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原来如此

作者: 更新时间:2014-12-31 00:00:00 字数:3643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嗳,这不是苏队的女儿么,几天不见又漂亮啦!哟,这是你男朋友吧,长得蛮帅的啊!”刚一进去,就有一个老警察给舒敏打招呼,神情客气得很。

这下杨烈就明白了,什么不是大官啊都是骗人的,人家只是在谦虚呢。

舒敏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张叔你笑话我呢,这是我朋友。我爸爸呢,他还在办公室么?”

张叔点点头,在他们走之后还不住地打量着杨烈,总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但要说是谁又有些想不起来。

“爸爸是我,可以进来么?”舒敏敲了敲门,得到应允后推开门,并让杨烈先进来。

舒敏这样温婉有礼的女子是很符合杨烈他们村子那里的审美,自然也就符合了他的审美。正当他还傻坑着盯着舒敏看时,苏佑军猛地站起来,一把将窗帘拉下同时面色不善地向他走过来。

“爸爸?你……”未等舒敏说完话,苏佑军和杨烈二人就展开了搏斗。这场架打的是莫名其妙,杨烈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哪条王法,怎么一进门就被别人打。

经过一番搏斗,身上落了伤的杨烈还是败下阵来,被经验丰富的苏佑军擒住。然而杨烈感到奇怪的是,苏佑军并没有像他了解到的那样,用亮晃晃的、两个圈一样的东西把自己拷上。他只是搬过自己的脸左瞧右瞧,疑惑道:“说,你到底是谁!如果是他的话我绝对不会赢!”

别说是杨烈了,就连他的亲生女儿都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到底再说什么,而苏佑军更是在舒敏开口前将她推了出去。

“什么我是谁,我们以前认识?还是说,你认识的人,是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人?”杨烈发出一串的问题,看来他果然没有找错人,警方对身在黑豹帮的老猛一定有所了解。

“天下人长得像的多了,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赶快从这里出去,别妨碍我办公!”苏佑军黑着脸,没想到自己竟有看走眼的时候。若不是他从未提起过自己的孩子,他都差点以为这小子就是他的儿子了。

“那个人很可能是我的老爹。”杨烈犹豫了会,还是说出了口。虽然他可能会知道自己老爹一些难堪可耻的经历,但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可以让老爹重回正道的。

“什么?”苏佑军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天下间还真会有如此巧的事?他一把抓住杨烈,又是一阵扫描式的打量,“像,确实像。”

经过初步的判别后,苏佑军终于肯离开繁忙的工作,坐在办公椅上认真地听杨烈说话了。

听完杨烈的诉说后,苏佑军很是震惊。没想到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们父子两竟会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相遇。他叹了口气,也不难理解那个人被当做坏人后,身为儿子的杨烈的感受了。

“于私,我十分愿意将前因后果告诉你,可是很抱歉,这事并不在我九嶷县的管辖范围内,且刚好又在节骨眼上,我对你也无可奉告。只能说山穷水尽,离水落石出的日子不远了。”苏佑军说完话,有捡起笔开始工作,同时对在旁苦等的杨烈做了个请的动作。

然而,就因此事揪心了一夜的杨烈怎么可能甘心放弃,这对苏佑军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但对他而言了就是不知多少日夜的揪心难眠。

因为一夜未睡,此时的杨烈双目本就有些泛红。此刻他骨子里的倔强上来,便攥紧拳头发狠道:“今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我父亲的事。没有得到答案,我绝不会离开!”

苏佑军笔走龙蛇,这样年轻的男人他见多了,便头也不抬得道:“那有座位,渴了边上有水。”

杨烈攥着拳头,和他耗上了。办公室门外站着局促不安的舒敏,她是十分清楚苏佑军的犟脾气的,因为他是从底层坐上来的,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也都软硬不吃。她怕杨烈会栽在自己爸爸手中。

但她自己也不敢进去,只好在门外用她最大的声音道:“爸爸杨烈是个好人!就是他从陈华强手中救了我!”

苏佑军冷哼一声,瞥了眼杨烈却还是没有理他的意思,只对着门外的舒敏严肃道:“今天他能进来找我,就是有你在背后帮忙吧!舒敏啊,他这样是在利用你,陈华强那小子是活的不耐烦才会对你下手,你等着我明就带人去收拾他。”

还未等舒敏解释,杨烈便冲上前,双手猛地拍在苏佑军的办公桌上,瞪着他道:“我杨烈绝非此奸诈小人!今日是我有求于你,因而不论你如何说我我都不会与你计,但是下次就不同了。”

苏佑军闻言大怒,他猛地拍下笔,吼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而杨烈却未表现出任何的恐惧或是后悔,他直视着苏佑军,道:“不,我只是想确认,黑豹帮的老猛是否就是我的父亲,杨长风!”

整个办公室内的空气随着他最后说出的三个字变的安静无比,苏佑军长叹一口气,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杨烈,犹豫了一会后,他才缓缓说出了真相:“老猛是我在九嶷山附近发现的,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小警察。那天我们接到一个案子,说是发生了一起疑似精神病犯罪的案子。我赶到现场后就被震住了,老猛披头散发的站在一边,周围的人都离他远远的,以一种惊恐的表情看着他。而在他前方,一辆轿车被弄了个稀巴烂。”

说到这里,苏佑军整个人的眼神都变了,夹杂些不可思议但更多的却是佩服,他摸出一杆烟点上,接着道:“我当时便发觉了这个人的不同,于是经常去医院看他,而后来我们自然也就成了朋友。不过,也正是因为他和我是朋友,才会走上当卧底的这条不归路。孩子,没错,这个老猛正是你父亲杨长风。”

杨烈瞪大眼睛,眼里藏不住的喜悦和惊讶。没想到父亲竟然在出山后会是这样的遭遇,而他自己又是和他以那样的方式再见,实在是令人唏嘘。

“我没想到父亲竟然会这样,难怪他一直毫无消息,我和娘还以为他死了。”杨烈握紧拳头,又想起在村子时那群人对他的嘲笑。

苏佑军看他这模样就知道他从小的不易,便起身拍拍他的肩膀,愧疚道:“这件事其实也怪我。如果不是我当初刻意接近你父亲,并不小心将你父亲的秘密泄露出去,你父亲也不会被上面看中,调去各地做这种危险的工作。”

杨烈闻言摇头,“人各有命,能知道我父亲还活着,且还做着对国家有贡献的事我就满足了。但是,这一次的事不紧关系到我,还关系到我的老板。黑豹帮将我老板的钱款劫走,这笔钱我必须追回。”

“现在还不是时候。”苏佑军皱着眉头,“双狮城那边对黑豹帮的追捕已进入到收网的准备中,你可别打草惊蛇了。这样会毁了你父亲和众多警察的心血!”

对于这些,杨烈也不是不清楚,但一想到夏梦影的眼神、以及公司里对她的闲言碎语,他便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他也是在各种嘲讽和不屑中成长的,深知那些对人的伤害。只是当时他帮不了自己,但现在却可以帮上别人。

“苏叔叔,这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请让我也成为收网行动中的一员。就当是为了我父亲。”他诚恳道。

苏佑军愣了好大一会,他没想到杨烈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做他们这行的,最辛苦也是最容易出事的便是卧底。电影演的虽然帅气,但这中的辛酸也只有他们内部人知晓。所谓卧底啊,就算你死了也不会有人为你正名,以一名警察的身份,背着罪犯的名去死,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但杨烈却是要主动献身,这倒让他好生犹豫了会。毕竟父子都上阵有些不好,说句难听的,得有人留后不是?

他见苏佑军有些顾虑,以为他是怕自己会拖后退,便赶忙道:“苏叔叔,我在我们村子虽然是最弱的,更不可能有我父亲那样的能力,但拖后腿什么的我是绝对不会的。”

“不,我倒不是担心这个。老猛的儿子我自然放心。”他埋着头思虑了会,最终还是看着杨烈,“加油,别给你老爸丢脸!”

杨烈肯定得点了点头。

“你这边的事,我会和双狮城那边的联系,你先不要行动。”苏佑军最后嘱咐道。

等杨烈离开时,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他关上门,正在为自己可以父亲相见而感到喜悦,一低头就看到坐在地上,已经睡着的舒敏。

他心中一动,自己在里面竟然把舒敏给忘了,而她却还在这里等着自己。舒敏是个好姑娘,只可惜自己心里已经有个杨莺莺了。他叹了口气,心想心里面有个杨莺莺又如何,到头来人还不是要嫁给别人?

“喂,你在这里睡觉可是会着凉的。”杨烈推了推舒敏,后者却只是翻了个身,看样子是睡熟了。杨烈无奈,只好背着她离开。

此时已是中午。途中舒敏醒了,她感觉到不对劲正想大叫,但一看背自己的人是杨烈便又放下心来。她微微一笑,将垂下去的双手自然的拢住了杨烈的脖子。

察觉到舒敏已经醒了,杨烈便走的缓了些。他有些不好意思,又怕会被人误会,便道:“我不大会开那个玩意,只好先背你回县区了。”

舒敏感受到胸腔的挤压,也十分羞涩,轻声道:“我可以自己走的,你放我下去吧。”

杨烈这才慌手慌脚得将她放下,和她一起走着。离开了软玉温香,他倒还有些不舍。

午日的风有些暖人,日头却并不算毒辣,照在刚经过严冬的人身上刚刚好。羊肠阡陌上别无二人,只余身旁暖风拂柳,微垂荷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