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马失前蹄

作者: 更新时间:2014-12-31 00:00:00 字数:3805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杨烈四下一望,却半点也不见装钱的东西。他一拍脑袋,自己怎么只顾着看路却把最重要的东西给忘了?

“夏总,这钱你是放在哪里的,是这里么?”说着,他指了指后备箱。

“那是叫后备箱。”夏梦影对此已见怪不怪,她抱着胸胸有成竹地道,“没有,我放在第五辆车上了。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一定都以为钱会放在这里唯一的一辆宝马车上,而将攻击力都集中在这里,而但那个时候,第五辆车就会在第六和第四辆的掩护下逃走,先一步去目的地。至于剩下的,自然就看你了,助手。”

杨烈额头就流下了一滴冷汗,夏梦影这法子按理可行,但却只是纸上谈兵,放在实战上却是很讲究运气的一个险招。倘若和他们对手之人的队伍里有一位高手,那他们所认为的安全就将成为最大的危险。

远处的一座大楼内,一个身着朋克风的男子拿着一个望远镜,镜头对准的正是这群亮锃锃的奥迪车队。

“哈!和老猛说的一样,夏梦影这妞就是个嫩姜,虽有几分本事和想法,但还是太嫩!”黑子取下望远镜,对身后的林沧海说道。

林沧海抽着烟,夺过望远镜一看,随后冷笑道:“通知李四他们,按原计划进行!”

“慢着,他们的队伍是什么样的。”老猛睁开一直闭着的眼,慢悠悠地道。

“六辆奥迪,一个宝马。招摇地很哟!”黑子笑道。

“哦,这样。通知李四,拦宝马围首尾,将他们中间都给老子断开,东西在最后面呢。”老猛平时不说话,关键时刻却是很有魄力的一个男人。

黑子一看到老猛的表情就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现在只需要李四那边顺利完成就可以了。他叼着烟,又架起了望远镜。

却殊不知在那渐渐驶入埋伏范围的奥迪车队里坐了一个来自古武大家的杨烈。

此时的杨烈正为进入下一个埋伏点而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视线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会存在的危险点。这里正处闹市,人声沸杂,车流量又多,两边传来刺耳的电锯声让他有些烦躁。这些都能成为很好的阻碍道具。

而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射来的一点白光就被他看了个透。他心道不好,正要叫大家做好准备,话都还在喉结打转,就听见身后“嘭”得一声巨响。

他摇下车窗,原来是因为大楼上面的招牌突然坠落,正砸在他们这辆车的后面,而后面的车队躲避不急发生了连环追尾事故。他猛地捶了下车座,这绝对不是意外,那刺耳的电锯声怕就是为了掩盖弄掉招牌的声音?

大楼上,李四扔下工具,看着楼下的杰作十分满意。他掏出对讲机,道:“这里李四,计划无误。下面正式开始作案计划!”他说完便去乘电梯下楼。

杨烈大叫不好,打开车门正欲要去救场,就听身后有拔刀之音,随后便是夏梦影的尖叫。

李四等的就是这一刻,里面只要里面的人一开车门,他就将坐在后位的夏梦影劫持,以达到困宝马的目的。他转动着弹簧刀架在夏梦影的脖子上,冲杨烈喝道:“别动!你们这辆车的人都别动,要敢动一下,这小妞的细白的脖子可就要被血染红了。”

杨烈不好再动,二人就这么僵持着。杨烈心中十分清楚,再这样耗下去那那笔巨额款项就会被窃,可是如果自己动弹,那夏梦影就……

他咬咬牙,目光看向夏梦影,只见她已经吓得浑身哆嗦,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此时的她哪还有昔日大小姐的做派。

周围的人一开始见招牌砸下,都想围上来看有没有出事。然而这会子一见有人亮了刀子,有人被劫持,便都撒丫子开跑,躲得远远的,只留下数量庞大的私家车堵着。

正此时,一个抱着小孩的妇女被人撞到,怀中的婴儿受了惊吓嚎啕大哭,让李四的目光从他这里移开了一些。杨烈眼疾手快,将自己准备好的飞针快速放出,正射在李四的手腕上。李四疼的哇哇大叫,正此时后面传来鞭炮的炸裂声,他一见已收到得手的信号,便不再恋战,捂着手赶紧溜了。

夏梦影吓得瘫坐在地上,杨烈过去扶她时,她一个劲的说对不起。

杨烈看着夏梦影近期工作的模样,心里泛起一种奇怪的酸涩感觉。

夏梦影看上去虽然和往常一样,但是对她已经有些了解的杨烈却知道,她此刻内心必定是极焦虑的。这个好强的女孩儿,丝毫不肯把自己软弱的一面表现出来。

但她越是这样,让杨烈看了越是难过。一来是对一个女子要承受这一切的同情,二来是对自己未能安全将货款送到的自责。

“夏总,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追回那些钱。”

这天下午下了班之后,杨烈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他在这个地方也不认识其他人了,于是他找到杜涛,问道:“杜涛,你知道黑帮吗?”

“黑帮?”

杜涛听后并没有多想,还以为杨烈只是和往常一样,听到一些不懂的名词而想要搞清楚而已,他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才说道:“我也不大清楚啊,不过从我看过的那些电视剧和电影来看,黑帮是一种游离在正常法制之外的组织团体,他们做事不以寻常的道德和法律为准则,而是有着自己独特的准则。这么说感觉很复杂,说白了,他们杀人不眨眼,是一群穷凶极恶的人。”

杨烈哦了一声,又问:“那这样的人,平时都在什么地方活动呢?”

“夜总会酒吧什么的吧。”

杨烈并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想法,点点头,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你的摩托车今晚能借我用用吗?”

杜涛脸色严肃起来:“你该不会是想去县城找什么黑帮吧?杨烈,你可别乱来,那些人不是我们惹得起的。”

杨烈见杜涛这种反应,知道对方是关心自己,心中不由一暖,露出个笑容道:“我知道的,今晚只是去看看,不会惹什么麻烦的。”

杜涛看着此刻的杨烈,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虽然杨烈说不会惹事,但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却让杜涛深信,假如说真的遇到什么事情,杨烈绝对会毫不犹豫冲上去和黑帮干一架的,而且他绝不会输!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杨烈身上散发的气场,就是给杜涛这种感觉。

这一刻,杨烈已不再是一个憨厚的什么都不懂的山中少年,而仿佛是个锋芒毕露的武士。

杜涛感觉的到,杨烈心中仿佛压抑着一股怒火。

“好吧。你去吧。”

杜涛点点头,然而他转头又想到一个问题:“喂,杨烈,你不会骑车的吧?摩托车借给你真的没问题吗?”

杨烈憨厚地笑容:“怕啥,我骑过马的,应该差不多吧。”

“还是我送你去吧。”

这天晚上,在县城的哈瓦诺酒吧里,来了一个有些呆萌的少年。

之所以说他呆萌,是因为他有着一张颇为帅气的脸,穿着清爽的T恤和牛仔裤,身上没有打任何的香水,反而有种,唔,花露水的味道。给人感觉就像是一个还没走出校门的学生崽子。

用时下的流行语来形容的话,他就是所谓的“小鲜肉”。

他甫一走进酒吧,就被几个女人给盯上了。他有些茫然地环目四顾,似乎是第一次来酒吧。然后他看到了酒吧的吧台,快步走了过去。

“帅哥要点什么?”

吧台后面的女孩冲他笑了笑。这种风格的帅哥,平时可是很少见的,如果能够钓回去风流一夜,总不会是什么糟糕的回忆。

她已在心中做了决定,不管这个帅哥点了什么酒,她都要给他附加一点小东西,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中意。

然而,这个呆萌的小鲜肉帅哥,却忽然腼腆地笑了笑,问道:“请问一下,你这有黑社会吗?”

“啥?黑、黑社会?”

吧台小妹小手一抖,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开什么玩笑,谁来酒吧会专门找黑社会?

酒吧这种地方,岂非正是用来喝酒、发泄、做一些男男女女之间事情的地方?

这个人是来找茬的吗?

帅哥又露出个憨厚的笑容:“我刚从乡下来,亲戚们都告诉我,如果有问题就来这里找我堂哥呢。听说堂哥是出来混的,很是威风。所以啊,你能带我见见我堂哥吗?”

“哦,这样啊。那你一定是来找德哥的吧。”

吧台小妹说着,带着杨烈走向一个坐在角落里,正翘着二郎腿抽烟的男青年。

这青年和周围人很不一样,梳着个油光发亮的大背头,叼着香烟,脸上颇有些戾气,一看就是那种二流子一类的角色。

“德哥是在我们这看场子的老大,在这一片很厉害呢。”

吧台小妹低声对杨烈说:“据说德哥是跟着黑豹帮的某个老大混的呢,黑豹帮可是咱们这一片最大的帮派了,很多酒吧夜总会还有赌场,都是黑豹帮罩着的,没想到德哥是你的表哥,你以后可好过的很啦!”

叫德哥的青年注意到了杨烈,淡淡吐出一口烟,斜睨了一眼杨烈,问道:“你是谁?”

“表哥,我是杨烈啊。”

杨烈笑得很是灿烂。

十分钟之后。

叫德哥的青年捂着肚子,软软瘫倒在墙根,这么一会儿功夫,他脸上已经青一块紫一块,大背头也成了乱糟糟的鸡窝头,原本干净的衣服也到处是灰尘,满是戾气的脸上,此刻也已满是恐惧。

他抬头仰望着面无表情的杨烈,颤巍巍地问道:“你到底是谁?难道不怕黑豹帮报复吗?”

德哥一向觉得自己是个打架经验很丰富的人,平时打架一对二绝对没什么问题。但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很像学生崽子的少年,动起手来居然又快又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