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中途插手

作者: 更新时间:2014-12-31 00:00:00 字数:10634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话才出口,他就知道糟了!

林沧海的眼神像是狼一般盯着他,静静地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黑子连忙跪地道:“老大我错了……都是那个小子,那个小子在胡说八道!”

“回头在跟你算账。”林沧海说着,背向杨烈,道:“先把这个小子关起来。”

老猛和杨烈均是大喜,老猛身上带了录音笔,正是为了在黑子神思不属时套出这样一句话。

但他们没想到,这时的九巍山警察局,也发生了一些变故。

苏佑军摘下耳机,拍桌而起,兴奋道:“好!终于让老子等到这一天了!”

办公室内其余人听到后也是面露喜色,纷纷起身欢呼。苏佑军不禁感叹,功夫不负有心人,老猛和他的儿子能破获这么大的一起案子也是值了!

他一个激动,拿着手枪就想往外冲。一个小警察看到了赶紧将他拉住,道:“苏队你要去哪!”

苏佑军端着手枪,正给它上膛,看那样子是实在等不得了。他理所当然地道:“还用说,当然是带人去黑豹帮了!杨烈身上的GPS还能用么?”

负责探听的女警员之一立刻接话,道:“报告苏队,一切正常!”

苏佑军点点头,大手一挥就要带着人去申请搜查令。然而那个小警员却死死拉着他不让他走。苏佑军大怒,怒目而视,道:“长本事了,敢拦我!”

小警员赶忙松开手,陪笑道:“不不,只是苏队别激动。那地方是双狮城么,以前虽然是县,还能归我们管,但现在别人已经作为市在规划,早就不干我们的事啦!”

苏佑军一拍脑袋,“嘶”了一声,道:“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一激动还把自己弄糊涂了!”

虽然不情愿,但苏佑军还是只好坐下,指挥道:“立刻联系双狮城,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他!要不是他们的人蠢,那么重要的事竟然派了一个新人去接头,结果被人直接拿下,这一次的证据可能不再出错,我得亲自看着!”苏佑军打定注意,现在深入虎穴的可是老猛和他唯一的儿子,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他二人,不能叫人刚一见面就阴阳两隔。

“是!”女警员接到任务立刻连线双狮城警察局局长。

云层蔽空,金盘隐尽。苍茫大地上人群涌动,按各自轨道匀速运行。一个男人端坐在高台之上,右手大拇指上戴着个年代久远的扳指。而在下面则跪着个看不清面貌的黑衣男子。听完那人的报告后,高台上的人转着扳指的动作停了下来,食指敲击着象牙制成的座椅,浑厚的声音吩咐道:“联系双狮飞鹰,务必拖住那条死狗。”

跪着的黑衣人俯首离开,那人口中所说的飞鹰,正是他们插在双狮城警察局内部的卧底。而这死狗,则是双狮城警察局的局长。

“这帮蠢货,被人安排的卧底利用不说,竟还对其信任有加,一群废物!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对他们施以援手。”高台上的男子冷笑着缓缓说道。这些条子能想到安排卧底,未料他们也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接过身边一妖艳女子递过来的电话,亲自给通讯录里的人打了一通电话。

双狮城

“了解,我会拖住老狗。”

内部装修精致莫办公室内,一个容貌清丽、不施粉黛的女人挂下了电话。她从左侧最底的抽屉里翻出一个红色的蛇皮包,从里面拿出了口红、眼线笔、以及一双黑色丝袜。拉下窗帘后开始化妆打扮。

十分钟之后,窗帘被拉开,办公室再次明亮起来。桌上一面巴掌大的镜子里,映着一张妖娆但不艳俗的脸。此女名叫张英,正是那人插入双狮城警察局的内鬼,平时不爱说话,无论做什么事都只在中等,从不惹人注意,因而虽有一张好脸但也很少能吸引人目光。如今正是用她的时候,不过稍微打扮一下,整个人便变得明艳起来,换上双高跟鞋便足以引爆男人的眼球。

张英抿抿嘴唇,擦掉多余的口红,对着镜子摆上几个勾人的表情,便风情万种的走了出去。

此时正是午后,警察局内只剩下执勤的人还醒着,大部分人都在午睡,以致她毫不费力地顺利拉下电闸,随后她朝局长的办公室内走去。空荡的走廊内只剩下张英犀利的高跟鞋踢踏作响。

把工作暂时交给助理的局长此时也正在午睡,这是个正值壮年的男子,眉目里依稀还剩着年轻时的利落。

张英拉下窗帘,将电话线拔掉。莹白的食指抚上中年男人的脸。很快,那人便醒了。男人本以为是助理在和自己开玩笑,一抬头却看到一个美艳无比、还穿着他们警察制服的女人。他只觉这人似乎有点面熟,但他们局里似乎并没有这样的绝色。

“你是谁,怎么进我的办公室?”他喝道,但声音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怒意。

“局长真是的,我是张英啊!前几日多谢局长送我回家呢。”她坐下来媚笑,一双嫩白的手探入他衣服内,不着痕迹的将他的手机关机。

………

九嶷山派出所

苏佑军被现在的情况气得是火冒三丈,差就要拉个人打一顿以泄怒火。他解开制服,冲负责接线的人吼道:“那边怎么还没好!黑豹帮那边,老猛和他的孩子可在扛着!多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要是他们两个出了什么事,他双狮城的人也不见得担得起责任!”

公安局的电话二十四小时都有人负责接听,怎么可能会出现现在的状况!苏佑军心里隐隐有了大事不妙的预感。

几个年轻、资历也还尚浅的女警员纷纷抖了一下,早就听说过这苏佑军脾气暴躁,此刻心里都在悔恨着当初怎么就被分到了这里呢!

见苏佑军气得发抖,而局里的几个小姑娘又被他吓到,一旁的九嶷山警察局的老局长安抚着道:“老苏啊,我们都知道你和老猛嗯交情,但是你也别着急嘛!现在正是午后,一时间没听到也是有的。再说了,黑豹帮那边也没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呢。”

苏佑军长叹一口气,无奈道:“我对不起老猛,才让他走了这条不归路。但他的孩子还那么年轻!唉……只能寄希望他们两个不要被人发现了。”

正这个时候,接线人员放下耳机,焦急道:“苏队!我们已经分别打了双狮城那边的所有公用电话,但都是无法接通!”

“蠢!!打他娘的手机!”苏佑军已经是暴怒。

接线员快哭了,她们缩着脖子,道:“我们没有他们的私人手机号码。”

苏佑军猛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快步走到接线员那里,一把夺过话筒直接给双狮城警察局的局长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耳朵边电子女音的声音清楚传来。众人敛声屏气地望着苏佑军,已经做好他再次发怒的准备。

果不其然,得到此回应的苏佑军直接将话筒连着座机摔到地上,并一脚踩得粉碎。众人又落了一阵冷汗。

老局长摇摇头,心疼又报废了一台座机,这都是第三十二台了。

“他娘的到底怎么了!座机座机打不通,手机又他娘的关机,他们这双狮城是在罢工不干了吗!”苏佑军大怒,一脚将剩余的残废品踢开老远。

老局长把矿泉水递给头上冒热汗的苏佑军,摇头道:“天气大的很,你也歇歇。该来的总会来的,你也是做了这么多年的队长,怎么现在都还沉不下心。”

苏佑军被堵得没话说,只不甘心得道:“老局长你也太宽心了!风云变幻,可定人生死啊!”

老局长只背过身一阵咳嗽。苏佑军叹了口气,再次戴上耳机,仔细听着黑豹帮那边发生的事。

为避免李四他们再起杀心,林沧海一行人干脆到关押杨烈的房间来。并为防止杨烈耍花招,再次将他拷上。而这一次的骚动更是引发了黑豹帮成员的围观,众人纷纷涌进房间,看热闹的同时还能在心理上给人造成压力,可谓是一石二鸟。

“我再重复一次,对于你们我无可奉告,我就是来拿回被你们抢的现金的。什么卧底不卧底,我不知道!”杨烈冷道。李四听了咬牙切齿,只恨不得再冲上去把这小王八蛋掐死。

林沧海扬了扬嘴角,不屑道:“上一个来接头的人也和你一样固执,然后他就再也说不了话了。我的时间也不是拿给你这样替人卖命的狗浪费的,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要是还不知趣,那就下去和你的前辈作伴吧!”

“固执?你们要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来交代不是更固执?我不过是个助手,这次会闯进来也纯粹是因为我一时脑热,和什么接头毫无关系。”杨烈按照计划,一旦拿到确切的语音证据,便尽量拖延时间,直到大部队赶到。

“嘴硬!不过现在的你也就只剩下那张嘴还可以硬气了。”他见杨烈归然不动,心中十分不爽快,正要下令让人将他击毙,自己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林沧海大怒,心想在这关节眼上是哪个不想活的敢打电话给他?他骂骂咧咧地掏出电话,一看到来电显示便噤了声,冷汗不住地下流。老猛余光一扫后也是愣了,这林沧海一向狂妄自大,他可从未像这样惊恐过!

给他打电话的人到底会是谁呢,会是谁让他惊怕成这样?老猛陷入了深深地思考。而林沧海也撂下这一大波人,独自去外面接电话了。

黑子朝李四一使眼色,而后者也明白过来,这怕就是上面人的指示。他们二人对这通电话亦是无比在意,一时间这偌大的房间变得无比沉闷。

杨烈也感受到气氛的变化, 他心中也有些疑惑,但这语音证据已经传了过去,剩下的只需要等大部队来汇合,并在此之前保住自己的命就可以了。这件事似乎就要结束了,但是,怎么他的心中却涌出了一股强烈的不安呢?

“怎么回事!怎么就没声了?是不是被发现了!”苏佑军一见没了声,心里不好的预感更是猛烈起来。

“报告,设备正常!并未被敌人发现!”

苏佑军摸着下巴,心想怎么会这样,一个电话就让整个房间里的人都没了声,这该是怎样的震慑力啊!他越来越等不及,牙一咬,道:“老局长,我要带人亲自去双狮城一趟!那边这会都还没人接应,怕是出了事!”

“为这事你是拿不到批示的!而没有批示你能带几个人?那边就算出了事,凭你们几个又能有多大的效果,别徒增损失!”老局长厉声喝道,他对苏佑军这说风就是雨的暴脾气早看不惯了,这样下去迟早会坏事,“唉,佑军啊,我还有一年就退休了,你别再让我提心吊胆了成不?”

苏佑军攥紧拳头,老局长对他有提拔和栽培之恩,他的话他自然要听,但老猛那边……他咬咬牙,对身后的几个警员招手道:“跟我走!”

老局长摇摇头,他就不明白,这老猛和杨烈到底哪点值得他冒险。众人见老局长不好纷纷安慰,他叹了一口气,道:“我没事,大家继续吧。小张,电话拿来。”

足足过了有五分钟,大门才再次打开。杨烈抬起头,打量着林沧海的表情,虽然是很短暂的功夫,但眼尖的杨烈却还是看见了,林沧海那双向来自信的眼中迸射出的阴鸷!

不好!杨烈咬牙,他和老爹怕是被发现了!他下意识得去看老猛,只见他依旧稳如泰山,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但杨烈却看得出,自己的老爹已经发现,他们的身份已经曝光的事实。

而林沧海接下来的动作更是坐实了这事,他没有从李四他们那边过去,而是刻意绕到老猛面前,拍着他的背、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带着藏不住的冷意,道:“老猛,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这个人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不如,你就去了结了他吧。”

老猛不慌不忙地喝了口茶,慢悠悠地道:“早就说把这小子留给我玩玩练练手,老大还不让,现在还不是要给我来做?”他这样说着,趁着放下茶杯时朝杨烈使了个眼神,示意他赶快挣脱束缚逃走。他替他点穴时积攒下的内力,足够能让他从这里逃出去!

杨烈攥紧拳头,他知道这样做是意味着什么,他如果走了,那自己的老爹一定会为保护他而留下来断后,到时候双拳难敌四手,万一老爹……他低下头,有些不敢想。

林沧海俯视着老猛,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而另一只却已经扣住了枪。只要老猛一有反抗的意思,他就能一枪崩了他的脑袋!

亏他这么信任一个人,结果却被人当白痴玩的团团转!

林沧海冷下声,按着他的肩膀的手再一次施力。这回就算换做毫不知情的人也能听出不对了,因为那林沧海的声音里已经透出了刺骨的杀意,他道:“那就快行动吧,老猛。”

老猛闻言,死死得看着杨烈,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然而杨烈却是毫不打算领情的。他从村子里出来,不仅是为了逃避自己心上人的婚事,更重要的是要寻找和自己失散多年的老爹!现在他们父子两终于相认了,他作为儿子,怎么可能会抛弃自己的老爹,却只一个人逃走?!

他抬起低下的头,冷笑道:“呵,你们是只有老猛一个大将么,什么事都靠着同一个人,这样也配叫做黑豹帮?干脆叫老猛帮吧!要干掉老子,有种你自己来!!”杨烈四肢齐振,将手铐、脚铐震的哗哗作响。唬得众人还以为他要逃出来了,一个个的纷纷拿起武器,用一种看猛兽的眼光看他。

作为昨天亲眼看到老猛审问他的李四和黑子,就表现的镇定多了。如今大局已定,从林沧海开门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知道老猛大势已去,今日便将是他作为内鬼而死的祭日。

于是,在气氛紧张的房间里,飘出了李四这一句轻飘飘地、且带了不屑的话来,他道:“众位兄弟都别担心,他昨天就被咱们的大英雄审问过了,身上被一百零八根钢针刺穿过,他现在也就是死撑,没什么可怕的。”

他说着,又将余光瞥向还能面不改色的老猛,轻蔑并无不得意地道:“只不过,昨天的审讯是不是在做给我们看可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们都不是老猛,那么深思熟虑、那么大气稳重。”

其他本是看热闹而来的兄弟闻言都觉出了不对,什么叫做给他们看?什么叫都不是老猛?难道,他们一直信任有加的老猛才是警察安插在他们这里的卧底?!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想着自己以前对老猛的憧憬崇拜,想着自己曾经对他的敬畏,再想着自己只是被人当白痴一样玩弄于鼓掌之间,甚至还对他透露了不少的机密,一时间都被悔

恨和羞辱冲昏了头脑。一大半的人纷纷涌了过来,制成了一道人肉墙壁,如果真的像李四说的那样,那么,无论老猛再如何厉害,都不能让他活着走出这个房间!

但他们之中却还是剩了一部分人,他们相信老猛不是卧底,认为这只是一直嫉妒老猛的李四黑子二人所设下的圈套。

“大家先别激动!无论什么都讲究个证据,更何况事情都还没有弄清楚,咱们可不能只因为李四的一面之词就给人当枪使!我记得李四哥一直都不喜欢老猛吧!好像因为猛爷一直都压在你的头上?”人群中有人这样说道。

众人听了也觉得有理,但自己也不能断定谁真谁假,便一并将目光都望向了一直沉默的老猛以及一直待在老猛身边的林沧海。而这个时候有人注意到了,林沧海虽然看着是和老猛搭着肩膀,关系亲厚,但另一只手攥着手枪不说还扣上了扳机!这无疑就说明了……

老猛就是那个卧底!

先看到的人神色立变,且目光死死落在林沧海的左手上。其余人也一一看去,发现事实后皆倒抽了一口凉气,而先前出声为老猛辩解的人也落下了冷汗。

就在李四冷笑、众人握紧武器准备出击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那就是林沧海将手枪重新放回了兜里。

难道是他们多心了?李四惊讶的合不拢嘴,如果这个人不是林沧海而是别人,那他一定会冲过去一大耳刮子扇晕他!

目睹这一切的杨烈却是十分清楚,不是因为他能预料这样的结果,而是因为他了解林沧海这个人!

林沧海是什么样的人?他刚愎自用,狂妄自大。他一直将老爹视作是他的心腹,结果对方却是个卧底!这如果是在只有他们二人在场的情况下,他一定能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但是,他现在是当着众位兄弟的面!他无法承认自己看错了人,更无法相信自己会犯错!

他能看穿林沧海,而个林沧海朝夕相处的老爹肯定更加清楚。因而他才能那么镇定,也才能不为所动。杨烈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他在的话那老爹就能更加无所顾忌。

他为自己现在的无能感到羞愧!

老猛叹了口气,缓缓道:“这么多年,我亲眼看着黑豹帮成长,黑豹帮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家,我不认为会有人愿意毁掉自己的家。”

除了一开始就不是一条道上、且今后也不会是一条道上的人。

老猛的一番话惹得众人纷纷附和,“是啊,老猛和我们一起打拼多少年了,咱们怀疑谁也不应该怀疑老猛啊!”

这下不仅是李四,就连一向都颇能沉得住气的黑子也忍不下了,他拍桌而起,吼道:“你们够了!你们的眼睛都是瞎了嘛!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看看杨烈、再看看老猛,难道你们就没发现他们两个长得很像么!”

“这也能算证据?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你说老猛是卧底。那麻烦黑子哥拿出证据来!”

“你们!你们就等着被别人玩死吧!看最后谁哭谁笑!”黑子被逼的破口大骂,他自己确实没有实在的证据,但这就是事实!他恨得咬牙切齿,只能说是老猛在这些人的眼里太过神化,早成了他们的精神支柱。而往往要扳倒一个人容易,但要灭去别人对他的信任和崇拜却是相当困难。

“我还以为你们黑豹帮的人都很敬佩老猛,没想到也有窝里斗的时候。”杨烈瞅准时机火上浇油,成功将怀疑对象转移由老猛转移到黑子和李四二人身上。

毕竟对比一心一力为黑豹帮立下功劳的老猛,还是他们一直被老猛压着的二人嫌疑更大,也更有理由做这种栽赃嫁祸的事。只要老猛一除,那他们黑豹帮也就差不多得散了。

“真是场好戏啊!”有人感慨道。

“够了!闹够了没有,白让外人看了笑话!”一直没吭声地林沧海发了话,众人立刻安静下来,打算听老大吩咐。林沧海冷笑,没错,他的确放不下自己的面子,的确不敢承认自己也会犯错,但这也并不就意味着他拿杨烈他们没有办法。

“谁是卧底的事我们一会再谈,现在让我们先把这个来接头的条子杀了。”他重新拿出手枪,走到杨烈面前顶着他的脖子道。

杨烈面色一沉,想不到这个林沧海竟然想利用自己的生死来让老爹动摇,如果不是目的太过阴险狡诈,他都忍不住要称赞他思维敏捷了。

那么接下来,老爹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老猛眼也不抬地道:“老大别忙,没有这小子我们要怎么知道混在咱们帮里的卧底呢?我看卧底这一职,还是适合不起眼的人来做,因为不起眼才很难惹人注意,这样也就减低了被怀疑的可能性。咱们黑豹帮的兄弟这么多,要一一排除不大现实。依我看,问这小子还是最快的方法。”

这话一出,非但彻底解除了众人对身居高位、十分惹眼的老猛的怀疑不说,还能保住了杨烈的性命。不可不谓是高人。

杨烈暗暗赞叹老爹的语言能力,同时也配合地做出怂样,哭喊道:“别拿枪指着我,会走火的!”他这话的力道不强不弱,正好能让人看到盼头,且又不会觉得太过虚假应付。

于是就有人求请了,让林沧海趁热打铁,再次审问这小子。附和声越来越多,甚至有了不满林沧海急于要杀杨烈行为的人,这搞的,倒像他堂堂一个黑豹帮的头子才是卧底一般了。

林沧海不同别人,他可是知道真正的卧底是谁的人。经过这一回的事,他才明白自己以前是有多愚蠢,竟然会放任老猛,任由他扩展自己的势力,以致现在他这样里外不是人的凄惨境地。

杨烈暗自勾唇一笑,这才是大局已定。

他面上作出终撞南墙的悔恨样,求饶道:“沧海哥你行行好,收了这把枪吧!我保证不耍滑了,你问什么我就答什么!”

黑豹帮除去林沧海三人,其余都只当是尘埃落定。

杨烈深呼吸一口气,他气沉丹田,将内力引入五经八脉,一须臾间就将铐在自己四肢上的手铐、脚铐一并震落。不过眨眼间的功夫,杨烈这巨大的反差不仅让毫无防备的众人来不及反应,就连一早就知道杨烈和老猛真身的林沧海三人也是傻了眼。

而等他们都反应过来的时候,杨烈已经施展武功,将林沧海的手枪夺了不说,还封了他的哑穴,让他反悔也反不成。性命关头,林沧海再也不在意什么鸟面子问题了,张嘴就要嚎出卧底的身份,然而一张口才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已经说不出话了。他又悔又恨,直怨自己当时太过蠢笨,但又不甘心就这样被人压着,便挥舞着四肢,滑稽而又狼狈得比划着卧底身份。

众人大惊,纷纷举起武器对准杨烈,除了李四和黑子二人,一大堆人马缓缓而来,将他包围在中间。

“放开我们老大!不然顷刻间将你打成马蜂窝!”有人威胁道。

李四冷冷得看着这群被人骗得找不着北的人,轻蔑的笑了,笑他们愚蠢的同时也在笑自己,竟然跟了这么个脓包老大,活该被人利用。他和黑子以为不去掺和便没了事,却忘了同样没有掺和、并且已在众人视线之外的老猛。

老猛笑了笑,两指在茶碗里蘸了下水朝他二人甩去,无声无息地便点了他们二人的哑穴。

杨烈自鼻尖发出冷哼,他大喝道:“都给我站住!看清楚了!现在你们的老大在我的手里,掌握主动权的人是老子!”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不管敌方的人数多出自己多少,不管对手有多强大,只要他擒到了王,就算是鬼神也得听他的话!

众人投鼠忌器,生怕杨烈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家老大给崩了。以前可从未出现过这样狼狈的状况!他们纷纷回过头看着老猛,希望他能替自己出主意。

对此,老猛面上一如既往地呈现出沉思之色,随后不甘但逼不得已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们照着杨烈的话去做。

众人埋下头,他们平日威胁别人惯了,陡然间对换了身份,成了被威胁的人,霎时间还有些不爽。但思及自家老大的性命,他们也只好照做了。

李四、黑子二人暗叫不好,赶紧择路而逃。但就在他们即将打开门逃出生天之时,老猛不慌不忙地出手,将他们二人定在抛弃老大独自逃跑的形象上。

老猛给杨烈使了个眼神,后者会意,便笑道:“我被关在这里可吃了不少苦头,尤其是你们老猛的。刚才李四说的话确实不假,你们老猛确实在我身上钉了一百零八根钢针,但你们知道为何我还这么生龙活虎,甚至还能震落手铐、脚铐么?”

他停顿了片刻,看着众人疑惑的神色轻笑,不慌不忙地将目光转移到了门外,那两个夺路而逃的人的背影上。众人随之看去,惊讶的同时又充满了愤怒。

“答案就是,那两个弃主的东西,背着他们的主子想来讨好我,把自己舍不得用的创伤药一并给我用了,为的就是让我指证老猛,让我承认自己是老猛的儿子,而老猛就是卧底!”

众人勃然大怒,因为看到实打实的、李四和黑子逃跑的身姿,他们对杨烈的话也就深信不疑。他们纷纷唾骂着李四、黑子的不忠不义,同时又搜出绳子将他们二人绑上,打算等救出林沧海再将他们处理。

林沧海红了眼眶,不自落下泪来。不知是因为悔恨还是因为深感无力。

众人将李四、黑子二人绑了后,将目标再次转向杨烈。

“你开个条件吧!只要你肯放了咱们老大,你要啥兄弟们都给你!”

杨烈不作回应,只是将枪死死抵在林沧海的头上。他面上看着是得意,但实际上却是恰恰相反。他内心十分清楚,这样耗着不是个办法,时间拖的越久越容易再生枝节。

大部队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到!

九嶷山警察局内,老局长抚掌大笑,“这俩父子神了!”他没想到在这短短的数十分钟内,剧情就发生了这么多的逆转。他算是知道苏佑军将他二人看得这么重的原因了。人才,确实是人才!

“通知防爆大队,即刻赶往双狮城!支援杨烈父子!”他大声喝道。

“是!”

一排警用车辆风驰电掣般驶入双狮城,一个男人静静地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这男人有着一双剑一般的眉毛,但却时时皱着,仿佛上面压着一座山。

“头儿,双狮城到了。”开车的人看了看后视镜,对男人说道。

“嗯。”男人应了一声,静静地道:“看来再过一个小时就到警局了。”

这个男人脸上颇有些憔悴的神色,正是听说了警局的问题之后,风风火火带着队伍赶到双狮城的苏佑军。

苏佑军在听说了警局的事情之后,马上联系了已经退休在家养老的老局长,希望凭借老局长残留的影响力,做一些什么。而他自己,则带着队伍,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双狮城,想要看看这里的情况。

“头儿,这回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连老局长都惊动了,咱们来这能起什么作用?”开车的警官问道。

苏佑军冷冷哼了一声,道:“这还用说吗?在双狮城警局里的蠢货不肯作为,我们就想办法让他们作为。如果警局里的混蛋们做不到某些事,那么我们就想办法帮他们做到。他们中的某些人虽然是我的顶头上司,但能做到的事情却不一定比我多。”

这话已经颇有些狂妄了,但是那个警官却丝毫不质疑,因为苏佑军是什么样的人,没人比他这个跟了苏佑军很久的属下更清楚了。

苏佑军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有时候啊,当我们拿命在一线拼搏的时候,真的很担心有人在背后抽我们的后腿。那些混蛋就像是吸血鬼,明明帮不上忙,还故作专业地指指点点。”

那个警官这话可不敢接了,毕竟他的级别没有苏佑军高,地位更没有苏佑军高,苏佑军有资格说这种话,他可没有。上司说话的时候,他只需要听着就可以了,有时候甚至还得装作没听见。

车队很快下了高速,开进城区,但却遇上了堵车。苏佑军看着前面排的满满的车队,不满地挑了挑眉,在不工作的时候,他的脾气一向很暴躁。他对一个警官道:“小王,我去前面看看。”就下了车。

两人下了车,走了将近两百米才看到堵车的源头——原来是有人撞车出车祸了,两个车主不知在争论着什么,双方争持不下,丝毫没有给后面的车让路的觉悟。

其中一个女车主,居然还穿着警服!

看到这一幕,苏佑军的眉毛挑了起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火气上来了。他的下属都知道,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触霉头,不然就会不大好过了。

苏佑军向那两人走了过去,高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其中一个车主是个留着短发的中年男人,这人长得低眉顺眼,一看就是那种不擅长争吵的人。这中年男人一看苏佑军穿着警服,顿时一喜,对苏佑军道:“警察先生你好,这个女人不讲理。明明是她在变灯的时候闯了红灯,居然还说是我的错,还要挟我说她是警察,在交通局也有朋友!先生你给我评评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