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免费血源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12 21:44:22 字数:3471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个看守先是一愣,顺手抹了一把脸,随即大喊起来:“所长,所长,出事了!”

林小天听见看守跑远的脚步,把手伸到嘴边还想再咬但真心的疼啊,而且手指头就那么一点血,也不够用啊,唉,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豁出去吧!

他捏起拳头向着自己的鼻子“咣当”就是一拳,鼻血顿时溅得到处都是,不能浪费啊,林小天赶紧仰着头,嘴里顿时一股腥咸。

纷杂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林小天重新躺好,眼睛紧闭,很快他就感觉一个人蹲在自己身边,一根手指似乎还在他鼻子下面试了试。

“妈的,老子是晕过去,又不是死了!”林小天微哼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环顾一下四周眼神一片茫然,当眼光落到曹方脸上的时候似乎想起来什么,挣扎着要起来。

“你怎么样?”一个看守赶紧伸手搀扶他,林小天慢慢坐起来,指着曹方勾勾手。

曹方不知道林小天什么意思,脸色一沉:“你不是说他死了,这不好好的,还要耍花招。”

“不是所长,刚才他确实吐血了。”另一个看守一眼看到林小天刚才吐的血,立刻指着:“你看,你看!”

“哼,贱人命大,看这样应该死不了!”曹方走近林小天,伸手拎他的衣领冷冷的说着,林小天心里闷哼一声,运足力气一口血全喷在曹方的脸上。

曹方立刻惨叫一声直往后退,双手在自己的脸上又拍又打:“救命,救命啊!”

“真会装X!”林小天微睁着眼看曹方表演,自己就不过吐他一脸血而已,至于像杀了他似的鬼嚎吗!

起初那些看守也以为曹方是在小题大做,但听着那个惨叫声不像假装的,有两个看守立刻过去,其中一个抱住曹方,另一个拉住他的双手,就见那脸上一片血淋淋也看不清是什么状况。

“医生,快叫医生!”曹方又叫起来,嗓音简直就像劈了一样。

那边林小天听说要叫医生赶紧也惨呼起来,看守不敢怠慢,叫了几个嫌犯先把他们俩个抬到医务室。

医务室里也就一个医生两个护士,看着曹方满脸是血的样子都吓了一跳,把林小天铐在病床上先不管他,只是全力替曹方救治。

先用清水替曹方清理脸上的污血,但血还是一直有,最后才发现曹方的脸上大大小小竟然出现十来个小血洞,直往外渗血,怪不得他叫得这么厉害。

看这些小洞作口圆润不像什么武器所伤,而且刚才看守叫他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直到林小天喷了他一口血后,难道?

“这个犯人的血里肯定含酸性物质!”医生还没接触过一口血就能喷出别人满脸血洞的,只能这样解释。

替曹方清理伤口又把一张胖脸包得像个粽子,他这才停止哼叽,气哼哼走到林小天病床前,举起拳头就要揍他。

“所长,所长!”旁边的看守看着林小天始终晕迷不醒,生怕再出什么事,赶紧劝住曹方:“他也伤得挺重的,先让医生替他看看吧,等好了再教训他也不迟。”

“哼,你赶紧给他治!”曹方指着林小天冲着医生一瞪眼:“我一定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医生尴尬地笑笑,看守所里的医务室本来条件就很简陋,自从曹方接任所长以来,就连感冒药都控制住药量,让他拿什么替他治疗?

但医生也算有些经验,看林小天嘴角渗血满脸惨白又昏迷不醒的样子,再加曹方刚才那个狼狈样,十有八九是被曹方和看守打成了内伤,这种情形先给他输点血最保险。

但血浆在哪里?曹方肯定不同意拿钱出来买血浆的。

“血浆?”曹方听医生说要给林小天输血,冷笑的瞥向刚才抬他们过来的嫌犯:“这么多免费的血源你不用,你是不是傻啊!”

“可是?”医生还想再说什么,曹方立刻眼睛一瞪:“可是什么?这些都是社会上的渣子,设立你这个医务室都是多余!”

医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先验了林小天的血型:“他是O型血,你们谁是O型,给他献点血吧!”

那些嫌犯低着头不出声,大半夜的叫他们出来干活也就忍了,没想到还要献血,谁的血是多余的啊。

“一个个抽着验!”曹方又是眼睛一瞪:“看谁敢不献!”

四个嫌犯很快被抽了三个,都不是O型,医生拿着针管走到第四个面前,伸手去拉他的胳膊,那个嫌犯立刻甩开医生:“凭什么抽我的血,还有没有王法了!”

“啪”一个耳光立刻抽在那嫌犯的脸上,曹方瞪着小眼:“你这种人渣,有什么资格说王法,在这里,我就是王法,抽!”

医生赶紧上前一步轻声劝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就算你是O型血,也只抽一点救他的命,你再倔强没有好果子吃的。”

“我要告你们!”那个男人转身就要出去,曹方立刻冷笑起来:“你今天能跑出这间屋,我姓曹的都跟你的姓!你们几个把他按倒,老子还不信治不了你!”

林小天再也躺不住了,他本来装受伤其实是希望能把他送到医院去,然后找空报个信,但没想到不但没出得了看守所,还连累了别人。

现在见曹方硬逼着那个嫌犯献血,他也知道曹方下手狠毒,如果不是自己有些武功底子,估计那一脚早把自己送上天去了。

“住手!”林小天猛得坐起来,手腕微微一拧,手铐就给拧开了:“放开他!”

“哟哟哟,让你献血还不是救你小子的狗命,现在倒给老子装好人了!”曹方斜眼看着林小天,又看看病床栏杆上那挂着晃悠的手铐,脸色微微一变,猛然拔出枪对准林小天;“给老子装病是吧,信不信老子一枪打得你活不成死不了!”

林小天心里的火噌噌直往上窜,但面对着枪口他还是轻吐口气忍了下来。

此时曹方枪指着林小天满脸狰狞,林小天知道如果再逼他,没准他真会开枪,正所谓虎落平阳任犬欺,在这里就是这个混蛋的天下,万一开枪把自己打死,他们最多判个杀人,自己这一辈子可就完蛋了。

林小天缓缓举起双手,淡淡一笑:“气氛太紧张,开个玩笑。”

“开你妹!”曹方再次踹向林小天的小腹:“吐血,你他妈的再吐血啊!”

林小天紧咬牙根,奋力压住自己的怒火,我忍,我忍,混蛋,这个仇爷爷一定要报!

看守见曹方连踹林小天好几脚,脚脚都直取他的要害,赶紧上前劝说,最后曹方也是打累他这才指着林小天和刚才那个男人:“把他们铐起来,他不是会拧手铐吗?用门口栓狗的链子铐!”

那些看守点头答应,等到曹方走了这才向着林小天说道:“你别再生事了,在这里你是斗不过他的,老老实实的蹲几天,等所长气消了可能就放你出去了。”

说着话带着林小天和那个男人重新回到小黑屋,把他们关在里面锁上了门。

林小天此时腹内如火烧一般的疼痛,他挨着墙根双膝盘坐:“哥们,对不住,害你受连累了。”

“没关系,那家伙根本也不是个人!”那个男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两口,然后递到林小天嘴边:“吸口,解解疼。”

林小天猛吸一口,呛得顿时拼命咳嗽起来,小腹疼得更厉害,他赶紧调匀呼吸:“哥们, 太疼了,我先休息一下。”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有那支烟头在忽明忽暗。

林小天慢慢放缓呼吸练起空静养气法,小腹中那股被抑制的热流缓缓涌出,开始流向全身,所到之处经络自开,一缕纯静之气渐渐生成,小腹的疼痛立时消失无踪。

林小天这才轻吐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原先漆黑一片的小房间竟然变得有些亮堂,丝丝缕缕的阳光顺着铁门门缝洒了进来。

“天亮了。”林小天跳起来活动一下手脚,精力前有所未有的充沛,想不到苏月茹竟懂得养气之法,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哥们,醒了,怎么样了?”床上那个男人也醒了过来,坐在床边看着林小天,看他约有三十岁的年纪,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眼角一道斜疤给英俊的面容上增加几分凶狠。

“我叫刘三,你呢?”刘三从鞋底摸出半截烟头,再从另一只鞋里摸出一根火柴和指甲盖大小的火柴皮,点着了烟猛吸一口。

“林小天!”林小天想到昨天他给自己吸的烟,竟然是从这鞋子里掏出来的,忍不住一阵干呕。

刘三斜眼看着他:“怎么,还是难受?”

“嗯,饿得有些恶心!”林小天找个借口,这么一说肚子还挺配合的“咕噜”叫了几声,他有些尴尬的拍拍肚子:“昨天折腾得太厉害,真饿了。”

“一看就是新来的。”刘三吐出一口烟圈:“等着吧,不到中午是不会开饭的。”

“看守所是私人开的?”林小天真有些纳闷了,这哪是看守所,分明就是私人监狱,还有没有王法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