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沈家命案

作者: 更新时间:2017-02-19 20:18:40 字数:4222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叶欢去茶楼的时候,沈嘉文和玄女非要跟着一起,叶欢实在拗不过两人只好带着她没一起来到了茶楼。

沈嘉文还好一点,因为她以前曾经来过茶楼,茶楼里的服务员也都认识她,但玄女可没有一个人认识。而且玄女在叶欢身边寸步不离的亲昵状很快就引起了这些服务员的警觉。

在这些服务员的眼里,叶欢是她们盈盈姐的男朋友,所有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都是小三,于是她们看向玄女的眼神里很快充满了敌意。

玄女却是浑然未觉,跟着叶欢到处转,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武刚见到玄女之后很是诧异,拉着叶欢走到一边低声问道:“哥,这是谁啊?”

“呃,这是我老家的亲戚,暂时住在我那。”

“嫂子……没事吧?”

“放心,没事,茶楼这两天生意怎么样?”

“还行,我就是觉得新来这个冷梅有些奇怪,和她住一个宿舍的小妹们有人说半夜起床的时候经常看不见她人。”

叶欢点点头,“行我知道了,我这两天有很多事要处理,茶楼你先照看着。”

武刚点头应允,沈嘉文却在这个时候匆匆忙忙的走进了叶欢的办公室。

“叶欢,我有点事要跟你说下,”

武刚见状马上识相地退了出去,沈嘉文这才对叶欢低声说道:“我在店里看见一个服务员,觉得特别的眼熟,这个人我肯定在哪里见过。”

“这很正常啊,你见过的人在这里做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不是,她刚才好像认出了我,故意遮遮掩掩的,我问她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她连想都没想就说我们不认识,这不奇怪么?”

叶欢沉吟了一下,走到墙边指着墙上员工简介上的冷梅照片问道:“你看到的是不是她?”

沈嘉文端详了一会儿,非常肯定的说道:“没错,就是她!”

叶欢哦了一声,大脑却飞速运转起来。

如果沈嘉文见过这个冷梅,那极有可能就是在彭子航的家里见过,这也更一步印证了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彭子航的确跟魔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叶欢反复思忖,决定还是让沈嘉文暂时离开这个是非漩涡。

“嘉文,你是不是觉得我有时候行为很奇怪?”

沈嘉文见叶欢说的认真,于是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你跟彭子航,还有千羽,你们有时候说的话和做的事都神神秘秘的。”

“其实是这样的,我是国家一个高度机密部门的特工,而千羽其实是我的同事,我们会调查一些保密级别比较高的案子,所以有的时候就显得很神秘。”

“哈哈——”沈嘉文笑了起来,“叶欢,是不是天不黑你就不说实话啊?”

叶欢把沈嘉文按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说道:“嘉文,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办法给你证明我的身份,因为这涉及到了机密。而且我告诉你,现在我就在调查有关彭子航的案子,他涉嫌参加某种地下邪教组织,所以我才会一直盯着他不放。”

沈嘉文脸上笑意不减,“叶欢,你别逗了,你前几个月还在路边摆摊骗人呢,怎么一转眼就成了秘密特工了?”

“这不是玩笑,嘉文,我不能让你在继续掺和在我的案子里了。这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沈嘉文用异样的眼神看了叶欢一眼,“你说来说去就是想赶我走是不是?嫌我麻烦是不是?”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是拍你出事。”

“你不是说你是秘密特工么?难道连我一个弱女子都保护不了吗?”

叶欢无奈的说道:“我不是保护不了你,只是有的时候我会顾不过来啊!”

“那没关系,我可以照顾自己,反正在我妈没同意解除我跟彭子航的婚约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看着沈嘉文一脸的坚决,叶欢无语了,他实在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劝退沈嘉文。

就在这时,叶欢的手机铃声大作,而几乎同时,沈嘉文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两人诧异的对视了一眼,各自走开接听了电话。

“师兄,你快点来沈家沈医生的妈妈出事了!”罗媛媛在电话里大声喊道。

叶欢挂掉电话,沈嘉文也神色慌张的对他说道:“叶欢,我妈出事了!”

来不及多说叶欢拉着沈嘉文匆匆忙忙的下了楼,开车飞速的向沈家驶去。

一路风驰电掣来到了沈家,还没进院就看到四五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停在院子里,几个警察正在向一些佣人询问笔录。

沈嘉文快步跑进房间,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母亲何雪茹。

罗媛媛正坐在她身边,手里拿着笔记本和录音笔,应该是在询问口供。

“妈——出什么事了?”沈嘉文过去一把搂住何雪茹,关切的问道。

“回……回来了……”何雪茹似乎对沈嘉文视而不见,只是哆嗦着不停的重复这一句话。

“妈,什么回来了?”

“他们……他们回来了!”何雪茹突然发出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随后就要向茶几地下钻。

沈嘉文和几个警员死死的将她抱住,不断的安慰着。

罗媛媛见叶欢到了,给他递了个眼神,叶欢便跟着她来到了院子里。

“媛媛,沈家发生什么了?”

“走,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罗媛媛叹了口气,带着叶欢转了几个弯来到了一间车库外面。

几个警察在 车库外拉了警戒线,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正围城一圈对着一具尸体拍照。

叶欢走过去一看,不由倒抽了口冷气,地上躺着一具尸体,这尸体身上穿着一身灰色的劳保工作服,但人却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从死相上来看,这人跟彭家那个家丁的死法完全一致!

叶欢看了看几个法医的警衔,走过去对一个最高级别的法医说道:“我是叶欢,这是我的工作证,能告诉我这人的死因吗?”

那法医接过叶欢递过的证件,马上打了个立正给叶欢敬了个礼。

“报告首长,受害人死因很清楚,但我们现在还没办法做出法医报告!”

叶欢没料到这个证件竟然这么有效,能让一个法医喊自己首长。

他摆了摆手示意法医礼毕,故作深沉的说道:“跟我说说他的死因。”

“受害人死于外因性多器官严重脱水……”

“说人话!”

“简单来说,风干致死。”

“风干致死?”

法医解释道:“是的,受害人体内血液被抽干,所有组织都以严重木乃伊化,我们没办法在尸体上提取任何体液样本。”

“那你说的没办法做法医报告是为什么?”

“因为受害人的身份我们已经清楚,是沈家的一名佣工,据其同事讲,死者最后的出现是在昨天晚上八点多。但根据我们的鉴定,这尸体的风干程度至少死于二十年前。”

“那你直接写不就得了?”

“这……我们不能做出没有科学依据的报告……”

这下叶欢明白了,他摆了摆手示意发一可以走了,然后掏出手机给徐伯打了过去。

“徐伯,我这里有个案子,不知道你接到了报告了没有。”

“是沈家么?”

叶欢怔了一下,“你知道了?”

徐伯淡淡地嗯了一声,“那案子就你来接手吧,另外你的奖金已经到了,我会让媛媛给你送过去。”

“不是——为什么有时我接手啊?咱这部门不会就我一个人吗?”

“怎么会呢,只不过现在其他的行员都在忙别的案子,只有你是个闲人。”

“我是闲人?我闲是因为我工作效率高好不好?”

“好,随你怎么说,这案子就给你负责了,需要支援随时打给我。”说完,徐伯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

叶欢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那具干尸身边蹲下,伸手虚按在干尸的额头上方,一道魔气缓缓的注入干尸体内。

仔细搜索了一遍之后,叶欢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这具干尸体内竟然没有半丝魔气!

以自己目前对魔气的认识以及玄女给自己普及的魔族的知识,任何魔族在杀人之后都会在尸体内留下魔气,而这具干尸体内没有魔气的现象,在理论上来讲是不可能的。

把罗媛媛叫到自己身前说道:“你把尸体带回去交给徐伯,案卷也移交给他,剩下的保密工作就交给你了,这案子不能外传。”

罗媛媛知道叶欢现在是徐伯部门的人,而且据局长告诉她,叶欢的身份以及几倍都是保密的,如果叶欢提出什么要求,她必须全力配合。

警察很快就在罗媛媛的命令下开始收队,将尸体放进救护车带走了。

叶欢重新回到客厅的时候,何雪茹已经蜷缩在沈嘉文的怀里睡着了。

“叶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沈嘉文脸上的泪痕,叶欢无奈的叹了口气,“目前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我会尽快查明白的。”

“警察说我家里有佣人死了是吗?”

叶欢点了点头,“前几天彭子航家里也死了个佣人,死法跟你家这个一模一样。所以我觉得两者之间应该会有某种关联,我今天会住在这里,直到伯母恢复意识。”

听到叶欢说会住在这里,沈嘉文的心里才安定了许多。虽然作为医生经常会接触到死亡,但这次是自己家里有人死,感觉完全不一样。

叶欢掏出手机准备打给武刚,让他把玄女送回小院。但刚拨通,电话铃声就在门外响了起来,接着就听到了武刚的喊声:“哥,你在么?”

叶欢打开门,玄女和武刚就站在门外。

“你们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搞得定么?”玄女淡淡地说了一句,推开了叶欢走进了房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