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报应不爽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13 23:16:16 字数:3617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李峰看林小天这身行头也没敢带他去大饭店,再说了那种装修堂皇的地方也不实惠,他载着林小天拐到一个小巷口停下车:“这里有一家老面馆,包你即吃得饱又吃得好!”

“你家开的?”林小天翻了李峰一眼:“我又不是电台,用得着这么打广告吗!”

“确实好吃啊!”论嘴皮子李峰绝不是林小天的对手,他只能轻声嘀咕两句,带着林小天进了那家小面馆。

面馆不大里面早已经坐满了人,林小天闻着那面的香气口水就没停过,看看还有好几个人在那里排队等待,忍不住埋怨李峰:“你是打算让我用口水压饿的吗?”

“你怎么这么难缠啊!”李峰被他唠叨的急了:“人家面好吃,你等一会儿饿不死!”

“对对对,饿不死,要不是你监管不力,我能饿成这个德性!”林小天一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名牌啊,都成烂布条子了!”

“我的错我的错!”李峰投降了,出去先给他买了两个肉夹馍,又要了一碗面汤,这才算是堵住林小天的嘴。

旁边有个男人在打电话似乎在说情话,林小天边吃边看人家打电话,盯得人家都不好意思起来,李峰赶紧揽过他的脸:“你干嘛,在里面关了一夜,性取向都变了啊!”

“屁,老子手机还在那混蛋的手里呢!”林小天立刻叫起来:“那可是老板娘新给我买的!”

李峰无话可说了,等到面出来,眼看着林小天又狠狠吃了两大碗面,肚子吃饱了,林小天的脸色立刻缓和许多:“李局,先送我回去,我们老板娘不知担心成啥样呢”

带着林小天回到宾馆的时候,天已经全黑透了,宾馆里亮着灯,但卷帘门还是扔在地上,林小天赶紧跑进宾馆,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

“老板娘,杜婶!”林小天叫了几声,却无人应答。

林小天立刻跑到李峰跟前,在他身上乱翻:“手机,手机,快点!”

苏月茹的电话打通了却没人接,林小天急得在宾馆门前乱跳,苏月茹去哪里了?

“你干嘛,你再问我也没用啊!”对面喜相逢传来曹胖子的叫声:“是警察抓的他又不是我,你找我干嘛,有本事你找警察去,赖在我这里别人还以为你想对我图谋不轨呢!”

林小天心中一动立刻冲过去,就看到苏月茹和杜婶两个人站在喜相逢的吧台前,满脸怒意的瞪着曹胖子。

“老板娘,杜婶!”林小天赶紧叫了一声,苏月茹和杜婶看到林小天满脸悲喜交加,苏月茹嘴唇微微颤抖着缓缓走到林小天跟前,眼圈通红,想要说什么泪珠就滚了下来。

“小天,你,你怎么样了!”杜婶见林小天衣服破破烂烂,上面还有那么多的脚印子,又是担心又是心疼,林小天呵呵笑笑:“杜婶,我没事,我们回去吧。”

曹胖子猛然见到林小天,吓得脸上的肥肉一阵乱颤,后来看他一副狼狈样而且也没有再对自己发威,心里认定他是吃了大亏,没准表哥把他带回去狠狠教训一番,把他给揍改了,所以曹胖子的胆子顿时壮了起来。

见林小天揽着两个女人要离开,曹胖子嘿嘿笑着走出吧台,伸手拦住他们的去路:“咦,这不是小天吗?是不是昨天晚上太享受,舍不得回来了啊。”

话刚说完,就觉得眼前一阵金星乱冒,踉踉跄跄的后退好几步,扑通一下就坐在地上,半天才缓过劲来:“你,你小子等着!”

“等你那个人渣表哥从监狱里出来吗?”林小天冷笑着走近他抬腿就踢:“好好等着吧!”

“饶命饶命!”曹胖子被林小天踢得满地打滚,哀叫不已,林小天这才揽着苏月茹和杜婶扬长而去。

李峰还等在宾馆门口,看到林小天立刻走过来:“柳玉已经把曹方正式逮捕要连夜审讯这个败类,明天你去局里拿手机,我先走了。”

“等等!”林小天赶紧叫住李峰:“不管那家伙是不是个败类,但他是你的人,无故把我抓起来滥用私刑,我这种情况能赔偿多少?”

李峰撇撇嘴,就知道这小子事多,什么事都得跟钱扯上关系,但现在自己有把柄捏在他手中,估计他又打什么算盘来。

“说吧,什么条件!”

“嘿嘿,到底是大局长,反应就是快!”林小天满脸灿烂笑容,凑近李峰:“其实挺简单,就是把那个混蛋多关看守所几天。”

“你的意思?”李峰看向林小天,立刻笑了起来:“小意思,只要不出人命就行!”

林小天捶了李峰一拳:“够意思,放心吧!”

……

看守所里曹方被林小天揍得没了人样,被带到医务室的时候,医生在替他清理伤口,就看到医务室外面黑压压站了一群人。

“那些嫌犯在干嘛!”曹方立刻眼睛一瞪:“都站在这里干嘛,让他们干活去!”

肩膀被人拍了两下,曹方一回头看到柳玉柳眉倒竖的瞪着他,曹方这才反应到自己已经地位不保,他努力挤出一丝笑意:“美女警官,我,我也是为了看守所的和平着想。”

“医生,包好了没!”柳玉根本不理他,“我已经请示过上级,要带他回局里审讯!”医生点点头:“伤口基本上已经处理过了,没什么大碍了。”

曹方听说要带他回局里审讯,立刻叫起来:“凭什么,我一心为着看守所好,殚心积虑的替看守所省钱赚钱,我哪点做错了!”

“哼,这些话留着法庭上说吧!”柳玉“咔嚓”就给他上了手铐,曹方死赖着不愿意走,两名特警架着他拖到外面。

刘三带着疑犯都围在外面,看着带出来的曹方还在那里大喊大叫,不知道从哪飞来一块砖,“砰”正砸在他脸上,嘴唇顿时肿成个猪嘴,大门牙也掉了两颗。

柳玉皱皱眉:“谁干的!”

嫌犯们没有出声,曹方立刻指向站在最前面的刘三,口齿不清的嚷道:“他,是他!”

柳玉就像没听见似的,让特警带着曹方向警车走去,后面不时又扔来石头,直砸得曹方一阵鬼哭狼嚎,恨不能立刻躲进警车里。

好不容易上了警车,曹方暗暗松口气,柳玉在接了一个电话后却向着特警挥挥手:“有一件更紧急的案子要办,先把他关在这里吧。”

曹方双腿一软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美女警官,求求你,不要啊!”

柳玉根本不理他,让特警把他重新又拉下去,关到昨天林小天待的那间小黑屋:“今晚你自己在这里先好好想想自己犯了多少罪,明天老实交待,争取宽大处理吧。”

“警官,我现在就想起来了,带我走吧,我绝对会老实交待!”曹方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柳玉赶紧把自己带走,不然能不能活过今晚都是个未知数。

柳玉心里一阵鄙夷,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可见人做坏事自然会有报应,你自求多福吧,不过柳玉也交待了一下留守的特警,凡事要适可而止,千万不要闹出漏子来。

特警们当然明白柳玉话中的意思,所以当夜深人静,刘三带着几个嫌犯悄悄过来的时候,两个特警立刻拦住他们:“干什么的!”

“警官。”刘三嘿嘿一笑:“我们听说曹所长要走了,他从前那么照顾我们这些弟兄,今晚我们过来给他送个别。”

“哦,那进去吧。”特警打开小黑屋的门:“半个小时,不要说得太久了。”

“谢谢警官。”刘三一挥手,几个弟兄鱼贯的进到小黑屋里,大铁门“砰”得一下被关上了。

房间本来就不大,这会站了五六个人更是挤得水泄不通,又因为房间里没有灯,彼此间只能听到一片粗重的呼吸声。

“刺啦!”有人划着了一根火柴,屋里立刻亮了一下,曹方紧缩在墙角惊恐的看着他们,随即火柴熄掉了,不知道谁闷声说了一句:“时间很短,开始吧!”

话音刚落,曹方只觉得小腹一阵剧痛,疼得他差点背过气去。

紧接着脸上身上,数不清的拳头带着呼呼的风直砸过来,曹方起初还嗷嗷惨叫,后来大概感觉自己的叫声太大才挨这么多的揍,他赶紧把拳头塞进嘴里,强忍着不让自己出声。

房间里面暗,大家也是凭着曹方的叫声才连续出拳,现在他不叫了,大家打出的拳头也就有些犹豫,生怕打到自己人。

“刺啦!”又是一根火柴,再次照亮曹方那张血肉模糊肿若猪头的脸,他跪在地上向着众从直磕头:“我错了,我错了,我求求各位大哥就饶了我吧。”

没有人出声,只有拳脚再次砸过去,打得曹方抱着头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

这个时候,大铁门外面响起几声咳嗽,随即大铁门被拉开,两个特警出现在门口,刘三和那些嫌犯立刻蹲在曹方跟前,言真意切的说道:“曹所长,你一定要好好交待问题争取宽大处理啊,你好好保重,我们改天去探望你。”

“警,警官,他们,他们……”曹方趴在地上,向着特警直招手,特警却根本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冷冷的向着刘三他们说道;“时间到了,你们都回去吧!”

“是警官!”刘三带着那些人出去了,曹方还想努力叫特警,大铁门“咣”得一下被关上,房间里重新陷入黑暗之中,曹方趴在地上浑身一动疼得他直抽抽,此时此刻他死的心都有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