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冥婚

作者: 更新时间:2016-10-18 09:52:26 字数:2347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一转头,原来外面的几个人把棺材抬进来了。我假装坐着不动弹,但是眼睛的余光撇过去,早就看到那口棺材。那棺材不小,看这个阵势,这男人在这个木塘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了,那口棺材估计装下两个我这样的男子都不成问题,但是我一想到里面躺着个死尸,一会儿我就要跟她一块躺着,就打心里发寒。

谁也不想跟一个死人同床共枕。

看了看这个屋子,除了后面有一个小小的后窗,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地方能出去,外面人那么多,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领头的男子看了我一眼,笑道:“好了,我说姑爷,赶紧换衣服,是时候给你跟小女举行婚礼了。”

我一听他说举行婚礼,就觉得好像有个人正站在我身后,隐隐约约的能听到丝丝的喘息声,但是回头一看,好像又什么都没有。

那男人扔过来一套新郎官的衣服就不管我,自己出去了,这样一来,这屋子里面就剩下我自己和一口棺材了,本来就够吓人了,这样一来,我分分钟觉得,好像着棺材是给我准备的一样。

没办法,我只能穿上衣服,否则,一会儿再让这群鲁莽的人进来给我强行穿上就不是那么好看了。而且我想,目前只有将就他们,然后见机行事,找到许世明跟陈雨瑶。况且陈雨瑶可能还在他们手里,我若不配合,只怕陈雨瑶凶多吉少。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的时间,门开了,那个男人进来,看了我一眼,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既然你这么配合,我们也不会为难你,只要举行完婚礼,你就可以走了。”

他朝外面一招手,进来一个穿着像个五颜六色的大公鸡的老女人。那老女人的脸上满是皱纹,好像岁月在她的脸上多刻了两刀一样。从他们的口中,我才知道,这个女人是他们的巫师。

其实也就是类似于陈雨瑶母亲神婆的那么个身份,所以说,配阴婚这种事,肯定是要找她的。

那老女人看了我一眼,笑起来都带着一股阴风:“不错,这小伙子,命格为阴,极其符合配阴婚的条件。”

我坐在那里也没有动,任由这个老女人摆布,只见她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两根香,在炉子前面点上,然后让我抱着那个照片。说实话,她给我递过照片来的时候,我的手里面全是汗,根本都没敢看上面的姑娘是什么样子。

其实是什么样子根本都不重要了,只不过,如果这姑娘漂亮点的话,说不定,我这个婚结的可能还舒服点。

那老女人道:“好了,你们闲杂人等都出去吧。”

屋子里面的人都听话的退出去了,现在只剩下我,老女人和那口棺材,我总觉得我们之间好像还有一个人,但是我根本都看不到。

老女人浑浊的眼珠看着我,阴恻恻地道:“小伙子,把眼闭上,我不让你睁开,千万不能睁开。”

我听话的闭上眼睛,但是心里却暗暗的开始打起算盘来,这些村民这么愚昧,我要是在这里面搞点事情,估计他们肯定也是不敢进来的,现在这个屋子里就这么个老女人,肯定是不够我收拾的,但是我肯定要等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就是要攻其不备。

所有的事都准备好了,那个老女人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一个五颜六色的毯子铺在地上,自己坐在上面念念有词。

我闭上眼睛,听着那个老女人在那儿唧唧歪歪的念叨,一开始没有什么,就听到她像个苍蝇一样,念着好像根本就没有结尾的话。

但是慢慢的,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我手上本来是抱着一个相框的,但是我现在觉得突然手上好像轻了很多,我闭着眼睛,用手摸了摸,果然,手上的相框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略感惊讶,这老妖婆肯定是趁着我不注意,将我手里的相框拿走了。

想到这里,我偷偷的把眼睛睁开。

现在屋子里面的光线更暗了,好像是有人从外面把窗帘拉上了的感觉,我勉强才能看清楚屋子里面的景象。

不知道什么时候,棺材的盖子已经打开了,我手里面的相框现在正放在棺材上,奇怪的是,可能这个老女人用的什么手段,让相框居然不借助任何外力“站”在上面。

供桌上面的香半明半暗的闪着,老女人像是睡着了一样,有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其实她离棺材的距离比我还近,我还想,倒不如让这个老女人替我把这个冥婚结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恐怖的一幕出现了。

棺材里面,突然伸出一只苍白如雪的手来,这手特别的白,看上去,就好像一个没有血管的白种人一样,手上的指甲已经长到开始打卷。

怎么死人还能动的?难不成是僵尸?我的心猛地一提,拳头暗暗握了起来。

接着,从棺材里面慢慢的站起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两个眼睛无神的看着前面。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我就愣住了。

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那眉清目秀的模样,毫无血色的脸,这不是之前我跟许世明在山洞里面遇到的那个小姑娘——沐小悠吗?

但是我一想,也不对啊,这要是沐小悠,那我们之前遇到的是谁?不会是鬼吧?但是当时的沐小悠明明是有脚的,而且是用脚走路的啊,听说鬼是无脚的。

这个女人从棺材里面坐起来之后,就直愣愣的望着前方,她长长的头发不知道是不是父母给梳的,已经像是一件黑色的披风一样搭在身后。脸上全无血色,简直就是一张白纸,如果不是黑色的眼睛和眉毛,估计根本就看不出这是一张脸。

我下意识的就要往外跑,但是却发现我现在根本就动弹不了半分,好像整个人都已经被什么东西定在了椅子上面。现在我还穿着新郎官的衣服,身上还有一个大大的红花。

这情景,我突然想起以前家里人经常说的鬼压身,但是鬼压身不是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会出现吗?

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只见那棺材里面的女人,头好像机器人一样,慢慢的转过来,看到她转头的那一瞬间,我总觉得她的脑袋随时要掉下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