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受制于人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11 21:54:22 字数:3563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小天起初以为老板娘是装的,后来看她呲牙咧嘴要哭的样子,猛然想到自己的力气比以前又增大许多,就连卷帘门都能让他拉下来,这一下没把老板娘给推死就算她命大了。

虽然讨厌这个女人,但林小天对女人还是狠不下心来,他迟疑一下慢慢走过去:“你怎么样?”

老板娘坐在那里眼泪忍不住就往下掉:“差点没摔死我,我站不起来了,你扶我一下吧。”

林小天也有些不好意思,双手去扶老板娘,却不料老板娘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一张白脸向着他的脸就凑过来:“帅哥,我,我真是爱死你了!”

这还了得,林小天吓得双手叉住老板娘的腰,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给扔了出去,老板娘顿时惨叫一声趴在地上真起不来了。

林小天无奈的耸耸肩:“我替你叫人吧。”说着话林小天走向喜相逢,脚还没踏上喜相逢的台阶,身后就传来曹胖子的叫声:”老婆,老婆,你怎么了!”

林小天也不进店了,绕过那两口子就要回自己的店。

却不料曹胖子一下子拦住他:“林小天,你这个不要脸的,你对我老婆做了什么!”

“神经病!”林小天躲过他继续往店里走,却不料还没进来,身边猛得刮过一阵风,随后就听着“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曹胖子举着一把折叠椅在房间里就是一通乱砸。

“我擦!”林小天也急了,立刻飞起一脚直接就把曹胖子给踹飞出去,接着跳出来还要接着揍他,曹胖子抱着头连声的嚎叫:“救命,救命啊!”

“麻痹熊货!”林小天最不喜欢揍这种怂货,怏怏的收回手,这两口子估计商量好了来砸他们店的吧,你以为我会吃这个亏?哼,赔钱!

林小天一把掐住曹胖子的领子:“我屋里的那些东西,你不赔钱,信不信我打到你生活不能自理!”

“我赔,我赔!”曹胖子吓得浑身哆嗦连连点头:“只是,只是我没带钱出来,你,你让我打个电话,我让人送钱来。”

“别想跟我耍花招!”林小天放开曹胖子,看着他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冲着那边直叫:“表哥,你快来啊,带钱过来啊!”

林小天微皱下眉头,这家伙说话有点不对劲,但一时之间又猜不出哪里不对,管他呢,只要赔钱打架再多人他也不怕!

但是不远处传来警笛声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人报警?

“不许动!”两辆警车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停下来,立刻跳下来六七个警察,个个全副武装竟然还佩着枪,此时六柄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林小天,其中一个个头不高的胖警察手拿着大喇叭冲着林小天喊话:“你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这是什么情况?是不是搞错了?林小天正在那里狐疑,却见曹胖子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向着那个胖警察直冲过去:“表哥,就是这小子,他勾引我老婆还勒索我,把他抓起来!”

林小天真恨不能上前把曹胖子的嘴给抽肿了,这家伙肚子里都是排泄物吗,怎么说出来的都是臭气熏天的大粪呢!

但他知道如果他动的话,万一对方开枪,自己到头来只能吃大亏,等到了警局先见到李峰再说!

但林小天却没想到自己根本没有机会见到李峰,就被关进拘留所里,而且那个胖警察曹方竟然还给他关在单间里。

小单间约有五个平方,摆着一张木头床,墙角是一个木马桶,除了一扇铁门连个窗户也没有,屋里弥漫着尿臊气和霉烂味。

林小天还是头一次享受这种待遇,店里的门还掉在地上,营业款还放在抽屉里,万一进小偷怎么办?

他看看从铁门处透进来的丝丝阴暗灯光,忍不住自嘲的笑起来,现在他都自身难保了,还想什么进不进小偷,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

铁门响了一下,然后被人推开,林小天站起来刚要质问对方凭什么把他关在这里,几束强光直向他的眼睛射了过来,林小天顿觉得双眼一片炽热,随即什么也看不到。

“你他妈的再横!”飞来一脚直接踹在林小天的腹部,把他踹得撞在墙上随即又弹回来,差点趴在地上。

林小天猛吸一口气拼命让自己站住,双拳捏得咯咯作响,滥用私刑,这些家伙最好永远别让他出去,否则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眼睛稍稍能看到一些东西,林小天注意到有一个身影又向他冲过来,他冷哼一声身体往旁边一躲,顺手拉住那只踹他的腿,怒吼一声直接抡起,也不分东南西北狠狠就扔了出去。

惨叫声伴随着骨头碎裂声在小屋里回荡着,几道强光再次向他射过来,这次林小天已经有了防备,双眼一闭,拳头直接就砸了出去,反正房间小人又多,随便哪里都能砸到人!

果然又是一声惨呼,这次曹方似乎急了:“拔枪,拔枪!”

“所长,擅自开枪是要追究责任的!”手下有些犹豫。

起初曹方让他们集合的时候,还以为有什么重大案子发生,但没想到却是替曹方的表弟出气,做为公职人员他们已经很抵触,只是曹方是他们的所长,不服从命令谁知道会穿什么样的小鞋。

现在曹方又让他们对林小天滥用私刑,这要是上面查起来,个个都得受处分。

只是现抓不如现管,几个手下想着走走形式也就行了,却没想到对方这么厉害,除了猝不及防的偷袭他一下外,自己人已经有两个受伤了。

打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曹方竟然还要他们拔枪,再闹下去根本就无法收场了!

“拔枪!”曹方嚎叫着,从一名看守的腰间把佩枪拔出来,对准林小天直叫:“住手住手!”

林小天微咬着下唇不敢动了,对方现在已经是在狗急跳墙,他不能再剌激他,世界那么大,他还那么年轻,还没好好享受人生呢。

“妈的,让你横!”曹方一脚踹在林小天的小腹上,疼得林小天一阵倒吸凉气,却又不敢还手。

“打,狠狠的打,打到这小子磕头求饶为止!”曹方冲着手下直嚎,除去两个受伤的手下,其余满脸为难的看着林小天。

他们和这小伙子远无冤近无仇,再说了做为执法者,他们代表的是正义,怎么可能为了一已私愤而没了良知?

“所长,算了吧,你看他脸色都变了,估计你刚才那一脚也够他受的,真要打死了也很麻烦,要不等明天再修理他!”一个年纪稍大点的看守轻声劝道。

曹方冷哼几声,用枪柄用力敲着林小天的额头:“你小子记住,少他妈的横,老子就是专治横的!”

林小天紧捂着腹部,眼神寒若利刃紧盯住曹方:“你也最好记住,有本事关老子一辈子,否则老子出去绝不会放过你!”

“还他妈的横!”曹方又上前抬腿就踹,几个手下赶紧架住他,连说带劝的把他拉了出去,铁门“砰”得一下又被锁上了。

林小天这才双腿一软贴着墙坐在地上,曹方那一脚不知道踹在什么地方了,小腹部此时如刀绞般的疼痛。

他慢慢双腿盘膝坐好,调匀呼吸,试着用昨天苏月茹说的空静养气法,让自己脑海里抛弃一切杂念,很快小腹中那股疼痛似乎缓解了一些。

如此坐了约有半个多小时,他就觉得小腹里猛然一抽,随即一股恶心感冲到喉头,“哇”就吐出一口腥咸的液体,虽然在看不清,但林小天也知道自己吐血了

“妈的,这次吃亏吃大了!”林小天狠狠擦了一下嘴角。

吐出这一口血后,小腹的疼痛却彻底消失了,林小天又站起来走两步,确定自己没什么大碍这才坐到床上,想着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出去。

这里是拘留所,而曹方又是这里的所长,他的那些手下就算不想跟他同流合污,估计也不想得罪他,而自己被关在单间里,就是想见别的人只怕机会也渺茫,要怎么办?

屋子太小没有任何的通风口,而此时又是夏季,房间里又闷又热又难闻,鼻子里始终感觉着一股腥臊气,林小天猛然想到自己吐的那口血,或许能派上用场。

但一口血似乎有些太少了,而且他试着提提气,小腹部已经不疼了跟好人似的,看来再想吐血的话只能,他摸着自己的手心里悲叹一声,手啊手,只有牺牲你一下了。

想好计策,他冲到铁门握着拳头就是一通猛砸:“救,救命,我,我要死了!”

“别闹了,一会儿所长又来揍你!”门外应该是一个看守,说话的语气倒还挺和善。

“我真的,要死了!”林小天用脚狠狠跺了一下地,外面似乎在犹豫,随即传出钥匙开门的声音。

他赶紧躺在地上狠着心咬破一根手指,用力吮吸几口,心里立时升起一股麻嗖嗖的感觉,林小天自己忍不住好笑,妈的,生死关头竟然还有心情发春,看来出去后必须结束童男子生活了。

感觉嘴里的血不是太够,他只好忍着疼又咬开一根手指,连吸了三口血在嘴里,铁门也被拉开一条缝露出半张脸:“你怎么样了?”

“噗!”林小天对准那张脸狠狠一口血就喷了过去,随即眼白一翻往后一仰不动了。

关闭