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软硬兼施

作者: 更新时间:2014-12-31 00:00:00 字数:3614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黑子点头表示同意,“但我看这小子是不吃硬的,老猛那一百零八根钢针把他扎得和什么一样都不见效,咱两得来软的。”

“嗯,依我看这小子是典型的愣头青,这种人最好忽悠。”黑子补充道。二人商量定后,将自己私藏写,以备不时之需的创伤药都找到,打算送给杨烈。

监控室因此就没了人,杨烈在这段时间内小心谨慎地扯出那条白纸,这一看后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在怀疑老爹了,而且到明天就会有人来审问他,老爹要他在这期间一定要活着。他看完后便将纸条吞了,老爹的这一百零八根钢针处处命中穴位,可以说是在帮助他解封六脉神功。外在看着虽是惨痛,但内里却是扎实。

此时的杨烈并不知道监控室内已经没了人,但他小心些确实没错。因为就算现在没人在看,后面若被人翻出记录也会功败垂成。

而他刚刚做完这些,大门就又再次开启。只不过这一次进来的就不是他的老爹,而是他老爹的仇家了。

令人发笑的是,他的老爹进来时,为了护他二人周全,不得不装出冷漠,而这两个人却是为了害他和他的父亲,不得已装出对自己关心。

“你们来干什么,是想要来替老猛剪我的手指么?”杨烈冷声道。

李四陪着笑脸,摆出不忍的模样,道:“兄弟,不瞒你说我们和今天虐待你的那个人不睦已久。平日里我们兄弟二人就处处受他压制欺辱,一早就看不惯他的作风了。这一回看他如此对兄弟,而兄弟又这般硬气,我二人不禁心声敬意,因而特地来照顾照顾兄弟。”说着,李四抬了抬手上的沉甸甸的东西。

杨烈面上做出副恨模样,心里却在鄙夷着这两个人的脸皮厚度。这脸皮得多厚才能忧国忧民得说出这颠倒黑白的话来!所幸被污蔑的人是他的老爹,这要是换个他不熟悉的指不定就信了他们的话,被人当枪使呢!

“那个人把我弄成这样,等我出去了非杀了他不可!”杨烈切齿道。

李四和黑子相识一笑,心知有戏。便又是一番劝说,“所以我们两个便来求兄弟一件事,想让兄弟假作是那龟孙的儿子,并且指认他是警方派来的卧底。”

杨烈大怒,没想到这些人竟如此下作!然而他面上却是副不解的疑惑样,“为什么,既然我是他儿子,我为什么要指认自己的父亲?你们这设定也太说不通了吧!再者,我凭什么替你们做……”

“少废话!就说你应还是不应,不应的话今晚就叫你命丧黄泉!”李四见他说了半天但就是不说同意,还没等他说完就一个没沉住气吼了出来。

说着还不顾黑子的拉扯,飞起一脚就踢在杨烈脸上,将他的牙都打碎了半颗。这一回李四是用了很大力气,他见自己也装不下去了,索性原形毕露,冷笑道:“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和那龟孙子长得太像。”

黑子走过来,取出颗药喂进杨烈嘴里,生怕他就撑不住死了。事后又劝李四,道“发什么火呢,小兄弟不过是问了几个问题,你别忘了咱们得初衷!”

李四这才罢手,悻悻地走到一边坐下。将拉拢杨烈的事交给了黑子。

杨烈暗自咬牙,老爹说的果然没错,这两个东西果真来找自己了,他得挺住。他看着一脸冷静的黑子,有点担心老爹了,李四他们的没能如愿,也不知道会想什么办法再来对付他,而李四还比较容易对付,那个黑子才是真正需要提防的。

黑子压制住心里的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小兄弟,刚才是李四的不对,我替他向你道歉了。我们都很佩服你的毅力以及勇气,是真心希望你能和我们合作的。”

还没说完,杨烈打断他的话,“你让我指证老猛,胡编我是他的儿子,而他则是警察派来的卧底。我问你们,他一倒我这假儿子还能活么?”

黑子料到他会这么问,一早便把后路给自己留了,他笑道:“哪呢,我们黑豹帮能做到这么大,讲究的就是一个义字。父亲是父亲,儿子是儿子,更何况这老猛一死,我们两兄弟就是黑豹帮名副其实的二把椅,到时候向沧海哥求个情还不容易?”

杨烈装作思考的样子,过了一会又道:“口说无凭,以我现在的处境实在很难相信你们二人。”

黑子刚要说话,那边的李四再次忍不住,直骂道:“他奶奶的,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黑子转过头示意李四禁声,向杨烈赔笑,“小兄弟别介意,我兄弟脾气有点差,你多担待。”又解开束缚杨烈手腕的铁环,他不怕杨烈逃走,这周围他已经设下很多人,饶那小子有翅膀也飞不出去。

他这会手铐脚铐一解,只觉浑身轻松,便坐下来将身上的钢针拔出,那决绝利落,看得黑子也是眼角抽搐。

藏在杨烈身上的装置早已在运转,他想着现在就可以试着套话,便道:“你们要我帮忙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能从里面捞到什么好处?在我们那你们黑豹帮的名声也不算小,但依我看却不过如此,到现在我都没看出能从你们这捞得什么样的好处。”

一听这话黑子就放松了,不怕他要什么,就怕他什么都不要。知道杨烈原来是个要钱的主后,他就打发李四离开,去监控室盯着,别被人发现了他们要做的。

黑子向杨烈陪笑,一边还搬了张凳子给他做。杨烈也来者不拒,大大方方的坐下来继续拔身上的钢针。

“小兄弟,我们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只是各有各的立场。实不相瞒,咱们黑豹帮什么东西都有,不论你是要枪械女人还是那玩意,以我黑子的身份地位都能给你!”

杨烈来了精神,他“哦”了一声,故作不懂地问道:“那玩意是什么?”

黑子一见他这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就笑了,拍着他的肩膀道:“看来兄弟不是这方面的人啊!改天带兄弟去潇洒潇洒,也过过冰毒的瘾!”

杨烈嘴角微微一勾,这样黑豹帮就坐实了犯罪之实了。然而,即便是这样也很难保证就能将他们一网打尽,他们所犯下的罪恶可不止这些,如果就这样就开始抓捕行动,到时他们咬死自己只做过这些就不好了。一定要让他们将全部罪恶都交代清楚,为那些惨死在他们手下的人报仇雪恨。

他松松手腕,又活动活动长期固定为一个姿势的身体。而黑子见他身形刚猛,且毅力忍耐力颇厚是个人才,且心机不深有心将他收到自己麾下,便笑道:“你要是愿意,这件事过后就直接来找我,成为咱们黑豹帮的一员!有我黑子在,保证你过得顺风顺水。”

杨烈笑了笑,算是应下。黑子见此更加高兴,他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也不方便再多做停留,只将自己带来的创伤药给杨烈敷好,随后再将他重新拷上便离开了。

而在黑子走后,杨烈则开始尝试运用内力,发现在他的丹田处已经聚集了几丝内力,虽然少但聊胜于无。杨烈又惊又喜,原来方才五脏六腑的绞痛就是因为自己体内的内力在四处攒动的缘故。

他稳下心,继续修炼六脉神功。

黑子从杨烈那一出来就径直赶到了监控室,李四见他面露喜色就知道事情成了,笑道:“黑子哥出马,一个顶两!”

“先别高兴,别被冲昏了头。这小子在我走之后有没有什么动作?”他走到屏幕前开始调动监控,为避免他和李四做的事被人发现,将他们和杨烈交谈期间的监控都给剪切掉了。

“没有,就一直低着头像是在睡觉。不过这回老猛可跑不掉了吧!我们明就要审问那小子,到时候……”李四嘴角上扬,话还未说完便按捺不住得笑了起来,似乎已经看到在自己和黑子掌控下的黑豹帮。

这一天,正式审讯的日子终于到来了。杨烈静静地坐在审讯室里,等着接受黑豹帮高层的到来。

说来也是可笑,审讯这种事情,本来应该是官方的司法机构得到信息的一种方式。而黑豹帮这种地下组织,居然也堂而皇之地声称要“审讯”他。

这时,门声响动,黑子走了进来。

这间审讯室只是由一个办公室临时改造而成的,四周窗帘都被拉了下来,门窗紧闭,装饰简单,但杨烈知道,这个房间绝对不是封闭的,肯定已经安装了监控摄像头,以便让外面的人看到。

而这场所谓的审讯,肯定会有很多人看着,林沧海、李四和如今又化身成老猛的杨长风肯定都在暗中关注。这几个人就是黑豹帮最核心的高层了。

杨长风为了重新得到林沧海的信任,昨天认真地演了一场苦肉戏,效果出乎预料的好。甚至于让林沧海对于李四两人也产生了一些看法。

这让李四紧张不已。

今天,杨烈所说的话,将对黑豹帮内部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虽然不至于影响大局,但却有着关键的作用。因此,李四十分看重杨烈,希冀通过他来打击老猛。同时,若是杨烈无意中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也是李四不希望看到的。

在不知不觉间,杨烈已经成了黑豹帮内部争斗的关键人物,李四、黑子两人想要利用他来达到打击老猛的目的,而老猛自然要维护自己的地位。

双方如果想要打击对方,那么无论杨烈说了什么,都得让林沧海看到,只有如此他们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因此,连黑豹帮老大林沧海都参与到审问的过程中来,也就不难理解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