌一探,很是轻松的便是将令抓在手中!

他不屑的扫了令牌一眼,他下意识的就想把令牌丢了!

区区一个姑苏城的小子,能拿出什么令牌!

但是下一秒,老者便是硬生生将伸出去的手掌收了回来,他目光呆滞的盯着手中的令牌!

千!

令牌的正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千字,若只是一个千字,还不足以让老者失态!

真正让他惊恐的是,在千字的上方,清河卫三个字,熠熠生辉!

老者连忙将令牌倒过来,当他看到令牌背面的清河郡三个字时,他脸上已经露出骇然之色!

“你……你是……”

“冥老,这什么令牌?”夜不归神色也是微微一变,冥老的失态,让他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小友,实在对不起,此事是老夫不对在先,老夫这就离开!”冥老看都不看夜不归一眼,转身就想走!

清河郡千户侯!

哪怕他是一名黄金武者,此时也是惊恐无比,不是因为江羽的实力,而是因为江羽背后的清河郡!

一个千户侯,他冥老得罪不起,别说是他,就算是在场所有人都得罪不起!

因为得罪了江羽,就等于是得罪整个清河郡!

这就是身具军职和官职的好处!

那代表着整个大秦皇朝都是你的靠山!

“怎么,这样就想走了?”江羽却是冷笑道。

冥老脚步一颤,他无奈的回头,“那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伤我族人,还上门羞辱我父母,我叔叔长辈,就想怎么离开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说法?”

江羽语气冰冷的说道!

老者脸色都在此时剧烈变幻起来,末了他眼中却是闪过一抹狠辣之色!

“铮!”

老者手中的铁拐,没有半分预兆的刺出,而这一次的目标,赫然是夜不归!

噗!

铁拐锋锐无比,刹那之间,便是洞穿了夜不归的胸膛,铁拐上金芒一闪之间,将夜不归的心脏震碎!

“你……为什么……”

夜不归不可思议的看着冥老,他不知道自己请来的帮手,怎么会突然对自己出手!

“别怪我,只怪你的罪了不该得罪之人!”冥老阴冷的开口!

“他……”夜不归这一次没把话说完,身形一歪,已经气绝身亡,噗通一声砸在地上。

什么!

而此时夜不归带来的其他人,包括柳家家主在内,全都傻眼了,他们同样想不通,冥老为何会突然倒戈相向!

江家众人同样震撼的看着江羽,他们不知道为何,冥老在看了江羽丢出的令牌后,会对夜不归出手!

“小友,这一下你可满意?”冥老无奈的问道。

“你先站在一边,若是你敢离开,我保证整个清河郡,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江羽语气冰冷的说道!

这一点他还真不是再说大话,以他和蒙烈的关系,想在清河郡内,要一个黄金武者的性命,想必蒙烈会很开心的卖他这个面子!

到时候怕是整个清河郡都会直接通缉老者!

“你……你别欺人太甚!”冥老气的脸色铁青!

“现在知道欺人太甚了,你打上我江家的时候,可想过欺人太甚!”江羽不屑的冷笑道。

“你……”

冥老虽然愤怒,但是让他的罪江羽,他却是不敢的,只能恨恨的站在一片!

江羽环顾四周,他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目光都是不由躲闪起来!

江羽连一个黄金武者都能吓住,他们又有什么本事去和江河对抗?

“冥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老看向冥老,有些无助的问道!

“哼,我不得不说你们胆子真大,连清河卫千户侯大人都敢的罪!”冥老讥讽道!

此时他一肚子的火气,不敢对着江羽发,却全发在青老身上!

千户侯?

听到这三个字,青老等人全都瞪圆了眸子,此时他们哪里还敢想什么灭了江家,此时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离开这里了!

清河卫千户侯,若是想灭了他们,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姑苏城只是一个野城而已!

“江……江羽……我们知道错了……你看这事情能不能就这么算了?”

青老吓坏了,他也是一名白银高级武者,但是在听到清河卫千户侯三个字后,却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清河卫千户侯,你以为没有一点实力,能得到这个军职?

“饶了你?”江羽冷笑一声,回头看着父亲江海,“父亲,这老家伙,可有伤我族人?”

“徐庆大长老,就是被他所伤,一身修为,也是被他所废!”江海眼中腾起一股怒火!

徐庆长老,为了他们江家,已经失去一臂,没想到现在更是被废掉修为!

“很好!”

江羽目光骤然一寒,他身形一晃之间,诡异的出现在青老面前!

“砰!”

青老还未反应过来,江羽的拳头已经狠狠砸在他小腹位置!

那是人体气海位置,武者的一身修为,尽皆容纳于此!

“噗!”

青老口吐鲜血,身形倒飞而出,落地后,他脸色已经变得惨白!

“你……你竟然废了我……的修为……”

青老绝望的盯着江羽,而其他人心里全都在此时一沉!

青老那可是白银高级武者啊,竟然被江羽一招废掉了修为!

就连冥老瞳孔也是一缩,他虽然是一名黄金武者,但是他自认为,就算是他出手,也不能做的比江羽更好!

此时冥老很庆幸,庆幸自己留了下来,而不是扭头就走!

“还有谁伤过我族人,全都给我站出来!”江羽目光冰冷的环顾四周!

所有人面面相觑,却无一人敢开口!

之前他们以为江家必灭,故而一个个都是落井下石,逮着江家之人,就是一顿暴揍!

哪里有人没出过手?

“那就是全都出过手了!”江羽目光更是一寒,身形在人群之中穿梭!

砰砰砰!

在场之人,除了冥老之人,一个个脸上都是多了一道巴掌印,其中柳家家主等人,牙齿都不知道被打落了几颗!

“江家之人听令,你们被谁打了,就上去给我打回来,谁若是敢还手,我灭他一族!”

江羽对着众人一顿暴揍之后,心情总算是好了不少,但是他却没有放过这些人的打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