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苏月茹的身世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14 22:23:25 字数:3438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苏月茹看着林小天口中吐出的那枚核钉,顿时惊呆住了,这个? 是张家专属的暗器,难道他……苏月茹的脑子立刻有些乱,有些事她始终不愿意去面对,而现在该来的还是来了。

远在上古时期就有一个非常繁盛的家族,就连皇亲国戚也以能与这个家族攀交为极大荣耀,而这个家族就是现在隐散在世界各地的古武家族。

只是世间万事多变幻,古武家族鼎盛了一段时期之后,因为族中弟子过于飞扬跋扈,得罪当朝权势,所以寻了借口,杀的杀流放的流放,一个家族就此没落。

经过时代变迁,一些古武世家后人发愤图强,使家族再次强盛起来,只是他们牢记祖先教诲,绝不在外人面前表露自己的身份。

而苏月茹正是古武世家的后代!而且还是其中一枝极为显赫的古武散修家族的继承者。

一年前的某一天,苏月茹正在和某个跨国大集团洽谈生意,突然接到父母的电话,让她快点回家商量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苏月茹一向对父母很孝顺,父母在家族的地位很高,平时遇到再大的事情也是淡然自若,而现在父母的语气很着急,苏月茹一阵担心赶紧向对方道歉随后就赶回家中。

一路之上,苏月茹命令着司机不断加速,一边心里暗暗猜测会出什么事,直到母亲满脸笑容的迎出来时,苏月茹悬在嗓子眼的那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妈,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啊。”苏月茹搂住母亲的肩膀直撒娇:“吓我一跳。”

“呵呵,你看看谁来了!”母亲王月仙宠爱的抚了女儿秀发一下,揽着她的纤腰走进客厅。

客厅里除了父亲苏清河还有三位客人,其中一位年轻人看到苏月茹立刻站起来,笑吟吟的迎过来:“月茹,你回来了。”

苏月茹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赶紧转过头向着对方的父母客气的点点头:“张伯伯张伯母好!”

“好孩子。”张伯母站起来拉住苏月茹的手,由上到下再由下往上连看了好几遍:“月茹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旁边年轻人的视线从苏月茹进来就没离开过她,看得苏月茹内心一阵阵厌烦。

她嘴角微挑几下:“张伯伯张伯母,公司里还有一些业务要谈,我还得回去一趟,失陪了。”说着话直接抽出手转身要走。

张家人顿时尴尬起来,苏清河立刻咳嗽两声:“公司的事不用你担心,难得今天团聚,一会儿好好吃个团圆饭,谁也不许离开!”

“爸!”苏月茹鼓起小嘴嗔怪的看着父亲:“那笔业务可是我半个月的心血,只等今天签合同了!”

“交给老郭!”苏清河不为所动,苏月茹皱着眉头暗自生气,母亲王月仙赶紧拉着她在她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苏月茹这不情不愿的点点头,坐到沙发一边,眼睛盯着地什么话也不说。

“月茹真是不但漂亮还这么有能力,苏老,真是将门出虎女啊!”张伯达虽然同为古武家族,但级别却比苏家要低了好几层,但因为从前两家的祖先交好,所以一直都有指腹为婚的习俗。

但说来也是奇怪,两家一直以来都是生男孩,直到苏月茹这一代才出了位如花似玉的女儿,而张伯达正好有个儿子张超越,所以,这门亲事算是结上了。

苏月茹也曾经见过张超越几次,其实张超越长得也还算是顺眼,而且目前正在加州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家世虽不及苏月茹显赫,却也富甲一方,但苏月茹却怎么看张超越怎么反感。

自从知道自己和这个张超越有指腹为婚的誓约后,苏月茹曾经跟父母也闹过几次,但父亲苏清河却认为祖先之言不可违背,所以根本不予理睬。

直到后来张超越出国留学后,苏月茹算是松了口气,每天都特意祈祷张超越看中一个外国妞提出退婚,但这个愿望不但没有实现,反而一家三口再次出现在苏家,而且看他们今天的架式,明显就是来提亲的。

怎么办?

苏月茹坐在那里一阵心烦意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讨厌张超越这个人,尤其是现在他那双贼眼始终落在自己的身上,眼神如此的龌龊,以至她恨不能上前抽他几个大耳光。

苏月茹心里一动,看张超越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而自己从小就跟着父亲修行古武心法, 既然你自己找上门来,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张伯伯,我听爸爸说你们家里有一门古武绝学,我能跟张大哥请教请教吗?”苏月茹想到一个好主意心情好了许多,笑盈盈的看着张伯达,张超越的眼神立刻直了,这个女孩子真是太好看,比学校里那些外国妞养眼多了,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她给搞到手!

“这个……”张伯达似乎很为难的看向张超越:“虽然有这门绝学,但超越他一直专注于学业,没怎么练过,我看还是算了吧。”

苏月茹立刻看向父亲,做为古武世家的成员竟然不会古武心法?苏清河也有些不悦,苏月茹是日后古武世家的唯一继承者,如果她的丈夫只是一个书呆子,这以后还不得让人笑看大牙。

“爸,就让我跟月茹比试一下吧。”张超越倒有些不自量力,立刻站起来走到苏月茹身边:“这里太小了,再打坏了东西,我们到外面切磋一下吧。”

苏月茹闷哼一声跳起来,这可是你自找的,今天本小姐就让你知难而退!

张超越看到苏月茹站起来,很绅士的做了个女士先请的动作,但在苏月茹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竟然伸手去揽苏月茹的纤腰,苏月茹立刻一个滑步躲过张超越的狼爪,父母都在旁边她也不好发火,只是狠瞪张超越一眼昂然走出客厅。

两对父母也紧跟着走出客厅,看着那一对年轻人站在院子中间,苏月茹双眼微闭凝神提气,她要让这个装模作样的家伙当众出丑!

张超越只是站在那里,眼睛紧盯着苏月茹因为呼吸而起伏波荡的丰满,欲望之情尽露无遗。

苏清河和王月仙也都是阅人无数的老前辈,对于张超越的这种神色早已经看在眼中,心里已然开始后悔,女儿怎可嫁给这种龌龊的人,但苏清河又不愿意违背“信誉”二字,心里真是左右为难。

苏月茹以气护体,凤眼微睁向着张超越缓缓举起双掌,看似她出掌缓慢,但苏清河和王月仙已然看出女儿今日修气极为精湛,这一掌若是击中张超越,最不济也是要逼他吐出三五口血,那到时他就以对方需要修养为借口,先托延一段时间再想个万全之策。

这样想着,苏清河不由向着妻子对望一眼,夫妻二人相视一笑,显然想到一处去了。

而张伯达那对夫妻却始终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再看张超越依旧纹丝不动站在那里,哪有什么古武之法在身的样子。

但是?

苏清河看到女儿身体忽得摇晃一下险些摔倒,他赶紧一个箭步冲上前抱住女儿,随即一掌拍开也冲过来的张超越,掩饰不住的怒意:“你,你对她做了什么!”

“伯伯,我,我跟月茹只是切磋一下!”张超越垂下的手臂微动了一下。

苏清河一把抓住张超越的手腕,一只小巧的弩弓正藏在他的衣袖之中,再看苏月茹雪白的手臂上隐隐渗出一点血珠,肌肤开始渐渐发乌,苏清河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抱起苏月茹冲着张超越怒喝一声:“解药!”

“苏老,苏老!”张伯达赶紧跑过来,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冰珠塞进苏月茹口中:“这便是我张家的独门绝学,超越这小子不分轻重伤了月茹,苏老莫要跟他一般见识!”

苏清河此时真不知道要如何表达内心的愤怒,本以为郎才女貌的一段姻缘,却不想对方人品如此不堪,他怎么能放心将女儿交付这种人的手上,但身为古武散修的统领,背信弃义又不为人耻,他,他要如何抉择!

“爸,我怎么了?”苏月茹慢慢苏醒过来轻摇了两下头:“好晕。”

苏清河真不知道要如何向女儿解释这件事,那边张伯达却小心翼翼凑过来:“苏老,你看月茹也醒了,时间不早了,我已经在楚天酒店定了包厢,不如我们……”

“改天吧!”苏清河长叹一声;“月茹手臂受伤了,我要带她去包扎一下。”

“苏老!”张伯达不死心:“儿女都大了,早点共结连理岂不是了了你我的心愿,更何况我有婚约在手!”

“刘伯送客!”苏清河立刻厉喝起来,张伯达脸色微变却也不敢再去激怒苏清河,依他们的功力,就算有十只弩弓在身也抵不过苏清河一根手指头,反正他们有婚约,若你反悔定让你信誉扫地身败名裂!

“呵呵,那就等月茹伤好,我们再来!”张伯达嘿嘿一笑,向着苏清河拱拱手,带着老婆儿子得意洋洋的走了。

苏清河轻轻放下苏月茹,走到院中一角的石桌前,忽得举起掌就劈了下去,一阵碎石乱溅,王月仙不由搂住女儿眼圈已然开始红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