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鬼鬼祟祟的千羽

作者: 更新时间:2017-02-25 19:51:56 字数:4072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想走?你给我回来!”

随着屋内传来一声娇斥,还未等叶欢冲出小院,一股强大吸力便如长鲸吸水般将其倒卷而回,生生砸在了一张床榻之上!

叶欢大吃一惊,刚想行动,一只玉手便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颈,将他向后一拉。

“嗯?什么东西这么软!”

叶欢先是一怔,反应过来后不由大惊!

原来刚才那一撞,他竟是靠在了千羽的胸部之上,顿时感觉两团柔软在背后被挤得变形,那销魂的快感,简直让叶欢魂飞天外!

但很快,叶欢便暗道一声苦也!

只见门口处,苏可盈已然陷入石化状态,不仅是她,就连老道、武刚、以及沈嘉文都是瞠目结舌,愕然不已。

“姑奶奶哟!你可害死我了!”

叶欢在心里大叫一声,当下便欲从千羽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温柔乡亦是英雄冢,这下叶欢可对这两句千古名言有了深刻的体会!

“可盈……可盈你听我解释……”

见到苏可盈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难看起来,急的叶欢急忙解释,但不管他怎样用力,就是不能从千羽的怀抱之中挣脱出来,那两条看上去如莲藕般的玉臂,此刻却比钢铁还要坚硬几分!

“可盈?苏可盈?哦——原来是你的小女友来了呀!”

千羽眼波一转,眉目中有着千种风情,此刻非但没有放开叶欢,反倒当着苏可盈的面,将他搂紧了几分。

“你……你要玩儿死我呀!”

叶欢感觉到千羽的力道,当下低声骂了一句,但换来的却是千羽的再次发力,直将叶欢勒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就在叶欢感觉自己马上将要见到阎王爷的时候,只见千羽掌中突然发力,将他生生打了出去。

“哎哟!你这婆娘,想要谋杀吗?”

叶欢被摔得七晕八素,但千羽却置之不理,反倒浅浅一笑,而后遥遥对着苏可盈说道:“妹妹有所不知,你不在的这几日,我们几个跟叶欢玩的可嗨了!刚才不过是一道开胃小菜,以后你慢慢会习惯的!”

千羽把话说得暧昧万分,立时便在苏可盈的心里留下了道道阴影。

此刻看着苏可盈渐渐难看起来的脸色,叶欢心里一抽,恨不得将千羽这娘们碎尸万段!

“嘿嘿……可盈……你听我解释……”

叶欢还想辩解,但苏可盈已然不给他讲话的机会,玉手虚抬,便按在了叶欢的嘴唇上。

“今晚,我能睡在你房间吗?”

苏可盈到底是个大家闺秀,张牙舞爪这种事她是做不来的,不过身为叶欢的正牌女友,她却可以行使自己的某项权利。

那就是——和叶欢睡觉!

嗯?

叶欢本以为苏可盈定会大发雷霆,甚至暴揍他一顿都不为过,哪成想苏可盈非但没有生气,反倒给了叶欢一个成功上垒的机会!

“可盈……你刚才说什么?”叶欢挠挠头,有些不敢相信,但苏可盈已然问了老道叶欢房间的位置,而后招呼武刚帮忙将行李搬了进去!

妈妈咪呀!

站在房间门口的叶欢看着苏可盈弯着腰身收拾床铺的贤惠样子,霎时泪流满面!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然而,千羽和沈嘉文早已打成一片,此刻看着苏可盈这个外来者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两女尽皆皱起了眉头。

“这小姑娘有点意思!”

千羽嘴角带着笑,目光落在苏可盈的身上,脑子里不知道在憋什么坏。

而沈嘉文听到这话则是点了点头,而后笑道:“看来叶欢身边的女人果然个个不俗,这样都不生气,可盈的胸襟真是宽广!”

“老大!有人找!”

就在这时,只听院外的武刚发出一声吆喝,叶欢连忙走出院外,一眼便看到了停在小院外面的一辆劳斯莱斯银魅,以及站在车边西装革履的彭子航!

“我说我这小院怎么突然亮堂了许多,原来是彭家大少爷大驾光临,简直是让小院蓬荜生辉啊!”

叶欢皮笑肉不笑的迎了上去,刚一凑近彭子航,便冷声问道:“你来干什么?”

彭子航也不生气,淡淡的笑了笑,而后指着刚刚从小院中走出来的沈嘉文道:“我听说嘉文家里出事了,暂时住进了叶先生这里,身为嘉文的未婚夫,我若不来探望探望,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沈嘉文听着彭子航阴阳怪气的话就觉得恶心,当下冷冰冰的说道:“彭子航,我家发生了什么事,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少拿这些牵强的理由接近我的生活!”

“啧!”

换做旁人,听到沈嘉文这番话,怕是早已炸锅了,而彭子航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柔和一笑,而后道:“嘉文,别这么见外嘛,好歹我也是你的未婚夫,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说了,我今天也不全是为你而来!”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叶欢面色不善,紧盯着彭子航的一举一动,只要这小子敢有任何动作,叶欢就会瞬间出手!

面对叶欢的敌意,彭子航全然不放在心上,而是看了看四周,半嘲半讽的说道:“听说嘉文的妈妈现住在叶先生这里,不是我说,天儿冷了,叶先生这间小院有最基本的取暖设施吗?叶先生四肢发达,自是不惧严寒,可嘉文呢?嘉文的妈妈呢?叶先生敢保证她们母女二人能在你这里过得舒坦吗?”

“你什么意思!”

叶欢听着彭子航的话就来气,说自己四肢发达,不就是变相的骂自己头脑简单吗?

而彭子航全然不顾叶欢的危险眼神,此刻背负着双手,来到叶欢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的意思很明显,嘉文不愿意住到我那里,可以,但伯母今天我一定要接走!”

什么?

听到彭子航前来竟是为了接走自己的妈妈,沈嘉文顿时瞪圆了眼睛。

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该不会以为自己的妈妈便是他的妈妈吧?想接走就接走,他当自己是哪根葱?!

“不可能!”

沈嘉文杏眼圆睁,厉目看向彭子航,斩钉截铁的说道:“彭子航!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我妈愿意住哪,得听她老人家的意思!你凭什么这么独断专横,你以为叶欢这里是你家吗?”

沈嘉文平时不发脾气,但此刻彭子航的态度实在是恶劣至极,以至于连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沈嘉文已经表明态度,叶欢见状顿时心底偷乐,不过彭子航要想就这样离开,却是痴人说梦!

“彭大少,听清楚了?人家嘉文不想让自己的妈妈跟着你受罪,我看彭大少还是请回吧!”

“你!”

被沈嘉文当面拒绝,这本就让彭子航丢尽了脸面,再加上此刻叶欢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嘴脸,更是让彭子航气的心口生疼!

“叶欢!别以为本少爷会怕了你!我告诉你!你这样做迟早会有报应的!”

“报应?”

听到彭子航的话,叶欢嘎嘎一笑,而后针锋相对的说道:“恶人才会有报应,而像我这样的好人,只会有福报!”

哼!

只斗了两句嘴,彭子航便知道自己不是叶欢的对手,这小子打小不摇碧莲,跟他斗嘴,岂不是找抽?

当下彭子航的脸色便阴沉了下来,既然接不走沈嘉文的母亲,那他也不会让叶欢好过!

“姓叶的!我告诉你!你拿了不属于你的东西,老子迟早有一天要亲手从你那里拿回来!”

哦?

叶欢听到这话,神色刹那间一片肃穆,彭子航的话并未表达清楚,他所指的东西,到底是沈嘉文,还是那几块从沈家地下室里拿出来的令牌?

“我们走!”

还未等叶欢反应过来,彭子航便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而后大袖一挥,钻进劳斯莱斯中绝尘而去!

彭子航走后,沈嘉文依旧没消气,此刻狠狠的跺了跺脚,而后回房间去了。

……

晚饭之后,叶欢不知从哪儿搞来一副麻将牌,正准备与老道几人乐呵乐呵,可突然间却见到千羽收拾整齐,几乎是用拖行的方法将武刚生生拽出了院子。

尽管武刚拼了命的向叶欢求救,但后者却当了缩头乌龟。

笑话!

千羽战神,天下谁人敢惹!

叶欢倚靠在门边,许久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而后看向老道,诧异至极的问道:“老头儿,他们……这是干嘛去?”

“谁知道呢!”

老道手里捧着个紫砂茶壶,乐得合不拢嘴,这可是苏可盈专程从米国带回来送给他的,自打开箱的那一刹那,老不死的就从来没放下过!

“不行!我得去看看!”

思前想后,叶欢还是决定不能容许千羽乱来!

现在城市里到处都是魔族的眼线,而且还出世了许多探查不到魔气的高等魔族。要是千羽被他们撞上,一切可就坏菜了!

一念及此,叶欢甚至来不及收拾,撇下沈嘉文和苏可盈二人便追了上去。

叶欢看到千羽按着武刚的头钻进了一辆出租车,而后他也赶紧叫了一辆,两辆车一前一后向着城区的方向驶去。

“这么晚了,千羽这丫头不好好休息,四处乱跑想要干什么?而且,还带着武刚……”

叶欢想到武刚的惨叫,不由浑身冒起鸡皮疙瘩,看着一路上驾轻就熟的样子,这俩人恐怕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怀揣着强烈的好奇心,叶欢尾随千羽武刚两人来到了海城市的码头。

海城市作为一个港口城市,码头是其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正因如此,海城市的码头上有着很多的帮派分子,他们以保护码头秩序为名向一些来往商船收取保护费,是海城市最大也最难以铲除的毒瘤之一。

此刻时至半夜,一艘来自欧洲的商船正在缓缓停靠,夜色中有着数十道身影,正静静的等候在岸边!

“老二老三!去把船长给我叫过来!这艘船来自欧洲,今晚没准咱们兄弟能干一票大的!”

一名络腮胡子的大汉露出一口金牙,显得相当凶蛮。

而听了他的话,人群中顿时窜出两名高挑男子,面带冷笑的向着商船靠近而去!

但就在这时,只听一道刹车急响传来,一辆黄白相间的出租车竟然生生停在了两人面前,稍有不慎,便会将这两人撞入海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